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461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Inextinuishable Battle God 妙笔阁(imiaobige.com)”查找最新章节!

一个黄沙做的monster ,怎么可能强大到这种地步?

bang!

黄沙怪一步踏出,一双脚如山大,朝疯子踩去。

疯子在它面前,便如蝼蚁般渺小。

“你当I, your father 是吃素的?”

疯子coldly snorted 。

竟想一脚踩死他?

看不起谁?

万恶之剑出现,他一把抓住剑柄,一剑怒斩而去。

hong long!

即将落下的脚,当场divided into two 。

然而。

仅一瞬间,随着流沙涌来,divided into two 的脚,又恢复如初。

没有任何停顿。

一脚将疯子踩在脚下!

“好快的恢复能力。”

大家脸色满是凝重。

如果换成寻常的Heavenly Dao Will powerhouse ,比如董清远这样的人,还打不过这黄沙怪。

因为。

它那terrifying 的恢复能力,便足以碾压一切。

“你已经彻底激怒I, your father 。”

一声咆哮声响起。

疯子怒到极点,竟被这么一个monster 给踩在脚下,不是丢人现眼吗?

clang!

万恶之剑的锋芒,全面爆发,踩在他头上的脚,当场粉碎!

嗖地一声,疯子in a difficult situation 的从沙漠底下冲出来,嘴里鼻孔都是沙。

他如one acting violently 的公牛,双手抓着万恶之剑,高举起来,吼道:“给I, your father scattered ashes and dispersed smoke 吧!”

随着话音落地,万恶之剑凌空一阵,无数sword qi 化成一片巨浪,淹没长空,瞬间就将黄沙怪淹没。

roar!

一声哀嚎。

黄沙怪当场炸裂,沙尘满天飞。

但也就在黄沙怪粉碎的一瞬间,a streak of divine light 涌出。

“恩?”

大家看去,脸上带着一丝惊疑。

发现,在那漫天黄沙的void ,赫然悬浮着一枚crystal stone 。

这枚crystal stone ,能有成人的fist 大,呈不规则的菱形,entire body black 如墨,如一枚黑曜石,divine light 璀璨夺目。

“什么东西?”

疯子一脸好奇。

但突然!

all around 大量的流沙,朝crystal stone 涌去。

“恩?”

“难道黄沙怪还能复活?”

众人惊疑的看着这一幕。

果不其然!

不过数息之间,黄沙怪就再次出现在一群人的视线下。

重塑出来后的它,毫发无伤!

“我去。”

“这是打不死的小强吗?”

疯子frowned 。

roar!

黄沙怪再一次杀向疯子,无所畏惧,更不知痛疼。

疯子coldly snorted ,万恶之剑再次杀去。

hong long!

黄沙怪再次粉碎。

black 的菱形crystal stone reappeared 。

“摧毁这crystal stone ,我看你还能再复生?”

疯子冷冽一笑,一剑slashing towards 菱形crystal stone 。

ka-cha 一声snapping sound ,crystal stone 当场破碎,被万恶之剑碾成灰末。

immediately 。

疯子收剑,瞧着黄沙怪死的地方,桀said with a smile :“来来来,再跳出来让I, your father 看看。”

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simultaneously looked ,陆陆续续的走到疯子身旁。

“Yi! ”

刚走到疯子身前,Qin Feiyang 就感受到trace of Law Power 的aura 。

可疯子Senior Brother ,并没有开启Law Power 。

那为什么,这里会存在法则的aura 呢?

并且。

经过他仔细分辨,还是Law of Darkness 的aura 。

Qin Feiyang 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龙尘和Lu Jiajin ,问道:“你们有感觉到这里的Law of Darkness aura 吗?”

“Law of Darkness 的aura ?”

two people 愣了下。

还真没有去留意这一点。

于是。

two people 仔细感觉。

不止two people ,Mermaid Princess and the others hearing this ,也都是放开身心去感应。

果然!

他们都感应到void 中飘散着Law of Darkness 的aura 。

Law of Darkness ,之前李峰take action 的时候,也没有开启吧!

“难道……”

突然!

Qin Feiyang 目光一颤,扫视着菱形crystal stone 粉碎的void ,muttered :“是它吗?”

可菱形crystal stone ,为什么会存在Law of Darkness 的aura ?

“cousin brother ,Emperor 的手札上面,有记载这些事吗?”

Qin Feiyang 问。

“没有。”

“似乎他们……”

Lu Jiajin 扫视着all around ,frowned :“也没遇到过这些黄沙怪。”

“什么?”

“他们没遇到过?”

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错愕。

开什么玩笑。

他们现在都遇到,为什么Emperor 夫妇和Divine Kingdom ruler 夫妇没遇到?

“手札确实没有任何关于黄沙怪的资料。”

“如果他们曾遇见过,我想肯定会记录在手札上。”

Lu Jiajin 说道。

“putting it that way ,他们真没有遇到。”

“先是诡异的black 风暴,现在又是黄沙怪。”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Heart Demon 眉头紧拧,扫视着天空。

总觉得,自从进入Secret Realm 之后,便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怕啥?”

“来一个I, your father 杀一个,来一双I, your father 杀一双。”

疯子狰狞一笑,拧着万恶之剑,朝前方掠去。

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

然而。

没走几步。

roar!

一道震耳的咆哮声响起,震彻all directions 。

“恩?”

一群人心下一惊,抬头看去,便见前方沙漠又剧烈的颤抖起来,尘沙Feiyang 。

很快。

黄沙怪又从沙漠底下爬出来。

“怎么没死?”

疯子神色一僵。

连菱形crystal stone 都已经粉碎。

“no! ”

“这跟之前的不是一个黄沙怪。”

Qin Feiyang 摇头。

“不是一个?”

疯子错愕。

“对。”

Qin Feiyang nodded 。

“怎么不是一个,明明就是一模一样的。”

疯子frowned 。

眼前这个黄沙怪,的确跟之前那个黄沙怪一样。

甚至就连高矮胖瘦都一样。

“看后面。”

Qin Feiyang said solemnly 。

“后面?”

众人stared blankly ,纷纷朝黄沙怪的后方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黄沙怪的后方,unexpectedly 又爬出来one 黄沙怪。

并且,也长得一模一样。

hong long long ……

gradually 。

前方沙漠……

总之。

视线能看到的沙漠,都慢慢响起one after another 震耳的巨响。

immediately !

one 接one 的黄沙怪,从沙漠里面爬出来。

densely packed ,数之不尽!

“这么多?”

大家纷纷傻眼。

White-Eyed Wolf 推着疯子的后背,道:“小疯子,你不是说,来一个杀一个,来一群杀一群吗?赶紧上吧!”

“你耳朵有问题?”

“我说是来一个杀一个,来一群杀一群吗?”

“分明就是杀一个杀一个,杀一双杀一双。”

“可现在。”

“这是一群……”

“不对!”

一群这两个字,都无法形容。

因为太多。

视线所及的沙漠,全是黄沙怪。

每一个都高达ten thousand zhang 。

如果它们站在那不动,will not 知道它们有spiritual wisdom ,有living creature 的monster ,会以为是沙子堆积而成的雕像。

roar!

突然。

一道咆哮heaven shaking, earth shattering 。

一瞬间!

所有的黄沙怪,疯狂地朝Qin Feiyang 一群人扑去。

“冲过去!”

Qin Feiyang shouted 。

肯定不能后退吧!

后退,那就是原路返回。

要是再遇到最初那诡异的black 风暴,可就是major event 不妙。

“Heart Demon ,Big Uncle ,你们跟我一起在前面开道,其余人在后面,粉碎它们体内的菱形crystal stone ,免得它们又rebirth 。”

疯子一马当先,万恶之剑迸射出万千sword qi ,化成一条条Blood Dragon Roaring at the Vast Sky ,一瞬间又粉碎掉十几头黄沙怪。

Heart Demon 和姬天君simultaneously looked ,3,000 Incarnations 和Demon King true body 开启,数万道终极奥义齐齐现世,随着Heavenly Dao Will 的爆发,immediately majestic 的朝前方杀去。

尤其是Heart Demon 。

双重Heavenly Dao Will ,Life and Death Laws ,可以说no stronghold one cannot overcome !

“这Secret Realm 的terrifying ,真是超乎想象。”

Mermaid Princess 一挥手,one fist 拍向一枚crystal stone 。

结果神色startled 。

这one fist 之力,拍在crystal stone 上面,竟没能将crystal stone 拍碎?

“这么硬?”

旁边的火舞也遇到同样的情况。

“难道也要终极奥义才能将其击碎?”

就在two people 吃惊之际,流沙滚滚而来,两枚crystal stone divine light 大放,两头黄沙怪瞬间出现,one fist 朝two people 轰去。

这让two people turned pale in fright 。

好快的恢复能力。

不过就是这么短暂的一个转瞬间而已,unexpectedly 就再次凝聚出true body 。

at the crucial moment 间。

Qin Feiyang 杀过来,生死国度横空出世,双重Heavenly Dao Will 爆发,瞬间就捏碎两头黄沙怪。

紧随着。

他又Crushing Dry Weeds and Smashing Rotten Wood 的粉碎掉两枚crystal stone 。

“小心点。”

Qin Feiyang 叮嘱一句,便looked towards 别的crystal stone 。

Mermaid Princess 和火舞simultaneously looked ,都偷偷的吐了下舌头。

幸好是Qin Feiyang ,要换成另外一个人,肯定会fiercely 地训斥她们一顿。

这种时候,还敢掉以轻心。

bang! !

大家都是开启最强的手段。

疯子,姬天君,Heart Demon ,疯狂屠杀,直接强行杀出一条血路。

Divine King ,Supreme ,李峰,董琴,Mu Tianyang wait a minute ,则迅速毁掉一枚枚crystal stone 。

从高空俯瞰。

他们就好像一群蚂蚁,被一群大象围在里面。

“奇怪。”

龙尘扫视着all around ,眼中满是狐疑。

“的确有些奇怪。”

“这些crystal stone 的颜色竟然不一样。”

Lu Jiajin 粉碎掉一枚crystal stone ,frowned 说道。

最初他们以为,黄沙怪体内的crystal stone ,都是black 。

可现在。

随着杀戮才发现,原本不止有black ,还有golden ,white ,血色,azure ,绿色,purple ,scarlet wait a minute 。

形状都一样,但crystal stone 的颜色,有很大的区别。

“并且。”

“据我观察,现在飘散在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的法则aura ,也非常杂乱。”

Qin Feiyang 目中radiance 闪烁。

现在这片void ,不仅有Law of Darkness 的aura ,还有光明,杀戮,thunder ,金之法则,木之法则wait a minute 。

突然!

Qin Feiyang 一步迈出,落在一枚crystal stone 前,一把将crystal stone 抓住手里。

“恩?”

当即。

Qin Feiyang 身心大震。

“怎么?”

龙尘和Lu Jiajin 惊疑的看着他。

Qin Feiyang 又抓住一枚white crystal stone ,脸上是满满的震惊,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Lu Jiajin 和龙尘,说道:“这些crystal stone 里面,蕴含着法则能量!”

“法则能量!”

two people hearing this ,也当下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