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461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李峰扫视着山岭,突然complexion changed ,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Lu Jiajin 和Heart Demon ,问道:“这山里,不会也有什么危险吧!”

这话一出,在场的所someone ,都不由一下紧张起来。

也不怪他们现在这么杯弓蛇影。

实在是荒芜之漠,将他们折磨得精力焦猝。

甚至都在心里,留下阴影。

“手札上记载,这条山岭是第二个Safety Sector 。”

“但凡离开荒芜之漠,活着在Xingchen 海外海寻宝的人,都可以在这里修养生息。”

“既然是Safety Sector ,按理说,这里就不该存在危险。”

Lu Jiajin 说道。

但语气,极不肯定。

因为当初在荒芜之漠的Safety Sector ,他们同样遭到black 风暴的侵袭。

“Safety Sector ?”

“见鬼去吧!”

Heart Demon coldly snorted 。

Safety Sector ,现在在他们的眼里,已经成为最不安全的地方。

不!

应该说是在Secret Realm 内,就没有安全的地方。

Lu Jiajin 苦笑。

想起在荒芜之漠的遭遇,别说脾气暴戾的Heart Demon ,连他都忍不住气恼。

要是实力允许,真恨不得将那in the dark 作祟之人揪出来,大卸八块。

sou!

一群人cautiously 的进入丛林。

终于摆脱了那闷热的天气。

因为一进入丛林,一片cool and refreshing 之意,便迎面扑来,仿若置身于春风里,身心舒坦无比。

一股疲倦之意,也席上心头。

在荒芜之漠的这大半年时间里面,每天他们都是处于神经紧绷的状态,没有一刻松懈过,身心早就已经到达极限。

所以这一刻。

他们放松下来,都忍不住想好好的睡上一觉。

不过!

即便离开荒芜之漠,他们也不敢真正的放松警惕。

只需要记住一点。

他们现在跟当年的Divine Kingdom ruler 夫妇,Emperor 夫妇不一样。

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出现危机!

……

进入丛林。

依然不能飞行。

只能徒步前行。

Qin Feiyang 准备走在前面开路。

但龙尘突然伸手拦住他,said with a smile :“你一直带着大家赶路,想来Law Power 也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你就在后面边走边修养,我去前面开道。”

Qin Feiyang stared blankly ,没有矫情,nodded and said :“行。”

长时间一直这么劳累奔波,确实有点扛不住。

当即。

龙尘就走在前面。

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走在后面,相隔十几米的距离。

这样保持距离,也是以防if by any chance 。

if by any chance 突然出现什么危机,不至于被solving the problem in one fell swoop 。

并且走在后面的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也多少有一点时间来反应和应对。

不过。

途中是超乎想象的顺利!

除开参天大树,灌木杂草,没看到one Vicious Beast 的踪影。

甚至就连一只小蚊子都没有。

可是!

顺利是顺利。

但这种deathly stillness 的气氛,让一群人的心情,显得特别压抑。

是的。

整个山川,除开他们的脚步声,没有任何声音。

安静得有些terrifying 。

终于!

一群人爬到山岭上面最高的一个制高点。

站在这,视线不会受到任何阻碍。

四面的一切,尽显眼底!

“这就是Xingchen 海?”

爬上mountain summit ,走到崖边,looked towards 前方的那一刻,所someone 都惊呆。

山岭下方,还有一片占地约莫several 100 li 的丛林,苍翠的大树,绿油油的野草,散发着无穷生机。

就在丛林的尽头,便是一片surging forward with great momentum 的汪洋大海。

大海,浩瀚无边!

海水中,倒映着无数Xingchen 。

那景象,仿若在seabed ,存在着一片Xingkong ,让人感觉,犹如来到梦幻的world 。

更奇特的是。

Xingchen 海的天空,没有烈日,但也没有陷入黑暗。

因为在天空,有one after another 闪耀Xingchen 。

海水中倒影的Xingchen ,便是天空上的繁星。

这真是一个梦幻的world ,平常只有在梦里才能见得到这样的画面。

太美……

让人沉醉,痴迷。

“这就是那个凶险万分,一旦进去,必然九死一生的Xingchen 海?”

“我怎么看着一点都不像呢?”

火舞喃喃。

这优美的景色,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这就是Xingchen 海。”

“与手札上描述的一模一样。”

Lu Jiajin 说道。

但语气很凝重,expression 也有着一丝化不开的担忧。

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只要是越美丽的东西,就越危险。

roar!

便在此时。

一道哀嚎响起。

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return back to his senses ,竟忘记疯子和White-Eyed Wolf 还在跟那monster 血拼,连忙turning one’s head 看去。

便见在疯子two people 那如rainstorm 般的攻击下,那个whole body purple-gold 的monster ,庞大的身躯轰然瓦解,沙尘乱飞,一枚黑白相间的能量结晶,随之沉陷而出。

疯子一把抓住能量结晶,Divine Sense 疯wildly rushing forth 入其内。

然而却发现,仅凭他一人之力,竟无法抹掉里面的意识,赶紧让White-Eyed Wolf 帮忙。

于是。

在two people 的联手之下,终于将里面的那道意识抹杀掉。

能量结晶的rays of light ,也随之暗淡下去。

但还没有结束。

two people looked towards all around 那疯wildly rushing forth 来的金沙怪,眼中murderous intention 暴涌。

“杀!”

一声suddenly shouted 。

two people 如Demon God 般,杀进monster 堆里。

one 头金沙怪,不但丧命!

“看来在荒芜之漠的这大半年,真把他们憋得不轻。”

Lu Jiajin 摇头。

这完全就是在发泄。

李峰说道:“只要没有black 风暴,其实这里也不是很危险。”

“关键black 风暴,它就是存在。”

“况且,荒芜之漠只是刚开始,接下来进入Xingchen 海,我们的征途才正式展开。”

Lu Jiajin turning one’s head 再次looked towards Xingchen 海,叹道:“这片海洋可不简单,稍有不留神,就会丢掉little life 。”

“有这么严重?”

李峰皱眉。

“不客气说,比我们在荒芜之漠经历的这些危机,还要凶险。”

“这还是在寻常的情况下。”

“要是又被特殊关照,我们将面临的处境,将更加风险。”

“说实话,我现在都不敢去想。”

Heart Demon 一脸沉重。

众人simultaneously looked 。

连向来regardless of law and natural morality 的Heart Demon ,心情都如此沉重,看来Xingchen 海的确不能looking down on ,不能被这美丽的外表给迷惑。

Lu Jiajin 收回目光,扫视着下方丛林,said with a smile :“这个Safety Sector ,似乎并没有什么变故,我们就在这好好休养一下,再进入Xingchen 海吧!”

大家nodded 。

当下。

李峰,Mu Qing ,便毫无形象的,四仰八叉的倒在草地上,看着天空。

“别说,这里的天空,也这么奇特。”

“你们看……”

“荒芜之漠上方的天空,烈日炎炎,再看Xingchen 海的天空,starlight 璀璨,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Heaven and Earth 。”

李峰呲牙。

不管前路有多危险,都要平静的对待。

不能心浮气躁。

更不能,冲动行事。

总之。

越危险,就越要保持着冷静的头脑和心态。

这也就是Lu Jiajin ,让大家修养的目的。

大概个把时辰后。

疯子和White-Eyed Wolf 终于gasping for breath 的跑上来,浑身都是臭汗和尘沙。

“这些解气了吧!”

Qin Feiyang 和Mermaid Princess 坐在一起,看着two people said with a smile 。

“没有。”

“要fiercely 地暴揍那个幕后操控者一顿,才能真正的出了这口恶气。”

White-Eyed Wolf 摇头。

疯子也跟着nodded ,眼中cold light 闪烁。

“别不知足。”

“这个幕后操控者,真要跑出来,可能我们都只有逃命的份。”

火舞摇头。

“你怕什么?”

“不是我有吗?”

“死,brother 也会死在你前面。”

White-Eyed Wolf coldly snorted 。

“pei pei pei !”

“瞎说什么?”

“我们这里的所someone ,都要活着从Secret Realm 走出来。”

火舞怒视着White-Eyed Wolf 。

没事瞎说什么晦气话?

不过心里,还是挺感动的。

因为White-Eyed Wolf 这话的意思是在说,会用生命去保护她。

死,也要从他的尸体上踏过去。

而另一边,坐在龙尘身边的龙芩,听到White-Eyed Wolf 这话,眼中有着一丝失落。

看来在这scoundrel 的心里,火舞的地位已经不容撼动,更是已经成为这scoundrel 心里无法割舍的一部分。

虽然平时不怎么靠谱,但对待感情,还挺认真的。

“看什么看?好好休养。”

龙尘挡在龙芩眼前,神色有些不悦。

“我乐意。”

“要你管。”

“hmph! ”

龙芩coldly snorted ,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别处。

这让龙尘很是无奈。

看来这个younger sister ,已经越陷越深。

可father 早就有交代,坚决不允许younger sister 和这个wolf pup 走到一起。

但这个little sister 的脾气,他也知道。

一旦认定的东西,那就不会放弃,也不会因人而改变。

这可如何是好?

坐在不distant place 的Heart Demon ,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White-Eyed Wolf ,说道:“wolf pup ,把那枚能量结晶给我看看。”

“什么能量结晶?”

White-Eyed Wolf 狐疑的看着他。

“装傻是不是?”

Heart Demon 皱眉。

“真不知道。”

“我手里现在的能量结晶,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哪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

White-Eyed Wolf 一脸无辜。

Heart Demon 嘴角一搐,耐着temper 道:“就是那枚黑white 的能量结晶。”

White-Eyed Wolf 翻着heaven and earth ring 片刻,frowned :“糟糕,找不到了。”

Heart Demon 脸色一黑。

White-Eyed Wolf 抬头看着Heart Demon ,道:“可能是刚才跟那些monster 血拼的时候,不小心丢掉了吧,要不你下去找找?”

“wolf pup ,你找揍是不是?”

Heart Demon 起身,一步冲到White-Eyed Wolf 面前,baleful aura 滔天。

“生什么气嘛!”

“我也就是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

White-Eyed Wolf 连忙flattering smile ,取出那枚黑白相间的能量结晶,扔给Heart Demon ,呲牙道:“不用谢。”

“我也没说要谢你。”

Heart Demon 直翻白眼,一把抓住能量结晶,便跟Qin Feiyang 一起研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