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4619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真霸道。”

White-Eyed Wolf 一脸不爽,也取出一枚能量结晶。

Heart Demon 的霸道,他也没办法。

如果是Qin Feiyang ,他肯定不会当回事。

因为他熟悉Qin Feiyang ,知道Qin Feiyang 的性格,不管他怎么折腾,Qin Feiyang 也不会对他怎么样。

最多也就是训训他。

但Heart Demon 不一样。

这家伙一旦发起狠来,谁都敢揍。

回想当年在Great Qin ,Heart Demon 刚诞生的时候,可是将他们折磨得hovered between life and death 。

immediately 。

Heart Demon 就在大家错愕的目光下,将能量结晶扔进嘴里,如同嚼着糖豆一样,ka beng 脆。

“你干什么?”

疯子错愕。

“nonsense ,当然是吸收法则能量。”

White-Eyed Wolf 直翻白眼。

疯子嘴角一搐。

有这么吸收法则能量的?

果然。

这家伙做事,从来不按常理出牌。

不过,也真是佩服这家伙的一副好牙口。

……

Heart Demon 和Qin Feiyang 也讨论出结果。

这枚能量结晶,的确蕴含着庞大的Life and Death Laws 之力。

但除开可以吸收外,倒也没有别的用处。

留在关键时刻,应该还是可以帮到大忙。

一晃眼。

三天过去。

一群人,终于恢复Essence, Qi and Spirit 。

李峰更是一连睡上三天。

醒来的感觉,便只有一个字来形容,爽。

龙尘长身而起,抬头looked towards 天空,said with a smile :“这位幕后操控者,this time 倒是有点良心,没有给我们添麻烦。”

“hmph! ”

“反正别让I, your father 看到他。”

疯子从nose 里哼了口气。

虽然肚子里的气已经消去不少,但还是有些憋得慌。

大家simultaneously looked 一笑,便纷纷起身,looked towards Xingchen 海。

Qin Feiyang 道:“cousin brother ,把Xingchen 海的情况给我们说一下,等下also good 有个心理准备。”

Lu Jiajin 扫视着Sea Domain ,说道:“Xingchen 海terrifying 的地方就在于这海水。”

“海水?”

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stared blankly 。

平静的海面,倒映着无尽的Xingchen ,怎么看也没有危险?

“看上去确实很美,但美丽的外表之下,藏着莫大的危机。”

“这些海水,拥有一股诡异的力量,足以在ten breaths 之内,侵蚀掉Heavenly Dao Will powerhouse 的fleshy body 和Divine Soul 。”

“一旦最后沉入seabed ,连白骨will not 剩下。”

Lu Jiajin said solemnly 。

“什么?”

一群人目瞪口呆。

ten breaths 之内,抹杀one Heavenly Dao Will powerhouse ?

这不是跟荒芜之漠的沙尘暴相似?

因为荒芜之漠的沙尘暴,也能在ten breaths 之间,绞杀Heavenly Dao Will powerhouse 。

“其实这还只是其次。”

“Xingchen 海,潜伏着一些Vicious Beast 。”

“这些Vicious Beast ,不惧海水的侵蚀,它们有的潜伏在seabed ,有的潜伏在各大海岛。”

“并且。”

“它们一般都是lving beings living in a group ,一旦惹到one ,便会引来一大群。”

Lu Jiajin 道。

“还有Vicious Beast ?”

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错愕。

“当然。”

“并且据手札记载,这些Vicious Beast 外面都没有,只存在于Secret Realm 。”

“还有它们的实力,普遍都掌握着Heavenly Dao Will 。”

Lu Jiajin nodded 。

“No way !”

“但凡flesh and blood 的living creature ,生下来都是从零开始,一步步cultivation 到ruler 境,怎么可能普遍都掌握着Heavenly Dao Will ?”

李峰皱眉。

“但事实确实如此。”

“还有一点,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过?”

Lu Jiajin 问。

“什么?”

李峰狐疑。

“给你们一个提醒,我们在Secret Realm 无法飞行。”

Lu Jiajin 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众人,said with a smile 。

“无法飞行……”

大家喃喃。

突然!

一群人猛然抬头,looked towards Xingchen 海。

对呀!

他们无法飞行。

而Xingchen 海的海水,拥有terrifying 的侵蚀力。

他们怎么渡过Xingchen 海?

踏水而行?

这一点,凭他们的实力,倒也可以做到。

可关键是。

踩在海面上,if by any chance 遇到风浪,if by any chance 遇到Vicious Beast sneak attack ,到时怎么办?

所以。

这就存在很多安全隐患。

Qin Feiyang 问道:“手札上有没有记载,以前Divine Kingdom ruler 和Emperor 夫妇,是怎么渡过Xingchen 海的?”

“有。”

Lu Jiajin nodded 。

“快说。”

White-Eyed Wolf 催促。

“本源之力。”

“用足够多的本源之力,幻化成一艘船,在海上行驶。”

Lu Jiajin 道。

White-Eyed Wolf 听到这话,嘴角当即不由一搐。

开什么玩笑。

别说一艘船,即便只是一叶扁舟,现在他们也没这个资本。

因为他们手里的本源之力,现在已经只剩下pitiful 的一万多道。

这一万多道本源之力,还得留着self-protection 。

因为Lu Jiajin 之前就说过,Xingchen 海有潜伏着Vicious Beast ,没有本源之力self-protection 怎么行?

况且。

即使拿出所有的本源之力,勉强幻化成一叶扁舟,但也容不下这么多人。

毕竟。

加上Lu Jiajin 和Heart Demon ,他们这里足足有十九个人。

显然,这个办法行不通。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Qin Feiyang 问。

Lu Jiajin 沉吟少许,说道:“一般在高空,带翅膀的都能飞,而我们这里,有翅膀的人,貌似只有……”

说到这,Lu Jiajin 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White-Eyed Wolf 。

其他人stared blankly ,也是纷纷将目光投向White-Eyed Wolf 。

“看我干什么?”

White-Eyed Wolf 后退几步,吼道:“unexpectedly 想让我当mount ,你们想都别想,再说,火舞这Little Lass ,不是也有翅膀?凭什么只看我?”

“你说什么?”

火舞脸色immediately 一黑。

哪有这样的男人?

一点都不知道have tender, protective feelings for the fairer sex 。

“cough cough !”

White-Eyed Wolf 干咳一声,连忙看着火舞,讪said with a smile :“我就是这么一说,你别生气,他们想骑在你背上,我还不允许!”

“这还差不多。”

火舞脸色和悦不少。

White-Eyed Wolf 偷偷的抹掉cold sweat ,突然又looked towards Mermaid Princess 。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女人也有翅膀吧!

“看什么?”

“小心我挖了你的eyeball 。”

Qin Feiyang 黑着脸。

“哈……”

White-Eyed Wolf 干笑不已。

“你们也先别高兴太早。”

“我现在也还没确定,带翅膀的,究竟能不能在Secret Realm 里面飞行?”

“wolf pup ,要不你试下?”

Lu Jiajin 看着White-Eyed Wolf said with a smile 。

“少来。”

“要是能飞行,我还能跑得掉?”

“不用试,肯定不能飞。”

White-Eyed Wolf 摇头如拨浪鼓。

“能不能飞,试过才知道。”

“赶紧的吧!”

“别浪费我们的时间。”

Heart Demon 道。

“别bully intolerably 。”

White-Eyed Wolf 瞪着Heart Demon 。

龙芩看着White-Eyed Wolf ,有些于心不忍,随后看着大家说道:“要不还是换个办法吧!”

“right right right 。”

“换个办法。”

White-Eyed Wolf nodded ,神色颇为诧异。

这女人,unexpectedly 还帮他说话?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换个办法……”

Lu Jiajin 沉吟少许,说道:“目前为止,我想不到其他的办法……不,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拥有铸造一艘船,但级别,至少得是上级ruler Divine Weapon ,才能挡住海水的侵蚀。”

听到这话,一群人都忍不住直翻白眼。

这个级别的船,你让我们去偷吗?

连偷都没地方偷。

因为铸造Divine Weapon ,最好也就只能铸造出Divine Artifact 。

连heaven defying Divine Artifact ,都无法铸造出来,需要Divine Artifact 本身,吸收本源之力,不断提升等级。

这办法,等于白说。

所以。

还是只能说服White-Eyed Wolf 。

要是他真能在高空飞行,那就省事不少。

“其实当初在Imperial Capital 山的时候,我就想过这个问题,但当时看着你们从纪素衣手里,抢到几十万道本源之力,所以也就没怎么taking seriously 。”

Lu Jiajin 摇头。

谁能想到,跨越一个荒芜之漠,便将他们的本源之力,几乎消耗殆尽?

“还不都是那个该死的幕后操控者!”

Heart Demon coldly snorted 。

“现在说这些没用。”

Qin Feiyang 摇头sighed ,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White-Eyed Wolf ,道:“要不这样吧,不管今后,我们找到什么最强法则的奥义真谛,第一道都先归你。”

“恩?”

White-Eyed Wolf staring blankly 的看着Qin Feiyang 。

龙尘and the others simultaneously looked ,不约而同的nodded and said :“我们也同意。”

“确定?”

White-Eyed Wolf 挣扎片刻,最终还是忍不住最强法则奥义真谛的诱惑,看着一群人问道。

“你当我们是who ?”

“肯定是说话算数。”

Heart Demon 不悦。

“你看brother 是三岁brat 吗?”

“会吃你这一套?”

“口说无凭,血誓为证。”

White-Eyed Wolf 掏着鼻孔,说道。

“一把年纪的人,还够鼻孔,你恶不恶心?”

火舞气愤的拍了White-Eyed Wolf 一巴掌。

“哈……”

White-Eyed Wolf 连忙赔笑。

众人simultaneously looked ,满脸无奈。

看来这世上,只有火舞,才能让White-Eyed Wolf 真正的服从。

“血誓……”

“咋们可都是自己人,会不会有点那啥?”

李峰呲牙。

“brat ,一边玩泥巴去。”

White-Eyed Wolf 直接一脚踹飞李峰,瞧着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道:“it doesn’t matter ,你们慢慢考虑,我不急,如果你们不想找你,也可以找我家Madam ……”

火舞又立刻瞪着White-Eyed Wolf 。

“你别着急,我还说完呢!”

White-Eyed Wolf 连忙安抚住火舞,immediately 看着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chuckled 道:“但找我家Madam ,那就得加价,至少得要四道最强法则的奥义真谛。”

一群人听闻,直翻白眼。

干脆,你全部拿去得了。

还四道。

真敢说。

现在,连能不能找到最强法则的奥义真谛,他们都还不知道。

“那你先试试,到底能不能飞?”

Heart Demon 气恼的说道。

“行。”

White-Eyed Wolf nodded ,背后的golden 翅膀出现,随后一步冲上高空,golden 翅膀扇动,可结果直溜溜从高空坠下来。

Qin Feiyang 一群人,都很没义气的后退开去。

嘭地一声,White-Eyed Wolf 砸在地上,dust flying upward 间,一个大坑出现,模样极其in a difficult situat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