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4677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Mu Qing 有些生气,恼道:“我没跟你们开玩笑,他们两个现在所在的地方,真有些眼熟。”

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simultaneously looked ,都严肃起来。

只要Mu Qing 没跟他们开玩笑,那这件事可能就有些严重。

因为眼熟,只有一个解释,曾经去过。

但事实上。

Secret Realm 。

他们的确都是第一次来。

“想does not raise. ”

Mu Qing 摇头。

Qin Feiyang 道:“你演化出来,让我们看看。”

Mu Qing nodded 。

随着手一挥,前方void 便呈现出一副画面。

画面中,是一片破碎的山川和大地,Heaven and Earth 显得特别昏沉,void 也弥漫着一股惨烈的气氛。

而此时。

董翰宗和董清远站在一座city 前。

city ,高达ten thousand zhang ,残垣断壁,千疮百孔。

破烂不堪的city wall ,散发着冰冷的aura 。

而在破碎的街道上,有着无数Divine Weapon sharp weapon 的残片。

这些残片,显得暗淡无光,will know when you see it 道已经被毁,失去Artifact Spirit 。

甚至!

不少Divine Weapon 的残片,都已经生出锈迹。

锈迹……

这东西,对于Divine Weapon 来说,根本impossible 存在。

即便是普通的Divine Artifact ,千年,10,000 years ,也不会生锈。

所以这就说明一个问题,这些残破的Divine Weapon ,已经不知道存在多少岁月,都已经开始腐朽。

“什么鬼地方?”

Heart Demon 皱眉。

Mu Qing 说有点眼熟,但在他眼里,毫无印象。

Lu Jiajin ,Divine King ,国主,Supreme ,姬Heavenly Monarch ,董月仙and the others ,也是如此。

破败的city ,残缺的Divine Weapon ……

这些东西,以前simply 没见过。

……

再看Qin Feiyang 。

最初看着这一幕,神色也有些疑惑。

可是。

gradually 。

他似是想到什么?眼中逐渐爬起一丝惊疑。

“是有点熟悉。”

White-Eyed Wolf nodded 。

“恩。”

李峰也是一副looked thoughtful 的模样。

“没骗你们吧!”

Mu Qing 道。

大家embarrased 一笑。

也不怪他们怀疑,毕竟在Secret Realm 里面,会看到眼熟的地方,多少还是有点unimaginable 。

可到底是什么地方?

似曾相识。

但一时间,又完全想does not raise.

“等下。”

“你们有没有感觉,这个地方很像天钟神藏?”

突然。

一个惊疑的声音响起。

“天钟神藏?”

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stared blankly ,连忙转身looked towards 说话之人,正是火舞。

面对着大家的目光,火舞somewhat guilty 的说道:“我个人感觉,好像跟天钟神藏的情况差不多。”

“不是感觉!”

Qin Feiyang 摇头。

再次朝void 中的画面看去。

尘封多年的记忆,逐渐苏醒。

“right right right ,就是天钟神藏。”

“虽然当年,我没去过天钟神藏,但我也听你们说过。”

“所以就现在看到这个地方,就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Mu Qing 连连nodded 。

龙尘回忆片刻,说道:“还别说,这地方跟天钟神藏,还真是有些相似。”

因为当初,他就去过天钟神藏。

所以对天钟神藏的情况,特别清楚。

“impossible 是天钟神藏吧!”

“应该只是相似而已。”

Qin Feiyang 皱眉。

天钟神藏的入口在天云界。

而Secret Realm 的入口在Xingkong 之域,并且不属于任何world 。

好比说。

这Secret Realm ,便好像是公共财产。

“可真的好神似。”

李峰mumbled ,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Qin Feiyang ,问道:“Big Brother Qin ,还记得我们当初刚进入天钟神藏的时候,遇到的那座city 吗?”

Qin Feiyang 想了会,狐疑道:“你说的是,当时我sudden enlightenment 雷之法则至高Profound Truth 的那地方?”

“不。”

“当时你sudden enlightenment 的是战争法则至高Profound Truth ,战争领域。”

李峰摇头。

“战争法则?”

Qin Feiyang 微微stared blankly ,nodded and said :“对,是战争法则。”

李峰说道:“当时那座city 的情况,跟现在董清远two people 身前的city ,几乎是一模一样。”

残缺的Divine Weapon ,支离破碎的city ,惨烈的气氛……

“恩。”

Qin Feiyang nodded 。

单从现在看到的画面,的确跟天钟神藏很相似。

但目前在画面中,并没有看到亡灵。

因为在天钟神藏里面,存在着大量的亡灵。

“你去过这个地方吗?”

李峰看着刀祖,问道。

“除开Xingchen 海,true body 什么地方都没去过。”

刀祖摇头。

李峰frowned ,狐疑道:“那这些骷髅王有没有去过?”

“叫来问问不就知道?”

刀祖looked towards 六大骷髅王消失的方向,loudly shouted :“骷髅王,过来下。”

sou!

伴随着一道breaking the sky 声,瘦弱的老者闪电般breaking the sky 而来,落在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身前,狐疑道:“需要什么?”

“不需要。”

“就你过来,是个事想向你咨询一下。”

刀祖指向void 的画面,问道:“你们知不知道这个地方?”

老者抬头看去,片刻过后,摇头道:“没见过,这地方应该不是在Xingchen 海吧!”

“不是。”

刀祖道。

“那肯定没见过。”

“除开Xingchen 海,我们也没去过别的地方。”

老者歉意一笑。

“好吧!”

“看来你们这些骷髅王,比true body also good 不到哪里去。”

刀祖桀笑。

老者干笑。

虽然有些嘲讽的意思,但这也是事实。

“多谢了。”

Qin Feiyang 拱手一笑。

“没事,有需要再叫我。”

老者摆了摆手,随后又转身消失无影。

Qin Feiyang looked towards 画面,目光闪烁不定。

“其实我也感觉,不是天钟神藏。”

“因为天钟神藏和Secret Realm 的危险程度,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应该只是相似而已。”

“不必太过在意。”

White-Eyed Wolf 摆手道。

“也是。”

Qin Feiyang nodded 。

天钟神藏的亡灵,实力普遍都在ruler 境。

掌握最强法则终极Profound Truth 的亡灵,也没多少。

而Secret Realm 。

随便one Vicious Beast ,一个骷髅跑出来,battle strength 都能堪比Heavenly Dao Will powerhouse 。

这就是Heaven and Earth 的差别。

“那我就关闭Opening Heaven Eye 了?”

Mu Qing 问。

“恩。”

大家nodded 。

没再深究这个问题。

“倒是Snow Python 。”

“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不测,那说明,youth 的遭遇,比我们还惨。”

Lu Jiajin 摇头。

为什么不跟他们一起呢?

大家在一起,相互之间也能有个照应。

“还不都是那该死的Secret Realm 之主。”

“要不是他,我们能落到这么in a difficult situation 的地步?”

White-Eyed Wolf coldly snorted 。

眼中,闪烁着sharp 的rays of light 。

……

一年又一年。

终于,六百年过去。

凡人一生六七十载,六百年足足是十辈子。

可以说。

这是equal 漫长的。

但对于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而言,六百年也不过只是一刹那光阴。

曾经在Profound Martial World ,一个闭关就是几十万,several millions 年,所以根本不算什么?

当然。

还多亏了是在7-Star 岛。

没有Vicious Beast 的袭击,没有骷髅的围杀,无忧无虑。

要换成是在外面,对他们来说,这六百年肯定是better die than living 的滋味。

而这六百年,也是他们来到Secret Realm 这么久,过的最安稳的一段时间。

Shua!

也就在这天早上。

六大骷髅王纷纷出现。

这六百年,对于他们而言,可是漫长的等待和煎熬。

天天都在盼望这一刻。

“怎么样?”

old woman 一来就问。

疯子还没苏醒。

Qin Feiyang looked towards six people ,摇头道:“再wait a minute 。”

six people 虽然很着急,但也知道急不来。

况且。

六百年都等了,也不差这一会。

大约one hour 过去。

终于!

疯子睁开眼。

吸收六百年的邪恶力量,他浑身上下都流露出一股Evil Qi 。

并且,terrifying 到连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畏惧的地步。

仿佛。

只要疯子放出体内的邪恶力量,顷刻间就能将他们吞没。

疯子长身而起,瞧了眼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随后looked towards 六大骷髅王,桀said with a smile :“久等了。”

“你吸收这么多邪恶力量,没问题吧!”

old woman six people 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作为由邪恶力量诞生的wraith ,他们比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更能感受到疯子此刻体内的邪恶力量有terrifying 。

那就像是一颗炸弹。

一旦爆炸,必将是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的景象。

“还知道关心I, your father ?”

疯子诧异。

six people stared blankly ,immediately 干笑起来。

你可是我们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的关键之人,能不关心吗?

“放心吧!”

“再吸收六百年,六千年,六10,000 years ,I, your father 也能装得下。”

疯子傲然一笑。

作为万恶true body 的他,不管吸收多少都没事。

“那就好。”

six people relaxed ,随后便looked towards Qin Feiyang 。

Qin Feiyang 取出一枚Deceased Spirit Barrier Breaking Pill 。

这是他早就refining 好的。

并且闲来无事,他将所有的medicinal ingredient 都refining 了,现在身上足有几万枚。

然而。

虽然看着Deceased Spirit Barrier Breaking Pill ,六大骷髅Royal Capital 非常激动,但没有一个人上前。

因为在激动的同时,他们又有些紧张,忐忑。

怕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失败。

怕divine shadow entirely extinguished !

不敢第一个上。

“什么意思?”

“都这么怕死?”

疯子满脸戏谑。

“我来!”

那个看似只有7-8 years old 的小女孩,迈开小步伐,走到Qin Feiyang 身前,一把抓住Deceased Spirit Barrier Breaking Pill 。

此刻。

什么可爱,什么活泼,都已经荡然无存。

一脸严肃和凝重!

“我这个帮你们抵挡Heavenly Tribulation 的人,都还没有紧张,你们瞎紧张个什么劲?”

疯子一脸鄙夷。

这话,让六大骷髅王极其尴尬。

要换成平时,恐怕立刻becoming hostile 。

但现在!

纵然他们有heaven defying 的本领,也只能忍。

因为眼前这人,是唯一能帮他们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的人,肯定得罪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