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467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赶紧的吧,别浪费时间。”

疯子催促。

另外五大骷髅simultaneously looked ,clenched the teeth ,纷纷上前,一人抓住一枚Deceased Spirit Barrier Breaking Pill ,便准备塞进嘴里。

“你们干什么?”

疯子complexion changed ,急忙喝止several people 。

“服下medicinal pill ,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啊!”

“不是你在催吗?”

老者狐疑的看着疯子。

“nonsense 。”

“哪有一起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的?”

“肯定是一个个来。”

疯子黑着脸。

一起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还都是这么恐怖的Heavenly Tribulation ,不major figure 命?

five people 愣了下,等反应过来后,连连nodded ,flattering smile 道:“yes yes yes ,是我们心太大,sorry 。”

疯子看着young woman ,道:“那就先由你来吧!”

young woman 看了眼疯子,took a deep breath ,将Deceased Spirit Barrier Breaking Pill 放进嘴里。

看着young woman 吞下Deceased Spirit Barrier Breaking Pill ,无论是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还是old woman five people ,都是不约而同的迅速退开。

这Heavenly Tribulation ,但凡聪明点的人,都会敬而远之。

bang!

猛然间。

一股强大的imposing manner ,从young woman 体内冲出。

头发,衣裙,立刻飞舞起来。

而young woman ,脸上也露出痛苦之色。

“忍着。”

疯子coldly shouted ,抬头looked towards 天空。

ka-cha !

天空。

也是电闪雷鸣,乌云滚动。

疯子said solemnly :“等下哪都别去,就待在我身边。”

“好。”

young woman 看了眼天空的tribulation cloud ,又抬头望着疯子的脸,大眼睛里面扑闪着one strand splendor 。

滚滚heavenly might 涌来。

疯子,竟感受到一股抗拒的力量。

这heavenly might ,好像要把他推开一样。

“hmph! ”

疯子coldly snorted 。

万恶之剑出现,邪恶力量顿如潮水般,涌入万恶之剑。

一股滔天锋芒爆发。

这terrifying 的heavenly might ,竟是被万恶之剑的锋芒,给强势撕碎。

“好厉害。”

young woman 吃惊。

身在这heavenly might 之下,她就感觉如面临着one 镇压大地的Heavenly God ,然而此人手里的万恶之剑,竟然能够撕碎heavenly might 。

“来吧!”

“让I, your father 领教一下,你到底有多强?”

疯子抬头看着天空,jié jié said with a smile 。

ka-cha !

一声巨响。

第一Heavenly Dao Tribulation 落下,携带着world extinguishing 之威,朝young woman 杀去。

young woman 本能的挪动了下脚步。

因为这Heavenly Tribulation ,给她带来一股莫大的危机。

“别乱动!”

疯子shouted 。

young woman 身体一僵,悻悻的said with a smile :“好。”

喝来喝去。

这臭男人,还真把this King 当小孩?

疯子没再理会她,手中万恶之剑嗡鸣,sword qi 涌动。

眼看!

Heavenly Tribulation 就要轰下来。

疯子一声桀笑,抬起手里的万恶之剑,便一剑斩去。

sword qi ,立刻化作一条血红的giant dragon ,扑向Heavenly Tribulation 。

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Heavenly Tribulation 当场粉碎!

这一幕,让六大骷髅王,直接看傻眼。

甚至,就连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也是目瞪口呆。

如此terrifying 的Heavenly Tribulation ,竟被万恶之剑瞬间粉碎?

并且。

还仅仅只是sword qi 而已!

“怎么样?”

疯子得意的看着young woman 。

“好厉害。”

“都可以做我的偶像了。”

young woman hehe said with a smile 。

“偶像就算了。”

“你要是愿意,可以当我的younger sister 。”

“以后,brother 保护你。”

疯子呲牙。

“younger sister ?”

young woman stared blankly 。

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也不由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疯子想干什么?

诱‘拐’young woman 吗?

别说。

要是真能把这个young woman 拐走,那他们今后在Xingchen 海,就更加有certainty 了。

只是……

这young woman ,看似单纯,活泼,但毕竟是骷髅王。

有那么容易忽悠?

ka-cha !

second Heavenly Tribulation 落下。

疯子依然只是一剑,便将Heavenly Tribulation 击溃。

“有希望。”

“我们赌对了。”

“这个人,一定可以帮助我们成功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

站在distant place 的old woman five people ,脸上都充满激动之色。

同样。

对疯子的忌惮之心,也更加强烈。

这万恶之剑的killing power ,估计都足以秒杀他们!

这一点,还真没错。

7-Star 岛的邪恶力量,本来就要远超外面的邪恶力量。

三十年,便能抵得上外面的一百年。

而现在。

面对Heavenly Tribulation ,疯子也不敢大意,所以直接催动五十年的量,注入万恶之剑。

换而言之。

现在的万恶之剑,比当时在内围区域,斩杀第一岛骷髅王的另一半意识的时候,还要强上一大截!

ka-cha !

轰隆隆!

Heavenly Tribulation 一道接一道,不断落下。

formidable power ,也一道比一道强。

但!

至始至终,疯子都只是一剑。

很快。

五十Heavenly Dao Tribulation 就过去了。

“太轻松了。”

“你为什么能这么强呢?”

“你到底是什么monster ?”

young woman 之前的紧张感,早就没有了。

歪着一个小脑袋,好奇的看着疯子。

“叫brother ,我就告诉你。”

疯子得意的said with a smile 。

“切!”

young woman rolled the eyes ,speechless saying :“你还真把我当小孩?我可是这里的骷髅王,要是没有万恶之剑,我一只手都能把你撕成粉碎,你怕吗?”

“呃!”

疯子错愕。

还差点忘记了这little girl 的身份。

7-Star 岛的骷髅王啊!

哪有这么好骗的。

疯子eyeball 一转,道:“那我给你说些有趣的事?”

“什么有趣的事?”

young woman 似乎来了兴致。

疯子一看有戏,指了指White-Eyed Wolf ,低声道:“你知道他是个who 吗?”

“你这不是nonsense 吗?我都不认识他,怎么会知道他是个who ?。”

young woman 看了眼White-Eyed Wolf ,摇头道。

“我跟你说,这个人,简直shameless 到没有下限……”

“他这一辈子干过的缺德事,我真是十年八年,都给你讲不完……”

……

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看着这一幕,嘴角都忍不住爬起一丝苦笑。

你敢怀疑这Heavenly Tribulation 的formidable power 吗?

不敢!

因为第一岛的骷髅王,便是死在这Heavenly Tribulation 之下。

可现在。

看着站在Heavenly Tribulation 中心的疯子和young woman ,simply 不像是在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

这one big and one small ,也不知道在聊着什么?

时而。

还能听到银铃般的笑声。

这就让人有一种错觉,这Heavenly Tribulation 真的很terrifying 吗?

“看这苗头,好像挺有希望的。”

White-Eyed Wolf 瞧着相谈甚欢的疯子和young woman ,evilly smiled 道。

“能拐过来,当然是最好不过。”

李峰也是contorts one’s face in agony 。

要是有一个骷髅王帮忙,那不管是在外面的Sea Domain ,还是去别的禁区,相对而言,都会安全不少。

不!

正确说。

要是骷髅王跟他们在一起,恐怕Xingchen 海的Vicious Beast ,都不敢来冒犯他们。

“怎么样?”

“是不是很有趣?”

Heavenly Tribulation 中心。

疯子看着young woman ,said with a smile 。

“太有趣了。”

young woman nodded ,抬头看了眼White-Eyed Wolf 。

“看我干什么?”

“难受是因为brother 长得太帅,连wraith 都喜欢?”

White-Eyed Wolf touched the chin ,很自恋的mumbled 道。

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听到这mumbled 声,当即不由直翻白眼。

脸皮厚,是不是也得有个限度?

“好玩的事太多了。”

“你要跟着我们,才能真正的体会到人生的乐趣。”

疯子hehe 直笑。

young woman stared blankly ,鄙夷道:“说这么多,不就是想让我跟你们走吗?哼,我才不上当,有能耐,你靠自己的ability 打败我,到时我就认你这个brother 。”

“好啊!”

“来试试。”

疯子一挥万恶之剑,sword edge 对着young woman 。

“赖皮是不是?”

“这剑,也算你的真ability ?”

young woman 气愤的瞪着他。

“什么赖皮?”

“这万恶之剑,本来就是I, your father 的真ability 。”

疯子黑着脸。

万恶之剑又不是ruler Divine Weapon 。

如果是ruler Divine Weapon ,还确实不算什么ability ,毕竟是foreign object 。

可万恶之剑是他的手段之一。

就跟法则Profound Truth 一样。

你能说,法则Profound Truth 也是foreign object ?

没这个说法。

“本来不就是。”

young woman coldly snorted 。

“凭什么不是?”

这就让疯子很不服气了。

“因为这把剑,需要邪恶力量支撑。”

“并且也强得太离谱。”

“不能算是你自己的ability 。”

young woman 摇头。

疯子嘴角抽搐。

强,也是否决的理由?

什么逻辑啊!

疯子道:“那要不这样,我们石头剪刀布,一局定输赢,你输了,就叫我brother ,跟我走,放心,brother 以后绝对不会亏待你。”

“那我要是赢了呢?”

young woman 戏谑的看着疯子。

疯子挑眉道:“你要是赢了,我就……”

“就什么?”

young woman 玩味的said with a smile 。

“就叫你姐。”

“以后在Xingchen 海,你罩着younger brother 我。”

疯子心下一横,厚着脸皮说道。

young woman 嘴角抽搐了下。

她算是看出来了。

这个男人,就是把她当brat 忽悠。

因为无论输赢,都是这家伙占便宜。

“你就说,你敢不敢?”

疯子开始激将了。

“有什么不敢的?”

young woman 傲然一笑,immediately 又不屑道:“但this King ,没这么幼稚,你们human ,是不是都像你这么傻?”

“傻?”

疯子stared blankly 。

聊得好端端的,怎么突然cursing 呢?

“不傻,你会想到这么幼稚的小把戏?”

young woman 鄙夷。

疯子郁闷了。

被一个little girl 给打击了。

……

ka-cha !

突然。

一道格外震耳的雷鸣声响起。

疯子当下一惊,抬头看去,只见漫天的tribulation cloud 里面,one after another Power of Thunder 疯狂咆哮。

一股恐怖绝伦的heavenly might ,like a waterfall 布般汹涌而来。

“这么快就最后一Heavenly Dao Tribulation ?”

“还真是一点压力都没有。”

疯子先是愣了下,随后神色就慢慢凝重起来。

再arrogant ,再arrogant ,也不能小觑这最后一Heavenly Dao Tribulation !

“行吗?”

young woman 问。

疯子eyes flashed ,道:“要不我们就用这最后一Heavenly Dao Tribulation 来赌一赌,如果我能一举击溃这Heavenly Dao Tribulation ,你就叫我brother 。”

young woman 眨着大眼睛,似乎是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