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478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1-11-23 作者: 始于梦

  第4755章 别怪我们不客气!

  “仙儿的child ?”

  Divine Kingdom ruler staring blankly 的看着小希。

  “恩。”

  纪素衣nodded 。

  好片刻,Divine Kingdom ruler 才return back to his senses 。

  董月仙在他眼里,都还是个little girl ,可现在这个little girl ,都已经有小孩。

  时间过得还真是快。

  “仙儿,这是你和谁的child ?”

  Divine Kingdom ruler 狐疑。

  董月仙上前,抱着Heart Demon 的肩膀,低声道:“快叫grandfather 。”

  “怎么可能?”

  Heart Demon in the dark coldly snorted ,躬身道:“陆云天,见过ruler Sir 。”

  听到这个称呼,董月仙一把揪着Heart Demon 腰上的肉,痛得Heart Demon contorts one’s face in agony 。

  “陆云Heavenly… ”

  Divine Kingdom ruler 审视着Heart Demon ,coldly snorted and said :“你还真是不错,unexpectedly 把我小granddaughter 都给勾搭跑了。”

  “咳咳!”

  Heart Demon 干咳。

  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勾引良家妇女一样。

  “什么时候成亲的?”

  Divine Kingdom ruler 问。

  “还没成亲。”

  Heart Demon 摇头。

  “什么?”

  听闻,Divine Kingdom ruler 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Emperor 夫妇。

  “这个,确实还没成亲,不过既然child 都有了,您也回来了,我们干脆就找个好日子,把他们的婚事给办了,由您当证婚人。”

  Emperor said with a smile 。

  “少给我打马虎眼。”

  “有你这么照顾女儿的?”

  “都还没成亲,unexpectedly 就先生下child 。”

  “这成何体统?”

  Divine Kingdom ruler 恼道。

  “grandfather ,你怎么也这么老古板?”

  董月仙不悦的看着他。

  “我老古板?”

  Divine Kingdom ruler 错愕。

  以前this girl ,可从来没有这么说过他啊!   董月仙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言归正传吧!”

  “这万余载,Divine Kingdom 发生了什么事?”

  Divine Kingdom ruler 一步落在上方宝座,转身坐下,随后looked towards Emperor ,问道。

  “发生了很多事,您再不回来,我们都快支撑不住了。”

  Emperor 深深sighed 。

  缓缓讲述起来。

  ……

  wyvern 城!   “什么?”

  “董琴竟跟随了Qin Feiyang ?”

  “那不就是背叛我们Dong Family ,我们中央王朝?”

  City Lord’s Mansion 。

  main conference hall 门。

  足足几十位Clan Elder ,坐在inside the palace ,愤然的看着董玉兰。

  董玉兰旁边还有一个老者和old woman 。

  正是董琴的grandfather ,奶奶。

  “我不否认,小琴的做法的确是背叛。”

  “可是,她也是被逼无奈!”

  董玉兰said solemnly 。

  这种结果,她早就已经想到。

  “这不是借口。”

  “我们家族,绝对容不下叛逆者!”

  “更别说,让我们跟着Qin Feiyang 他们转移!”

  其中一个年长的Clan Elder shouted 。

  “说得真好听。”

  “我Husband 被董清远,董翰宗,Ten Great Commanders 所害,你们哪个有站出来说过什么?”

  “而Your Majesty 更过分。”

  “明明知道我Husband 没这么大的ability ,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董清远and the others 的注意,可他是怎么做的?”

  “为了保住董清远,保住Ten Great Commanders ,他就选择牺牲我Husband 。”

  “请问,这样的Emperor ,还值得我们效忠吗?”

  董玉兰shouted 。

  “你这是典型的married woman 之见!”

  “为了中央王朝牺牲又怎么样?”

  “况且那是Your Majesty !”

  “为Your Majesty 而死,那是他的荣耀!”

  “当初,我们就不该同意,让你来接任家族patriarch !”

  一群Clan Elder 开始讨伐。

  “荣耀?”

  “既然是荣耀,那你们为什么不替他去死?”

  董玉兰冷笑。

  “你……”

  “impossible 。”

  “你竟敢这样对我们的说话!”

  一群族Boss 怒。

  “怎么?”

  “不是荣耀吗?”

  “那你们去死啊!”

  “不敢啊!”

  “这事没有轮到你们身上,你们当然能在这里unbridled 的boasted shamelessly 。”

  “等真落到你们的头上,believing or not 你们比我还不如?”

  董玉兰满脸讥笑。

  “气煞我也!”

  一群人吹胡子瞪眼,怒到极点。

  “别说我的Husband ,即便是我,上次去Imperial Capital 山,也差点遭到董清远和董翰宗的毒手。”

  “现在也不瞒着你们。”

  “Ten Great Commanders 的家人,全是小琴杀的!”

  “她这是在为她father 报复!”

  “还有当初,秒杀Ten Great Commanders ,屠杀翰宗城的龙尘,他也是替小琴来报仇的。”

  “而你们呢?”

  “你们又为我们做了什么?”

  “天天就在知道族里,rely on age to show of age ……”

  董玉兰彻底爆发了。

  这些年来,她心里一直堵着一口气,如今终于发泄出来了,把这群自以为的Clan Elder ,骂得是狗血淋头。

  一群Clan Elder ,脸色都是青红交加。

  他们何时遭受过这样的羞辱?

  “骂得好。”

  旁边的老者起身,looked towards 一群Clan Elder ,indifferently said :“我们家族,能成为第一直系家族,靠的不是我们,更不是你们,而是小琴,所以你们没资格对小琴做任何评判,更没资格,骂她是叛徒。”

  这话,一点都不错。

  正是因为董琴的昊天领域,他们才能爬到第一直系家族的位置。

  换而言之。

  是董琴,造就了这个家族今时的地位。

  “这确实没错。”

  “可是,你们也不能背叛中央王朝。”

  “这里是我们Dong Family 的祖地啊!”

  一群Clan Elder 呼道。

  “刚才我就说过,不是我们要背叛,是Your Majesty 逼着我们betrayal 。”

  “最后再问你们一遍,要不要跟着我们转移。”

  董玉兰said solemnly 。

  “impossible !”

  “跟Qin Feiyang 他们走,就是dead end 。”

  “你们喜欢not inviting death ,你们自己去,别带上我们。”

  一群Clan Elder 冷笑。

  “你们以为,留在这就不会死?”

  “要不知道,我们不是嫡系家族,只是直系家族而已。”

  “在Your Majesty 眼里,我们直系家族,跟旁系家族,没什么区别。”

  董玉兰冷笑。

  “笑话。”

  “再怎么样,我们也姓董。”

  “让我们抛弃祖地,跟着一个姓秦的走,这像什么话?”

  一个Clan Elder disdainful smile 。

  董玉兰皱眉,turning one’s head 问道:“Sir Father ,Sir Mother ,怎么办?”

  这些Clan Elder ,简直油盐不进。

  “every person is ambitious ,随便他们吧!”

  老者淡淡的摇头。

  本来就没有指望,这些人能真的跟着他们转移。

  “我们走吧!”

  old woman 也随之起身,沙哑道。

  董玉兰nodded 。

  three people 转身朝大outside the palace 走去。

  “你们这是离经叛道。”

  “不会有好下场的。”

  “Your Majesty 不会放过你们!”

  一群族Boss 怒。

  其中一个old man ,looked towards 其他人,shouted :“我们现在就去Imperial Capital 山,将他们的事,上报给Your Majesty !”

  “恩。”

  大家纷纷nodded 。

  “你说什么?”

  董玉兰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那old man 。

  “怎么?”

  “敢做,还不敢让人说?”

  “只要你们敢踏出City Lord’s Mansion ,那就是与我们中央王朝彻底为敌!”

  old man 冰冷的said with a smile 。

  “既然这样。”

  “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就在此时。

  一道淡笑声想起。

  “谁?”

  一群人惊疑。

  董玉兰也looked towards 旁边。

  旁边,一个ghost shadow 子都没有。

  不过。

  随着话音落地,从void 显化而出。

  正是Qin Feiyang ,莫小可,董琴,龙尘。

  “Qin Feiyang !”

  “龙尘!”

  看着Qin Feiyang two people ,一群clansman bewilderement 。

  这two people ,为什么会在这?

  unexpectedly 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他们当然察觉不到。

  因为Qin Feiyang 开启了隐匿决。

  之前,董玉兰离开后,他就感觉不会这么顺利,所以就带着莫小可,董琴,龙尘,秘密来到main conference hall 。

  所以。

  这些clansman 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至于疯子和Lu Jiajin and the others ,都送去了Profound Martial World 。

  还有本源结晶。

  Profound Martial World ,一天五千年。

  现在Ancient Castle ,说不定都已经进化成终极ruler Divine Weapon 。

  “你想干什么?”

  “告诉你,这里是wyvern 城,容不得你impudent 。”

  “还有。”

  “你要真敢take action ,即便杀了我们,战斗波动也会惊动Imperial Capital 山!”

  “到时,你们一样can’t escape 。”

  一群族Boss 吼。

  明明怕得要死,还非要强装一下。

  “杀你们,还会弄出战斗波动?你们也太高估自己吧!”

  Qin Feiyang 哑然失笑。

  “什么?”

  一群Clan Elder 错愕的看着Qin Feiyang 。

  你是在说梦话吗?   的确。

  你的手里很强。

  3,000 Incarnations ,双重Heavenly Dao Will ,Life and Death Laws 终极Profound Truth 。

  可是。

  我们的实力也不差。

  都是掌握着四五道终极Profound Truth 。

  至于这个家族里面的Heavenly Dao Will ,都在Death God Legion 的第十小分队。

  当年。

  在Lu Jiajin 和Heart Demon 的威慑下,不止是董琴的家族,其他直系家族的Heavenly Dao Will ,也都去了第十小分队。

  因此现在,各大直系家族,最强的也就是那些掌握着四五道终极Profound Truth 的人。

  掌握着四五道终极Profound Truth ,实力也是很强的。

  他们自然,就算不是Qin Feiyang 的对手,但凭他们的实力,Qin Feiyang 也impossible 悄无声息的杀掉他们。

  “小可。”

  “do it quickly 。”

  “我们还要回Four Great Continents 。”

  Qin Feiyang turning one’s head 看着莫小可,said with a smile 。

  “我就知道,你把我留在外面,准没有good deed 。”

  莫小可瘪嘴。

  她早就想去Profound Martial World 看看。

  因为对于Profound Martial World 这个独立的world ,她一直都非常好奇。

  可之前。

  她要进去的时候,Qin Feiyang 却将她留了下来。

  这是要让她,当免费的打手。

  “乖嘛!”

  “等以后进入Profound Martial World ,你想干嘛就干嘛。”

  Qin Feiyang 揉着莫小可的小脑袋。

  “这可是你说的。”

  莫小可eyes shined 。

  “我说的。”

  Qin Feiyang nodded 。

  在Profound Martial World ,他就是ruler ,当然说了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