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4873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3 作者: 始于梦

  第4844章 杀戮(下)   “你也知道你是董月仙的grandfather ?”

  “你也知道你是小希的外great-grandfather ?”

  “知道你还要这么对她们?”

  不提小希还好,提到小希,Qin Feiyang 心里的怒火,便不受控制。

  多么乖巧可爱的一个little girl ,unexpectedly 想残害她。

  简直不能饶恕!   看着越发angry 的Qin Feiyang ,Divine Kingdom ruler 心慌不已。

  “今天就算董月仙和小希站在我面前,我也要杀你!”

  “天Old Wang 子也阻止不了。”

  随着话音落地,Qin Feiyang 的imposing manner 更加terrifying 。

  信仰之力like a hot knife through butter ,一路杀进窟窿,进入Source Land 。

  Divine Kingdom ruler 不得不退,落在Emperor and the others 面前,said solemnly :“他们已经杀来Source Land ,我们五路可走,只有跟他们决死battle 。”

  听闻。

  所someone 都是一脸惶恐。

  特别是董平。

  在Secret Realm 相处这么多年,对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的性格,已经算是了若指掌。

  做了这么多坑害他们的时候,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

  “grandfather ,吴天昊的人,什么时候能来?”

  董欣问。

  “不知道。”

  “但我想,短时间内,他应该来不了。”

  Divine Kingdom ruler 摇头。

  “他来了,也救不了你们!”

  伴随着一道冷笑声,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踏入Source Land 。

  Emperor 一群人目光一颤。

  以前的狂傲,如今已经荡然无存,只剩下恐惧,如一群mob ,站在那shiver coldly 。

  “Qin Feiyang ,我是董月仙的cousin !”

  董平惊恐的说道。

  “闭嘴!”

  “你也有资格,跟我们说话?”

  “知不知道,你差点就害死了小希!”

  “我先剁了你的狗头!”

  Qin Feiyang suddenly shouted 。

  信仰之力,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而去。

  “grandfather !”

  董平连忙躲在Divine Kingdom ruler 身后。

  别说现在,他只是Remnant Soul 之身,即便是Peak 状态,也不敢跟Qin Feiyang 交锋。

  “殊死battle 吧!”

  Divine Kingdom ruler 一声低吼。

  整个Source Land 的Source Power ,纷纷朝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杀去。

  “信仰领域!”

  Qin Feiyang 一挥手,信仰之力滚荡all directions ,凝聚出一个领域,将大家保护在里面。

  随后3,000 Incarnations 出现,三千道Supreme Profound Truth ,朝四面all directions 的Source Power 杀去。

  轰隆隆!   这一刻。

  Source Land 都颤抖了起来。

  在别人眼里,现在这里的Source Power 很多,但在Qin Feiyang 的眼里,已经没多少。

  毕竟。

  他的实力,是所someone 里面最强的。

  打个最通俗易懂的比喻。

  在别人眼里的powerhouse ,在他眼里都是蝼蚁。

  一番疯狂的碰撞,Source Power 尽数湮灭。

  这也就意味着,Divine Kingdom ruler 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old fogey ,该是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this time ,我看你还怎么活下来!”

  疯子和White-Eyed Wolf simultaneously looked ,立刻开启Supreme Profound Truth ,朝Divine Kingdom ruler 杀去。

  “grandfather ,我们quickly go !”

  董平大吼。

  Divine Kingdom ruler 卷起一群人,便准备离去Source Land 。

  但就在这时!   一片信仰之力,汹涌而去,瞬间就变成一个Array ,笼罩整个Source Land 。

  Divine Kingdom ruler 一群人,全被囚禁在里面。

  “跑啊?”

  疯子和White-Eyed Wolf 狞笑,Supreme Profound Truth 开启,一左一右杀向Divine Kingdom ruler 。

  “我跟你们拼了。”

  Divine Kingdom ruler angry roar ,两大Supreme Profound Truth 出现,与疯子two people 疯狂地厮杀在一起。

  “Qin Feiyang ,求你了。”

  “给我们一个机会吧!”

  董清远直接吓得跪在void ,脸上充满绝望。

  “你们杀进天云界的时候,有给过我们机会没?”

  Qin Feiyang 眼中murderous intention 一闪,一步杀向董平。

  “不要……”

  董平转身就跑。

  可Source Land ,都已经被信仰之力,他又能逃到哪里去?   况且。

  失去fleshy body ,只剩才Remnant Soul 的他,又如何逃得出Qin Feiyang 的手掌心?

  不过一瞬间。

  Qin Feiyang 就一把抓住董平的Remnant Soul 。

  “求你,别杀我……”

  “我是月仙的cousin ,blood is thicker than water ,还是小希的舅舅,给个活命的机会吧!”

  “我保证,今后一定turning over a new leaf 。”

  董平嘶吼。

  如abyss 般的恐惧,已经让他彻底崩溃。

  “既然你是小希的舅舅,那你为什么还要害她?”

  “你这样的人,留在世上,只会是祸害!”

  Qin Feiyang 大手一攥。

  伴随着一声mournful scream ,董平的Remnant Soul 当场湮灭。

  而也就在同时。

  龙尘一步掠到董欣面前,一把抓住董欣的Remnant Soul 。

  “哎!”

  董欣sighed 。

  龙尘愣了下,问道:“你不害怕?”

  “当然怕。”

  “但怕又怎么样?”

  “你们能放了我们吗?”

  “显然不能。”

  “我现在,只羡慕董琴。”

  “她虽然是直系clansman ,但比我们这些嫡系clansman 都聪明,一早就选择了你们。”

  董欣道。

  从Secret Realm 一出来,她就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跟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为敌?   所以不管做什么,她都留下了余地。

  比如。

  董天辰要挟Heart Demon ,索要最强法则Profound Truth 真谛的时候,她一句话都没说。

  又比如。

  小希身上的Life and Death Laws Profound Truth 真谛,她也是只字未提。

  她这样做,就是担心有一天,Divine Kingdom 败在Qin Feiyang 这些人手里,到时说不定还有可能活下来。

  然而。

  随着吴天昊的降临,看着吴天昊那强大的实力,她动摇的心,开始变得坚定。

  有吴天昊帮忙,Divine Kingdom 一定不会败!

  最初。

  吴天昊也确实不负众望,一个人就压制着Qin Feiyang 一群人。

  那一刻。

  他们所someone 都认为,最后败的一方,一定会是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

  可是didn’t expect ,Qin Feiyang 的上苍之眼,竟如此heaven defying ,复制出了梦幻领域,瞬间就扭转战局。

  这个时候,董琴就知道,她赌错了。

  Divine Kingdom 完了。

  Divine Kingdom 完了,她自然也impossible 逃脱。

  所以。

  一早她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你比董平强。”

  龙尘nodded ,Soul Controlling Technique 开启。

  “他要做什么?”

  李峰and the others 狐疑的看着龙尘。

  Lu Jiajin 说道:“我想,他应该是想控制董欣,让她剥离出各Grand Law 。”

  听到这话,一群人simultaneously looked 。

  对呀!

  龙尘的Soul Controlling Technique ,可以控制对方,让对方心甘情愿的剥离出各Grand Law 。

  那也就是说。

  无论是董欣,还是董翰宗,Emperor ,Kun Peng ,Heavenly Dragon 神,纪素衣and the others ,龙尘都可以将他们的法则剥离出来。

  这样一来,他们就能得到这些人的Supreme Profound Truth !

  要知道。

  除开董平,董欣,董清远,其他人可都是掌握最强法则Supreme Profound Truth 。

  这么多,想想就忍不住激动!   最关键的还是,这些人掌握的是Supreme Profound Truth ,而不是Profound Truth 真谛。

  剥离出这些Supreme Profound Truth ,那就等于是inheritance 。

  Supreme Profound Truth 的inheritance ,肯定比Profound Truth 真谛更容易融合,领悟!   “我不会同意的。”

  “更不会心甘情愿被你控制。”

  董欣摇头,猛地一挣扎。

  龙尘immediately 如遭到重击,脸上瞬间一片苍白,嘴里更是怒血wildly spurting 。

  甚至,脑袋都在开裂,Sea of Consciousness 破碎,浑身鲜血flowing directly 。

  “怎么回事?”

  “难道遭到了backlash ?”

  这一幕,让李峰一群人,瞬间就紧张起来。

  “不需要你make a move ,我,自我毁灭!”

  随着董欣的话音落地,Remnant Soul 当场湮灭。

  “快!”

  Lu Jiajin return back to his senses ,连忙looked towards Mermaid Princess 。

  Mermaid Princess 一个shivered ,立刻开启生命之眼,磅礴的生命能量,将龙尘笼罩。

  这时候。

  龙尘的情况才稳定下来,并逐渐好转。

  “好险啊!”

  “差点就没了。”

  之前那一瞬间,连他的意识都陷入了空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aura 。

  要不是Mermaid Princess 及时开启生命之眼,他怕是真的会死。

  “brother ,这怎么回事?”

  “以前你的Soul Controlling Technique ,都能控制别人?”

  龙芩狐疑。

  “但以前控制的人,最强也就是Heavenly Dao Will powerhouse ,而这董欣是新realm 的powerhouse 。”

  龙尘苦笑。

  这次,还真是大意了。

  随后,他就看着Mermaid Princess ,感激道:“谢谢。”

  要是没有Mermaid Princess ,后果难以设想。

  “没事。”

  Mermaid Princess 摆手,said with a smile :“只是很遗憾,得不到他们的Supreme Profound Truth 。”

  “Supreme Profound Truth 这个级别的divine object ,强求不得啊!”

  龙尘摇头。

  “既然强求不得,那就杀吧!”

  龙芩眼中murderous intention 一闪,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董翰宗several people ,said with a sneer :“这就是你们的报应,接受审判吧!”

  她一步上前,one fist 拍向Heavenly Dragon 神的Remnant Soul 。

  “龙芩小姐,饶命。”

  “你我都是Divine Dragon ,看在这个情面上,给我个机会,让我为你效力。”

  Heavenly Dragon 神惊恐的吼道。

  “我可是Ice Dragon 的女儿,稀罕你这玩意?”

  龙芩disdainful smile ,ruthless 的one fist 跑去。

  一声惨叫,Heavenly Dragon 神瞬间divine shadow entirely extinguished !   同时。

  李峰也杀向Kun Peng 的Remnant Soul 。

  眼看Kun Peng 就要开口求饶,李峰said with a sneer :“别说什么求饶的话,没用,乖乖的受死就行。”

  话音未落,他one fist 轰去,Kun Peng 的Remnant Soul ,也当场湮灭。

  “董清远,让我来结束你这罪恶的一生吧!”

  同一时刻。

  Lu Jiajin 也一步落在董清远的Remnant Soul 前。

  “不要啊!”

  “我才刚踏入新realm 。”

  “陆云峰……”

  “no no no ,Lu Jiajin ,我就是个nobody ,你杀了我没有任何意义,留着我,也不会对你们构成任何威胁。”

  “求求你,放过我this time 。”

  “今后,就算当牛做马,我也愿意……”

  董清远慌忙的后退。

  他是真的不甘心,就这样死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