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487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2022-01-15 作者: 始于梦

  第4847章 你们真trash

  “什么意思?”

  疯子皱眉。

  “毁掉它,便等于摧毁Divine Kingdom 。”

  brat 说道。

  “什么?”

  疯子complexion changed 。

  还有这种事?   “本源之魂,乃是world 的核心。”

  “摧毁本源之魂,Heart of Origin 就会破碎,而Heart of Origin 破碎后,Source Land 也会崩塌。”

  “Source Land 崩塌意味着什么,不用我说,你们也应该知道吧!”

  brat 看着疯子一群人,耐心的解释起来。

  一群人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

  Source Land 崩塌,那the entire world ,肯定也会跟着崩塌。

  也就是说。

  world 会陷入毁灭。

  didn’t expect ,本源之魂在一个world 里的份量,竟这么重。

  “现在还敢杀我吗?”

  black clothed youth 戏谑的看着疯子。

  疯子expression green and red at the same time 。

  没办法,该这本源之魂unbridled 。

  谁让他这么重要呢?

  White-Eyed Wolf turning one’s head 看着brat ,chuckled 道:“那putting it that way ,以后我们还得把你好好保护起来?”

  要是这brat 不小心被杀,那Profound Martial World 不就完了?   “那必须的啊!”

  “没有谁,比我更重要。”

  brat 得意一笑。

  White-Eyed Wolf 无语,还真shameless 。

  其实。

  brat 一直都在保护自己。

  因为他很少离开Profound Martial World 。

  并且每次从Profound Martial World ,很快又会进去。

  这就是一种自我保护。

  甚至就算在Profound Martial World 里面,没什么要紧的事,brat 也从不现面。

  所以。

  想要伤害他,几乎是impossible 的事,毕竟有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挡在前面。

  除非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丧命。

  “现在怎么说?”

  “总不能因为他是本源之魂,就让他这么unbridled 下去吧!”

  龙芩挑眉。

  “那你说怎么办?”

  龙尘笑问。

  “我说?”

  龙芩微微stared blankly ,抬头looked towards unbridled 跋扈的black clothed youth ,coldly snorted and said :“要我说,直接宰了他,反而Divine Kingdom 的毁灭,跟我们也没多大的关系!”

  black clothed youth pupil 一缩,盯着龙芩。

  这是个狠女人。

  Qin Feiyang 沉吟少许,看着black clothed Young Master ,said with a smile :“要不这样吧,我们尊重你的选择,你在我们这些人里面挑一个,继承Divine Kingdom 的下一任ruler 。”

  “刚才我不都说过,你们没有一个有资格?还要我再说几遍?”

  black clothed youth 不耐烦的看着Qin Feiyang 。

  Qin Feiyang eyebrow raised ,道:“你别跟我unbridled ,惹毛了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真以为是本源之魂,就能一个劲的张狂?   人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一旦超越这个限度,甭管你is who ,你有多重要,照杀不误。

  “你应该知Dao Heart 魔和董月仙的事吧!”

  “Emperor 夫妇身为董月仙的亲生父母,我们都能杀,更别说你。”

  “所以discreet 点。”

  “别挑战我们的耐心。”

  疯子眼中cold light 闪烁。

  black clothed youth 看着一群人,看来是遇到了一群狠角色,恼道:“我可是本源之魂,你们应该对我恭恭敬敬,言听计从,把我伺候好了,我自然会给你们一些权力。”

  “haha ……”

  听到这话,一群人都笑了。

  这家伙,原本是想让他们恭维他,奉承他。

  彰显出作为本源之魂的傲气。

  可惜。

  这家伙遇到了他们。

  要换成别的人,肯定会跑到这本源之魂身边,讨好卖乖的巴结。

  但是。

  想让他们也这样做,永远也impossible !   “我说到三。”

  “不nodded 答应,我就灭了你。”

  Qin Feiyang 一挥手,3,000 Incarnations 出现,一个个都是murderous looking 。

  black clothed youth 见状,怒道:“我是Divine Kingdom 的本源之魂,能不能给我点最起码的尊重?”

  “三。”

  Qin Feiyang 开口。

  “你别bully intolerably !”

  “这么大一个Divine Kingdom ,我不相信,你舍得毁掉。”

  black clothed youth 大吼。

  “二!”

  Qin Feiyang 再次开口。

  现场的气氛,也随之凝重起来。

  疯子and the others 眼中也是cold light 闪烁。

  “bastard ,unexpectedly 欺负本源之魂,你们还真是ignorant !”

  black clothed youth 气得不行。

  这究竟是一群who ?

  一个world 摆在眼前,都不在乎?

  “一!”

  随着这个字落地,Qin Feiyang 身后的3,000 Incarnations ,立刻开启Supreme Profound Truth 。

  与此同时。

  一股恐怖的信仰之力,从Qin Feiyang 体内汹涌而出。

  看着Supreme Profound Truth ,black clothed youth 还没有多紧张,但看着这信仰之力,脸色immediately 一变。

  似乎信仰之力,比Supreme Profound Truth ,对他的威胁还大。

  “好好好。”

  “我来考验你们一下,谁通过考验,谁就是下一任Divine Kingdom 的ruler 。”

  black clothed youth 连忙摆手,神色充满无奈。

  dignified 本源之魂混到this step ,竟被一群human 要挟,恐怕也就只有他这个倒霉蛋了吧!   听闻。

  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simultaneously looked ,神色都缓和了下来。

  看来这家伙,是个吃硬不吃软的主。

  “什么考验?”

  龙尘狐疑的看着他。

  “这你别管。”

  “反正谁通过考验,我就跟谁签订平等契约。”

  “不过在这之前,你们得先杀了他。”

  black clothed youth 看着被囚禁起来的Divine Soul ruler Remnant Soul 。

  “为什么?”

  大家狐疑。

  “因为我和他的平等契约还在。”

  “也因为是平等契约,我不能对他下杀手,所以需要你们take action 。”

  “只有他死了,我和他平等契约才会消失。”

  “这样,我才能和下一人,签订平等契约。”

  black clothed youth 解释。

  听闻,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looked towards brat 。

  “是这样。”

  brat nodded 。

  Qin Feiyang 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Divine Kingdom ruler ,道:“告诉我,吴天昊is who ?他又来自什么地方,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Divine Kingdom ruler sneered ,什么也没说。

  Qin Feiyang 眉头一挑。

  black clothed youth 恍然道:“原来留着他,是因为吴天昊,没这必要,吴天昊的事,我知道,先杀了他,我告诉你们。”

  “你知道?”

  一群人惊愕。

  “nonsense ,我可是本源之魂。”

  “他知道的事,我能不知道?”

  black clothed youth 直翻白眼,瞥了眼brat ,sneered :“看不起谁呢?你们以为我跟他一样,一个from childhood 地方成长起来的本源之魂,一问三不知。”

  ”get lost! ”

  brat 黑着脸。

  “难道不是?”

  black clothed youth laughed ,眼中满是戏谑。

  “bastard 。”

  “Qin Feiyang ,给我灭了他!”

  brat 怒火中烧,有些flustered and exasperated 的意味。

  Qin Feiyang 干咳一笑,安抚道:“他现在就是个阶下囚,你跟他一般计较干什么?都丢分啊!”

  “舍不得就是舍不得,说这么多nonsense 干什么?”

  brat 瞪了眼他,coldly snorted and said :“懒得再管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说罢,便消失得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还真是小child 性格。”

  Qin Feiyang 无奈,looked towards Divine Kingdom ruler 的Remnant Soul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既然这本源之魂知道,那你存在的意义自然也就没了。”

  “想杀就杀吧!”

  “反正很快,你们就会来地狱跟我作伴。”

  Divine Kingdom ruler 冷笑。

  “或许吧!”

  “但或许,下去跟你作伴的会是吴天昊。”

  Qin Feiyang 说罢,便one fist 落下。

  可就在这时,Lu Jiajin 抓住Qin Feiyang 的手,看着Divine Kingdom ruler 道:“要不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我们不杀你,但你把你掌握的各Grand Law ,全部剥离出来给我们。”

  “恩?”

  众人stared blankly 。

  这个主意还不错。

  这人,可是掌握着所有法则的终极Profound Truth 。

  并且。

  还有Life and Death Laws !

  Life and Death Laws 有多罕见,这是有目共睹的。

  Divine Kingdom ,天云界,Profound Martial World ,加起来的living creature ,不计其数,但至今也只有Qin Feiyang ,Heart Demon ,Divine Kingdom ruler ,掌握着Life and Death Laws 。

  要是这人,真能将Life and Death Laws 剥离出来给他们,倒也是一桩不错的买卖。

  即使真的放了此人,也无所谓。

  反正都失去了所有的法则,cultivation base 跌落到Inextinguishable Realm ,在他们面前,Inextinguishable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能掀起什么浪花?   “你看我傻吗?”

  “这么多法则,我便宜你们?”

  “少做梦了。”

  Divine Kingdom ruler 讥笑连连。

  “那就去死吧!”

  Qin Feiyang 眼中murderous intention 一闪,不想宰跟他nonsense ,one fist 拍下去,Divine Kingdom ruler 的Remnant Soul ,当场湮灭。

  一位ruler ,就此陨落。

  这让一群人,都不由得感概起来。

  ruler ,也并非无敌啊!   也有死的一天。

  “那就先考验吧!”

  对于Divine Kingdom ruler 的死,black clothed youth 没有半点伤心,显然是个ruthless 的人,indifferently said :“首先第一个要条件,必须要领悟出Life and Death Laws 。”

  “什么?”

  一听这话,所someone 当场傻眼。

  必须要领悟出Life and Death Laws ?

  开什么玩笑?   现在这里,除开Qin Feiyang 和Heart Demon ,谁领悟出了Life and Death Laws ?

  根本没有。

  所以,这就直接将他们淘汰了,成了Qin Feiyang 和Heart Demon 单独的竞争。

  “这是硬性条件。”

  “不能变。”

  “因为只有领悟出了Life and Death Laws ,才能签订平等契约,才能真正的成为一个world 的ruler 。”

  black clothed youth 道。

  “这个……”

  Qin Feiyang 有些尴尬的看着龙尘and the others ,said with a smile :“本来是打算,让给你们,但没办法,实力不允许。”

  “你就得瑟吧!”

  疯子黑着脸。

  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black clothed youth 道:“没有悟出Life and Death Laws 的人,退远点,被来joining in the fun 。”

  疯子一群人simultaneously looked ,带着无奈的心情,纷纷后退几步,仅Qin Feiyang 还站在原地。

  “就你一个人领悟出了Life and Death Laws ?”

  black clothed youth 错愕的看着Qin Feiyang 。

  “恩。”

  Qin Feiyang nodded 。

  black clothed youth 嘴角一搐,looked towards 疯子and the others ,speechless saying :“你们真trash 。”

  听到这话,一群人的额头上,immediately 爬起一排黑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