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5106

  第5074章 我是融合的Profound Truth 真谛!
  “谢谢。”

  纳兰月灵道谢一声,便踏出glacier 。

  戚九名也立刻取出sound transmission Divine Stone ,给神门Sect Master 报信。

  “快看。”

  “她好像是上界的月灵Princess 。”

  “不是好像,她就是。”

  “half a month 前,我在万荡山,亲眼见过她。”

  “她体内, 藏着Eternal Divine Weapon ,cannot afford to offend 。”

  沿途。

  纳兰月灵遇到不少Divine Sect’s disciple ,这些Disciple 纷纷停下来,看着纳兰月灵,神色间充满angry 和疑惑。

  angry 的是,上界Heaven’s Chosen 杀了赵刚。

  并且,还对他们下界出言羞辱。

  疑惑的则是, 这位Princess ,跑来他们神门做什么?
  难道要为Li Tianyang 和Rakshasa 报仇?

  别说。

  还真有这个probability !
  一时间。

  神门上上下下的Disciple ,都对纳兰月灵充满敌意。

  并且。

  纳兰月灵进入神门的消息,很快就在神门传开。

  很多Disciple ,都从Cave Mansion 里爬出来,聚集在一起,看着纳兰月灵,discuss spiritedly 。

  “哎!”

  看着这一幕,纳兰月灵一声secretly sighed 。

  都是Rakshasa 这些人惹的祸。

  不然,她堂堂玄黄Great World 的Princess ,ruler 的女儿,怎么可能让人这么不待见?
  speaking of which ,她也是挺feeling wronged 的。

  来到下界这么久,她就没有伤害过下界的人。

  可现在,大家都将怒火,发泄到她的身上。

  “月灵Princess ,你来做什么?”

  “我们神门不欢迎你,请你at once 离开!”

  sou! !

  one after another Heaven Ranking Disciple 出现,横在前方void 。

  以李潇潇为首, 都是厌恶的看着纳兰月灵。

  “我是来求见你们Sect Master 的, 还望通融一二。”

  纳兰月灵尽量让自己保持心平气和,友善的状态。

  “sorry ,Sect Master 在闭关,没空见你。”

  李潇潇开口。

  “闭关?”

  纳兰月灵frowned 。

  “是的。”

  “请吧!”

  “我们小小的神门,容不下你这位aloof and remote 的Princess 。”

  又一个youth 开口。

  此人名叫周长廷,身高1.75 meters left and right ,身形挺拔,浑身一股锐利之气。

  纳兰月灵看了眼周长廷,叹道:“半個月前发生的事,其实都是误会……”

  “一言不合就杀掉赵刚Senior Brother ,这只是误会?”

  周长廷coldly snorted 。

  说得还真是轻巧。

  “可你们的Senior Brother Wan ,也杀了我们两位Heaven’s Chosen 。”

  “虽然他们并没有死,但也算是为赵刚报仇了吧!”

  纳兰月灵说道。

  “什么?”

  “Li Tianyang 和Rakshasa 没死?”

  李潇潇several people simultaneously looked ,惊疑的看着纳兰月灵。

  “这事,没必要瞒着你们。”

  “在来下界之前,我们就在上界留下了Divine Soul ,所以他们都没死。”

  “但我相信, 经过这次的教训, 他们不会再像以前那般无礼。”

  纳兰月灵said with a smile 。

  “留下了Divine Soul ……”

  “真是可恶。”

  “他们留下了Divine Soul 保命, 但赵刚没有。”

  “他是真死了!”

  七个Heaven Ranking Disciple 都是一脸angry 。

  本来。

  Li Tianyang two people 死在Senior Brother Wan 手里, 他们心里also good 过一点。

  两个上界Heaven’s Chosen ,为赵刚陪葬,也算死得其所。

  可didn’t expect ,这two people unexpectedly 没死。

  “很抱歉。”

  纳兰月灵歉意的说道。

  “抱歉?”

  “抱歉两个字,就能将赵刚的死一笔勾销?”

  “少做梦!”

  “你要真有诚意,就把Rakshasa 的脑袋给我们带来!”

  周长廷眼中cold light 闪烁。

  听闻。

  纳兰月灵frowned 。

  都这么得势不饶人?

  “都退下。”

  便在这时。

  一道苍老的声音,从神门深处传来。

  “拜见Sect Master 。”

  李潇潇等人连忙转身,对着神门深处躬身行礼。

  “来者皆是客,不能对客人如此无礼,退下吧!”

  神门Sect Master 的声音再次传来。

  “是。”

  一群Heaven Ranking Disciple 不情不愿的退到一旁。

  “many thanks 。”

  纳兰月灵对several people nodded ,便径直朝深处飞去。

  片刻过去。

  深处,一座mountain summit 。

  “old man 神门Sect Master ,见过月灵Princess 。”

  面对这位从上界来的Princess ,神门Sect Master 拱手施礼,表现得不卑不亢。

  “Sect Master senior 无需多礼。”

  纳兰月灵落在广场上,站在神门Sect Master 对面,歉意道:“half a month 前的事,真的很抱歉,都是Junior 没有约束好下面的人,Junior 特意前来,代替他们向senior 道歉。”

  “人都死了,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倒是你们上界,对付Qin Feiyang 这些入侵者,竟要在上界留下一丝Divine Soul 保留,敢问一句,Qin Feiyang 他们真有这么terrifying 吗?”

  神门Sect Master 这话,没有任何嘲讽的意思。

  但落在纳兰月灵耳里,却很不是滋味。

  这里是玄黄Great World ,是他们的大本营。

  而这里,拥有两位Realm of Eternal 的supreme powerhouse ,九件Eternal Divine Weapon ,还有不计其数的Half Step Eternal supreme powerhouse ,而Qin Feiyang 和龙尘这些人,能搬得上台面的人,只有Qin Feiyang 一人。

  还有就是三件Eternal Divine Weapon 。

  可以说。

  凭Qin Feiyang 等人的实力,他们玄黄Great World ,完全可以碾压!

  可是。

  面对如此天大的实力差距,他们却要在上界留下Divine Soul 保命。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心里,都感觉憋屈。

  “如果old man 说错什么,还望Princess Your Majesty 见谅。”

  神门Sect Master 拱手道。

  “没事。”

  纳兰月灵摆手,摇头道:“虽然这次只有Qin Feiyang ,龙尘,龙芩进入玄黄Great World ,但他们的同伴和部下,肯定都在Profound Martial World 。”

  “Profound Martial World ?”

  神门Sect Master stared blankly 。

  “恩。”

  “一个独立的world 。”

  “Qin Feiyang 便是在这Profound Martial World 的ruler 。”

  “并且,他们还有三件Eternal Divine Weapon ,所以我们不敢大意。”

  “留下Divine Soul 这种事,的确有些丢脸,但总比丢掉性命要好吧!”

  纳兰月灵说道。

  “Qin Feiyang unexpectedly 是一个world 的ruler !”

  神门Sect Master 心下一惊。

  有些超乎想象。

  “Qin Feiyang 本人的实力,也很强大。”

  “虽然他还没有踏入Realm of Eternal ,但他的fleshy body 却强大无比。”

  “并且,他掌握着一种heaven defying divine technique ,3,000 Incarnations 。”

  “每一个化身,都能拥有他true body 的battle strength 。”

  “Eternal Realm 之下,他就是无敌的存在。”

  “所以还希望,senior 能鼎力协助我们,尽早让此贼executed ,这样我们玄黄Great World 才能太平下来。”

  纳兰月灵拱手。

  “old man 一定会协助Princess Your Majesty ,换我们玄黄Great World 一个太平。”

  神门Sect Master 说罢,便指着身后的great hall ,said with a smile :“Princess Your Majesty ,去里面说吧!”

  “不用麻烦。”

  纳兰月灵摆手一笑,道:“今天Junior 前来,一是为道歉,二是为Myriad Swords Mountain 。”

  神门Sect Master pupil 微微一缩,狐疑道:“不知old man 这个Disciple ,是不是做了什么冒犯Princess Your Majesty 的事?如果是,old man 定当严加惩罚。”

  “不是不是。”

  “我和Myriad Swords Mountain 之间的事,都是误会,不要紧。”

  “Junior 就是想知道,您的Disciple Myriad Swords Mountain ,是融合了Profound Truth 真谛,还是自己领悟出的Supreme Profound Truth 。”

  “还wish for Senior ,能如实回答Junior 。”

  纳兰月灵紧紧地盯着神门Sect Master 。

  这half a month ,她一直在外面打听,但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所以与其再继续浪费时间,还不如直接来神门,询问Myriad Swords Mountain 本人,或者眼前这位Myriad Swords Mountain 的恩师兼养父。

  神门Sect Master 听闻,并没有做任何犹豫,摇头叹道:“说来ashamed ,Sword Mountain 这个天才之名,是名不副实啊!”

  “啊?”

  纳兰月灵狐疑的看着他。

  名不副实?

  难道是融合的Profound Truth 真谛?

  “是的。”

  神门Sect Master nodded and said :“Sword Mountain 就是融合的Profound Truth 真谛,才能这么快踏入Half Step Eternal 。”

  听闻这话。

  纳兰月灵immediately 不由一阵失望。

  原来真是融合的Profound Truth 真谛。

  融合Profound Truth 真谛,那对于上界而言,也就没有培养的价值。

  因为融合Profound Truth 真谛的人,Half Step Eternal 就已经是极限。

  以后不管怎么cultivation ,都将止步于此,不会再有半点进步。

  “让Your Majesty laugh 。”

  神门Sect Master 讪笑。

  “没有没有。”

  “即使Myriad Swords Mountain 融合Profound Truth 真谛,能这么快就掌握Supreme Profound Truth ,踏入Half Step Eternal ,也是很了不起的。”

  纳兰月灵slightly smiled 。

  虽然有些失望,但并没有鄙夷之色。

  “Your Majesty 妙赞,ashamed 啊!”

  神门Sect Master 连连摆手。

  纳兰月灵问道:“那Myriad Swords Mountain ,愿意去上界吗?Half Step Eternal 的supreme powerhouse ,都有一次选择的机会,当然,我们尊重people involved 的选择,不强求。”

  “这个……”

  神门Sect Master 犹豫起来。

  “many thanks Princess Your Majesty 的美意,this Wan 还是想留myself 界,Guardian God 门,照顾恩师。”

  这时候。

  Myriad Swords Mountain 踏空而来,落在神门Sect Master 身前,looked towards 对面纳兰月灵说道。

  “万兄真是一个重情义,有孝心的人,月灵佩服。”

  纳兰月灵slightly smiled ,打量着Myriad Swords Mountain ,眼底闪过一抹radiance ,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神门Sect Master ,拱手道:“senior ,Junior 想和万兄单独聊几句,even visiting Senior 成全。”

  “那你们聊。”

  “Sword Mountain ,等下聊完,就替为师送送Princess Your Majesty 。”

  “不能怠慢。”

  神门Sect Master hehe 一笑,便转身回到great hall ,殿门嘭地一声关闭。

  纳兰月灵收回目光,looked towards Myriad Swords Mountain 道:“万兄,还望如实相告,你到底是融合的Profound Truth 真谛,还是自己领悟的Supreme Profound Truth ?”

  “这重要吗?”

  Myriad Swords Mountain 面色平静的看着她。

  “重要。”

  纳兰月灵nodded 。

  “好。”

  “我回答你。”

  “我是融合的Profound Truth 真谛。”

  说得斩钉切铁,铿锵有力。

  听闻。

  纳兰月灵终于彻底giving up ,said with a smile :“那打扰了,我就先告辞了。”

  “我送送你。”

  “不用,it doesn’t matter 。”

  “那好,we’ll meet again some day 。”

  看着纳兰月灵那离去的背影,Myriad Swords Mountain 的expression 显得极其深邃,彷如一片汪洋般,让人无法看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