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5107

  第5075章 Rakshasa 的杀心!
  “果然来了呀!”

  Qin Feiyang 和龙尘在Cave Mansion 前,看着离开的纳兰月灵,淡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

  “看来对Myriad Swords Mountain ,她真的很在意。”

  “只不过,看她此刻那失望的表情,Myriad Swords Mountain 应该是融合了Profound Truth 真谛, 并且不愿意去上界。”

  龙尘分析。

  Qin Feiyang nodded ,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龙尘,said with a smile :“得知Myriad Swords Mountain ,融合的是Profound Truth 真谛,你是不是也有些失望?”

  “我?”

  “我失望什么?”

  “Myriad Swords Mountain 就算是自己领悟的,跟我们又能有多大的关系?”

  “说实话。”

  “虽然Myriad Swords Mountain 的处境,不怎么好,但想要说服他, 加入我们的阵营, 也并非易事。”

  “除非……”

  说到这里,龙尘眼中radiance 闪烁。

  “除非发生什么大的变故,让Myriad Swords Mountain 对玄黄Great World 彻底失望。”

  Qin Feiyang 道。

  “是的。”

  “Myriad Swords Mountain 唯一在乎的人,可能就是神门Sect Master 。”

  “倘若,这位神门Sect Master ,发生个什么unexpected ,死在上界这人的手里,一定能激起Myriad Swords Mountain 的怒火。”

  龙尘laughed 。

  “这几乎impossible 发生吧!”

  “毕竟就算是上界的人,也得顾虑一下神门Sect Master 的身份。”

  “作为神门的领袖,若是杀了他,到时会myself 界引起多大的反响?”

  “我想,上界的人再愚蠢,也不会干出这种傻事。”

  Qin Feiyang 说罢,便转身进入Cave Mansion 。

  “也是。”

  “看来现在,只有等。”

  “或许,上界自己就把机会,送到他们面前来。”

  龙尘低语。

  上界这些Heaven’s Chosen , 只有纳兰月灵, 还算理智。

  而其他人,难保又不会干出什么蠢事。

  ……

  十年过去。

  这天。

  天渊之下。

  two figures 出现。

  正是Li Tianyang 和Rakshasa 。

  two people 眉宇间,满是gloomy 之色。

  “must 找个机会,弄死他!”

  Rakshasa 开口。

  “必须的。”

  “一个下界的蝼蚁,unexpectedly 敢杀我们。”

  “要不是我们留着Divine Soul 在上界,现在都已经去meeting one’s maker !”

  Li Tianyang gloomily smiled ,眼中满是loathing 。

  “我有一计能杀他,走!”

  Rakshasa sneered ,开启一条时空passage 。

  很快。

  two people 就降临在万荡山。

  “他们没死?”

  “恩?”

  “怎么回事?”

  “难道他们在上界,留有Divine Soul ?”

  这個世上,永远不缺joining in the fun 的人。

  尤其是在这里,还有上界的Princess ,都想亲自前来一睹上界Princess 的风采。

  所以。

  joining in the fun 的人是走一批,来一批。

  当然。

  也有专门留守在此地,关注纳兰月灵and the others 的人。

  他们基本是every great city 和各Great Sect 的人。

  四大Capital City ,Four Great Sects ,也有探子混迹在人群里面。

  看着Li Tianyang two people lively dragon and animated tiger 的出现,大家眼中都充满难以置信。

  “你说什么?”

  “他们没死?”

  “该死的东西,unexpectedly 在上界留着保命的Divine Soul 。”

  “那我们的赵刚Senior Brother , 岂不白死了?”

  Divine Sect’s disciple 得到这一消息,都是seething in anger 。

  后面,还是神门高层出面,才将begin to stir 的Disciple ,镇压下去。

  ……

  mountain summit 。

  “你们来了。”

  李云看着Li Tianyang two people ,said with a smile 。

  “恩。”

  two people nodded ,瞧了眼盘坐在一旁,闭目静修的纳兰月灵,走到李云身前,问道:“Qin Feiyang 他们还没有露面吗?”

  “没有。”

  李云摇头。

  “他们敢露面?”

  “只要露面,那就是dead end 。”

  someone 冷笑。

  “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Rakshasa frowned ,问道:“那四大Capital City 和Four Great Sects 的人,也没有消息吗?”

  “没有。”

  “下界的所someone ,几乎都在寻找他们,毕竟悬赏了一件Half Step Eternal 的Divine Weapon ,谁不想要?”

  “可即便如此,也找不到他们。”

  “就好像,disappear from the face of the earth 一样。”

  李云摇头sighed 。

  “impossible disappear from the face of the earth 。”

  “他们一定藏在某个地方。”

  Rakshasa 摇头,转身looked towards 纳兰月灵,问道:“Princess Your Majesty ,能否先借我一件Eternal Divine Weapon ?”

  “恩?”

  听到这话,所someone 都不由抬头looked towards Rakshasa 。

  借Eternal Divine Weapon 做什么?
  “我觉得,我们不能一直在这里干等着,需要主动出击。”

  Rakshasa said solemnly 。

  “连他们藏在哪都不知道,你怎么主动出击?”

  赵琳儿狐疑。

  “正因为不知道他们在哪,我们才要主动一点。”

  “你们想想。”

  “我们想杀他们,他们肯定也you think you can kill me 们。”

  “如今,我们一直聚集在一起,他们自然不敢露面,毕竟Princess Your Majesty 手里,拥有四件Eternal Divine Weapon 。”

  “但凡不是个傻子,都会跟乌龟一样躲起来。”

  “但如果,我们分头行动,当看到我们落单,他们会干什么?肯定会找机会,将我们抹杀。”

  Rakshasa 说道。

  “你意思,我们去当诱饵,将他们引诱出来?”

  李云问。

  “对。”

  “我们十二人,完全可以分成四队,three people 一组,每一队都带上一件Eternal Divine Weapon 。”

  “这样一来,只要Qin Feiyang 他们赶出来杀我们,那我们就能立刻反击他们!”

  Rakshasa 眼中murderous intention 闪烁。

  “有道理。”

  Li Tianyang nodded 。

  “有什么道理?”

  “Qin Feiyang 他们手里,拥有三件Eternal Divine Weapon ,我们四队就各带上一件Eternal Divine Weapon ,哪是他们的对手?”

  赵琳儿摇头。

  这个办法,根本impossible 。

  “这有什么?”

  “下界,又没有什么规则限制。”

  “只要Qin Feiyang 他们出现,就立刻通知大家。”

  “虽然只有一件Eternal Divine Weapon ,但只要拼命,肯定能坚持到其他人敢来支援。”

  “赶来支援更容易。”

  “直接开启时空passage ,下一瞬间就能赶到。”

  “所以,只要自己小心点,基本不会有性命之忧。”

  Rakshasa 解释。

  Li Tianyang 听闻,琢磨了会,nodded and said :“有道理。”

  “我也觉得可行。”

  “与其在这里守株待兔,还不如主动出击。”

  “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只要能杀掉Qin Feiyang 他们,即使丢掉barely alive 也值得。”

  李云也跟着nodded 。

  “你们怎么看?”

  纳兰月灵looked towards 赵琳儿several people 。

  “可以一试。”

  赵琳儿several people simultaneously looked ,相继nodded 。

  “那行吧!”

  “我们就分成四队。”

  纳兰月灵nodded ,随着手一挥,三件Eternal Divine Weapon 出现。

  Rakshasa 眼中radiance 一闪,收走一把Eternal Divine Weapon ,便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李云,said with a smile :“你跟我们一队吧!”

  “行。”

  李云起身走到Rakshasa 和Li Tianyang 身旁。

  “先说好。”

  “这次出动,只为引蛇出洞,不准myself 界继续胡作非为。”

  “如果让我发现,决不let off easily 。”

  纳兰月灵看着十一人,said solemnly 。

  “放心吧!”

  “经过这次的教训,我们在上界重塑本体和Divine Soul 的时候,也仔细反省过,以前确实是我们太霸道。”

  “无论是下界,还是上界,都是玄黄Great World 的一员,不该有区别之分,更不能有区别对待。”

  Rakshasa 说道。

  “能这么想就最好。”

  纳兰月灵欣然一笑,warned repeatedly :“小心点,遇到Qin Feiyang ,切不可冲动。”

  众人nodded 。

  immediately 便开启transmission gate ,结队离去。

  “他们走了?”

  “这是要去哪?”

  “不等Qin Feiyang several people 了吗?”

  distant place 围观的人,纷纷露出狐疑之色。

  各方power 的探子,也immediately 将消息传回去。

  ……

  神门!

  三道silhouette 降临。

  “我们来神门做什么?”

  李云看着Rakshasa 和Li Tianyang ,狐疑道。

  “你说干什么?”

  “Myriad Swords Mountain 让我们身败名裂,成为下界的一个笑话,你能善罢甘休?”

  Rakshasa 狞笑。

  “什么?”

  “你……”

  李云immediately 一惊,看着Rakshasa 和Li Tianyang ,said solemnly :“你们想对神门下手?可别忘记Princess Your Majesty 的交代。”

  “她懂什么?”

  “married woman 之仁。”

  “再说,等我们杀了Myriad Swords Mountain ,木已成舟,她能对我们怎么样?”

  “is it possible that ,还真要Deprivation 掉我们的领域?”

  “别忘记,领域是ruler Sir 让我们继承的,她还没有资格给Deprivation 掉。”

  “况且,之前我们来下界的时候,去见过天雄Sir 。”

  “他亲口说过,我们上界的人,不能被下界欺负,这样有失我们上界的prestige 。”

  Rakshasa 冷笑。

  “你们见过天雄Sir ?”

  李云惊疑。

  “没错!”

  “下界发生的事,我们都告诉了他,临走前,他说过一句话,上界的prestige ,不容下界冒犯!”

  “况且。”

  “现在ruler Sir 不在,天雄Sir 作为大brother ,一切都是他说了算,就算是Heavenly Peng Sir 和Princess Your Majesty ,也要听他的。”

  “所以,就算我们图杀掉整个神门,天雄Sir 也不会说我们什么?”

  “甚至可能,还会奖励我们。”

  “因为我们这是在捍卫上界的尊严!”

  Rakshasa laughing evilly 。

  “既然有天雄Sir 撑腰,那我们就干吧!”

  “宰了surnamed Wan 那个bastard !”

  李云也是一声厉笑。

  three people simultaneously looked ,立刻朝神门的入口飞去。

  “恩?”

  戚九名感应到three people 的aura ,立刻睁开眼,eyebrows slightly frowned 。

  “old bastard 。”

  “Myriad Swords Mountain 在sect 吧!”

  Rakshasa three people 落在入口前,看着戚九名问道,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的姿态,完全没把戚九名这个Half Step Eternal 的supreme powerhouse 当回事。

  “敢问三位有何贵干?”

  戚九名cautiously 的询问。

  暗地里,也警惕起来。

  虽然纳兰月灵也来过神门,但在纳兰月灵的身上,他没有感受到任何murderous aura 。

  而现在这three people ,却充满恶意。

  显然。

  来者不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