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5110

  第5078章 Sect Master 死,Myriad Swords Mountain 的痛!
  “绝望吗?”

  “痛苦吗?”

  “是不是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个trash ,面对Eternal Divine Weapon ,什么都干不了?”

  Rakshasa laughed heartily 。

  诛Heavenly God 枪,给了他非常大的confidence 。

  可以说。

  只要没人来阻止,凭诛Heavenly God 枪的killing power ,足以摧毁整个神门。

  “太过分。”

  “把我们神门当什么?”

  “又把我们下界的人当什么?”

  “我们也是人,也有尊严,岂容如此践踏!”

  “纵然一死,也要傲骨铮zheng! ”

  一个big middle-aged man ,从人群中走出来,浑身imposing manner soaring heaven 。

  他是Half Step Eternal 的supreme powerhouse 。

  无论是在神门,还是myself 界,都有着至高的地位。

  虽然从古至今,上界就看不起他们下界,但还从来没有如此undisguised 的藐视过。

  bang!
  二十道Supreme Profound Truth ,如神魔出世,携带着恐怖绝伦的Heavenly Dao Law ,杀向Rakshasa 。

  “那你就带着你的傲骨,去死吧!”

  Rakshasa gloomily smiled ,诛Heavenly God 枪贯穿长空,粉碎Supreme Profound Truth ,随后一枪没入big middle-aged man 的心口。

  “那我们一起死吧!”

  big middle-aged man 咧嘴一笑,牙齿上都沾满了鲜血。

  随着他话音落地,一把抱着Rakshasa ,体内一股毁灭性的aura ,fleshy body 一瞬间就爆炸开。

  “scoundrel !”

  Rakshasa 咆哮。

  诛Heavenly God 枪爆发出overflowing heaven might ,将big middle-aged man self-destruct 的波动,强势瓦解。

  但尽管如此,Rakshasa 浑身也是drenched with blood 。

  因为谁也didn’t expect ,big middle-aged man 会这么果断的self-destruct !

  要知道。

  他可是Half Step Eternal 的supreme powerhouse 。

  Half Step Eternal ,距离Realm of Eternal ,也就差一步而已,谁会舍得self-destruct ?
  “李汉Sir ……”

  同一时刻。

  神门上上下下的Disciple ,看that 片void ,脸上都充满悲愤。

  不止是这些Disciple ,连sect 的高层,各大Half Step Eternal 的supreme powerhouse ,双手也是死死地攥在一起,内心燃烧起滔天怒火。

  “非常好。”

  “是你们逼我的,今天我就massacre 神门,让神门从此myself 界消失。”

  Rakshasa laughing evilly again and again ,猛然盯着神门Sect Master ,shouted :“先送你这old fogey 下地狱。”

  sou!
  他一步掠出,诛Heavenly God 枪爆发出ten thousand zhang 光辉,一枪杀向神门Sect Master 的眉心。

  “哎!”

  “Sword Mountain ,我错了。”

  “我们都错了。”

  “不管我们怎么隐忍,怎么努力,上界will not 把我们下界当人看。”

  神门Sect Master 一声叹息,神色显得极其失落。

  Myriad Swords Mountain 沉默不语。

  “Sword Mountain 。”

  “未来就靠你了。”

  神门Sect Master 一步踏出,imposing manner 滚滚,如moth flies into the flame 般的迎向那诛Heavenly God 枪。

  “Master !”

  Myriad Swords Mountain 惊呼,如化作一道惊鸿,朝神门Sect Master 掠去。

  然而。

  晚了一步!
  诛Heavenly God 枪,一枪贯穿神门Sect Master 的眉心,恐怖的锋芒,瞬间就将他的脑袋粉碎,Divine Soul 当场湮灭。

  “Master !”

  Myriad Swords Mountain 上前,一把抱住Master 的尸体。

  尸体,已经没有脑袋,鲜血flowing directly 。

  “Master ……”

  他蹲在void ,望着怀中的old man ,一滴滴眼泪滑落下来。

  “Sect Master !”

  sect 的其他人,也都是牙呲目裂。

  Sect Master ,unexpectedly 被杀了……

  Myriad Swords Mountain 再也控制不了,一把将old man 的尸体,死死地抱在怀里,嘶吼道:“father ,对不起,都是我连累了你。”

  是的。

  神门Sect Master ,不但是他的Master ,还是他的养父。

  如果没有神门Sect Master ,根本有今天的他。

  “Brother Qin ,怎么办?”

  龙尘sound transmission 。

  Qin Feiyang 暗道:“看来今天,我们不take action 不行,否则这three people ,肯定会massacre 神门。”

  原以为,three people 也就是来找Myriad Swords Mountain 的麻烦,可didn’t expect ,unexpectedly 闹得这么大。

  先是杀戚九名,然后杀李汉,现在又杀掉神门Sect Master !
  神门Sect Master 都死了,那Rakshasa 肯定更unbridled 。

  “要先离开吗?”

  “装成刚来神门的样子。”

  “这样一来,他们就不会猜到我们下一个的藏身地。”

  龙尘暗道。

  如果让对方得知,他们信奉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真理,那今后想要再藏起来,就很难了啊!
  “要。”

  “救他们之前,肯定首先要考虑到我们自己的处境很安全。”

  “况且,别看这些人现在对Rakshasa three people 恨入bone marrow ,但等以后,真正面对我们的时候,他们未必会跟我们一起,联手对付上界。”

  “总之一句话,救他们是情分,不救他们是本分。”

  Qin Feiyang 说罢,便转身悄然离去。

  龙尘laughed ,也迅速followed along 。

  傅文卓注意到了离开的two people ,eyebrows slightly frowned 。

  这是要离开了?
  连Qin Feiyang 和龙尘,都不愿意跟Rakshasa 这些人battle ?
  那神门,还有救吗?

  其实。

  他一直都不是太慌张,因为他知道,Qin Feiyang 和龙尘在这。

  Qin Feiyang 和龙尘,拥有三件Eternal Divine Weapon ,要杀Rakshasa three people ,轻易而举。

  可现在。

  看着two people 一身不吭的离去,当即就好像失去靠山一样,不由得心慌起来。

  ……

  “Master ……”

  “对不起……”

  整个神门一片deathly stillness 。

  唯有Myriad Swords Mountain 的喃喃声,在void 回荡。

  自责,内疚。

  angry !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们做错了什么?”

  “Sect Master 又做错了什么?”

  “就因为你们是上界的人,就可以践踏我们的尊严,随意收割我们的性命?”

  无数人看着Rakshasa three people ,眼中充满仇恨。

  “Rakshasa ,会不会闹大了。”

  Li Tianyang two people 走到Rakshasa 身后,低声问道。

  “闹大了……”

  Rakshasa 喃喃,眼中murderous aura 暴涌,冷冽道:“那就将神门,一个不留,全部屠杀!”

  “什么?”

  “把我们神门,一个不留,全部屠杀?”

  神门上上下下的人,听到这话,immediately 不由身心剧颤。

  “你们还是人吗?”

  “我Divine Sect’s disciple ,足有数千万。”

  “你们unexpectedly 要全部屠杀?”

  “这么丧心病狂,你们就不怕be punished by heaven ?”

  一群Ancient One 悲愤不已。

  神门,屹立下界无数岁月,曾经面对各方power 的open strife and veiled struggle ,也不曾有半点衰败,可didn’t expect ,今天unexpectedly 要毁在上界这些bastard 的手里。

  “haha ……”

  “be punished by heaven ?”

  “naive 啊!”

  “不知道吗?我上界就是天!”

  “拥有Eternal Divine Weapon 的我,那就是Heavenly Dao !”

  “我要让你们死,你们就得死!”

  “明白吗?”

  Rakshasa 仰头大笑。

  气焰,unbridled 到了极点。

  “上界是Heavenly… ”

  “Eternal Divine Weapon 就代表了Heavenly Dao ……”

  这一刻。

  Myriad Swords Mountain 终于有了反应。

  他起身,将Sect Master 的尸体,转身交给一个black clothed 中年手里,说道:“Vice Sect Master ,麻烦你了。”

  black clothed 中年就是sect 的Vice Sect Master ,看着Sect Master 的尸体,内心痛苦不已,低声道:“你赶紧走吧,我们都可以死,但唯独你,不能死。”

  “是的。”

  “Sword Mountain ,求求你,赶紧走。”

  “就算以我们全宗之力,也必须为你争取一条生路。”

  旁边几个老者也纷纷sound transmission ,神色间满是焦急之色。

  但同时。

  又带着一丝决然。

  Myriad Swords Mountain 看了眼several people ,一言不发的转过身,looked towards Rakshasa three people 。

  “Sword Mountain !”

  “你这child ,就不能听我们一句吗?”

  Vice Sect Master 暗喝。

  但Myriad Swords Mountain ,还是没有回应Vice Sect Master ,迈开脚步,一步步朝Rakshasa three people 走去。

  “Senior Brother Wan 要做什么?”

  “他不会还要跟这three people 死拼吧!”

  “对方有Eternal Divine Weapon ,拼得过吗?”

  大家望着Myriad Swords Mountain ,脸上满是疑惑。

  终于!

  在走到距离Rakshasa three people 十米之处的时候,Myriad Swords Mountain 停下来,看着three people 道:“只要是个明白人都知道,你们的目标是我,现在就用我的命,换整个神门的命运。”

  “真是foolish boy ,为了我们,值得吗?”

  “就算我们所someone 的性命加起来,也比不上你一个人啊!”

  Vice Sect Master secretly sighed 。

  其他Half Step Eternal 的supreme powerhouse 也是如此。

  同时!

  Rakshasa three people simultaneously looked ,嘴角掀起一丝玩味之色。

  “好。”

  “跪下吧,给我们kowtow 道歉,我们没叫停,你就不准停。”

  Rakshasa 戏谑的said with a smile 。

  “休想!”

  “Senior Brother Wan 何等talented ?就你们三个bastard ,有资格让他下跪?”

  有Disciple 怒吼。

  “courting death !”

  Rakshasa 一挥诛Heavenly God 枪,一道锋芒掠去,那Disciple 当场一声惨叫,blood dying the vast sky 。

  “谁再敢说一个字,kill without mercy !”

  Li Tianyang coldly snorted 。

  看着如此残忍的three people ,Divine Sect’s disciple 都是敢怒不敢言。

  “如果我跪下,你们就会放过神门?”

  Myriad Swords Mountain 问。

  “或许吧!”

  “这就要看我们的心情了。”

  Li Tianyang hehe 一笑。

  Myriad Swords Mountain took a deep breath ,nodded and said :“好,只要能用我的命,换来整个sect 的命运,值得。”

  “别跪。”

  “他们不配!”

  Vice Sect Master 暗喝。

  可Myriad Swords Mountain ,没有理会。

  双腿,慢慢地弯曲下去。

  “didn’t expect 这神门,竟然这么热闹。”

  可就在这时候。

  一道淡笑声响起。

  这声音一出,所someone 都不由stared blankly 。

  紧随着!

  Rakshasa three people 身体一僵,缓缓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后方void 。

  这个声音,神门的人不知道,但他们却非常清楚。

  甚至,永远也不会忘记!

  “他们is who ?”

  其他人return back to his senses ,也纷纷抬头望去,便见两个young man ,一步步踏空而来。

  two people 都身穿white clothed 。

  身形挺拔,气质不凡。

  一双眼眸,便如brilliant stars 。

  他们迎风而来,clothes floating ,宛如两位神子踏空而来,比天上的太阳还耀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