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5186

  第5154章 奇异的画面(求订阅)

  “成功了吗?”

  “不是跟Life and Death Laws 有关,是跟两great battle 魂有关?”

  大家盯着black vortex ,眼中充满期待。

  可就myself 一瞬。

  Qin Feiyang 身躯一震,一口血喷出,脸上也瞬间发白。

  “怎么回事?”

  大家又looked towards Qin Feiyang 。

  “Battle Soul 粉碎了。”

  Qin Feiyang 一字一顿。

  “什么?”

  一群人pupil 收缩。

  连Battle Soul 也不行?

  Battle Soul 如果没有粉碎,那到时在Battle Soul 的保护下,Qin Feiyang 就可以进入Dark Space 。

  而现在,希望无疑破灭了。

  Qin Feiyang 抹掉嘴角的bloodstain ,摊开手掌,one after another Power of Faith 涌现而出。

  如果连Power of Faith ,也没办法进入Dark Space ,那他真没办法了。

  “基本上已经不抱希望了。”

  大家摇头。

  Power of Faith ,比两great battle 魂都要弱,连两great battle 魂都不行,Power of Faith 又怎么可能行?

  所以。

  都已经放弃了。

  Qin Feiyang 一挥手,一片Power of Faith ,从掌心掠出,朝black vortex 飞去。

  大家都已经做好看着Power of Faith 被black vortex 的毁灭力摧毁的心理准备,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他们愣住了。

  Power of Faith 进入black vortex ,那股恐怖的毁灭力,竟没有出现。

  “这怎么回事?”

  就在大家staring blankly 之间,Power of Faith 没有丝毫停留,也没有任何阻力出现,径直飞进black vortex ,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下。

  “这……”

  众人彻底傻眼了。

  Power of Faith ,如今的强度,也就Nirvana Realm 而已。

  这样的强度,根本not worth mentioning 。

  然而现在,它却顺利的进入了Dark Space 。

  难道说……

  一直跟Qin Feiyang 产生共鸣的,其实不是Life and Death Laws ,而是Power of Faith 。

  或者说,只有Power of Faith ,才能进入这个black vortex ?

  一瞬间。

  大家心里就燃烧起希望。

  Power of Faith 顺利进入Dark Space ,那就代表到时只要Qin Feiyang 开启Power of Faith ,在Power of Faith 的保护下,也能成功进入Dark Space 。

  只要进入Dark Space ,那Life and Death Laws 奥秘就有望到手。

  接下来。

  这里很安静。

  大家都在等待。

  时间one breath 息流逝。

  大约数hundred breaths 过去。

  在Qin Feiyang 的操控下,Power of Faith 又从black vortex 里飞出来,回到他体内。

  “完好无损!”

  大家expressing boundless happiness 。

  过去这么久,Power of Faith 还分毫无损的从black vortex 出来,那说明什么?

  说明!

  Power of Faith 就是这把钥匙。

  White-Eyed Wolf 呲牙道:“Little Qinzi ,赶紧去吗?”

  虽然Power of Faith ,能进入Dark Space ,但毕竟Qin Feiyang 还没有亲自踏入,不知道里面还会不会有别的危机?

  “要不,我给你一些Power of Faith ,你进去?”

  Qin Feiyang 问。

  “我?”

  White-Eyed Wolf 微微stared blankly ,连忙摇头道:“算了吧,这种好差事,还是留给你这个有能力的人。”

  “那伱还问。”

  Qin Feiyang 白了眼他,看着black vortex ,took a deep breath ,便再次开启Power of Faith 。

  one after another Power of Faith ,化成一个Array ,将Qin Feiyang 笼罩在里面。

  “我们陪你进去。”

  四大Eternal Divine Weapon 开口,也进入Array 。

  “好!”

  Qin Feiyang nodded 。

  有四大Eternal Divine Weapon 跟着,虽然他们的本体,之前都遭到重创,但还是有很强的battle strength 的。

  于是。

  Qin Feiyang 就带着四大Eternal Divine Weapon ,朝black vortex 走去。

  然而。

  还没有靠近。

  一股恐怖的毁灭力,便朝Array 汹涌而来。

  轰隆一声,Array 当场粉碎。

  四大Eternal Divine Weapon complexion changed ,连忙挡在Qin Feiyang 身前撤退。

  “怎么回事?”

  站在暗流层上方的龙尘and the others ,都惊疑的看着这一幕。

  Power of Faith 进入,毫发无损。

  可现在。

  Qin Feiyang 和四大Eternal Divine Weapon ,在Power of Faith 的保护下进去,却立刻遭到black vortex 的攻击?

  难道,只能是Power of Faith 进去?

  “不对。”

  “难道是因为四大Eternal Divine Weapon ?”

  Lu Jiajin 皱眉,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little cousin brother ,你一个人进去试试。”

  “好。”

  Qin Feiyang nodded ,让四大Eternal Divine Weapon 退到一旁,随后便再次开启Power of Faith ,凝聚出一个Array ,cautiously 的朝black vortex 走去。

  一大black vortex 攻击他,他就立刻后退。

  十步。

  五步。

  三步。

  一步!

  终于。

  他走到black vortex 下方。

  这次,并没有毁灭力的出现。

  Qin Feiyang 怀着忐忑的心情,又迈出一步,终于踏进black vortex 。

  这一刻。

  他的心,都快悬到嗓子眼。

  他没有动。

  紧张的看着black vortex 。

  one breath 。

  five breaths 。

  ten breaths !

  足足过去几ten breaths ,那毁灭力也没有出现,这时Qin Feiyang ,方才由衷的吐了口长气。

  “看来,只能是他一个人进去。”

  Lu Jiajin said with a smile 。

  之前black vortex 攻击他们,明显是因为四大Eternal Divine Weapon 。

  四大Eternal Divine Weapon simultaneously looked 一眼,也满脸无奈,看着Qin Feiyang 道:“那就只能你一个人进去,自己小心点。”

  Qin Feiyang nodded ,随后抬头looked towards 龙尘and the others 。

  White-Eyed Wolf 呲牙道:“must 把奥秘带出来,要不然我就让merman 妹子改嫁去。”

  Qin Feiyang 脸色一黑,气恼道:“等我出来再收拾你。”

  说罢,他就收回目光,在大家关照的目光下,一步踏入vortex ,disappeared 。

  “我们笨啊!”

  突然!

  疯子一拍脑子,angrily said :“之前我们该去Profound Martial World ,这样一来,我们不就可以在Profound Martial World 里面,目睹整个过程?”

  “对呀!”

  Heart Demon nodded ,immediately 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这次,确实愚钝了。”

  不怪他们,只怪之前的局势太紧张,所以都忽略了这一点。

  甚至就连龙尘,Lu Jiajin 这种理智型的人,之前的心态也受到了影响。

  ……

  Dark World 内。

  as far as the eye can see 的黑暗,仿佛要swallowing 掉人的心灵。

  而在遥远之处,有一簇微弱的rays of light ,如烛火般闪烁。

  Qin Feiyang 就站在黑暗的void 里,周身Power of Faith 涌动,扫视着眼前这个Dark Space ,最后looked towards 那遥远之地的微弱rays of light 。

  “Life and Death Laws 奥秘……”

  在确定没有危险后,他就转身looked towards 身后。

  身后是一个vortex 。

  虽然vortex 也是black ,但有波纹,所以不难看到。

  只要vortex 还在,他就放心了。

  因为要是vortex 没了,那他就会被困在这个黑暗的空间里。

  这地方……

  说实话,他根本不知道去哪找出路。

  ……

  sou!

  紧随着。

  他就朝那道微弱的rays of light 飞去。

  可gradually ,他发现不对。

  明明,他正在极速前进,可那rays of light ,还是一如既往的微弱,没有任何变化。

  按道理说,随着他不断前进,不断靠近,rays of light 应该越来越明亮才对。

  可为什么没有变化?

  “难道是illusion ?”

  Qin Feiyang 皱眉。

  no no no !

  绝对不能是illusion 。

  如果眼前这一幕,都是illusion 的话,那Life and Death Laws 奥秘就是假的。

  那他不就白忙活这么久?

  所以。

  他从心底里抗拒illusion 一说。

  不过。

  他还是开启生死之眼。

  因为,他在这里的时间不多。

  black vortex 会消失。

  消失后,也不知道下次什么时候才会开启。

  并且。

  随着他不断靠近,那微弱的rays of light ,半点变化都没有。

  虽然不想接受,但很明显,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可能真是一个illusion ,而随着生死之眼的开启,眼前的一幕逐渐发生变化。

  一幅幅画面,相继出现在他的面前。

  画面中,显示的都是他。

  没错。

  每一个画面里面,都是他。

  有的画面,他alone ,站在一叶扁舟,漂浮在as far as the eye can see 的大海。

  有的画面,他正在跟Vicious Beast 厮杀,浑身drenched with blood 。

  有的画面里,他正跟陌生人喝茶,笑谈人生。

  也有的画面里,他在闭关cultivation ,试图打破cultivation base 桎梏。

  总之。

  每一副画面,都是一个人生。

  “这什么情况?”

  Qin Feiyang 转身looked towards 身后,身后也是一幅幅画面。

  换而言之。

  此刻,他已经被这些画面包围。

  那就像是一面面镜子,正反应出不同的遭遇和人生。

  有善的一扇。

  也有恶的一面。

  有欢乐的一面,也有痛苦的一面。

  “什么意思?”

  Qin Feiyang 满脸狐疑。

  这可是开启生死之眼,所看到的画面。

  也就是说。

  他现在看到的这些东西,都是真实存在的。

  可这些画面,代表着什么?

  ……

  画面越多越多。

  甚至最后,充斥在整个黑暗的空间里。

  前后left and right ,头上脚下的void ,都是一幅幅画面。

  甚至。

  他注意到有几十幅画面,还是他年少时的模样。

  那时的他,还生活在Imperial Palace ,是那个人人羡慕的Your Highness Prince 。

  父母疼着他,palace maid 照顾他,guard 保护他……

  还有他在Iron Ox Town 生活的画面……

  “恩?”

  突然。

  他注意到其中一幅画面。

  画面中,他站在Iron Ox Town 的Pill Palace ,与Ma Hongmei 战斗。

  Qin Feiyang 记得,当时他打破Distressed Spirit Pill 的诅咒后,得以rebirth ,随后登上Pill Palace ,让Ma Hongmei 血溅Pill Palace 。

  可现在。

  画面中,他与Ma Hongmei bloody battle ,最后竟死在Ma Hongmei 的手里。

  毫无aura 的尸体,从Pill Palace 上坠落下来。

  也就在坠地的那一瞬间,画面陷入黑暗。

  “这什么意思?”

  “我已经死在Ma Hongmei 手里?”

  Qin Feiyang 皱眉。

  突然。

  他又looked towards 另一幅画面。

  画面里,他登上Pill Palace ,寻求Marrow Cleansing Pill 。

  当他登上Pill Palace 的那一刻,Ma Hongmei 出现,一脚将他踹下来,他一边绝望的嘶吼,一边努力挣扎。

  这也是曾经发生过的一幕。

  当时,他被Ma Hongmei 踹下去,滚落到地,昏迷了过去,是Uncle Yuan 抱着他,回到了湖边的小屋,也是在那时候,Uncle Yuan 给他taken Marrow Cleansing Pill 。

  可画面里,他从stone ladder 上滚下去,当场丧命。

  Uncle Yuan 则一怒之下,massacre 掉Pill Palace 。

  也就是说。

  画面里投射出的景象,跟他经历的不一样。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