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5268

  第5235章 下界的末日!

  看着纳兰Heavenly Peng 消失在天渊深处,纳兰天雄eyebrows slightly frowned 。

  “我们现在呢?”

  七大Eternal Divine Weapon 询问。

  “先去修复本体。”

  纳兰天雄挥手。

  sou!

  七大Eternal Divine Weapon ,转身breaking the sky 而去。

  纳兰天雄收回目光,低头看着天渊,一股Life Law 涌现,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

  Shua!

  紧随着。

  他就一步跳进天渊,消失在白雾里。

  ……

  天渊之下。

  狄长安坐在院子前,闭目静修。

  突然。

  他睁开眼,looked towards 对面的mountain summit ,pupil 猛地一缩。

  ——纳兰天雄!

  这人,不是被困于葬Divine Sea ,怎么会从天渊下来?

  不管有任何犹豫,他立刻开启一条时空passage ,准备slipping away 。

  可就在同时。

  一股强大的pressure ,汹涌而来。

  狄长安前脚都已经被迈入时空passage ,随着这股pressure 涌来,立刻便被imprisonment 在原地。

  “你想去哪?”

  随着一道gloomy 的声音响起,纳兰天雄便一步落在狄长安对面,抬手轻轻一挥,时空passage 便当场崩塌。

  “天雄Sir ……”

  狄长安紧张到极点。

  甚至,连说话都不利索。

  纳兰天雄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听我Second Brother 说,当初你帮着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plot against 过我上界的人?”

  看着纳兰天雄,狄长安took a deep breath 。

  反正也跑不掉,还不如硬气点,死得有尊严点。

  “是。”

  狄长安nodded 。

  “你好大的dog guts !”

  纳兰天雄勃然大怒,一股恐怖的aura ,犹如潮水般扑去。

  狄长安当场一口血喷出,整个人便如陨石般横飞出去,砸进后方的院子,院子轰地一声崩塌下来,狄长安被埋underneath 。

  “我凭什么不能帮他们?”

  狄长安covered in dirt ,drenched with blood 的冲出来,冲着纳兰天雄大吼。

  “凭伱是我玄黄Great World 的人,凭是我们让你成为天渊的Guardian ,才让你myself 界,拥有非凡的地位!”

  纳兰天雄shouted 。

  “你还知道我是玄黄Great World 的人?”

  “我还以为,你不知道。”

  “可你,有把我当过玄黄Great World 的人吗?”

  “在你面前,没有任何自尊可言。”

  “与其说是一个人,还不如说我就是一条狗。”

  “至于什么天渊的Guardian ,你以为我原意?我根本不想当这个Guardian God 。”

  “你去看看,大家私底下是怎么议论我的?我就是你们上界养的一条看门狗!”

  狄长安怒吼。

  积攒多年的怒气和怨气,终于发泄了出来。

  纳兰天雄said with a sneer :“做我上界的看门狗,你不觉得,这是一件很honored 的事?”

  “honored ?”

  狄长安气疯了。

  看门狗,还能称之为honored ?

  真didn’t expect ,这人unexpectedly 能说出这样的话。

  “你就是太自私了,太believe oneself infallible 了。”

  “你和纳兰Heavenly Peng 是biological brother ,可你们完全就是两种人。”

  “至少纳兰Heavenly Peng ,还知道去尊重别人,顾虑别人的感受,而你,完全就是以自我为中心。”

  “一句话总结,你就是自私,自利,arrogant 的arrogant 之徒。”

  “你以为,大家是尊重你?”

  “不,那是在怕你。”

  “你根本不值得大家去尊重。”

  “就算大家嘴上很敬重你,但心里对你极度厌恶。”

  狄长安coldly snorted ,说得是ruthless 。

  这些话,早就想说,只是不敢说。

  现在全部说出来,心里一下就舒坦不少。

  “you are courting death !”

  纳兰天雄大怒,一步上前,一把抓住狄长安的脖子,眼中闪烁着惊人的murderous intention 。

  “是的。”

  “我就是courting death 。”

  “但我告诉你,你的末日也快到了。”

  “如今的下界已经今非昔比。”

  “虽然下界的实力,不如你们上界,但大家那沉睡已久的血性,已经被唤醒。”

  “早晚有一天,你上界会走向灭亡!”

  “记住。”

  “到那一天的时候,别去怪任何人,因为这都是你们自己一手酿成的。”

  狄长安用一种同情和怜悯的expression ,看着纳兰天雄,随着话音落地,他就闭上眼,坦然的面对死亡。

  这种expression ,让纳兰天雄极度不爽!

  内心的hostility ,不受控制的汹涌而出。

  “好。”

  “我送你下地狱。”

  “不会让你等太久,Qin Feiyang 这些人,也会去陪你。”

  纳兰天雄说罢,手心爆发出一股恐怖的Law Power ,伴随着轰地一声巨响,狄长安的脑袋当场就在void 炸开。

  Divine Soul ,也随之湮灭。

  这就是纳兰天雄!

  纳兰Heavenly Peng 虽然也是上界的人,但generally speaking ,不会去滥杀无辜。

  可纳兰天雄,说杀就杀。

  没有半点怜悯之心。

  一句话。

  submit to me and prosper ,oppose me and perish 。

  “我倒要看看,这下界的人,是不是都这么有骨气!”

  纳兰Heavenly Peng gloomily smiled ,便开启一条时空passage ,murderous looking 的走进去。

  ……

  这一天。

  四大Capital City ,Four Great Sects ,纷纷遭遇灭顶之灾。

  无数年的基业被毁于一旦,更是死伤无数。

  葬Divine Sea 的Beast King 还好,因为在得知四大Capital City 和Four Great Sects 被毁的消息,便立刻逃进葬Divine Sea 。

  而其他large and small 的sect ,全部acknowledge allegiance 在纳兰天雄的demon might 之下。

  并与纳兰天雄,签下主仆契约。

  Four Great Sects 和四大Capital City 的sect ,City Lord ,为了保全香火,也不得已与纳兰天雄,签下主仆契约。

  基本上,Half Step Eternal supreme powerhouse ,不管是human ,还是Vicious Beast ,没有一个幸免,全部成为纳兰天雄的仆人。

  而反抗者,毫无疑问,全部被杀!

  这一天,下界是blood flow 成河,living creature 涂炭。

  而这一天,也被后世之人,称之为下界的末日。

  “纳兰天雄,你这是在courting disaster 啊!”

  海边。

  Little Old Man 站在船帆顶端,望着眼前的continent ,喃喃自语。

  虽然,纳兰天雄控制了这些Half Step Eternal supreme powerhouse ,但却控制不了他们心中的angry ,以及对上界的怨恨。

  今天这事,会让下界对上界更抵触,更反感。

  相比混乱的continent ,inner sea 则一片祥和。

  ……

  time flashing past 。

  百年之后。

  一个silver haired woman ,从海里走出来。

  她望着void ,美丽的容颜上,挂着一丝迷人的笑容。

  “Qin Feiyang 。”

  随着她开口,传出一道空灵的声音。

  Shua!

  不久。

  Qin Feiyang 就出现在女子对面。

  “原来是你。”

  Qin Feiyang 打量着女子,脸上露出恍然之色,问道:“有事吗?”

  这女子,正是Guardian God 的granddaughter 。

  “当初你答应我grandfather 和我Second Grandfather ,如我龙鱼一族的人有需要,便提供Source Power ,进化永恒Arcane 。”

  女子said with a smile 。

  Qin Feiyang 愣了下,这才打量起女子的cultivation base ,pupil 微微一缩。

  这女人,unexpectedly 也已经踏入Realm of Eternal ?

  “所以现在,我来找你。”

  “还希望,Brother Qin 以后多多关照。”

  女子gentle 有礼。

  “没有没有。”

  “相互照顾。”

  Qin Feiyang 摆手,狐疑道:“还未请问,Your Majesty 遵命大名?”

  此女,乃是龙鱼一族的Princess ,所以跟纳兰月灵的身份,差不多。

  “我们龙鱼一族的人,都surnamed Long 。”

  “我叫龙小清。”

  “Brother Qin ,叫我小清就行,没必要称呼什么Your Majesty 。”

  龙小清摆手。

  “龙姓?”

  这不就跟龙尘和龙芩一个姓?

  “有什么问题吗?”

  龙小清狐疑的看着他。

  “没有。”

  “我就是想到龙尘siblings 。”

  “你们都surnamed Long ,说不定previous life 还是一家呢!”

  Qin Feiyang hehe 一笑。

  龙小清愣了下,covering mouth said with a smile :“那还真说不定呢!”

  Qin Feiyang laughed ,狐疑道:“小清,你什么时候,踏入Realm of Eternal 的,怎么没感觉到Heavenly Tribulation 的aura ?”

  “我是在外海Transcending Tribulation 的。”

  龙小清解释。

  “原来是这样。”

  Qin Feiyang 恍然的nodded 。

  “对了。”

  龙小清一拍脑袋,看着Qin Feiyang 道:“我grandfather 和Second Grandfather ,让我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Qin Feiyang 疑惑。

  “据说在百年前,纳兰天雄回到上界,当天便进入下界,不但杀了狄长安,还杀了四大Capital City ,Four Great Sects 不少人。”

  “而如今,continent 上的所有Half Step Eternal supreme powerhouse ,也都已经被他控制。”

  “只有葬Divine Sea 的Beast King 跑得快,侥幸逃过一劫。”

  龙小清道。

  Qin Feiyang 听闻,不由得沉默下去。

  “看似,Brother Qin 对此事,并不感到unexpected ?”

  龙小清问。

  “不unexpected 。”

  “如果是纳兰Heavenly Peng ,我还会感到unexpected 。”

  “而纳兰天雄,对于他来说,做出这些事,实在太正常不过。”

  Qin Feiyang 摇头sighed 。

  从当初,纳兰天雄被救走的那一刻,他就已经预料到这些事。

  但有一点,是他没有想到的。

  纳兰天雄unexpectedly 控制了这些Half Step Eternal supreme powerhouse ?

  凭着纳兰天雄的性格和手段,按理说应该全杀了才对。

  “纳兰Heavenly Peng 呢?”

  Qin Feiyang 问。

  “不知道,没看到他出现。”

  “continent 发生的事,我grandfather 他们也是通过葬Divine Sea 的Beast King 得知的,所以具体情况也不是很清楚。”

  “他们只是说,让我转告你,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龙小清摇头。

  “呼!”

  Qin Feiyang took a deep breath ,lightly said with a smile :“那我送你去Source Land 吧!”

  “你不准备回去看看?”

  龙小清问。

  “现在回去有用吗?”

  “毫无意义。”

  Qin Feiyang 摇头。

  “也是。”

  “主仆契约,除非纳兰天雄本人愿意,你我这些外人,都无法强力解除。”

  “看来今后,不仅是你们,连Myriad Swords Mountain 这些人,也要面临一个艰难的抉择。”

  龙小清sighed 。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