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5329

  葬Divine Sea !

  即便纳兰月灵前来帮忙,也无法彻底击溃恶魔仆从。

  恶魔仆从,unbridled 之极。

  根本不把Qin Feiyang several people 放在眼里。

  让人既忿怒,又无奈。

  “你们的失败,已经注定。”

  “就算你们和Nalan Clan ,天使一族联手,也永远别想再次颠覆我龙鱼一族!”

  Guardian God 得意的said with a smile 。

  只要有这些恶魔仆从帮他,那龙鱼一族就等于立于不败之地。

  “先宰了你!”

  Qin Feiyang 一挥手,Punishing God Sword 携带着滔天锋芒,朝Guardian God 斩去。

  “haha ……”

  “杀我?”

  “你有这个勇气吗?”

  Guardian God towards the sky 大笑。

  随着thoughts move ,一道silhouette 出现在身前。

  这是一个女子。

  身材娇小exquisite 。

  穿着一件tight clothes ,将那傲人的身材,勾勒得vividly and thoroughly 。

  “叶小灵。”

  Qin Feiyang complexion changed ,Punishing God Sword 当即停在void 。

  叶小灵看了眼战场,最后looked towards Qin Feiyang ,叹道:“你take action 吧,我不会反抗。”

  Qin Feiyang 双手一攥。

  他怎么take action ?

  都是曾经出生入死的战友。

  况且,如今他已经找到破解主仆契约的办法。

  只要再忍忍,等朱潇洒,Silver Dragon 王,Sea Panther 王出关,便可救助大家脱离Sea of Bitterness 。

  “不反抗?”

  Guardian God coldly said with a smile ,盯着叶小灵shouted :“现在我就命令你,立刻对Qin Feiyang take action 。”

  叶小灵turning one’s head 看着Guardian God ,眼中cold light 闪烁。

  “你敢违抗我的命令?”

  Guardian God coldly shouted 。

  “违抗又如何?”

  叶小灵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可话音未落,她神色就痛苦的扭曲起来。

  身上的肌肤,更是裂开一条条裂痕,瞬间就变成一个血人。

  尤其是她的脸上。

  裂痕,便如spider web 一般,horrible to see 。

  这就是主仆契约。

  违背master 的命令,便会遭到主仆契约的swallowing 。

  “听他的。”

  “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总之,要好好保护自己,相信早晚有一天,会有曙光降临。”

  Qin Feiyang 看着叶小灵说道。

  听到this remark ,叶小灵神色stared blankly ,转身looked towards Qin Feiyang ,看着Qin Feiyang 脸上的笑容,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安全感。

  “早晚有一天,曙光会降临……”

  她琢磨这么这句话。

  “快去杀了Qin Feiyang !”

  Guardian God 大吼。

  叶小灵took a deep breath ,一步踏向Qin Feiyang ,永恒supreme powerhouse 的imposing manner 爆发而出。

  既然Qin Feiyang 都这样说,她还担心什么?

  要相信Qin Feiyang !

  Qin Feiyang slightly smiled ,停顿在void 的Punishing God Sword ,爆发出一股滔天锋芒。

  叶小灵当场就被掀飞出去。

  直接重伤!

  “没用的trash !”

  Guardian God 大骂,看着Qin Feiyang 道:“你还真是下得去手。”

  “不然呢?”

  “站在这,任她杀吗?”

  “我早就跟你说过,你这招对我不管用。”

  “想让我refrain from shooting at the rat for fear of breaking the vases ,没那么容易!”

  Qin Feiyang coldly snorted 。

  Punishing God Sword ,撕裂长空,携带着万sword glow ,slashing towards Guardian God 。

  Guardian God 和神主开启永恒Arcane ,联手抵挡,也无法挡住Punishing God Sword 的锋芒。

  轰地一声,防御之盾和地狱Blood Lotus 崩溃。

  无尽的锋芒,将two people 淹没!

  “你敢杀我们?”

  “到时你的同伴,都要跟我们去陪葬!”

  Guardian God 咆哮。

  浑身,都是剑伤。

  Qin Feiyang frowned ,随着手一挥,Punishing God Sword 凌空一转,杀向被七大Eternal Divine Weapon 围殴的恶魔仆从。

  是的。

  他还真不能杀这two people 。

  因为主仆契约的关系,一旦杀掉Guardian God 和神主,Mermaid Princess and the others 都会跟着丧命。

  可能会someone 说,大家都是跟Guardian God ,签订的主仆契约,就算不能杀Guardian God ,那也能杀掉神主。

  可是。

  大家未免就都是跟Guardian God 签下的主仆契约。

  说不定也有一些人,跟神主签下主仆契约,所以在没有确认之前,都不能轻易下杀手。

  “还以为你真的不怕呢!”

  “haha ……”

  “是不是很想救他们?”

  “但你有这个ability 吗?”

  “除开我,谁能解开主仆契约?”

  “你可以跪下来求我,说不定我一个大发慈悲,便放过他们一马。”

  Guardian God unbridled 的大笑。

  Mo Wushen 双手tightly clenched ,这人实在太张狂。

  “他俩已经重伤,我去帮你教训他们。”

  纳兰月spiritual eyes 中cold light flashed ,一步掠向Guardian God 和神主。

  two people 见状,立刻钻进海里。

  “跑得掉?”

  纳兰月灵coldly snorted ,也头也不回的掠进Sea Domain 。

  bang!

  不一会。

  一股恐怖的战斗波动,便在深海爆发而出。

  很快。

  两道血淋淋的silhouette ,便从海里飞出来,正是Guardian God two people ,模样in a difficult situation 到极点。

  “好歹也是龙鱼一族的领袖,可unexpectedly 做出这么下三滥的行为。”

  伴随着一道冰冷刺骨的loudly shouted ,纳兰月灵也随之从海里冲出来,一把抓住Guardian God 的手臂,永恒Arcane 的力量咆哮而出。

  其手臂,当场粉碎,flesh 横飞。

  “啊……”

  剧痛,让Guardian God 忍不住towards the sky 嘶吼。

  “作为玄黄Great World 的一员,我都为你的这些行为而感到丢人!”

  纳兰月灵又一把抓住Guardian God 另一条手臂,forcibly 撕扯下来,鲜血横流。

  “我去。”

  “她还是个female devil ?”

  youth 傻眼。

  simply 是个暴‘力’分子。

  “cough cough !”

  “我也是第一次见她这样。”

  Qin Feiyang 干咳。

  “下三滥?”

  “我龙鱼一族,能跟你Nalan Clan 相比?”

  “你看看你的father ,你的大伯,他们这些年,对下界都做了什么?”

  Guardian God 痛苦的咆哮。

  纳兰月灵one fist 轰在Guardian God 的嘴上,一嘴牙当场粉碎,混着鲜血怒喷而出。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现在的Nalan Clan ,我说了算!”

  纳兰月灵coldly snorted ,又一脚fiercely 地踹在Guardian God 小腹上,Guardian God 嚎叫,苦胆都差点吐出来。

  “你们unexpectedly 把这样的女人介绍给我,这不是把我往Fire Pit 里推吗?”

  youth 不满的瞪着Qin Feiyang 。

  “不是我,是Heart Demon 。”

  Qin Feiyang 摆手。

  youth 直翻白眼。

  两个不靠谱的scoundrel 。

  幸好他没瞧上眼,不然以后能有好日子过?

  ……

  几番折磨下来,Guardian God 已经不成人样。

  “够了。”

  “士可杀,不可辱!”

  神主盯着纳兰月灵。

  相比之下,神主会低调一点,话也不多,没有Guardian God 那么遭人恨。

  “这句话说得很好。”

  “可你大brother ,不就喜欢干这样的勾当?”

  纳兰月灵一把抓住Guardian God 的脑袋,五指猛地一用力,伴随着ka-cha 一声snapping sound ,Guardian God 的脑袋当场就如西瓜般炸开。

  其Divine Soul ,惊恐的逃出来。

  神主一步上前,将Guardian God 的Divine Soul 护在身后。

  “放心,我肯定不会杀他。”

  “虽然他的命不值钱,但Qin Feiyang 那些同伴的性命,可金贵着呢!”

  “我就是想给他点教训,让他以后别这么张狂。”

  纳兰月灵coldly snorted ,便转身奔赴战场,继续与恶魔仆从厮杀起来。

  “都是些ruthless 。”

  此时。

  Little Old Man 已经溜到distant place ,独自站在一艘船上,看着这一幕,face 上充满畏惧。

  其实现在,他完全有机会溜走。

  但他没有。

  看着youth ,眼中充满期待。

  “休战吧!”

  “谁也奈何不了谁。”

  Qin Feiyang 摇头sighed 。

  “休战?”

  “休想!”

  “就算耗,我们也能耗死你们!”

  恶魔仆从狰狞的said with a smile 。

  Qin Feiyang frowned ,looked towards youth 和纳兰月灵。

  two people 心神领会。

  “退!”

  不约而同。

  three people 转身遁空而去。

  七大Eternal Divine Weapon ,天使剑四大Divine Weapon ,也纷纷follow 。

  可即便如此,两个恶魔仆从,也没有罢手,疯wildly chasing 击而去。

  “一定杀了他们!”

  Guardian God 的Divine Soul loathing 的咆哮,随后便looked towards 叶小灵,眼中cold light 闪烁。

  “想courting death 你自己去。”

  叶小灵coldly said with a smile 。

  “很不甘心?”

  “可惜,你永远都是我的仆从,谁也无法拯救你。”

  “不想死,你就得听我的。”

  Guardian God 得意的大笑。

  看着Guardian God 这副嘴脸,叶小灵双手不由得紧握起来。

  ……

  另一边。

  两个恶魔仆从的速度,equal 快。

  比纳兰月灵,youth ,以及十一件Eternal Divine Weapon ,都要快上一截。

  Qin Feiyang 见状,随着手一挥,卷起two people 和十几件Divine Weapon ,速度瞬间飙升起来。

  现在。

  与Heart Demon 合体,他的速度,也能翻倍提升。

  “还有我。”

  “别把我丢下。”

  Little Old Man 挥着手。

  Qin Feiyang 低头看去,差点还忘了这个人。

  一个俯冲,他就落在船上,一把抓住Little Old Man ,头也不回的朝边缘Sea Domain 掠去。

  “感觉恶魔仆从的实力如何?”

  纳兰月灵瞥向youth ,冷冰冰的问道。

  “还行吧!”

  youth 掩饰着神色间的尴尬。

  at first ,他并没有把恶魔仆从放在眼里。

  毕竟不是四Archfiend ,只是这四Archfiend 的仆从而已。

  可didn’t expect ,即便只是仆从,也如此难缠,还想着去外海和inner sea 逛逛,现在看来,这想法有点太naive 。

  有这两个恶魔仆从在,simply 别想安心的在葬Divine Sea 闲逛。

  “那什么……”

  “你真能帮我打破封印?”

  Little Old Man 看了眼纳兰月灵,看着youth 紧张的问道。

  “当然。”

  “insignificant 封印,nothing difficult 。”

  youth nodded ,开始打哈欠了。

  sleepy insect 找上门了。

  “那你有什么条件?”

  “尽管说。”

  “只要我有的,一定满足你。”

  Little Old Man 一副极其猥琐的表情,盯着youth ,让youth 身上的goose bumps 都冒出来了。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