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5330

  youth 瞥向Little Old Man ,问道:“打破恶魔仆从的不死身,你行吗?”

  “啊?”

  Little Old Man 望着youth 。

  惊愕万分。

  打破恶魔仆从的Immortal Body ?

  你这不是难为我吗?

  这种事连你们都做不到,old man 我怎么可能有这个能耐?

  youth indifferently said :“那sorry ,其他的东西,对我都没有诱惑力。”

  言下之意。

  你要无法打破恶魔仆从的不死身,那我就不会帮你打破封印。

  Little Old Man 立刻低着头,如霜打了茄子一样。

  片刻后。

  他们离开外海,进入边缘Sea Domain 。

  两个恶魔仆从停下来,血红的眼眸闪烁着惊人的vicious glint 。

  “来呀!”

  “有ability 你们就冲出来。”

  Little Old Man 叫嚣。

  两个恶魔仆从coldly snorted and said :“蝼蚁一样的东西,也敢跟我们unbridled 。”

  “right right right ,我就是蝼蚁。”

  “可就算是我这个蝼蚁,你们现在也只能干瞪眼,就说气不气?”

  Little Old Man laughed heartily ,得意非凡。

  两个恶魔仆从的fist ,猛地一攥,如果不是有封印在,恐怕会当场将Little Old Man 大卸八块。

  Qin Feiyang thoughts move ,也解除了合体状态。

  Heart Demon frowned :“还说去找幽灵船,现在有这两个家伙盯着我们,我们根本进不去。”

  “幽灵船……”

  Qin Feiyang 喃喃。

  突然。

  他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纳兰月灵。

  “干嘛?”

  纳兰月灵狐疑的看着他。

  Qin Feiyang 道:“虽然本源之魂,看不到血海的情况,但可以窥视到整个葬Divine Sea 。”

  “对呀!”

  “让他帮我们留意一下,看看哪有rainstorm 降临,到时他再直接送我们过去,就算这恶魔仆从知道我们的目的,那也追不上我们。”

  Heart Demon 一拍脑袋。

  因为本源之魂,可以在一念之间,到达葬Divine Sea 的任何地方,但这些恶魔仆从却不行。

  因葬Divine Sea 的规则限制,这些恶魔仆从,无法开启时空passage ,只能飞行。

  简而言之。

  只要本源之魂肯帮他们,找到幽灵船轻易而举,而这些恶魔仆从,还拿他们没办法。

  “你们找幽灵船做甚么?”

  纳兰月灵狐疑。

  “当然是寻找法则奥秘。”

  这不是nonsense 嘛!

  谁没事去找幽灵船?

  “法则奥秘……”

  纳兰月灵愣了下,看了眼那两个恶魔仆从,转身带着Qin Feiyang several people ,飞到distant place 问道:“上次Guardian God 不是说过,你们身边的人,都已经在Death Island ,踏入Realm of Eternal ?你们还有法则奥秘做什么?”

  “这东西,谁会嫌多?”

  Qin Feiyang hehe 一笑。

  “呃!”

  纳兰月灵错愕,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也对。”

  Qin Feiyang 身边的人,可不只有Mermaid Princess 这些人,整个Profound Martial World 都是他的子民。

  不管是法则奥秘also good ,还是Profound Truth 真谛也罢,自然都是多多益善。

  纳兰月灵said with a smile :“这个事,不用去找本源之魂和我mother ,你们找我就行。”

  “啊?”

  Qin Feiyang 和Heart Demon stared blankly 。

  “你们没注意到吗?之前我是从天而降。”

  纳兰月灵傲然的说道。

  “恩?”

  Qin Feiyang 愣了下,稍稍回想了下当时的情况。

  别说。

  纳兰月灵还真是带着七大Eternal Divine Weapon 从天而降。

  要知道,之前是在外海。

  从常理来说,纳兰月spirit root 本impossible 从天而降。

  因为从天而降,是无视规则。

  如今玄黄Great World ,能无视规则,从天而降的人,只有本源之魂和天使女王。

  可纳兰月灵unexpectedly 也行?

  “难道说……”

  Qin Feiyang 精God One 振。

  “是的。”

  “在你们回天云界之后,本源之魂也赋予了我一些特权。”

  “现在葬Divine Sea 的规则,已经无法约束我。”

  纳兰月灵nodded 。

  听闻。

  Qin Feiyang 和Heart Demon simultaneously looked ,立刻对纳兰月灵竖起大拇指。

  现在的纳兰月灵,也就跟火舞和Mermaid Princess 在Profound Martial World 一样。

  除开无法进入Source Land ,无法操控Source Power ,其他的都可以。

  “你早说嘛!”

  Heart Demon 桀said with a smile :“早说之前,我们也不用这么疯狂的逃命,直接离开外海就是。”

  “你们也没问。”

  “我可以帮你们找幽灵船,但得到的奥秘,我们平分。”

  纳兰月灵开口。

  “没问题。”

  Qin Feiyang 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nodded 。

  说实话。

  相对而言,他们还算是占了大便宜。

  因为就现在的纳兰月灵,完全可以自己去寻找幽灵船。

  毕竟如今,要实力,她有实力。

  有能力,她也有能力。

  甚至可以说,现在是纳兰月灵,好心带着他们。

  要是纳兰月灵,不带上他们,他们也只能干瞪眼。

  “看来本源之魂,很欣赏你。”

  “要不然,也不会赋予你这些权力。”

  Qin Feiyang said with a smile 。

  毕竟连纳兰天雄和纳兰Heavenly Peng ,都没有这权力。

  “也谈不上欣赏。”

  “就是以后在对付龙鱼一族的时候,方便一些。”

  纳兰月灵摇头。

  “你不懂本源之魂的性格。”

  “如我那Profound Martial World 的本源之魂,这么多年过去,也仅仅只有两个人,得到这些权力。”

  “对于一个world 的本源之魂而已,如果没有完全信任,他不会赋予这样的能力的。”

  Qin Feiyang laughed 。

  “是这样吗?”

  纳兰月灵有些unexpected 。

  当初。

  她还真就以为,是mother 在背后帮她说话,也就是说,是看在mother 的面子上,本源之魂才给她这些权限。

  “你的本性不坏。”

  “即使all year round ,在你father 和你大伯的熏陶下,还能保持一份纯真,这是非常难得的。”

  “可能本源之魂,看重的也就是这一点吧!”

  Qin Feiyang 分析。

  “其实我father 和大伯,也不坏……”

  纳兰月灵辩解。

  “公道自在人心,坏不坏,天下苍生心里都清楚。”

  “而你,是他们的女儿,侄女。”

  “所以平时,没什么感觉而已。”

  “从内心上来说,你也是护着他们的。”

  “这就是亲情。”

  “blood is thicker than water 。”

  “即便wicked beyond redemption ,都会有一份斩不断的羁绊。”

  Qin Feiyang 说道。

  纳兰月灵沉默下去。

  youth 味同嚼蜡的看着Qin Feiyang 和纳兰月灵,indifferently said :“你们慢慢聊,我继续去逛逛。”

  “去哪?”

  Qin Feiyang stared blankly ,连忙询问。

  “world 这么大,我想去哪就去哪。”

  youth 白了眼他,便转身踏空而去。

  “wait a minute 我。”

  “我跟你一起去。”

  Little Old Man 连忙取出一艘船,追上去。

  ……

  “你管得住他?”

  Heart Demon 摇头。

  对待这个youth ,你只能顺着他。

  要是想强加约束,那只会适得其反。

  “没事。”

  “只要他在玄黄Great World ,我随时都能找到他。”

  纳兰月灵安抚。

  “我就怕他突然心血来潮,离开玄黄Great World 。”

  “毕竟他有界门。”

  Qin Feiyang 揉着额头。

  “那要是这样的话,我就没办法。”

  纳兰月灵摇头。

  Heart Demon 道:“我们也找个地方calmed down 来,慢慢等待rainstorm 吧!”

  “恩。”

  Qin Feiyang nodded 。

  纳兰月灵想了想,说道:“这附近有一座岛屿,我们就先去岛上坐下。”

  “行。”

  Qin Feiyang 和Heart Demon 应道。

  纳兰月灵一挥手,two people saw a flash ,下一瞬间就出现在一座陌生的小岛上。

  小岛能aproximately 100 li ,在这浩瀚的Sea Domain ,便如一叶扁舟。

  岛上,草木葱茏。

  风景倒也不错。

  Qin Feiyang 和Heart Demon 掠上一座mountain summit ,环顾all around ,便盘膝在地,试着去创造第三永恒Arcane 。

  纳兰月灵也闭上眼,感知无限延伸。

  很快。

  整个外海和inner sea ,便尽显眼底。

  ”Yi! ”

  很快。

  她就发出一道惊疑声。

  “怎么?”

  Qin Feiyang 抬头看着她。

  “龙鱼一族,但凡Half Step Eternal 以上的clansman ,现在几乎倾巢而出。”

  纳兰月灵皱眉。

  “倾巢而出?”

  Qin Feiyang stared blankly 。

  纳兰月灵手一挥,前方void 浮现出两副画面。

  画面里,一个个身形庞大的龙鱼,身穿black Battle Armor ,majestic 的从海面上空飞过,浑身散发着一股solemn killing aura 。

  “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Heart Demon 也不由惊疑起来。

  “应该又在谋划什么?看来我得监视着他们才行。”

  纳兰月灵目光一沉。

  “那就辛苦你了。”

  Qin Feiyang laughed ,便合上眼,沉心静气,创造第三永恒Arcane 。

  ……

  时间一天天过去。

  half a month 后。

  清晨。

  纳兰月灵eyebrows slightly frowned ,muttered :“原来他们是奔that 些Sea Beast 去的。”

  然后他就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Qin Feiyang 和Heart Demon 。

  Qin Feiyang 似乎一直很在乎葬Divine Sea 的Sea Beast 。

  并且,也是因为Qin Feiyang 的交代,外海和inner sea 的Sea Beast ,才纷纷躲在一个偏僻的角落。

  稍作沉吟,她还是决定,将这事告诉Qin Feiyang 和Heart Demon 。

  听闻。

  two people 当即就睁开眼,赫然起身。

  “龙鱼一族去找这些Sea Beast 做什么?”

  “难道,他们想控制这些Sea Beast ,用来要挟我们?”

  Heart Demon said solemnly 。

  “估计pretty close 。”

  “毕竟凭Guardian God 的德行,干出这种事也不奇怪。”

  Qin Feiyang coldly snorted 。

  “那我们可要赶过去营救才行。”

  Heart Demon 道。

  “恩。”

  Qin Feiyang nodded ,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纳兰月灵,道:“能帮忙把这些Sea Beast ,从葬Divine Sea 转移出去吗?”

  “这个……”

  纳兰月灵犹豫。

  可以是可以。

  因为现在,她有这个能力。

  但这事,mother 和本源之魂会不会有意见?

  “这是一个让葬Divine Sea 的Sea Beast ,对你改变看法的好机会。”

  “因为葬Divine Sea 的Sea Beast ,也非常憎恨你们Nalan Clan ,尤其是你的father 。”

  “如果这次,你出面帮它们,我不敢保证,它们会原谅你father ,但一定会对你有所改观。”

  Qin Feiyang 说道。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