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5336

  最强领域,不是儿戏。

  如当初,纳兰天雄和纳兰Heavenly Peng 继承封印领域和Slaughter Domain ,给他们带来多大的麻烦?

  要不是最后,White-Eyed Wolf 开启命魂Swallowing Heaven Beast ,将两大命魂强行Deprivation ,现在这两大命魂还在他们身上。

  换而言之。

  若非White-Eyed Wolf ,Myriad Swords Mountain 如今都无法封印领域。

  纳兰月灵如今虽然看上去,确实跟以前不一样,但事关最强领域,Qin Feiyang 还是不怎么放心。

  “行吧,你慢慢衡量。”

  Fire Lotus 转身离去。

  Qin Feiyang 坐在茶园的石桌前,泡了壶茶,浅饮品尝起来。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

  他起身一步迈出,降临在一个院子前。

  院子不大,并且很简单。

  仅仅是一个little wooden house ,充斥着一种朴素的aura 。

  wooden building all around ,则是用手臂粗的Azure Bamboo ,围成一排简易的栅栏。

  但院子里的布置,很有水准。

  一株株葱郁的小树,零落有致,迎风摇曳。

  地上,种植着一株株野花。

  有艳丽的大红花。

  也有清雅的white 花朵。

  招蜂引蝶。

  虽然不是很大气,但却别有一番风景。

  一个女子,此刻正蹲在一片花圃前,修剪枯叶。

  正是纳兰月灵。

  她一改以往高贵的aura ,身上穿着一件朴素的white 长裙,长发披肩,从身后看,她站在蹲在花丛间,曾经那种夺目的气质,完全找不到。

  此刻。

  要是提前不知道,看着她的背影,你根本想不到她就是玄黄Great World ruler 的女儿,纳兰月灵。

  朴实,清纯,宛如一位邻家女孩。

  “看来对于Profound Martial World 的环境,你还挺适应的。”

  Qin Feiyang 澹said with a smile 。

  纳兰月灵stared blankly ,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站在院子外的Qin Feiyang ,神色间并没有多少unexpected 。

  这里是Profound Martial World 。

  Qin Feiyang 要找到她,实在太简单。

  甚至,可以全程监控她,她还察觉不到。

  “这里很不错。”

  纳兰月灵laughed ,回头继续摆弄着身前的flowers and grass 。

  Qin Feiyang 进入院子,扫视着all around 。

  从干净整齐,纯朴简单的环境,也不难判断出,纳兰月灵在这,过的就是凡人的生活,无欲无求,与世无争。

  “其实看着你这样,我也很高兴。”

  Qin Feiyang said with a smile 。

  坐在旁边一个吊椅上。

  吊椅是用最简单的藤条编制而成。

  旁边还有一个竹凳,其上摆放着一壶清茶,一个白瓷teacup 。

  teacup 旁,还有一本古史。

  封面很旧,都已经发黄。

  显然。

  纳兰月灵闲来无事,便坐在这品茶看书,惬意无比。

  “那是我的私人座椅。”

  “还有,这是我的家,我有请你进来吗?”

  纳兰月灵见状,连忙起身不满的看着Qin Feiyang 。

  Qin Feiyang 摇头失笑,拿起竹凳上古史,道:“Profound Martial World 还是我的world 呢,你在我的world 修建这么一处住所,有经过我的同意吗?”

  “你了不起?”

  纳兰月灵瘪嘴,放下手里的剪刀,朝旁边一口水井走去。

  这是她挖出来的。

  平时洗衣做饭都在这。

  她洗了下手,便打了一壶井水,走到Qin Feiyang 旁边,烧水泡茶。

  Qin Feiyang 低头看着古史。

  古史的封面上,有几个大字。

  ’—Qin Feiyang 史记。

  “恩?”

  看着这五个字,Qin Feiyang 神色stared blankly 。

  怎么是他的史记?

  immediately 。

  他就翻看第一页。

  第一页记载的,全是关于他的介绍。

  如他的身份和来历,甚至包括Purple Gold Dragon Blood ,作为Purple Gold Divine Dragon 的后人,都有清楚的介绍。

  Second Chapter ,记载的就是他身边的朋友,兄弟。

  第三篇。

  讲述就是他如何得到Profound Martial World ,并成为Profound Martial World 的ruler 。

  Fourth Chapter ,则是他在Profound Martial World 做的事。

  比如,发展Profound Martial World 。

  保护Profound Martial World 。

  wait a minute !

  他大致看了下前面几页。

  发现上面的记载,跟他经历的一模一样。

  并且非常详细。

  甚至有些trivial matter ,他自己都已经忘记,但这上面却记得清清楚楚。

  等于就是说。

  这本史记,就是他的个人传记。

  “你didn’t expect 吧,someone 为你纂写了这么一本史记。”

  纳兰月灵道。

  拧起茶壶,倒着清茶。

  茶水如丝线,crash-bang 流入teacup ,清脆悦耳。

  “确实没有想到。”

  “谁写的?”

  “我感觉,这人比我更了解我自己。”

  Qin Feiyang 苦笑。

  “没有署名。”

  “不过我听说,纂写这本史记的主major figure 员是李二和Wang San 。”

  纳兰月灵道。

  “原来是他们两个。”

  Qin Feiyang 摇头一笑。

  如果是李二Wang San ,那就没啥问题。

  因为这two people ,都是看着Profound Martial World ,成长起来。

  同样也是看着他一路走到今天的。

  所以,无论是对Profound Martial World 的发展史,还是对他个人,two people 都非常了解。

  “有了这本史记,你这位ruler ,可就是名传千古。”

  “不管过去多youngster ,多少个世纪,Profound Martial World 的living creature ,will not 忘记你。”

  “并且。”

  “这样的史记,能影响到每一个新生的living creature 。”

  “这些年,我走遍Central Plains 和Four Great Domains ,发现基本上每家每户,都有一本这样的史记。”

  “甚至很多人,还将这史记,作为家传之宝,一代一代的传下来。”

  “所以,你还得感谢他们。”

  “因为有了这本史记,大家才不会忘记你,不会忘记你对Profound Martial World 做的贡献。”

  “Power of Faith ,因此才会一直存在,并越发强大。”

  纳兰月灵喝了口清茶,说道。

  “也是。”

  Qin Feiyang nodded ,低头打量史记片刻,抬头looked towards 天际,muttered :“谢谢你们。”

  如李二和Wang San 这些人,虽然没有跟他出去征战all directions ,但在背后的付出,不比他们这些在前线战场的人小。

  Profound Martial World 能有今天,靠着就是这些人。

  “我相信,任何一个人,只要没有进入Profound Martial World ,亲身体会,了解,will not 想到,你这位ruler ,unexpectedly 这么受民众爱戴。”

  纳兰月灵摇头。

  当初,她就一直坚信。

  Profound Martial World ,跟玄黄Great World 一样,肯定也是内斗不断。

  可当进入Profound Martial World ,在Profound Martial World 转了一圈才发现,虽然这里也有纠纷,但基本will not 闹出人命。

  并且fiercely 地干一架后,转移two people 又握手言和。

  这样的氛围,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最关键。

  她特意去调查过。

  无论是Profound Martial World 的人,还是Profound Martial World 的Vicious Beast ,没有一个说Qin Feiyang 的坏话,都是在歌颂他,赞美他,都要有崇拜来形容。

  “那你觉得,是我这位ruler 合格,还是你father 合格?”

  Qin Feiyang 笑问。

  纳兰月灵听到这话,immediately 忍不住直翻白眼,怒道:“你是在故意刺激我吗?”

  “我哪敢?”

  Qin Feiyang laughed 。

  “瞧你那臭屁样。”

  纳兰月灵coldly snorted 。

  不说实力,单论ruler 的这一块,尽管很不想承认,但Qin Feiyang ,确实要比她father ,强上太多。

  这些年,她居住在Profound Martial World ,都有点舍不得离去。

  并且。在Profound Martial World 呆久了,会不由得的产生一股归属感。

  仿佛,这里才是她的家。

  这就是一件很terrifying 的事。

  因为归属感这个东西,能直接影响到一个人的心态和未来。

  “Divine Immortal elder sister 。”

  突然。

  一个清脆的喊声响起。

  “Divine Immortal elder sister ?”

  Qin Feiyang stared blankly ,抬头looked towards 院子外面,便见不distant place 一个十二三岁的little girl ,穿着一身小裙子,绑着两个马尾辫,欢乐的跑过来。

  “cough cough !”

  纳兰月灵神色有些尴尬,道:“她喊的Divine Immortal elder sister 就是我。”

  “呃!”

  Qin Feiyang 错愕。

  “每隔几千,或几10,000 years ,我就会换个地方居住,体会不一样的氛围和民风。”

  “而定居于此,已经有三万多年。”

  “我刚来的时候,this girl 的Ancestral Grandfather ,才刚刚出生。”

  “等于就是说,我见证了她Ancestral Grandfather ,爷爷,father ,包括this girl 的诞生。”

  “十几年前,this girl 出生的时候,还是我去帮忙接的生。”

  “后来,this girl 长大,开始懂事后,得知我比她Ancestral Grandfather 的年纪还大,所以就喊我Divine Immortal elder sister 。”

  纳兰月灵讪笑。

  “其实,她是嫌你太老,但又sorry 说出来,所以才叫你Divine Immortal elder sister ,我可以这样理解吗?”

  Qin Feiyang 问。

  “我老?”

  纳兰月灵stared blankly ,immediately 横眉竖目。

  不管什么女人,对老这个字,都是equal 的敏感。

  “haha ……”

  Qin Feiyang 开怀大笑。

  这女人,有趣。

  ”Yi! ”

  little girl 跑进院子,当看到Qin Feiyang 的时候,eyeball 当即一瞪,随后就这么死死地盯着Qin Feiyang 。

  “看看你,都把人家吓到了。”

  纳兰月灵准备上前安慰。

  “您是Qin Feiyang ?”

  little girl 突然蹦了起来,几步跑到Qin Feiyang 身前,乌黑的大眼睛里面,泛着不敢相信的rays of light 。

  “你认识我?”

  Qin Feiyang 笑问。

  “我当然认识你。”

  “不止我,我爷爷,奶奶,爹爹,mother ,还有姥爷,姥姥,都认识你。”

  “并且我的那些小伙伴,都是听着你的故事长大的。”

  little girl 没有丝毫畏惧,满脸崇拜。

  按理说。

  面对一位ruler ,应该畏惧才对。

  但在她这里,没有。

  仿佛就看到一位邻居大big brother 。

  显得无比亲切。

  纳兰月灵看着这一幕,心里有点酸熘熘的。

  明明这little girl 是来找她的,结果一看到Qin Feiyang ,兴奋劲上来,直接就把她晾在一旁,当成空气。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