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5338

  不过仔细想想。

  这些年,纳兰月灵在Profound Martial World ,修身养心。

  Essence, Qi and Spirit ,早已蜕变。

  对于纳兰月灵而言,这些年的沉淀,等于就是一次rebirth 。

  可能。

  这还是她人生中的第一次,面对这样的rebirth 和蜕变,让她对法则Profound Truth ,对人生百态,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most important 的是她心灵的升华。

  随着心灵升华,无论是comprehension ability ,还是创造力,都在无形之中提升。

  因此。

  等她抓住一个契机,便进入可遇而不可求的sudden enlightenment realm 。

  “Divine Immortal elder sister ,你站在那干什么?”

  little girl 突然注意到纳兰月灵异常的行为,狐疑的小跑过去,可还没靠近纳兰月灵,一股无形的力量,便将little girl 弹开。

  Qin Feiyang 一挥手,一股柔和的力量涌现而出,将little girl 接住。

  “什么情况?”

  大家也惊疑的looked towards 纳兰月灵。

  Qin Feiyang 笑着解释:“她进入了sudden enlightenment ,大家别去打扰她。”

  “sudden enlightenment ?”

  “原来是这样。”

  除开现场的小孩外,都知道sudden enlightenment 是什么。

  并且sudden enlightenment ,也是很多渴望的东西。

  但能进入sudden enlightenment 状态的,少之甚少。

  每一个,都能算是as rare as phoenix feathers and unicorn horns 。

  little girl naive 的问道:“那Divine Immortal elder sister ,是在sudden enlightenment 什么?”

  “一种Arcane 。”

  Qin Feiyang 一笑。

  “什么Arcane ?”

  “强大吗?”

  little girl 好奇。

  “当然强大。”

  “等以后,你cultivation 到我这样的realm 后,就会知道。”

  Qin Feiyang 揉了揉little girl 的脑袋,便继续下棋。

  “Arcane ……”

  little girl 低头琢磨片刻,小手紧紧地握起来,坚定道:“我一定会成为ruler Uncle 一样的powerhouse 。”

  “haha ……”

  Qin Feiyang stared blankly ,忍不住开心的大笑起来。

  丫头的father 见状,speechless saying :“丫头,有志气是good deed ,但别overestimate one’s capabilities ,你知道ruler Sir 有多强吗?”

  “爹爹知道?”

  little girl 问。

  “呃!”

  丫头father 错愕,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ruler Sir 是我们Profound Martial World ,最强大的人,你想成为他这样的powerhouse ,永远也impossible 。”

  “爹爹太没志气了。”

  little girl 鄙夷的看了眼他,便看着Qin Feiyang 道:“我说可以就可以,ruler Uncle ,你说对吧!”

  “right right right 。”

  Qin Feiyang nodded 。

  丫头father 满脸无奈。

  unexpectedly 这little girl 给鄙视一顿,还是当着ruler Sir 的面,真够丢人的。

  片刻后。

  Qin Feiyang 一子落下,抬头looked towards 丫头的Ancestral Grandfather ,said with a smile :“old fellow ,you let me win 了。”

  丫头的Ancestral Grandfather 呆呆的看着棋盘,良久良久之后方才return back to his senses ,叹道:“ruler Sir 的棋艺实在太高超,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佩服。”

  最初听到Qin Feiyang 说,略懂一二,他还真就以为,Qin Feiyang 只是会下棋,肯定不精通。

  …

  毕竟。

  作为Profound Martial World 的ruler ,哪有时间去琢磨棋艺?

  可didn’t expect 。

  从第一个棋子落下,他就陷入被动防守的状态,一直被Qin Feiyang 追着杀,全程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

  “哪里。”

  “下着玩,不必taking seriously 。”

  Qin Feiyang 摆手一笑。

  本是一句安慰的话,但落在丫头的Ancestral Grandfather 耳里,心里更不是滋味。

  对方unexpectedly 只是在跟他闹着玩?

  也就是说。

  simply 没认真跟他下棋。

  可就算这样,他还是输得utterly failing 。

  这高超的棋艺,真是让人佩服得prostrate oneself in admiration 。

  time flashing past 。

  正午降临。

  开饭时间到了。

  Qin Feiyang 坐在主宾位,挨着今天的寿星。

  饭桌上,其乐融融。

  几杯酒下肚,大家也终于放下了心里的拘谨。

  至于纳兰月灵,Qin Feiyang 没让大家去打扰她。

  ……

  time flashing past 。

  傍晚。

  Qin Feiyang 坐在花园里,看着纳兰月灵。

  “ruler Uncle ,你是不是要走了?”

  一整天。

  little girl 都是全程黏着他。

  “怎么?”

  “舍不得我走吗?”

  Qin Feiyang 笑问。

  “恩。”

  little girl 很真实,nodded and said :“我不想ruler Uncle 走。”

  “但你要知道,天下间没有不散的宴席。”

  Qin Feiyang 揉着little girl 的脑袋。

  little girl 低着头,脸上充满不舍。

  “丫头,你以为ruler Sir 是你?吃了睡,睡了吃,无忧无虑?”

  “我们的ruler Sir ,是干major event 的人。”

  “况且,没有ruler Sir 在外面奋战,哪有我们这么安枕无忧的生活?”

  丫头father 将little girl 抱在怀里,comforted 。

  Qin Feiyang 看了眼little girl ,又looked towards 围在all around 的其他人,起身said with a smile :“谢谢你们今天的盛情款待。”

  话落。

  他一步迈出,落在院子上空。

  随着手一挥,一片永恒Arcane 的力量落下,形成一个Array ,将纳兰月灵保护起来。

  这是防止someone 打扰她。

  因为创造永恒Arcane ,并非一两日就能完成的。

  有可能需要two weeks ,也有可能要更久。

  这里的小孩太多,if by any chance 在他离开后,哪个小孩一个不小心,惊扰到纳兰月灵,那到时就要功亏一篑。

  immediately 。

  Qin Feiyang 又一挥手,一片片Law Power ,如同光雨般落下,笼罩着下方的一家老小。

  这一刻。

  无论是Sir ,还是小孩,都如回归mother 的怀抱,身心无比通泰。

  gradually ,这些光雨,融入大家的体内。

  一时间。

  所someone 的cultivation base ,都开始breakthrough 。

  并且明显感觉到,无论是灵魂,还是fleshy body ,都发生了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变化。

  “这种感觉,太舒服……”

  等大家return back to his senses ,抬头看去时,发现Qin Feiyang 已经消失得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谢谢ruler Sir 。”

  一家老小跪在地上,脸上充满感激。

  …

  ……

  葬Divine Sea 。

  边缘Sea Domain 。

  Qin Feiyang 扫视着all around Sea Domain ,最后looked towards inner sea 方向。

  从最初到现在,已经两千多年过去。

  朱潇洒,Silver Dragon 王,Sea Panther 王,如果真有这个潜力,踏入Realm of Eternal ,也该成功了吧!

  相反。

  如果到现在还没成功,那就说明,他们并没有这个潜质。

  Qin Feiyang 一挥手,一艘船出现。

  他踏上船尾,便抓住crystal ball ,驾船朝海岸线驶去。

  数日后。

  海岸线进入视线。

  可Little Old Man ,已经不见踪影,肯定是一直跟着youth 。

  Qin Feiyang 落在海岸,取出sound transmission Divine Stone 。

  很快。

  一个白发old man 出现。

  正是奉命镇守天渊的王鹤。

  Qin Feiyang 道:“你转告各方power 的巨头,让他们立刻来葬Divine Sea 的海岸,还有冰海的雪Bear King ,也一起叫来。”

  “好的。”

  王鹤nodded ,关闭sound transmission Divine Stone 。

  hundred breaths 不到。

  伴随着一条条时空passage 出现,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降临在海岸上空。

  他们就是Four Great Sects 和四大Capital City 的掌权之人。

  “Sir 。”

  8 people 落在Qin Feiyang 面前躬身行礼。

  “恩。”

  Qin Feiyang nodded ,扫视着void ,said with a smile :“再等一下。”

  又过了会。

  雪Bear King 也降临此地。

  Qin Feiyang looked towards nine people ,说道:“事到如今,有些事,我也该告诉你们,好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

  nine people simultaneously looked ,眼中带着一丝狐疑。

  “我们和龙鱼一族……”

  Qin Feiyang 将龙鱼一族的野心,以及天使一族和Nalan Clan 的情况,都详细的说了下。

  听闻。

  nine people 感概万千。

  didn’t expect ,unexpectedly 发生了这么多事。

  “所以接下来,我们要面临一场bloody battle 。”

  “有可能,我们会胜利,但也可能,我们会落败。”

  “因此,我们做好万全的准备。”

  “你们at once 出动,将下界的living creature 召集起来,除开Half Step Eternal supreme powerhouse 外,全部撤去上界。”

  Qin Feiyang 吩咐。

  “撤去上界?”

  “上界会允许吗?”

  神门Vice Sect Master 皱眉。

  “会的。”

  “当时纳兰Heavenly Peng 和纳兰天雄问,你们就说是我安排的。”

  “至于Half Step Eternal supreme powerhouse ,由你们带头,将海岸线封锁,防止龙鱼一族的clansman ,进入continent 。”

  Qin Feiyang 道。

  “好。”

  nine people nodded 。

  雪Bear King 问道:“那如果,真有龙鱼一族的人,杀来continent ,我们要怎么办?”

  “一律kill without mercy !”

  Qin Feiyang 开口。

  nine people simultaneously looked ,身上也腾起一股solemn killing aura 。

  Qin Feiyang 嘱咐道:“但如果龙鱼一族有永恒supreme powerhouse 降临,你们就不要硬碰,立刻进入上界。”

  “明白。”

  nine people nodded 。

  “那就行动起来吧!”

  随着Qin Feiyang 一声令下,nine people 当即便开启时空passage ,转身离去。

  ……

  当天傍晚。

  在各大Half Step Eternal 的护送下,下界的living creature 就continuously 的涌入上界。

  “报!”

  Nalan Clan ,神山。

  一个老者急匆匆的跑进一座great hall ,看着纳兰Heavenly Peng 和纳兰天雄,呼道:“两位Sir ,下界的人,正涌入我们上界!”

  “什么?”

  纳兰天雄赫然起身,脸上充满怒火。

  这些人,要造反吗?

  纳兰Heavenly Peng 沉吟少许,问道:“他们为什么涌入我们上界?”

  “据说是Qin Feiyang 安排的。”

  老者应道。

  “Qin Feiyang ……”

  纳兰Heavenly Peng 低头沉思起来。

  纳兰天雄震怒无比:“这个scoundrel ,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你at once 带人去天渊,将这些蝼蚁全部赶回去。”

  “是!”

  老者说罢,便躬身退去。

  “等下。”

  纳兰Heavenly Peng 叫住老者,looked towards 纳兰天雄道:“大brother ,你先息怒,Qin Feiyang 这样安排,应该是为了准备跟龙鱼一族全面开战。”

  “将下界的人送来我们上界,跟龙鱼一族开战有什么关系?”

  纳兰天雄皱眉。

  Inextinuishable Battle God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