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5339

  “当然有关系。”

  纳兰Heavenly Peng nodded ,said solemnly :“一旦全面开战,什么事都将可能发生,如果不把下界的living creature ,送来上界,到时一旦龙鱼一族,进入continent ,那下界必然是living creature 涂炭。”

  “下界living creature 涂炭,与我们上界何干?”

  纳兰天雄冷笑。

  反正都是些不听话的人,巴不得全部死光。

  这样一来,才好重建秩序。

  “大brother 。”

  “到了现在,你还有这样的想法?”

  纳兰Heavenly Peng 皱眉。

  这位大brother 的臭脾气,真的只能用顽固不化来形容。

  “我又说错什么?”

  纳兰天雄coldly snorted ,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老者道:“去把他们赶走,一群Stinking Insect ,别脏了我们上界的土地。”

  《swallowing Xingkong 之签到becoming God 》

  “不准赶他们走。”

  纳兰Heavenly Peng said solemnly 。

  老者一脸为难的看着纳兰天雄two people 。

  您二位就不能统one after another 下意见?

  这样会让我很难做知道吗?

  “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

  纳兰天雄怒视着这个biological younger brother ,怎么总是跟他唱反调?

  “现在是月灵说了算。”

  “我们早就已经说好,今后玄黄Great World 的事,由月灵来处理,我们协助她就行。”

  “月灵跟Qin Feiyang 在一起。”

  “Qin Feiyang 这样做,肯定已经征得月灵的同意。”

  “况且,如今我们是联手对付龙鱼一族,如果因为这点trivial matter 产生分歧,对我们可没好处。”

  纳兰Heavenly Peng 满心苦涩。

  这个大brother 就不能理智点?以大局为重?

  又不是小孩,一天闹什么脾气?

  “对我们没好处?”

  “你这想法,很不对。”

  “现在是Qin Feiyang 的同伴被龙鱼一族控制,所以如今是他需要我们的帮助,而不是我们需要他。”

  纳兰天雄coldly smiled 。

  “以前是这样,但现在不是。”

  “他已经找到破解主仆契约的办法。”

  “要是你惹到他,到时等救走同伴后,他就一走了之,你让我们怎么去对付那些恶魔仆从?”

  纳兰Heavenly Peng 皱眉。

  想想问题吧,没那么简单。

  现在的主动权,完全就在Qin Feiyang 手里。

  听闻。

  纳兰天雄眉头紧拧,心里有些气不过。

  “既然是合作,那我们就要拿出合作的诚意,如果中途闹矛盾,对我们双方都没好处,反而是龙鱼一族得渔翁之利。”

  “所以,不管你有多恨Qin Feiyang ,都得先等解决掉龙鱼一族再说。”

  纳兰Heavenly Peng 说罢,抬头看着老者,instructed :“你带人过去,在我们上界,划出一片地域,安顿好下界的living creature ,并告戒我们上界的living creature ,别去欺负他们。”

  老者听闻,looked towards 纳兰天雄。

  纳兰天雄脸色gloomy and uncertain ,最后挥手道:“就照我Second Brother 说的做吧!”

  “是。”

  这下老者终于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

  这二位爷,可真difficult to serve 。

  ……

  三天过去。

  一批接一批的living creature ,majestic 的奔赴海岸线。

  有human ,有Vicious Beast ,还有Sea Beast 。

  human ,以八大超级power 最为强大,其次就是各大一流power ,最后就是二流和三流power 。

  这些二流和三流power ,多多少少也有一些Half Step Eternal supreme powerhouse 。

  apart from this ,还有一些loose cultivator 。

  这些loose cultivator ,不属于任何power ,平时也是独来独往,犹如idle cloud wild crane 。

  the past few days ,听说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要跟龙鱼一族在葬Divine Sea 开战,这些loose cultivator 便不约而同的前来,为守护下界贡献一份力量。

  毕竟。

  连Qin Feiyang 这些外界的人,为了他们下界,都在拼命,而他们这些生myself 界的人,又怎么能置身事外?

  因此。

  基本上,下界Human Race 的Half Step Eternal ,此刻全部到场。

  人数加起来,得有二十几万!

  然后就是Vicious Beast 。

  Vicious Beast 的Half Step Eternal 也不少,来自各个地方,总数也有二十几万。

  最后就是Sea Beast 。

  这些Sea Beast ,便是葬Divine Sea 的Beast King !

  此刻,没有一个Beast King 退怯,全部赶来此地,数量多达四十几万,再加上由冰海雪熊Commander Wang 的Beast King ,总数足达五十万left and right 。

  换而言之。

  三方的Half Step Eternal 加起来,足有百万!

  百万大军,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即便是Qin Feiyang ,此刻眼前这支百万大军,也忍不住感到震撼。

  Profound Martial World 的实力,相比玄黄Great World ,还是差了不少。

  因为Profound Martial World 如今的Half Step Eternal ,也就五万left and right 而已。

  而玄黄Great World 这个数量,还没有算上上界。

  如果再加上Nalan Clan 和天使一族的Half Step Eternal ,数量会更吓人。

  估计,至少有两百多万。

  神门Vice Sect Master 说道:“Qin Feiyang ,人已经到齐,你发号施令吧!”

  “对于你们,我没有什么命令。”

  “只说一句,下界是你们的家园,需要靠大家一起守护,所以我希望,在这段时间,都能暂时放下个人的gratitude and grudges ,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还有一句丑话,我也要说在前面。”

  “如果在这段期间,someone 敢outward devotion but inner opposition ,那就别怪我Qin Feiyang 不客气。”

  Qin Feiyang 扫视全场,一股无形的oppression ,笼罩全场。

  “这点你放心。”

  “倘若真someone 敢趁乱作妖,不用你take action ,我们就直接宰了他!”

  雪Bear King 说道。

  “好。”

  “那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Qin Feiyang laughed ,转身一步落在船上,turning one’s head 看了眼集结在海岸线的百万大军,便驾船破浪而去,迅速消失在一群人的视线下。

  “诸位,Qin Feiyang 之前把话已经说得很清楚。”

  “我就不再多说什么,竭尽full power ,守护这continent !”

  神门Vice Sect Master 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大家,shouted 。

  …

  ……

  一晃眼。

  half a month 过去。

  Qin Feiyang 站在一面封印stone tablet 上面,闭着眼睛。

  他已经在这站了好几天,什么都没做。

  其实。

  他是在一边调整状态,一边等待大家出关。

  Heart Demon 和Qin Batian 都已经出关。

  其他人,也都已经做好战斗的准备。

  如今就差纳兰月灵!

  终于!

  这天早上。

  “Qin Feiyang ,我已出关。”

  纳兰月灵的声音在Qin Feiyang 的脑海里响起。

  Qin Feiyang 缓缓睁开眼,露出一双平静无波的眼眸,looked towards 前方Sea Domain ,muttered :“龙鱼一族,你们准备好了吗?”

  immediately thoughts move ,纳兰月灵就出现在身旁。

  “我以为,你会先去血海。”

  纳兰月灵开口一笑。

  如今的她,比以前更明媚动人。

  “我会这么傻?”

  Qin Feiyang 直翻白眼,低头slightly hesitated ,道:“你回去,跟你mother 说一下,随时准备支援我们。”

  “好。”

  纳兰月灵nodded ,一步迈出,便消失得disappeared without a trace 。

  不过hundred breaths 。

  她就又从天而降。

  “怎么样?”

  Qin Feiyang 问。

  “都已经在准备。”

  纳兰月灵nodded 。

  Qin Feiyang 道:“再帮我找一下那youth 。”

  纳兰月灵闭上眼,感知无限延伸。

  不一会。

  她嘴角一搐,speechless saying :“这人unexpectedly 在睡大觉?”

  “睡大觉?”

  Qin Feiyang 微微stared blankly ,不解道:“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大brother ,现在是什么时候,谁还有心情睡大觉?”

  纳兰月灵无语。

  “他就是这样的人。”

  Qin Feiyang 摇头一笑。

  如果这youth 没睡大觉,才是真正的奇怪。

  “真是一点紧张都没有。”

  “叫他过来?”

  纳兰月灵问。

  “当然。”

  “没有他,我怎么救人?”

  能不能救出Mermaid Princess and the others ,全靠这youth 。

  纳兰月灵一挥手,youth 和Little Old Man 当即就出现two people 身前的void 。

  “恩?”

  Little Old Man 惊疑。

  当看着Qin Feiyang 和纳兰月灵的时候,方才relaxed 。

  youth 慢悠悠的睁开眼,气恼的瞪着Qin Feiyang ,道:“你不知道,我最烦的就是别人在我睡觉的时候打扰我?”

  “烦也要叫你来。”

  Qin Feiyang rolled the eyes ,looked towards 纳兰月灵道:“直接去血海。”

  “明白。”

  纳兰月灵nodded ,随着一挥手,four people 一瞬间就降临在seabed world 的血海前。

  这些年过去。

  血海一点变化都没有。

  不对!

  有变化,血海的blood 在变少。

  自从葬Divine Sea 的Sea Beast 被转移去冰海,葬Divine Sea 就不再有杀戮,自然也就没有新鲜的鲜血汇入血海。

  随着血海的鲜血,continuously 的流到Universe Secret Realm ,这里的blood 自然也就会变少。

  “Guardian God ,神主,还有那两个恶魔仆从,应该在龙鱼一族的族地。”

  “我们趁机再去血海看看,能不能找到祭坛下方的秘密。”

  Qin Feiyang 眼中radiance 闪烁。

  祭坛下方,肯定有什么猫腻。

  不然的话,这里的blood ,能进入Universe Secret Realm ?

  “行。”

  纳兰月灵nodded 。

  “cough cough !”

  Little Old Man 干咳一声,忌惮的望着血海,低声道:“但我怎么感觉,这里很危险?”

  “nonsense 。”

  “不危险,他们能这么cautiously ?”

  youth 白了眼他。

  “yes yes yes ,是我愚昧了。”

  Little Old Man 非但没生气,反而一脸flattering smile 。

  Qin Feiyang 看着Little Old Man 这副巴结的样子,looked towards youth 问道:“你还没帮他解除封印?”

  “我是这么好心的人吗?”

  youth 说罢,率先一步踏入血海。

  他还是第一次来。

  所以对这里,充满好奇,也有着一丝期待。

  Little Old Man 连忙follow 。

  Qin Feiyang 和纳兰月灵simultaneously looked 。

  “小心。”

  two people 很有tacit understanding ,不约而同的叮嘱对方一句,也随之掠进血海。

  Inextinuishable Battle God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