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5348

  “你要干什么?”

  Guardian God 怒视着天使女王。

  “粉碎掉你的希望。”

  “同时也让这些执念解脱。”

  “它们一直存在in the world ,如solitary soul, unbound ghost ,所以现在,我要送它们去轮回。”

  天使女王目光平静,随着手一挥,眉心处涌现出一股恐怖的Source Power ,boundless ,朝那灰雾扑去。

  同时。

  那执念,也似乎感受到威胁。

  灰雾涌动之间,变成一个巨大的骷髅脸,同样是fearful might 滔天!

  bang!

  伴随着一声巨响,两者轰然相遇。

  争锋相对。

  不得不说,这股执念真的很terrifying ,竟能跟Source Power ,一较高下。

  “scoundrel !”

  Guardian God 怒吼。

  范伯明开口:“还是顾好你自己吧!”

  五大永恒Arcane 已经杀到Guardian God 面前。

  “快闪开!”

  Guardian God ,神主,龙小清,叶小灵不约而同的suddenly retreated 开去。

  但想逃走,哪有这么容易?

  范伯明一挥手,五大永恒Arcane 凌空一转,再次杀向four people 。

  叶小灵眉头紧拧。

  Qin Feiyang 你到底有没有办法?

  再这样下去,没死在Guardian God 手里,都要死在范伯明手下。

  因为就算她躲在一旁,也难逃一死。

  她和Guardian God 签下了主仆契约,范伯明杀了Guardian God ,她也会当场丧命。

  等于就是说。

  只要主仆契约没有解除,Guardian God 就不能死。

  “you think you can kill me 们,哪有这么容易?”

  Guardian God gloomy 的盯着范伯明,towards the sky 怒吼:“始祖,请助我们一臂之力。”

  轰隆隆!

  下方seabed 的血海,轰然而动。

  一条条Blood Dragon 咆哮而出,散发着destroying heaven extinguishing earth 的aura 。

  可就在这时候。

  一个youth 降临在血海前。

  他看着前方的血海,眼中闪过一抹冷意。

  紧随着。

  他一挥手,一片片Source Power ,便如潮水般滚滚而出,刹那就形成一个Array ,封锁了整个血海。

  轰隆隆!

  那无数Blood Dragon ,撞击着Array 。

  虽然Array 在破碎,但随着Source Power 的不断涌入,又瞬间修复。

  可以说。

  这个youth 操控Source Power 的手法,比天使女王还要terrifying 。

  没错。

  他就是玄黄Great World 的本源之魂。

  这次的战斗,他主要的任务,便是封锁血海。

  只要他将血海的力量困封于此,那对于Qin Feiyang 来说,就已经算是帮了大忙。

  ……

  海面。

  迟迟不见Blood Dragon 出现,Guardian God 惊疑万分。

  这怎么回事?

  “别太naive 。”

  “你龙鱼一族这些手段,我们都已经知道。”

  “所以,不止是我,本源之魂,也早就已经做好准备。”

  “如果我所料不错,现在血海,已经被本源之魂封困,你所指望的血海力量,不会再出现。”

  天使女王讥讽的瞧了眼Guardian God ,眉心处的Source Power continuously 的涌现,与那skull 疯狂碰撞。

  比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的战斗,还要激烈。

  “血海力量被封印……”

  Guardian God 低语。

  眉宇间,瞬间爬起满满的hostility 。

  眼看五大永恒Arcane ,就要将他淹没,突然他一步掠到叶小灵身前,盯着范伯明,吼道:“immediately 收起你的永恒Arcane ,不然我就当你的面,捏爆她的脑袋!”

  范伯明frowned 。

  轻轻一挥手,五大永恒Arcane ,便停在Guardian God several people 上空。

  “这就refrain from shooting at the rat for fear of breaking the vases ?”

  “看来,对于下界的这位Heaven’s Chosen ,你还是挺在意的嘛!”

  Guardian God 得意的看着范伯明。

  范伯明皱眉。

  他当然在意。

  因为叶小灵是已经预定的最强领域继承人。

  况且。

  下界能诞生一位永恒supreme powerhouse ,真的很不容易。

  作为曾经的下界之主,他必须要保护好每一位。

  “作为龙鱼一族的Guardian God ,地位几乎与天使女王一样,而如今你却做出这种卑鄙的事,你不就觉得丢人?”

  先不说Guardian God 的身份,只说他的cultivation base ,也不能做出这么shameless 的事?

  用别人的性命来要挟?

  这算是什么?

  Guardian God 牢牢死抓住叶小灵的脖子,shouted :“少给我讲这些big argument ,对我来说,只要能达到目的,不管什么手段都行。”

  “那你有种就杀了我。”

  叶小灵怒喝。

  “你以为我不敢?”

  Guardian God fiercely 地瞪着她。

  “你敢吗?”

  叶小灵反问。

  脸上,充满contempt 。

  听闻。

  Guardian God face sinking like water ,手上的力道也不由加重了几分,叶小灵当场就进入窒息状态,脸色发白,嘴角鲜blood flow 淌而出。

  不过窒息,对于永恒supreme powerhouse 来说,并不算什么。

  “今天你不杀我,我都看不起你。”

  叶小灵laughing evilly again and again ,让Guardian God 怒火中烧。

  “大brother ,别被她激怒。”

  神主连忙安抚。

  “我还以为堂堂Guardian God ,有多利害呢?”

  “原来也就这点胆量。”

  叶小灵impudent 的讥笑。

  “我宰了你!”

  Guardian God 大怒one fist 拍向叶小灵的脑袋,吼道:“杀了你又怎么样?我手里还有这么多bargaining chip ,不缺你这一个。”

  “你敢杀她,我immediately 就去你们的族地,将你们的clansman ,屠杀殆尽!”

  范伯明开口。

  此话,落到Guardian God 和神主耳里,便如thunder from a clear sky ,脑袋中隆隆作响。

  拍向叶小灵脑袋的手,Guardian God 也停顿在void 。

  神主打量着范伯明,摇头道:“曾经的下界之主,会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我不相信。”

  “你也说了,那是曾经。”

  “如今的我,已经不是下界之主。”

  “况且,我所守护的是其他living creature ,而不是你们龙鱼一族。”

  “你龙鱼一族,也没资格让我守护。”

  范伯明面无表情的看着神主,眼中murderous intention 闪烁。

  神主pupil 一缩。

  “你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

  “好。”

  “你现在就去杀光我的clansman ,我倒要看看,是你们亏,还是我们亏!”

  守护God One 声咆哮。

  身前,突然出现出one after another silhouette 。

  范伯明扫视而去,脸色微微一沉。

  这些人,有男有女。

  没有一个人,他认识。

  可是!

  他却知道,这些人is who ?

  同一时刻。

  陷入bitter battle 的Qin Feiyang ,Heart Demon ,疯子and the others ,也one after another turning one’s head 看去。

  对于他们来说,那一张张面孔,自然是equal 熟悉!

  Mermaid Princess ,火舞,董月仙,龙芩,Lin Yiyi ,Dong Zhengyan ,Mu Qing ,Mu Tianyang ,Demon Ancestor ,以及莫小可,东方傲,白玉清,朱潇洒wait a minute 。

  “小芩……”

  龙尘低语,双手死死一攥。

  “凤妹……”

  White-Eyed Wolf 眼中也是涌现出overflowing heaven murderous aura 。

  “haha ……”

  Guardian God 扫视着Qin Feiyang 一群人,said with a big smile :“看到他们,是不是很欣喜?可惜,他们都已经被我们控制,如今他们不再是你们的兄弟,同伴,而是你们的敌人!”

  Qin Feiyang 看了眼Guardian God ,sound transmission 道:“小老弟,接下来全靠你了。”

  “这么多人被控制?你们这还真是差点就全军覆没。”

  youth 很无语,眼底闪过一抹radiance 。

  突然!

  他被对面的恶魔仆从one fist 拍中胸口,整个人当场就如陨石般,横飞出去。

  嘴里,也是鲜血直涌。

  ……

  同一时间。

  Guardian God jié jié 一笑,looked towards 范伯明,道:“来呀,我怕你?我的那些clansman ,现在最强不过Nirvana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命根本不值钱,但这些人可不一样,他们如今,可都永恒supreme powerhouse ,即便朱潇洒,Silver Dragon 王,Sea Panther 王,如今也已经悟出Life and Death Laws Supreme Profound Truth 。”

  范伯明眉头紧拧。

  “不敢?”

  “那你arrogant 什么?”

  Guardian God 冷笑。

  看着气焰unbridled 的Guardian God ,Mermaid Princess and the others simultaneously looked ,也不由frowned 。

  猛然间。

  Guardian God 眼中透出一丝疯狂,看着火舞道:“现在我就命令你,开启命魂终结之轮!”

  “什么?”

  火舞目光一颤。

  Guardian God 又盯着Demon Ancestor and the others ,狰狞道:“还有你们几个,也开启Battle Soul !”

  Demon Ancestor several people 面色也不由一沉。

  Dong Zhengyan 挑眉道:“你知不知道,开启终结之轮,融合最强Battle Soul 的代价是什么?”

  “我不知道。”

  “我也不想知道。”

  “我只知道,她开启终结之轮,融合最强Battle Soul ,能发挥出heaven defying 之威!”

  Guardian God 森冷的said with a smile 。

  “你就是个疯子。”

  Mu Qing fiercely 地瞪着他。

  “对呀,我就是疯子,现在你们才知道?”

  Guardian God laughed ,shouted :“快点!”

  火舞抬头looked towards White-Eyed Wolf ,又looked towards Qin Feiyang and the others ,摇头道:“我impossible 开启终结之轮,伤害我的同伴。”

  随着这句话一出,她的身体立刻开始龟裂,顷刻间就变成一个血人。

  这就是违抗命令的代价!

  主仆契约就是如此残酷,即便Guardian God 不take action ,契约也会抹杀掉火舞。

  “那你就不怕死?”

  Guardian God 怒喝。

  “怕。”

  “但就算怕,我不会这样做。”

  火舞expression 很坚定。

  “scoundrel !”

  Guardian God 怒到极点。

  叶小灵如此。

  现在火舞,也是如此。

  这一个个怎么就这么愚蠢?为了同伴,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

  这一幕,Qin Feiyang 也注意到,看了眼横飞出去的youth ,sound transmission 道:“火舞,听他的,开启终结之轮。”

  因为youth ,看似是被恶魔仆从轰飞,但其实,飞去的方向,正是火舞and the others 所在之地。

  显然。

  他是故意露出weak spot ,让恶魔仆从将他轰飞,从而靠近火舞and the others 。

  这样一来,Guardian God 就不会多想。

  况且。

  Guardian God 也不知道,youth 能破解主仆契约。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