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5458

  第5421章 巧了(求票)

  “是的。”

  “虽然这里面,也有一些人是Half Step Eternal 的cultivation base ,但他们真正的battle strength 和觉悟,基本都不合格。”

  middle-aged man nodded 。

  “如果是这样……”

  白少寻思起来。

  middle-aged man 说道:“subordinate 觉得,既然没有合格的人,那我们就去下一个地方吧,毕竟这次您的任务艰巨,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这……”

  白少低头沉思片刻,摇头道:“再wait a minute 看吧,这次陆秋少被袭击,对于这些玄魔guard 来说,也算是一个考验,if by any chance someone 在这次的追捕过程,表现很出色呢?”

  “会有吗?”

  middle-aged man 表示怀疑。

  “万事没有绝对。”

  “再说,我们也不差the past few days 的时间。”

  白少slightly smiled 。

  “好吧!”

  “但愿能找到,不至于让您白跑这一趟。”

  middle-aged man nodded ,沉吟少许道:“还有一件事,我想,有必要向你禀报一下。”

  “什么事?”

  白少狐疑。

  “前两天,City Lord 找到我,跟我闲聊一番,后来他说,想让我帮忙,让陆秋少进入玄Demon Palace 。”

  middle-aged man 说道。

  “陆秋少?”

  白少皱眉。

  “恩。”

  “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我能听出来,他就是这个意思。”

  middle-aged man nodded 。

  “impossible !”

  “陆秋少,要innate talent 没innate talent ,要cultivation base 也没有cultivation base ,最关键他这人品,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况且我玄Demon Palace ,从来不收trash 。”

  白少摇头。

  “我也是这样想的。”

  “像陆秋少这种人进入玄Demon Palace ,那基本就是在浪费资源。”

  middle-aged man 眼中有着一丝鄙夷。

  “如果以后City Lord 还来找你,你直接告诉他,这事伱做不了主,让他来找我。”

  “这位City Lord 知道我的性格。”

  “所以他不会,也不敢在我面前,提到这个事。”

  白少faintly smiled 。

  “明白。”

  middle-aged man nodded ,躬身道:“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告退了。”

  “先等下。”

  白少低头想了会,看着middle-aged man 道:“帮我去调查一下这两个人。”

  说完他一挥手,两道illusory shadow 浮现而出。

  正是Qin Feiyang 和天Imperial Capital ,此刻的模样。

  “他们is who ?”

  middle-aged man 狐疑。

  “我在Wind Moon Pavillion 认识的人,不足为道,只是帮City Lord’s Mansion 一个小忙,查清他们的底细。”

  白少laughed 。

  middle-aged man 苦said with a smile :“您还真是……”

  但说到这,他就没再说下去。

  “你想说,我有点多管闲事?”

  白少也没有生气。

  “relaxed frame of mind 太多了。”

  middle-aged man 对白少虽然敬畏,但也并不是很害怕。

  因为他了解眼前这位少Young Master 的性格,待人很随和,不会因为一句话,或者一些trivial matter ,怪责于他。

  “本来就闲嘛!”

  白少hehe 一笑。

  “行。”

  “等subordinate 忙完手里的事,便去调查一下这two people 的身份。”

  middle-aged man nodded 。

  等middle-aged man 离开后,白少低头沉吟少许,muttered :“到底is who 这么大的胆子,敢袭击陆秋少,甚至还杀玄魔guard ?”

  ……

  “玄Demon Palace ……”

  wooden building 里。

  Qin Feiyang 慢慢收回感知。

  从这two people 的对话来看,这位Young Master Bai 应该是来自玄Demon Palace ,并且被称为少Young Master ,应该还是某位great character 的子嗣。

  有点didn’t expect ,一来wyvern 城就碰到这么一号人物。

  只是。

  two people 讨论的那什么合不合格的事,究竟是什么事?

  ……

  时间一晃。

  三天过去。

  这三天,很平静。

  王世也没有给Qin Feiyang 安排过什么差事。

  但也就在这天早上。

  “王小飞,程大山,你们俩赶紧出来!”

  赵大松的声音在楼下响起。

  显得有些急促。

  Qin Feiyang 愣了下,转身下楼,看着院子里的赵大松,脸上有着一丝狐疑。

  “怎么了?”

  Qin Feiyang 疑惑。

  赵大松said solemnly :“已经找到那个masked woman ,王世统领吩咐,你们是唯一见过那masked woman 正面目的人,所以让你们跟我们一起去缉捕。”

  “恩?”

  Qin Feiyang 神色staring blankly 。

  怎么可能找到那masked woman ?

  因为当时,他在陆秋少面前凝聚出的illusory shadow ,simply 是他凭空捏造出来的。

  所以。

  按理说,永远不能找到才对。

  “怎么?”

  赵大松狐疑的看着他。

  “没什么。”

  Qin Feiyang 摆手。

  “你那位Boss brother 呢?”

  “他怎么没下来?”

  赵大松狐疑的看着二楼。

  “他回家了。”

  Qin Feiyang 道。

  “回家?”

  赵大松微微stared blankly 。

  “是的。”

  Qin Feiyang nodded ,said with a smile :“我们有幸成为City Lord’s Mansion 的guard ,肯定要回去通知一下家人,conveniently in passing 也让他们高兴高兴。”

  “原来是这样。”

  赵大松恍然的nodded ,问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过两天吧!”

  Qin Feiyang 含糊一笑。

  “那也没事。”

  “有你就行了,只要到时抓住那个masked woman ,你辨认一下就可以。”

  赵大松laughed ,催促道:“赶紧换上护甲,ready to go 。”

  “好的。”

  Qin Feiyang nodded ,从heaven and earth ring 取出护甲,穿戴在身上。

  这护甲,并非Divine Weapon ,就是普通的一件护甲而已,也不具备任何防御的能力,完全就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而已。

  对于ordinary person 而言,穿上这身护甲,那可是一种荣耀。

  因为wyvern 城的人,不管is who ,只要是看到City Lord’s Mansion 的guard ,都会畏惧三分。

  但对于Qin Feiyang 来说,没有任何感觉。

  甚至凭他的实力,说句不含蓄的话,穿上这身护甲都是在拉低他的形象。

  “人靠衣裳马靠鞍,果然不假。”

  “穿上这身护甲,一下就显得spirit 不少。”

  赵大松laughed ,便开启一条时空passage ,领着Qin Feiyang 走进去。

  city gate 外。

  此刻已经汇集着不少人。

  为首之人,正是陆秋少。

  除开四十五个普通的guard 外,还有十个玄魔guard ,都是Half Step Eternal 的cultivation base 。

  每一个都散发着一股恐怖的solemn killing aura 。

  “见过Young City Lord 。”

  赵大松领着Qin Feiyang ,走到陆秋少面前,躬身行礼。

  “恩。”

  陆秋少nodded ,看了眼Qin Feiyang ,问道:“那个old man 呢?”

  Qin Feiyang 道:“他有事要回家一趟,过两天就回来。”

  “刚来City Lord’s Mansion 就有事?”

  陆秋少皱眉。

  一个玄魔guard 低声说道:“Young City Lord ,赶紧的,以防迟则生变。”

  “好。”

  陆秋少nodded ,挥手道:“出发,今天只要能抓住那个女人,this Young Master 一律重赏!”

  听闻,大家都跟打了鸡血一样。

  那玄魔guard ,也立刻开启一条时空passage ,让陆秋少先走了进去,其他人相继跟上。

  “不会这么巧,someone 跟我凭空捏造出来的一个illusory shadow ,长得一模一样吧?”

  Qin Feiyang in the dark mumbled 一句,也跟了进去。

  ……

  很快。

  他们就降临在一个村庄上空。

  村庄也没多少人。

  总共就几十户,百来号人。

  并且。

  这里的人,散发出的aura ,也不强。

  此刻。

  村庄里的百来号人,都聚集在村口。

  一个身穿白裙的女子,被两个玄魔guard imprisonment 着,身上是遍体鳞伤,显得已经遭到非人的对待。

  “恩?”

  当Qin Feiyang 从时空passage 走出来,看that 女子的时候,神色不由得stared blankly 。

  天下间,unexpectedly 还真有这么巧的事。

  这个女子的容貌,跟他凭空捏造出来的女子,至少有八分相似。

  “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只有Nine Heavens Realm 的cultivation base ?”

  陆秋少一出来,看that 女子的时候,神色也忍不住愣了下。

  刺杀的那个masked woman ,可是有Half Step Eternal 的cultivation base 啊!

  这cultivation base 相差也太多了吧!

  确实是她?

  那两个imprisonment 着女子的玄魔guard ,frowned :“Young City Lord ,我们找到她的时候,也挺puzzled 的,虽然长相一样,但cultivation base 差距太大。”

  陆秋少听闻,turning one’s head looked towards Qin Feiyang 。

  Qin Feiyang 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随便捏造出的一个人,unexpectedly 还真有一个长相如此相似之人。

  “你说说什么情况?”

  陆秋少皱眉。

  “我也不知道。”

  Qin Feiyang 摇头,沉吟了会,speculated :“应该不是她,可能只是长得相似吧!”

  “长得相似?”

  陆秋少眉头紧拧,打量女子片刻,瞧that 两个玄魔guard ,问道:“有没有审问过她?”

  “有。”

  “她说,她从来没去过wyvern 城,更没有行刺过你,甚至at first 都不认识你。”

  “并且,我们也问过这村子里的人,他们都可以作证。”

  两个玄魔guard 说道。

  陆秋少越想越puzzled ,突然looked towards Qin Feiyang 道:“难道是你在骗我?”

  “没有没有。”

  Qin Feiyang 连忙摆手。

  陆秋少said solemnly :“那为什么她们的cultivation base 对不上?”

  “Young City Lord ,可能真的只是长得像而已。”

  “并且我们东玄洲的人这么多,有几个长得像也不奇怪。”

  Qin Feiyang 必须得为这个无辜的女子开脱。

  要不然,落到陆秋少手里,肯定不会有好下场。

  “Young City Lord ,这事也的确很常见。”

  “我曾经就见到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他们就长得非常相似,如果不仔细看,都分辨不出谁is who ?”

  一个玄魔guard 想了会,也跟着说道。

  “还有一种可能。”

  Qin Feiyang 又道:“那个masked woman ,可能当时就有adjusting one’s head and turning one’s face ,想要framing 给其他人。”

  陆秋少寻思片刻,nodded and said :“也不无道理。”

  Qin Feiyang in the dark relaxed 。

  但next moment 。

  陆秋少盯that 女子,said with a sneer :“但就算不是她,也得给我带回去!”

  眼中,明显可见一丝‘淫’邪之色。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