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 War God Chapter 5685

  第5646章 失望的夜谈

  其实。

  紫本忠跟Third Elder 联手,对付前任Second Elder ,秦飞扬其实也不反对。

  毕竟紫风,就是被这些人害死的。

  为儿报仇,可以理解。

  但在天蝎岛,对他表露出的杀心,他无法接受。

  思来想去,秦飞扬也没有直接回Profound Demon Palace ,来到Hundred Flowers Valley 。

  “怎么回事?”

  “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澹台千灵狐疑的看着他。

  秦飞扬没有回答,问道:“有酒吗?”

  “酒?”

  澹台千灵一愣。

  这家伙,以前可是不喝酒的。

  但也没多说什么,从Universe Ring 里,取出一坛神酿。

  秦飞扬接过神酿,便坐在亭子里,一杯接一杯的喝起来。

  起初。

  澹台千灵也没理会。

  认为,秦飞扬只是遇到不开心的事。

  可一整天过去,见秦飞扬也没说过一句话,只顾喝酒,便不由心生疑惑。

  进入后院。

  不一会。

  她就端着两个下酒菜,走进亭子里,坐在秦飞扬对面,said with a smile :“我陪你喝几杯吧!”

  “你还会做菜?”

  秦飞扬错愕。

  “废话。”

  “活到我们这个岁数的人,谁不会做几个拿手好菜?”

  澹台千灵白了眼他,“尝尝,味道怎么样?”

  秦飞扬尝了下。

  别说。

  味道还不错。

  赶得上那些大restaurant 的菜肴。

  澹台千灵倒上一杯酒,said with a smile :“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听听。”

  “哎!”

  秦飞扬摇头一叹。

  weng!

  可就在这时候,一条space-time channel 出现。

  李明月三人归来。

  “恩?”

  看着坐在亭子里的秦飞扬和澹台千灵,三人神色愣了下,居然在喝酒?

  看来这王小飞,跟Second Elder 的关系,真的很不一般。

  “Second Elder 。”

  三人来到亭子外,躬身行礼。

  “来一起喝点。”

  澹台千灵一笑。

  三人相视,brace oneself 走进去。

  他们在澹台千灵面前,就没有秦飞扬在澹台千灵面前那般轻松,随意。

  因为在他们眼里,澹台千灵毕竟是Second Elder ,更是会长的Adopted Daughter 。

  其rank and status ,包括实力,远非他们能比的。

  一句话。

  也就是拘谨,放不开。

  诸葛华看着秦飞扬,问道:“Brother Wang ,Elder Council 发生的事,你告诉Second Elder 没?”

  秦飞扬摇头。

  “呃!”

  诸葛华错愕,speechless saying :“到现在还没说?别告诉我,伱这一整天,都在这喝酒。”

  “恩。”

  秦飞扬nodded 。

  三人corner of mouth twitching 。

  这家伙,还真是没把自己当属下。

  “这是你做的菜?”

  李明月尝了下菜肴,surprisedly said :“没看出来,你厨艺这么好。”

  周天成也是不断的nodded 。

  色鲜味美。

  不错的下酒菜。

  “不是。”

  “是Second Elder 做的。”

  秦飞扬摇头。

  “什么?”

  三人惊愕万分。

  到嘴的下酒菜,如鲠在喉,难以下咽。

  不是不好吃,是震惊,是不敢相信。

  Second Elder 居然亲自下厨,给这家伙做下酒菜?

  他们现在,忍不住开始怀疑,难道这王小飞和澹台千灵之间,暗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

  不然,这作何解释?

  澹台千灵狐疑的看着三人,问道:“你们干嘛一副吃惊的表情?”

  “没有没有。”

  三人连忙放下碗筷,起身道:“我们不配,您二位慢慢享用。”

  说罢就准备开溜。

  谁愿意留下当灯泡啊!

  澹台千灵直翻白眼,speechless saying :“坐下吧,说说Elder Council 发生的事。”

  三人相视,再次坐下,总是时不时的瞥向秦飞扬。

  眼神,耐人寻味。

  “别一副奇怪的表情。”

  “两个下酒菜而已,换成你们遇到烦心的事,我也照样会给你们做。”

  澹台千灵无奈。

  “是是是。”

  三人赔笑。

  心里却不以为然。

  少蒙人。

  信了才有鬼。

  李明月说道:“Second Elder ,我们白天在Elder Council ,已经查出指使许峰的人。”

  “不是我们,是王小飞。”

  “我们是全场围观而已。”

  诸葛华纠正。

  李明月听闻,不由得一阵苦笑,好像也没毛病。

  “是谁?”

  澹台千灵好奇。

  “Third Elder 。”

  李明月说道。

  “Third Elder ……”

  澹台千灵低语,浅尝了一口酒,摇头道:“那还真是没有想到。”

  然后她又道:“查出Third Elder ,这是个高兴的事啊,可怎么王小飞,反而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可能跟Third Elder 最后说的话有关。”

  周天成瞧了眼秦飞扬,说道:“王小飞追问那两个血洗天蝎岛的人是谁,当时Third Elder 就告诉了他一个人,而听完之后,他就变成这样。”

  诸葛华nodded ,“不瞒Second Elder ,别说我们,现在Elder Council 上上下下的人,都在琢磨这个问题,Third Elder 到时究竟给他说了什么?”

  “原来是这样。”

  澹台千灵nodded ,问道:“那Third Elder ,如今是怎么处置的?”

  “Sir President ,把她关进了魔鬼山。”

  李明月道。

  “果然。”

  “Adoptive Father 从来不会轻易处死一个人,不管犯什么错,都会给对方一个改过的机会。”

  澹台千灵nodded ,看着秦飞扬问道:“那你说说看,Third Elder 究竟跟你说了些什么?”

  秦飞扬抬头looked towards 澹台千灵,又looked towards 李明月三人。

  “要是不方便,我们走。”

  周天成开口。

  “也没什么不方便的。”

  秦飞扬shook the head ,说道:“Third Elder 告诉我,屠杀天蝎岛的人是我的Adoptive Father ,紫本忠。”

  “什么!”

  李明月三人suddenly 起身,脸上充满震惊。

  澹台千灵也一脸吃惊。

  这个情况,更没有想到。

  现在,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秦飞扬一回来,便闷闷不乐,借酒浇愁,原来是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毕竟,紫本忠是他的Adoptive Father 。

  被Adoptive Father 伤害,谁能承受?

  扪心自问,如果换成是她,被会长欺骗伤害,也无法接受。

  “这会不会是Third Elder 的反间计?”

  “你Adoptive Father 的为人,我也知道一些,应该impossible 做出这种事。”

  “更impossible 对你下杀手。”

  李明月冷静下来后,回到stone bench 上,看着秦飞扬说道。

  当初。

  紫本忠被Second Elder and the others 囚禁,秦飞扬可是冒着mortal danger ,前去Elder Council 救他。

  秦飞扬沉默不答。

  “况且。”

  “当时血洗Xu Family 的是两个人,如果其中一人是你的Adoptive Father ,那另一人呢?”

  “所以我感觉,这事可能并不单纯,你还是亲自去问问你Adoptive Father 。”

  诸葛华又道。

  秦飞扬看了眼四人,nodded and said :“我现在就回去。”

  说完他就放下酒杯,起身开启sound transmission 通道,径直离去。

  总得去面临。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这么着急干什么?”

  “明天回去问也行吧!”

  三人无奈。

  ……

  Profound Demon Palace 。

  夜黑如墨。

  秦飞扬回到Profound Demon Palace ,没有引起任何轰动。

  借着夜色,他进入Demon King 禁区。

  放出感知,很快就找到Third Elder 的Avatar 。

  “你还在Profound Demon Palace 干什么?”

  秦飞扬皱眉。

  “是你Adoptive Father 让我留下来的,你怕是管不着吧!”

  Third Elder 戏谑的声音,从阁楼里传出来。

  听到这话,秦飞扬一时间竟无力去反驳。

  因为这是事实。

  紫本忠让其留下,他有什么权力过问?

  没再说什么,他独自前往Holy Land 。

  夜晚的Holy Land ,祥和,宁静。

  秦飞扬走进Holy Land ,一步步来到庭院前,看着漆黑的院子,眼神变得极其复杂。

  “来都来了,还站在外面干什么?进来吧!”

  紫本忠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秦飞扬吐了口长气,走进院子,推开阁楼房门,便见紫本忠正一个人,坐在漆黑的大厅里。

  看着坐在black 下的紫本忠,秦飞扬就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个人,感觉陌生。

  “我一直在等你。”

  紫本忠开口。

  秦飞扬沉默的坐在紫本忠对面,问道:“putting it that way ,Third Elder 说的情况都是真的?”

  “是真的。”

  “Xu Family 的人是我杀的。”

  “当时想杀你的人,也是我。”

  紫本忠nodded 。

  “为什么?”

  秦飞扬问。

  语气很平静,仿若一潭波澜不惊的死水。

  摧毁许峰留下的遗书后,明明可以直接离开,为什么要对他下杀手?

  “为什么……”

  紫本忠喃喃,摇头道:“因为我想除掉Second Elder ,为紫风报仇,不止要除掉Second Elder ,以后我还要想办法,除掉Fourth Elder ,Fifth Elder ,Eighth Elder ,Ninth Elder 。”

  “总之,但凡害死紫风的人,我will not 放过。”

  “而这些Elder 的强大,你现在比我更清楚,我只能利用Third Elder 这些人,才能完成报仇的计划。”

  秦飞扬听闻,nodded and said :“你报仇心切,我能理解,但我想问的是,你为什么要对我下杀手?我自问,没有做过任何一件伤害你的事。”

  “我知道,这件事对你的伤害很大。”

  “但我并不后悔。”

  紫本忠开口。

  “我要知道原因!”

  秦飞扬挑眉。

  “原因……”

  “很简单。”

  “我太了解你的性格,如果你不死,肯定会一直查下去。我也知道你的头脑,早晚会被你查出来。”

  “如果真的被你查出来,到时Elder Council ,别说Great Elder 这些人,即便连会长,也肯定不会放过我。”

  紫本忠一叹。

  “所以,你就对我起了杀心,想杀掉我,阻止我继续调查?”

  秦飞扬问。

  “是的。”

  紫本忠nodded ,叹道:“你啊,什么都好,就是太执着,何必要去追根究底?”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