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This The Dark Hand Behind The Scenes? Chapter 284

2022-10-24

  第284章 即将开始的summon (二合一)

  切尔西夫人其实早就发现女儿“嗜睡”这个问题了,但她以前并没有过多在意。

  因为故事书world 那个地方,除了闯关规则之外,就没有别的需要注意的了。

  而她之前进入故事书内,却没找见Alicia ,想来这是在四处闲逛,或者找到了另一处秘密基地。

  总之,她不认为异常是出现在故事书,而是在于女儿的精神状态。

  “也许是不适应学校的环境,在逃避现实?”

  这是她之前的想法,但并不能确定。

  虽然已经与Alicia 成为了同学,更是呆在同一个宿舍当中,可她最近太忙,尽管有派遣人手盯着,本身却没去上过一节课。

  当然就不知道女儿的学习状态具体是怎样的。

  下边人的汇报,倒是提及少女每每学习时都很认真,尤其喜欢incantation 课。

  然而性格却始终孤僻。

  除了在格雷厄姆市里的认识的几个人外,唯一新结识的朋友,竟然还是凯文的“前女友”。

  这就证明她的确是没有完全融入校园生活当中。

  没有融入校园,那么空闲时间当然也就不会出门去探索,反而躲在旁人找不到,但自己非常熟悉的“角落”,alone 。

  这种状态其实可以理解,也用不着make a fuss about nothing 。

  只是,眼下Mellen 有异常在先,她看见正处于睡眠状态的女儿,就猛地意识到了一件事——

  就算精神状态再异常,如果故事书world 没有什么吸引她的地方,也impossible 沉迷到这种程度。

  当然了,有这种认知,不代表她会因此着急什么。

  因为尽管发现不对劲,但她不觉得这能有多严重。

  而且状态持续了已经好几天,真要严重,急也没用。

  不过既然体内Holy Spirit 提及了这个“交易”,那她当然不吝啬顺水推舟,去瞧瞧详情。

  “你要用什么办法?入梦?还是附体?”

  来到沉睡的少女床榻前时,伪装成少女的夫人心里询问。

  正常来说,她其实是有办法进入一个wizard apprentice 的梦境中的,可自从bloodline 彻底觉醒之后,她就发现自己很难在女儿一无所觉的情况下监视什么了。

  曾经在Alicia 密语之书上埋下的“监控”,也早已失效。

  “类似于附体,不过附着的是她的精神。”

  Holy Spirit 回答。

  “精神?”

  “你只需要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就行了。”

  体内那位没有过多解释,“然后我们就会变成她,看到她所看到的,体会她体会的。”

  夫人闻言nodded ,然后并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将手放在了女儿光洁的额头上。

  入手温润滑腻,触感非常柔嫩。

  少女的肌肤远超旁人,这是从小就具备的天生丽质,身为mother 的夫人有时候甚至都忍不住惊奇,为什么女儿摸起来会这么令人舒适。

  不过眼下可没有时间留给她感叹。

  思维一个朦胧之后,切尔西夫人就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让她颇为熟悉的地方。

  冰冷且涟漪不断的湖水、足底顺着脚趾缝窜出的滑腻淤泥、清新却略带土腥味的空气。

  以及,那近在咫尺的一对野……

  “这——”

  之前还保持淡定心态的夫人,在看清情况后,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彻底懵了。

  “这怎么可能?!”

  ……

  新觉醒的“领域”让Mellen 颇感新奇。

  不过经过两天时间的探索,内心这股好奇劲倒是逐渐消退了下去。

  因为这能力,并不是太夸张,更是没见有什么战斗增幅。

  首先,它是可以用来困人的,乃至让人缩小,但这个人的位格不能超过他。

  其次,尽管可以随意“揉捏”领域内的一切,可这领域的情况已经是固定了的,不论他怎么捏,也都超不过蚂蚁王国这本书的框架。

  当然了,蚂蚁王国也可以称得上是一本奇幻故事书,只不过里面最具奇幻元素的,是其中的“角色”,乃至植物。

  但这里却没有丝毫生命。

  对于如何增添生命,Mellen 也暂时没头绪——

  他有尝试把外面的insect 甚至蚂蚁之类的小东西吸入领域当中,然而这些little fellow 根本活不长久。

  这就涉及到里面的第三个限制了。

  那就是,它不断在吸收那些与black 太阳紧密相连的mysterious 物质,乃至于其中空间的温度越来越热……

  总的来说,除了变成Mellen 的“挡箭牌”,抵挡那black 太阳的同化之外,这领域的出现,最大作用其实是让他有种在现实中重玩“我的world ”的感觉。

  “Isabella 真的没有再问你什么?”

  饶有兴趣的询问声源自于朱莉安娜。

  此刻她正倚在不远处的厨房门口,一边啃着颗苹果,一边用那双乌黑明亮的眼眸滴溜溜地在Mellen 身上打转。

  “伱已经问third time 了。”

  靠在客厅沙发上看报纸的Mellen 翻着白眼回答。

  此刻两人正呆在他之前给朱莉安娜找的“二号基地”里面。

  这个基地原本还只是一个幽暗的地下大厅,范围很大,却很空旷。

  不过眼下,这里已经被朱莉安娜利用魔法给改造成了一处繁琐却精致的地方。

  卧室、衣帽间、小花园、实验室、训练场……

  wizard 们掌握有很多生活魔法,这其中当然也有涉及到建造的。

  而与正常人费时费力不同,魔法incantation 非常方便,某种意义上来说,与Mellen “揉捏”领地有异曲同工之妙。

  于是原本足够大的场地,反而因为种种想法而变得狭隘了起来。

  身为顶级wizard 的朱莉安娜虽然不擅长战斗,但在这“unorthodox way ”上,却尤其精通。

  “这就奇怪了,身为你的teacher ,她竟然真当起了arm-flinging shopkeeper ?”

  black hair 少女模样的朱莉安娜对此looked thoughtful ,因为嘴里还咀嚼着苹果,乃至声音有些含糊其辞。

  “我猜她是在那揭示上,发现了某种很严重的情况,所以没空理你了?”

  “也许吧。”

  Mellen 随口回答,“我现在的情况也的确不需要关注。”

  他其实也很纳闷这件事。

  因为按照他的判断,了解自己能够通灵进入“另一个world ”的切尔西夫人,impossible 无动于衷才是。

  就算朱莉安娜比她更精通实验研究,不需要她过多插手,她起码应该会过来仔细探查一番。

  结果却并非如此。

  上次说完这件事分开后,Mellen 就始终没有再见过自己那位teacher 了。

  跑去隐秘小屋,同样发现不到silhouette 。

  通过密语之书联系,夫人只说忙的脚不沾地,然而利用命运丝线偷窥,却发现她其实没那么忙。

  反而大半时间都呆在Alicia 身边,不知道在干什么。

  因为Alicia 并不知道她mother 伪装成了同学,所以Mellen 也不好多问,只是了解到,夫人伪装的“凯瑟琳”,最近心情似乎很差劲。

  teacher 显然是有心事了,乃至于根本无暇再理会Mellen 这边的情况。

  不过事实上,也的确不用过多理会他。

  觉醒领域后,Mellen 这两天虽然有再次进入那个被炽热所笼罩的world ,但除了发现可以用自己的领域吸收那股炽热能量之外,也没有别的什么收获。

  而以领域吸收能量其实没用,因为相对于那个地方的所有能量,吸收一点根本改变不了什么,反而会让他的领域本身更加不宜生存。

  所以只不过稍微实验,他就停止了这种行为。

  寻找“伟大mother ”的线索一事,自然就更没有头绪了。

  可以说,这方面的探索已经暂时陷入了停歇状态,就算夫人跑来和他一起研究,也研究不出什么。

  相对而言,Mellen 其实更关注命运之子一事。

  Saint Grant 堡袭击事件的余韵已经彻底被命运之子的揭示所替代了,此刻报纸上全都在报到这件事。

  虽然没有真的公开揭示本身,但相关的破解信息却不是秘密。

  只是,相对于相信“world 即将毁灭”,人们更愿意相信另一个猜测,那就是“魔潮将要降临”。

  这个传言也不知道是谁放出来的,然而一经出现,却迅速成为了讨论的热门。

  对于魔潮,大家其实并不恐惧,反而好奇心更多。

  毕竟那是历史中的东西,早就远离人们当下生活了。

  乃至于,Saint Grant 堡内的一些学生,在听说这东西可能会重新现世后,不仅不担忧害怕,甚至还很兴奋。

  各区域图书馆的历史资料区,都因此成了热门地带。

  “所以说,也就是我整天在围着你打转了。”

  扔掉苹果核后,穿着一袭吊带浅blue 长裙的清纯少女叹气说道:“这叫什么,患难见真情?”

  “或者叫狗改不了吃屎也可以。”

  沙发上看报纸的Mellen 不假思索地回答,让朱莉安娜瞬间愣住,继而忍不住笑hehe 地道:“你这样一说,还挺形象。”

  她边说边走到沙发处,依偎在了Mellen 旁边,故作好奇地伸脖子朝他手中报纸看去,那白皙修长的脖颈上,一枚精致的black 项圈在Mellen 视野当中非常显眼。

  “真理教徒们的第二次献祭场地已经找好,祭品疑似某位Spiritual God ……这是谁编造的消息,也太假了点?”

  “为什么假?”Mellen 奇怪地问。

  “时间太短了。”

  朱莉安娜said with curled lips :“距离第一次献祭才多久?”

  “也许这些人的效率很快。”

  Mellen 道:“想来还有很多外人在推动。”

  “可他们再着急,不给那命运之子更多preparation time ,叫他说什么?”

  朱莉安娜不以为然地道:“短时间内,如果他想说更多话,为什么不在上次一起说了?”

  “也许是沟通困难呗。”

  Mellen shrugged 。

  第二次献祭说什么,他反正是没头绪,甚至于,连First Stage 献祭时,自己说的到底是不是那句话,目前都还不确定呢。

  所以说,这事在他看来挺不靠谱的,眼见无数人正因此discuss spiritedly ,忙来忙去,甚至感觉很荒诞。

  只是考虑到献祭后,自己会获得好处,Mellen 对此当然是乐见其成的。

  “总之这种事,和咱们没什么关系。”

  清纯秀美的black hair 少女将头枕在Mellen 腿上,乌黑眼眸眨动着看着Mellen 的下巴,looked thoughtful 地道:“我倒是很奇怪另一件事。”

  “什么事?”

  “你到底从哪得来的这些奇思妙想?”

  她边说边翘了翘摆在沙发上的足尖,那圆润如珍珠似的优美曲线上,赫然附着有一层半透明的black 丝袜,在rays of light 照射下,朦胧妖艳,诱惑力十足。

  Mellen 没回答,只是shrugged 。

  当前world 是有丝袜的,但样式和后世并不相同,也不太符合他的审美观。

  往常他倒是没想要改变什么,但这两天见到朱莉安娜“装修”房子的手段,却忍不住动了心思。

  有着魔法手段,wizard 在实现心中所想非常方便,Mellen 只不过是将脑海中的物件画了出来,朱莉安娜随手一个Transformation Technique ,这“跨时代”的产物就这么诞生了。

  不仅是丝袜,包括她身上穿着的许多衣物,也都是经过Mellen 重新设计了的。

  乃至于让朱莉安娜看他的目光,越来越喜爱,却也愈发怪异。

  博学多才是一回事,博学多才到如此了解女人的程度,当然更招人喜欢,然而另一方面,却也会变得愈发抢手。

  “我那侄女,最近似乎对你很感兴趣?”

  她忍不住问。

  朱莉安娜的侄女当然就是阿西娜·勒索莫尔这位辅课讲师了。

  自从上次附魔课后,那位小学生似的家伙的确很关注Mellen 。

  不过在他看来,这种关注也只是对“优等生”的一种留意罢了。

  因此闻言后,Mellen 只是伸手怜爱地摸了摸怀中这个在某些方面缺乏安全感的人儿,没有多说什么。

  他却不知道,此时那位“小学生”,已经将怀疑的目光对准了他。

  原因很简单。

  在仔细检查过那柄附魔武器后,阿西娜发现,上面附着的那种炽热能量,与mysterious Knight 当初降临后裹挟而来的毁灭力量,非常相似!

  “既然你们非要在今晚尝试summon 他。”

  在Mellen 与其aunt 厮混之际,这位正面无表情地仰头注视着家族里一位负责此事的老管事。

  “我建议你们与校方沟通,去把那位继承人请过来,以免发生意外,控制不住情况。”

  “已经有请过了,阿西娜小姐。”

  管事是一位high level wizard ,闻言无奈地道:“只是布朗宁校长拒绝了我们的请求。”

  “为什么?”

  “他只说根据与继承人之间的协定,校方无权打扰继承人的正常生活。”

  “但继承人想来也不会愿意见到学校遭遇意外的吧?”

  “应该是这样,可惜我们联系不到他。”

  “联系不到?”

  阿西娜闻言想了想,说道:“我去找他,一个小时后还没回来,你们就自行开始summon 吧。”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