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This The Dark Hand Behind The Scenes? Chapter 293

2022-10-28

  第293章 两个囚犯

  所谓的隐匿圣殿,并不在Saint Grant 堡的管辖范围内,但位置仍旧处于校园当中。

  于是被Mellen 下了几重限制的某人尽管当时没有遭到丝毫阻碍,可等他悄无声息地拿到一个装在密封盒子里的item ,离开那处圣殿时,却瞬间被限制的无法再前进一步。

  不过Mellen 并没有过多关注此人。

  并非不重视,而是因为,随着周遭浓雾的弥漫,新的异常现象又发生了——

  他那圆球似的领域,竟然开始疯狂吸纳起了all directions 的浓浓雾气!

  如同rising winds, scudding clouds 般的一切让附近刮起了一阵龙卷风,核心处的圆球已经被Mellen 扔到视野尽头,以免波及自身,但身为领主的主人,他却能够清楚知道,那球内的一切,现在正经历剧烈的动荡。

  并不是好的变化,反而原本不算太浓郁的灼热能量,正在飞快激增。

  如同烈火上泼了汽油似的!

  “那东西是什么?”

  瞧见远处浓雾龙卷风愈演愈烈,刮得周围环境混乱不已,身旁black hair 少女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Mellen 斜眼看了看她,没回应。

  这让对方脸色一黯,语气充满伤感。

  “也对,我其实没资格问你这句话。”

  “我觉得,有什么事,你还是直说了的好。”

  见她一脸可怜模样,Mellen 不由curl one’s lip ,“你连伱女儿都不在乎,可不像是个重感情的人。”

  这话虽然讥讽,但并不算恶毒。

  然而闻言后,维持伪装的修女却像是炸了毛的母猫似的,脸上的黯然disappeared ,反而变的一片愤怒。

  “她又不是我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哪来的感情?!”

  “而且你个死太监,哪有能力生——”

  愤怒的声音到了一半却戛然而止,脸上因愤怒而涨红的色泽,也在迅速消退。

  似乎came back to his senses ,意识到了Mellen 并不是她的丈夫。

  “算了,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她边说边不顾形象地弯腰躺在地上,目光望着被浓雾遮蔽的昏暗天空,语气自嘲地道:“左右我不过是个工具,没用处了,被扔到一边去,倒是该有的命。”

  “什么意思?”

  Mellen 闻言蹙眉,“你在说我吗?”

  “没什么,也别误会。”对方懒散地道:“和你没关系。”

  真要和我没关系,刚才你回来做什么?

  Mellen 内心疑惑。

  他现在有点弄不清楚,这位是什么情况了。

  因为Alicia 的原因,Mellen 倒是很乐于见到修女当自己是失忆,甚至还琢磨着趁此拉近关系,然后好寻机让对方担当起一个mother 该有的责任与义务,也就是替Alicia 承担bloodline 隐患。

  然而现在,还没等他真的做什么呢,眼前这位竟然变成了这种unfathomable mystery 的态度……

  “你之前为什么认为我是你丈夫?”

  周遭雾气覆盖范围广泛,像是鬼打墙似的,虽然被领域疯狂吸收的有变薄趋势,但短时间内却也离不开。

  Mellen 于是干脆坐在了她身旁,忍不住地开口问了一句。

  这是他始终没弄清楚的一个问题。

  “那是我看到的。”

  双手抱着后脑勺望天的对方语气寻常地道:“你身上有他的影子。”

  影子?

  这个说法让Mellen 有些意外,随后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确有那个安东尼的马甲,甚至自从获得虚伪Holy Spirit bloodline 后,第一个变身的就是安东尼。

  和这个有关?

  “那怎么现在又不认为我是了?”

  他转而问。

  “我已经找到他了。”

  “在哪?”

  “死了。”

  “……”

  “不过无所谓,我发现他其实根本就不喜欢我。”

  侧头瞥了身旁坐着的Mellen 一眼后,这位said with a cold laugh :“其实我早该想到的,可惜被猪油蒙了心。”

  “你到底在说什么?”

  Mellen 蹙眉问。“和那个魔方有关?”

  他倒不同情对方的“失恋”,但如果安东尼真要是个渣男,自己想利用这点去忽悠这位可就难了。

  而且,这位嘴上虽然说丈夫已经死了,可这态度,怎么看怎么像是把自己当成了这个渣男似的?

  天可怜见,他还什么都没做呢!

  “管好你自己的事吧。”

  可惜修女不愿意多说了,口中lightly 道:“你也说过,我们是敌人,既然是敌人,哪来的交情在这里闲聊?”

  “你要这么说,我可就把你给抓起来了?”

  “随便。”

  Mellen 闻言叹气,感觉对方莫名就变得油盐不进。

  于是他懒得再多说什么,掏出一捆red 的绳子,efficiently 就将对方紧紧捆绑了住。

  “你——”

  对方并没有挣扎,但看着Mellen 的一双眼睛却瞪得浑圆,其中却充满了错愕情绪,“你竟然来真的?”

  “你不是说了随便?”

  Mellen face doesn’t change 地道:“既然是敌人,哪来的信心会认为我不敢动手?”

  红绳子是当初拷问时,捆绑切尔西夫人用的,具有阻碍施法,限制行动的能力。

  所以现在绑住了,就真的是绑住了,而不是在玩什么情趣。

  Mellen 决定先关对方一段时间,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然单听对方的话,始终让他感到一头雾水。

  而如果问不出来,那他就考虑利用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这种心理疾病来让对方就范了。

  总不至于把她给放了,不然跑没影了,Mellen 可找不到她,万一Alicia 的bloodline 真的有后患浮现,又一时找不见修女来解决,岂不是要让少女嫁给凯文?

  以前他对此还没什么感觉,但现在,Mellen 觉得,真要这样做,自己脑门上似乎就带点绿。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我只是想问你一些事,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更不会要了你的命。”

  内心打好算盘,表面上他却安慰起了表情悲愤的对方。

  “……Fuck You 的!”

  脸色因此涨红的修女突然破口大骂,“想把老娘当工具用就直说,用不着惺惺作态,简直让人恶心!”

  “工具?”

  Mellen 已经是第二次从对方嘴里听到这个词了,被骂倒也不生气,“为什么这么说?”

  “你心里明白为什么。”

  她冷笑着回答,看着Mellen 的目光中却满是悲哀之色,“我这辈子,算是栽到你手里了。”

  你在说什么玩意?

  Mellen 对此深感unfathomable mystery 。

  但可惜,接下来不论他如何询问,对方都始终不回答,只是扭过头去,一脸倔强模样。

  再加上身前地表突然出现了些许异常,于是Mellen 就暂时没空闲理会这位俘虏了。

  异常源自于土地,表面有一行文字浮现而出——

  【释放我,否则潮汐迷雾会将整个Saint Grant 堡撑爆。】

  撑爆?

  Mellen 见此挑眉。

  利用权限看了眼某个被囚禁的俘虏,发现对方此刻神色满是淡定自若,充满expert 气质,浑然没有被扣押的紧张。

  于是他又看了看远处在疯狂吸纳附近浓雾的圆球领域,以及周围愈发稀疏的雾气,不由陷入沉思。

  这是对方没开始正式发力?

  还是他这领域吸收的速度太快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