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This The Dark Hand Behind The Scenes? Chapter 45

2022-07-28

  第45章 Mellen 其实很牛逼

  Mellen 现在脑子有点乱。

  因为知道克拉克这个假名字的,除了夫人之外只有她那个女儿。

  夫人此时正在后边大厅里“大开杀戒”呢。

  所言眼前这位戴面具的少女,只可能是她女儿。

  可是……没记错,这位戴幽灵面具的不应该是之前那个帮自己骂人的泼辣女孩吗?

  撞衫了?

  这倒不是重点。

  重点是,自己是夫人的“表弟”,那么夫人的女儿,难道不应该叫自己表舅或者舅舅的吗?

  你这个Uncle 的叫法……是哪个傻子教你的?

  ……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

  花园小径中,前面女孩在跑,后面一个武装护卫打扮的middle-aged man 在追,他浑身上下沾粘着大量泥巴,仿佛刚从泥潭里打了个盹。

  然后,还没等Mellen 回应女孩的话,他身旁那个擅长决斗的矮个子wizard 就大叫了一声,掏出魔杖指向那追击之人。

  再然后,他就像是被车撞了似的,轰然倒飞了出去!

  这场景有点眼熟。

  如果不是看清楚了这家伙手中魔杖的顶端朝外,Mellen 还以为他这是在学自己之前在宴会上的操作呢。

  不过没有给他留下什么吐槽时间,随着矮个子wizard 被击飞,那个正在追赶女孩的护卫也发现了Mellen 的存在,于是顺手用魔杖往他这边甩了一下。

  无形的力量如同刀刃一般锋利,不过眨眼间,就从对方所在迅疾的窜到了Mellen 近前!

  然后,被他脚步一错,给躲了过去。

  本以为随手就能消灭的小喽啰竟然躲过了自己这次攻击,这让那护卫面色startled ,随后抖动魔杖,又是一击袭来。

  这次进攻散发出的气息似乎比刚才要强不少,空气中甚至传出一阵强烈的音爆。

  只是,Mellen 身体侧仰,又给躲了过去。

  不仅躲了过去,他还顺势在期间掏出魔杖,给对方来了一个瞬发的电光术!

  可惜,强烈的弧状电光虽然眨眼间就从对方身上迸发而出了,但那人却仿佛没事人一般,连根头发都没被烧掉。

  而Mellen ,反而像是被一股巨大力道冲击在身上一般,让他脚步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

  显然,敌人身上有某种“自动反击”手段。

  但与之前那位矮个子wizard 不同,这种反击手段压根就没办法对Mellen 造成什么伤害!

  那护卫打扮的middle age person 见此面色startled ,继而表情凝重。

  “你真的是wizard apprentice ?”

  while speaking ,他甚至停止了追击女孩的行为,反而将全部注意力放在了Mellen 身上。

  “你猜我是不是?”

  Mellen 也没着急跑,而是站在原地patted 被冲击而略显凌乱的胸口衣领,一副十分淡定的模样。

  “wizard apprentice 可没有你这么快的——”

  话说到一半,Mellen 所在地面突然窜出一只岩石之手,fiercely 抓向他的腿部!

  然而,令敌人完全didn’t expect 的是,如此隐蔽且致命的袭击,Mellen 竟然只是随便往旁边挪了一下脚步,就又又给躲了过去!

  任凭那岩石之手怎么去抓,也都勾不到人!

  中年护卫因此表情变得十分郑重,甚至隐隐有所惧意。

  眼前这少年,不仅能轻松抵抗自己保命魔法的致命反击,反应速度还出人意料的快。

  应对自己这个Level 3 wizard 的进攻游刃有余不说,竟然还能预判到自己瞬间展开的sneak attack ?!

  “按理来说,像你这种年纪,impossible 超出学徒期。”

  他于是充满警惕地道:“所以很明显,你其实是长得年轻。”

  Mellen 没回应,只是一脸蜜汁微笑。

  只不过他眼角余光始终在瞥向那个逃窜的少女,以期对方跑远点,然后自己好开溜。

  没错,开溜。

  之前在与那矮个子wizard 决斗时,Mellen 就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之前想象中的那么弱。

  或者说,从未见识过wizard 手段的他,subconsciously 就把wizard 的实力拔的无限高。

  然而,当他认知到wizard Early-Stage 的战斗主要拼的是身体反应速度后,他就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其实很牛……

  或者说,Master Level 的Sun Knight’s Breathing Technique ,很牛。

  Master Level Breathing Technique 带给他的身体素质是非常全面的,力量、敏捷、伤口恢复速度……

  综合素质大幅度提升下,他的反应与敏捷已经非人了。

  上限在哪不知道,但之前的事实已经证明,眼前这个似乎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的家伙,根本攻击不到他!

  再加上,Mellen 能够隐约感知到对方情绪这种以往他没怎么看中的能力配合,他就恍然发现。

  如果对方的手段没有涉及到必中,或者范围性攻击的话,那么他就完全不会被对方伤到。

  因为他能从对方情绪以及身体动作上,分析出相应的进攻点,继而仰仗超常的敏捷性轻松躲避过去!

  “可惜我缺乏攻击手段,不然就算放风筝也能把他给累死……奇了,为什么我的第三只手打在他身上一点反应都没有?”

  Mellen 原本对自己那个能掰弯钢铁的第三只手报以很大期待。

  可刚才,他在与对方交谈时,已经悄咪咪的动用了this method 。

  结果对方似乎……压根就没感受到冲击?

  难道我那么大的第三只手莫名变成了小牙签?

  心中有所纳闷,on the surface ,Mellen 静静与对方对峙着,谁都没敢动。

  Mellen 不动,是因为他在拖时间给那女孩跑远——人家mother 就在后面呢,自己现在不管不顾跑了,形象可就全没了。

  而对方不动,则是因为Mellen 此时在他眼中,已然是一个mysterious 无比的“old monster ”了。

  他没有把握能够打败,甚至在Mellen 眼皮子底下安全撤离。

  于是现场就仿佛一场电影被点击了暂停键,除了身后几匹马低头吃草的咀嚼声外,没有别的声响与动静存在。

  如果就这么下去,可能对方会首先忍不住。

  因为此刻宴会大厅方向传出的rumbling sound 愈发微弱,似乎局面已经被某一方基本掌控。

  是哪一方,这其实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毕竟这里可是格雷厄姆市,expert 可不止切尔西夫人一位。

  就算夫人自己无法应对那些敌人,她只要能拖延一段时间,就能有接连不断的援手降临。

  所以最终胜利的,必然是Mellen 一方。

  这种情况下,着急的只会是对面这位中年护卫。

  ……

  然而就在Mellen 感觉自己胜券在握之际,一阵耳熟的尖叫声复又从不远处传来!

  眼角余光看去,Mellen 错愕地发现,之前跑掉的那少女,此刻竟然又跑回来了!

  在她身后,是一群大概六七人的追击者,一个个浑身沾满了泥巴,看起来同样像是在泥潭里打了个滚。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们脸上还戴着欧内斯特家族分发的各种面具……明显是从那宴会大厅里撤退跑出来的!

  ”Damn it, 到底是她倒霉还是我倒霉?”

  Mellen 暗骂了一声,感觉十分晦气。

  眼见这群人不断临近,而少女逃跑路线上,那位与他对峙的中年护卫脸上显露喜色。

  Mellen 脑海中thoughts are revolving ,将已知信息迅速分析一遍后,脚步突然窜起,Imperial court 年护卫所在位置冲去!

  正因为瞧见一群同伴出现而心头狂喜的中年护卫思绪有点分神,但他并没有忽视Mellen 那边给他带来的威胁。

  因此,在Mellen 还没决定行动时,他就判断Mellen impossible 再motionless 。

  于是他抖动手中魔杖,给自己身上又附加了一层防护魔法——

  他现在可不求伤敌,只求拖延时间。

  而事实上,这也用不着拖延多久,顶多十多秒钟,自己的同伴们就能抵达现场!

  只是,让他完全没有预料到的是,Mellen 的目标并不是对他展开袭击,而是他腰上别着的一柄剑!

  this sword 本来是他用来伪装成庄园护卫的一柄装饰品,别说不受他重视,就算重视,他的防护魔法也impossible 附着到这种普通金属制的foreign object 上去。

  也因此,在他给自己身上施展了一个极强的防护咒时,那柄剑,with no difficulty 的就被Mellen 从剑鞘内拔了出来!

  霎时间,耀眼的rays of light 从这柄金属武器上轰然爆发而出!

  浓郁、刺眼!在夜晚的昏暗环境下,仿佛一轮骤然升起的太阳!

  近在咫尺的强光让中年护卫双眼一阵刺痛,他眼皮subconsciously 一合,内心inwardly shouted 一声不好,就想有所动作!

  可惜,还没等真正展开什么行动,他就莫名感到身体一轻,然后觉得自己似乎……突然飞起来了?

  此时的场面十分奇妙。

  强光的爆发让那群追击者脚步subconsciously 一顿,随后他们就骇然见到,本来防守严密的中年护卫,眼下竟with no difficulty 的被那少年挥剑砍下了脑袋!

  局势突变,鲜血从断头处迸发,如喷泉般,撒落周遭花丛一片。

  现场立即变得十分安静!

  这场面不仅把追击者们吓了一跳,就连Mellen 本人对此都感到措不及防。

  他本来只是想起来自己之前用命数抽取到过一门名叫闪点的剑术,想要利用它唬一下这个拦路的中年护卫,以期逼退他别挡路。

  谁承想,之前他不论用魔法还是用第三只手冲击都浑然无事的家伙,眼下竟然如此容易就被他一剑砍死了!?

  “这剑术,原来这么牛逼的吗?”

  Mellen 不禁想到了当时获得这门剑术时,体内似乎莫名出现了一点变化。

  但此刻局面特殊,没有多余时间让他细想。

  眼见那群人被自己唬住,他没有犹豫,立即拽住已经跑到近前的少女的胳膊,然后moved towards 远处飞快逃去。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和少女就消失的不见了踪影!

  然而Mellen 却没注意,被他当做大敌对待的一群追击者,此刻压根就没有继续朝他们逃跑方向追去的想法。

  他们反而looked at each other in blank dismay 着,驻足在原地,根本不敢再靠近他!

   谢谢hh130书友的100赏,谢谢大家的投票~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