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This The Dark Hand Behind The Scenes? Chapter 46

2022-07-28

  第46章 奇奇怪怪的

  手中this sword 属于Knight 双手剑,剑身厚重,剑格坚固,常人使用时,需要双手去握住长长的剑柄,才能挥砍的动。

  不过此时被Mellen 握在手里时,却完全没有给他带来丝毫负担感,反而轻飘飘的不怎么趁手。

  但在他体内一股奇妙的“气感”作用下,这种不趁手的影响莫名被压到了最低。

  隐隐的,随着“气感”从手部窜入手中剑身,反而让他有种如臂使指的strength control 。

  Mellen 不知道这股“气感”是从哪冒出来的。

  他怀疑这也许是白天从周遭“world ”吸收的那些无形东西,在体内积累残留之物。

  而这种残留之物能breakthrough 身体窜入手中剑中,则似乎是因为那门闪点剑术,曾经对他身体有过些许改变的缘故。

  总而言之,他现在愈发怀疑自己其实已经是一个“Innate expert ”了。

  但因为没有对照物,Mellen 也不知道这种现象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了,这里应该是安全的。”

  远离那处马场,七拐八拐的抵达了庄园边界一处偏僻仓库外时,Mellen 松开了身后少女的手腕。

  “我们用不着跑的太远,等夫人那里忙完,她必然会来找——你怎么了?”

  朦胧月色下,戴着幽灵面具的少女低着头没有发出丁点声响,但浑身上下却不断颤抖着。

  Mellen 见此十分诧异,心想难道逃跑途中这位被攻击到了?

  不应该啊?

  他之前有观察过,这女孩身上应该有什么防护道具,以至于那两波追击者只是单纯在身后追赶,而没有用魔法去攻击乃至去束缚她的行动。

  所以之前Mellen 才放心的拉着她转身就跑,毕竟有这么一个挡箭牌在,他也不怕后背暴露在敌人视线中。

  然而,如果挡箭牌真的被用来挡了箭,那这事可就坏了……

  Mellen 有点慌,但围绕少女周身转悠一圈,却没发现她身上有什么伤口存在。

  这让他很是纳闷。

  “你是哪里难受吗?可别闷在嘴巴里,憋出病来就不very good 。”

  还是没回应,Mellen 发现她始终在呆呆盯着她自己的左手腕,也就是Mellen 之前抓握的地方,motionless 。

  因为带着面具还低着头,Mellen 瞧不见她的表情现在是什么样子。

  所以他就蹲在其身前,仰头看了看少女藏在面具下的眼睛。

  然后Mellen 就错愕地发现,这位少女那双jade-green 的纯净眼眸,此刻已然瞳孔扩散,仿佛失了魂……

  只是,这种失魂并不像是那种所谓魂魄丢失的模样。

  而是bright and intelligent 的呆滞,恍惚中带着点迷醉,让Mellen 不禁感到一股莫名的既视感。

  好像在前世……没少见他的一些女性朋友露出这副模样?

  “不会吧……”

  想到某种可能,Mellen 不由感到诧异。

  只是握了一下手腕而已,怎么可能会这样?

  但……如果不是这样……又能会是哪样?

  脑海中升起一股极大的好奇心,Mellen 因此做了一个较为失礼的举动——

  他把对方的面具给摘了下来。

  然后,golden haired girl 精致且一片嫣红的面颊就这么显露在了Mellen 视线中。

  “你——”

  Mellen 彻底dumbfounded 。

  对方则失神的与他对视了片刻,表情呆呆的,嘴巴subconsciously 张着,看起来有点傻。

  不过紧接着,她就双眼一番白,突然晕了过去。

  月色下,注视着对方倒地不醒的silhouette ,Mellen 有点傻眼。

  ……

  Alicia 原本是在宴会大厅里,和好友一起看热闹的。

  但当Mellen 在下边大声讲述起凯文的“黑历史”,她就没办法再继续听下去了。

  并不是因为对未婚夫如此“愚蠢”而感到失望,而是因为,她听清楚了Mellen 的声音。

  或者可以说,她认出了Mellen 的声音。

  那赫然是自己未来的继父,也就是mother 表弟讲话时的声音!

  这声音她在故事书的world 里亲耳听过,并且对此印象十分深刻。

  所以她不觉得自己是听错了。

  也因此,她彻底懵了。

  昨晚mother 说那位克拉克是她表弟时,Alicia 虽然感到错愕,但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太过分的。

  毕竟是远亲,又不是近亲表弟,她只是委屈mother 瞒着自己而已。

  然而mother 可没说,所谓的表弟,是和她这个当女儿的一般年龄!

  “mother 给我找了个继父,而这个继父和我是peers ……”

  这个念头让她感到十分凌乱,也让她茫然无措,彻底没了留在这里凑热闹的心情。

  她想去外面静一静。

  于是趁着Mellen 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没人注意她,Alicia 失魂落魄的离开了现场。

  然后,在外面静一静过后,她反而想到了更多。

  “既然他是个peers ,也许过阵子会和我去同一所wizard 学校,然后成为同学?”

  “继父……是同学?”

  很难表述当时Alicia 是什么心情。

  总之,在旁人还在因为Mellen 爆料羞辱而感到愤怒时,她已经倍感凌乱的在庄园后方建筑群中茫然游荡了起来。

  这并不是因为她在找什么地方或者who ,而是因为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什么好了。

  回家?

  那必然会面对mother ,when the time comes ,她该露出什么表情?

  或者说什么话?

  回宴会大厅?

  这同样会面对那位“father ”,她还是不知道自己需要拿出什么态度才叫合适。

  于是Alicia 只好漫无目的的在周围游荡了起来,脑子里空荡荡的,不知道怎么办好。

  然后,她就碰上了一个形迹可疑的中年护卫。

  那人原本正躲在角落阴影里,从一具尸体上扒下衣服穿在身上。

  瞧见Alicia 后,二话不说就掏出魔杖对她展开了攻击。

  所幸她身上有mother 给的防护道具,对方的攻击不仅没有奏效,反而被奇妙转换成了一股能够令其动作迟缓,浑身不断往外冒泥巴的诅咒施加而去。

  于是Alicia 成功逃脱。

  再然后,她就在逃跑过程中碰见了Mellen 。

  纵然对此难以接受,但危险临近,Alicia 还是本能的moved towards 自己这位未来“家人”喊了一声。

  她的本意是提醒对方快点跑,可是谁承想,竟然把身后那个追她的敌人的注意力给转移了过去。

  Alicia 对此感到十分懊恼,但她觉得自己留在原地准会拖后腿,所以就想跑回大厅叫救兵。

  可惜,跑到一半,她就被一群人给堵了回来。

  再然后,她就见识了一场十分凌厉且血腥的反击场景——

  那突然爆发开来的“太阳”,和那随着惯性被甩到半空中还在眨着眼睛的断头,都给单纯的她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因此,接下来被“继父”握住手腕逃跑的过程中,她完全是大脑一片空白的状态。

  尤其是,随着双方肌肤紧贴,one after another unfathomable mystery 的感觉不断从手腕处袭向脑海,让她这种空白持续期不断延长……

  于是最终,在面对继父蹲下来与她展开对视时,各种情绪与感觉混杂在一起,搅动的她脑子愈发混乱,继而就觉得脑海中嗡的一声响,让她彻底晕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时,Alicia 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处整洁的卧室床铺上。

  而身旁,正坐着那个让她感到十分别扭的peers silhouette 。

  “你醒了?”

  对方的声线听起来依旧开朗,充满阳光意味。

  只是此刻听在耳中,却让Alicia 浑身一颤。

  她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好了。

  一方面,对方如此年轻,却是mother 的恋人——这种事情想想就令人感到难堪!

  另一方面,这个让她感到难堪的silhouette ,却在刚才救下了她……

  身为一个社交经验基本为零的少女,Alicia 左思右想,也都理不清自己到底该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这位未来继父合适。

  于是最终,她干脆将身上盖着的red 丝绸被子往头上一拉,将自己蒙在了被窝里,假装自己不存在。

  坐在床前的Mellen 见此一愣。

  她这是害羞了吗?

  嗯……

  looked thoughtful 间,Mellen 干咳了一声,道:

  “这里应该是欧内斯特家族某位high level 侍女的卧室,看起来很安全,我们可以在这里等等,想来用不了多久,你mother 就会来接你了。”

  这话让Alicia 听的内心一紧,然后反而把自己缩的更深入了。

  “真是个奇怪的人啊……”

  Mellen 见此感叹,继而从床头椅子上站起身,踏步走向门外。

  他准备去总结一下自身情况——

  在之前,Mellen 已经“检查”过那门闪点剑术与自己的身体了,没琢磨出什么线索。

  拿起那柄双手剑时,也没再暴露出那种刺目rays of light 。

  想来这门剑术,可能只会在遇到敌人时发挥出作用。

  但既然发现自己在近战方面不是个鶸,Mellen 就考虑着,自己接下来应该去定制一柄趁手的武器——

  那柄双手大剑其实还可以,就是太占地方,还塞不进魔法口袋,携带十分不便。

  “就是不知道宴会大厅那边,现在到底什么情况了……”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Mellen 却没有出去探查的想法,而是坐在卧室外客厅中的一处沙发上,从魔法口袋里掏出自己的随身booklet 。

  打开一看,上面的数据让他面色一喜。

  【命数:5、34】

  【位格:1】

  【所学技能:Sun Knight’s Breathing Technique (Master Level )、Snake Psychic Deduction Method (Master Level )、电光术……】

  ……

  所学技能和之前相比没什么变化,而原本Mellen 的绿色命数只剩下3点。

  现在,却有34点!

  显然,他之前一番努力,并没有白费。

  “所以,就算wizard 基础科目再多,也It shouldn’t be 多于三十吧?”

  Mellen 暗暗琢磨,感觉自己这个刚刚加入儿童班没两天的菜鸟,也许可以来一次弯道超车?

  只是……真要这样,又该怎么去解释呢?

  就算是过目不忘,才几天时间就把全系列基础学会了,也不是正常人能想出来的事情吧?

  但如果假装自己没学会,而obediently and honestly 呆在儿童班里和一群小孩厮混,岂不是浪费时间?

  正琢磨,一道沙哑低沉的女性声音突然从他身旁响了起来。

  “你在哪?有没有遇到危险?”

  这声音明显是切尔西夫人,Mellen 被吓了一跳,还以为那位夫人已经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自己身后。

  不过看了看周围房间,他却并没有发现对方的silhouette 。

  “我现在用的是一种名叫呢喃咒的魔法,你只要回应一句,我就能确定你的位置。”

  那声音又响起来了,仿佛从空气中传出来的一般。

  Mellen 因此明白了,自己之前明明戴着面具,为什么会被人找上门碰瓷。

  想来就是因为自己回应了那个“侍者”的声音,对方定位了自己的缘故。

  “可是,你又怎么能证明你就是切尔西夫人本人呢?”

  他因此暗暗嘀咕。

  既然有通过声音定位的魔法,为什么就不能有伪装声音欺诈他的魔法?

  于是Mellen 干脆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完全无视了对方的询问。

  可惜的是,他这种谨慎做法,这次不仅没立功,反而起了反效果。

  不过大概一分钟左右,一道身着black 华美长裙的窈窕silhouette ,就伴随着一阵空气扭曲景象,悄然出现在了客厅侧面的壁炉前空地处。

  silhouette golden 长发盘起,一缕发丝垂在额前。

  发丝下,那双与其女儿类似的眼眸一经扫视周围环境,就紧紧盯住了不远处的Mellen 。

  这赫然是切尔西夫人。

   谢谢甘道夫书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投票支持~

    

   

  (本章完)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eaven Sky Demon Venerable
19 hours ago

( ͡° ͜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