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This The Dark Hand Behind The Scenes? Chapter 47

2022-07-28

  第47章 他还是个child 呀

  昏暗的房间客厅内,出现在壁炉前的切尔西夫人面容紧绷,目光在immediately 就looked towards 了坐在那里的Mellen 。

  瞧见他浑身上下完好无损后,她的脸色稍微舒缓了些许,但表情仍旧不太好看。

  “刚才为什么不回应我?”

  Mellen 闻言张了张嘴,就想说自己之前上过一次当这件事。

  可没等他说话,不远处的夫人表情就突然startled ,继而脚步匆匆地走向卧室方向。

  然后她就在卧室床铺上看到了,正把自己全身裹在被子里,只掀开一条缝,露出一双眼睛朝外cautiously 张望着的女儿。

  切尔西夫人见此,绷着的脸色彻底放松了下来。

  但紧接着她就似乎想到了些什么,神态一变,抬手就将女儿身上的被子给掀了开。

  并未瞧见有衣衫不整的情况出现,这让她暗暗relaxed 。

  只是,随着被褥被挪开,一缕奇特的味道却隐约扩散开来,与少女身上的体香completely different 。

  夫人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不过她这种情绪,随着见到女儿复又把自己缩回被窝里之后,就瞬间收敛起来了。

  “你不老实在宴会上呆着,四处乱跑什么?”

  夫人lightly 问,表情没什么变化,但随便who 都能看得出,她现在很不高兴。

  “凯文之前找不见你,都快急疯了。”

  “我……我怎么知道这里会出现一群敌人……”

  躲在被窝里的Alicia 小声辩解着,但随后她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语气突然大声了起来。

  “你,你也没有和我说,你表弟是个年纪不大的小younger brother 吧!”

  什么叫小younger brother ?

  门外探头朝这里张望的Mellen 闻言眨了眨眼。

  可真瞧不起人。

  他哪里像是小younger brother 了?

  “他是我表弟。”

  夫人语气冷淡地道:“不是小younger brother ,还能是Big Brother ?”

  显然她这是真生气了,不然impossible 在自己新收不久的学徒面前,说出如此不顾形象的话来。

  然而一听这话,Alicia 反而更理直气壮了,或者说,早就压在心底的怒火瞬间冲上了头。

  将自己金发凌乱的脑袋从被窝里钻出来面向mother 后,她用充满愤怒的语气loudly said :“Big Brother 才是正常的,小younger brother 是变态!”

  “……谁是变态?”

  “你是变态!”

  “你——”

  见女儿如此态度,切尔西夫人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她刚闯了祸,哪来的勇气敢和自己犟嘴?

  难道女儿越大,就越不讲道理了?

  一股怒气徒然从心底滋生。

  但瞧身子裹在被子里的少女仰脸面对自己时,不仅没有丝毫理亏,反而同样一副很愤怒的样子,她就瞬间失去了再说下去的心情。

  这child ,已经叛逆到没法沟通了,继续说下去,只会越吵越凶。

  “开学之前,你就在家里老实呆着吧。”

  充满失望的回了一句后,切尔西夫人转身就想离开这里。

  然而Alicia 此时同样很不理解,明明做错了事情,mother 竟然还有脸皮跑来质问自己??

  那可是和自己同龄,甚至看起来还要小一些的小男孩啊!

  她怎么好意思下得去手?

  好意思倒也罢了,竟然还一副如此理直气壮的样子!?

  “如果不是你非要叫我来参加这次宴会,你以为我愿意来吗?”

  越想越气,少女于是愤怒地moved towards mother 的背影loudly said :

  “还有那个什么凯文,怎么不急死他啊?我爱去哪就去哪!谁管他怎么想!”

  这声音甚至泛着些许哭腔,切尔西夫人闻言step one stopped 。

  随后她转头looked towards 女儿,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只是此刻Alicia 已经复又将头蒙到了被子里,摆出一副面朝墙壁背朝外的模样了。

  这是她拒绝再讲话的标准姿势。

  “你先在这里反思一下自己吧。”

  夫人于是lightly 道:“我去和你Uncle 说几句话,稍后就带你回家。”

  这话没有获得回应,但她对此已经习以为常了。

  转身离开卧室,顺手将房门带上之后,切尔西夫人looked towards 了客厅沙发处正端坐在那里,一脸我什么都没听到模样的black hair 少年。

  “你今晚做的很好。”

  坐在Mellen 对面的沙发上,夫人沉默片刻后,朝Mellen 说道:“除了几个bad luck 的child ,大部分人都安然无恙,可以说,是你救了他们。”

  她没提那些敌人怎么样了,但看她此刻身上衣着整洁,丁点脏乱也无的模样,就能证明双方其实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这还要多亏了您——”

  “如果不是你的提醒,今晚这里只会酿成祸事,而我事先却对此一无所知。”

  夫人出言打断他的话。

  “事实就是如此,你也不需要在我面前客套什么,学徒与teacher 之间,最好还是坦诚一些的好——现在,把你的魔杖拿给我看看。”

  Mellen 闻言乖乖将自己那根小魔杖掏出来递给对方。

  房间随即陷入安静。

  素白纤细的手指轻捏起教鞭一样的骨制魔杖后,夫人低头观摩片刻,又用带着健康月牙white 的指甲轻轻敲击了几下这根魔杖的杖身,随后满脸诧异地looked towards Mellen 。

  “它在你手中,一直是满负荷运转的?”

  “呃,我不是很懂这个……”Mellen 小声回答。

  “你连自己的innate talent 到了什么程度都不知道?”

  切尔西夫人蹙眉,但见Mellen 一脸茫然的模样不似作假,她就瞬间明白了过来。

  “混血协会没把真相告诉你,可能是怕你心生自满。我也是疏忽了这点,以为——”

  话语突然顿住,她没再说下去,只是脸色变得不太好看。

  那显然并不是因为Mellen ,可能是因此联想到了……她自己?

  超强的感官让Mellen 隐约能够感受到对方此刻的心情。

  他对此其实能够理解。

  毕竟最初那场宴会上,Mellen 就知道眼前这位夫人在前半生基本没遭遇过什么挫折,乃至性格当中存在着很大一部分傲慢却不自知。

  而这段时间,接连遭遇了被刺杀,被挑拨离间,乃至今晚这件事情,都显然与这种性情缺陷有关——

  格雷厄姆市毕竟是切尔西夫人的地盘,可一群人竟然瞒过她的耳目,想在这里搞一场“恐怖袭击”……

  如果不是阴差阳错下,他们挑中了Mellen ,如果他们选了其他人做这次袭击的引子,或者说选了其他事件来暗中掺入这场灾难。

  那今晚这件事情的结局,可就完全是另一个方向了。

  “东方人有句古话。”

  见对方沉默至此,Mellen 壮着胆子说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我怎么不知道东方还有这句古话?”

  夫人抬头瞥了他一眼,倒是没有因为眼前学徒反过来教她做事而心生不悦。

  但她也没有和Mellen 深聊此事的兴致。

  因此,没等Mellen 回应,她就转移了话题。

  “你能Perfection 运用这根魔杖,就代表你的innate talent 不仅不差,反而非常强。”

  “甚至可以说,你是我见过的wizard 当中,innate talent 第二好的,所以我对你的培养计划需要进行更改。”

  “全体系基础的学习这点是不能变的,但耗费两年甚至更长时间就并不合算了。”

  “我有预感,wizard 界这两年可能不会太平,你必须要尽快拥有自保之力。”

  说到这里,她稍微沉吟了一番,就又道:

  “我听说混血协会有一种罕见的记忆inheritance ,可以令人迅速学会一些东西。他们的会长明天或者后天应该就能抵达格雷厄姆,到时我会想办法让他给你开放这种inheritance 的权限。”

  “另外,你的innate talent ,只有顶级wizard 学校才有资格培养。”

  如此说着,切尔西夫人眼中闪过一抹迟疑,但紧接着她就似乎下定了决心,继续说了起来。

  “距离Darkthorn 联合王国最近的顶级学校只有北方帝国的Imperial Family wizard Academy ,和雷岛的Saint Grant 堡。”

  “我在前者的影响力并不强,不能保证你在那里会绝对安全。所以我会把你安排到后者里面去。”

  “只是混血协会那边的事情还需要你帮我盯着,你和我的关系暂时也不能暴露,所以我会叫Saint Grant 堡将一批入学名额给予混血协会。”

  “如此一来,以你的innate talent ,协会必然会把其中一个名额交给你。”

  这话说的casually ,Mellen 闻言不由暗暗咋舌。

  他可是记得,当初老考核官在大街上抢夺自己时,还一脸mysterious 兮兮地声称协会内正有一个顶级名校入学资格,如果他加入协会,就有机会对此进行竞争。

  还说这件事目前只有少数几个人知晓,大部分人都还不清楚,属于绝对机密……

  仿佛那是什么了不得的机缘一般。

  然而现在,夫人随口就是一批……

  “但你需要在我面前保证一点。”

  正当Mellen 爱慕富婆之心复又开始begin to stir 之际,就听切尔西夫人语气突然转变为严厉。

  “你要坚守本心,在Alicia 面前维持住自己Uncle 的身份,绝对不能去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坚守本心?

  Mellen 闻言眨了眨眼。

  你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可这应该impossible 吧……我刚想到这茬你就知道了,那岂不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而且,这和你女儿又有啥关系?

  内心有点纳闷,但表面上,他却一脸坚定地nodded 。

  “您放心,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这就好。”

  夫人很满意Mellen 的态度,脸上甚至罕见的露出一抹欣慰。

  不过话说到这里,基本就已经可以结束了。

  将手中魔杖还给Mellen 后,她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就先这样,有什么事情,你随时用密语之书联系我。”

  如此说着,她脸色犹豫了一下,又道:

  “还有,今天这件事虽然被你处理的很Perfection ,但你往后做事最好还是谨慎一些,此类事情,能不掺和就不要去掺和。”

  “wizard 的手段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瞬间定生死在wizard 界是常态。有些wizard 的性格也十分极端,你如果乱出风头,难免会被某些疯子给盯上。”

  “你是我的学徒,我可不想突然听到你的死讯。”

  “我知道了。”Mellen nodded 乖的就像一个little baby 。

  不过见眼前夫人准备离开的样子,他迟疑了一下后,突然道:“我其实有一个问题,想向您请教……”

  “学生请教teacher 是一件十分正常的行为。”

  本打算去卧室接女儿的切尔西夫人动作一顿,随即转过头来lightly 道:“你没必要这么腼腆。说吧,什么问题?”

  “您知道有那么一种人,可以……嗯,可以无视wizard 的防护魔法,直接对他们的身体进行打击伤害吗?”

  “比如,毫无阻碍的割下wizard 的脑袋?”

  以为Mellen 不过是想要询问一些基础知识的切尔西夫人面色startled ,继而表情瞬间严肃了起来。

  “你在哪碰上的这种人?”

   谢谢书友20190113195612353书友的100赏~

    另外调整一下更新时间,下午暂时不变,上午的更新大概在十点半左右~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