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This The Dark Hand Behind The Scenes? Chapter 49

2022-07-28

  第49章 等死的上帝之手

  凯文此时仍旧处于欧内斯特家族。

  只不过他已经从被毁坏而千疮百孔的宴会大厅,转移到了内部一处绝对隐秘且安全的卧室里。

  衣着还是那么光鲜整洁——

  在之前那场突如其来的灾难中,凯文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因为当时他是与好友Jim 在一起的,而切尔西夫人的传送则是以Jim 为原点。

  所以在混乱发生时,他并没有受到丝毫波及。

  只是那恐怖的蛇群,以及隐藏在蒙面舞会中的大量未知敌人,却始终让他心有余悸,暗感后怕。

  乃至到现在,他都还looked pale ,heartbeat 飞快,没有彻底缓和过来。

  但相比这场意外,让他更在意的,其实是那“illegitimate child ”口中的话语——

  自己前脚刚被那“illegitimate child ”一顿恶毒嘲讽,后脚就又被对方抬到了一个足智多谋的形象上。

  这让他心情十分复杂,愤怒混杂着错愕,不解掺和有茫然……

  宴会发生巨变时,他没来得及细想,现在安全了,他就越想越不对劲。

  凯文觉得,自己可能是被那个恶心的家伙坑进了一个巨大且凶险的vortex 当中。

  但这个vortex 的来源又是什么?

  难道真是对方所声称的那样,正有一群人,在暗处挑拨离间?

  可是,一群混血,有什么资格和纯血站在一起,被别人挑拨?

  凯文想不透这件事。

  于是在确保自身安全的immediately ,他就想要联系family elder ,进行求助。

  他首先想到的,自然是自己的父母。

  可联系father 就不免说起illegitimate child 一事,他现在心情很乱,本来打算不管不顾将所知一切完全说与father 听。

  现在被Mellen 强逼成了一个“足智多谋”之人,倒是没了那种气愤情绪。

  然后就觉得,和人置气反而影响自身家庭未来,是很不值得的一件事。

  况且,那个illegitimate child ,真的是mother 的illegitimate child 吗?

  经历了今晚一事后,凯文现在反而对此有点不确定了。

  真相扑朔迷离,在没有进一步证据前,他认为还是别和father 讲话为好。

  至于联系mother ?

  这就更impossible 了。

  因为如果那illegitimate child 根本不是mother 的illegitimate child ,自己这段时间做的事情,岂不是在否定mother 的人品,怀疑她背叛了father ?

  这必然会招来一顿毒打!

  要知道,他mother 的脾气可不怎么好,有时候凯文觉得,她甚至比father 还要凶。

  所以,凯文现在联系的是自己的祖父,一个已经“退休”,在家颐养天年的前魔法部Deputy Minister 。

  不过因为这件事的根源是打击“illegitimate child ”计划,凯文不觉得把那个还不确定的“真相”,告诉给祖父是什么好主意。

  没准一个不慎,old man 就给气过去了。

  所以凯文只是谎称一个叫“Igor ”的Mixed-Blood Wizard 得罪了自己,所以他才联合好友Jim 做下了这个局。

  apart from this ,他倒是基本没有隐瞒的,将所知一切全都与祖父交代了过去。

  包括自己是如何在对方面前出糗的。

  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也不知道这借口能不能糊弄过去……”

  捏着摊开的密语之书,凯文在卧室地板上来回踱着步,脸色一会忐忑,一会犹疑,十分的复杂。

  五分钟后,手中书突然“震动”了一下,让他心头一颤,紧忙低头看去。

  然而书页上当先一句话,却让他表情一愣。

  “你father 要回来了。”

  ……

  father 要回来了?

  好事啊!

  可这和我刚说的那件事有什么关系?

  凯文对此感到十分错愕,不过还没等他询问,对面就又发来一句话。

  这句话就与他之前说的那些事有关了。

  “等他从殖民地返回联合王国,听到你如此的disappointing ,你猜他会是什么反应?”

  ……八成会气疯吧?

  被祖父“暴击”,凯文内心一阵苦涩,尤其是那illegitimate child 如果真是illegitimate child 的情况下——

  亲儿子被野种戏耍如斯,哪位father 能受住这种气?

  不过illegitimate child 一事祖父并不知情,所以凯文觉得,对方的意思可能是在暗示,自己将会遭遇暴躁father 的一顿毒打。

  “你有什么想法?”没等到回应,祖父那边又问。

  凯文犹豫片刻,没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转而问道:

  “南加殖民地那边的暴动impossible 这么快平息吧?您知道father 为什么会突然返回吗?”

  “凯撒要死了。”

  密语之书上浮现出如此一句话来。

  “十年前那一战固然让他名声大噪,却也给他的身体留下了难以根除的后患。现在,他已经没几年可以苟活。”

  凯文见此startled 。

  格兰尼·凯撒,教会的上帝之手,Holy Sect 军副Corps Head ,无数wizard become terror-stricken at the news 的顶级猎人……竟然快要死了?

  这个消息真是让他始料未及。

  但诧异过后,凯文就释然了。

  他对猎人这一职业并不是太熟悉,但也清楚知道,这一职业的强悍,是以消耗“Life Source ”为代价的。

  发动能力需要消耗Life Source ,使用“封印物”需要消耗Life Source ,重伤恢复乃至断肢重生,还是要消耗Life Source 。

  固然猎人cultivation Breathing Technique ,life force 十分顽强,但积年累月下,他们能有多少life force 可以耗费?

  在超凡圈子里有一句话总结的很好,那就是Knight 以自己的生命守护别人,猎人以自己的生命抹杀别人。

  所以,猎人这一职业尽管非常克制wizard ,但wizard 界普遍对猎人报以俯视乃至瞧不上的态度。

  虽然on the surface 不敢说什么,但暗地里,wizard 们基本都认为猎人不过是一群只会使用“蛮力”的martial artist 罢了,inheritance 艰难,除了打架之外干不了别的。

  越出名死的还就越快,看他风光几年,人过后自己就无了,根本不足为虑。

  凯文也是这种心态,所以他倒是不觉得那个所谓的上帝之手将要死了,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只是,他有点不理解,这和自己father 从殖民地返回有什么关系?

  “凯撒和你father 关系不错,不久之前他暗中联系了你father ,希望你father 能回来劝说家族对他进行一场投资。”

  祖父紧接着就回答了凯文的疑惑。

  “投资?”

  “罗宾·莱法利的生命重启ceremony ,凯撒希望我们帮他进行生命重启。”

  “可是我有听说,这种ceremony 就连那个罗宾本人都没成功?”

  “没错,而且就算成功了,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也十分庞大。”

  祖父的话缓缓从书页上传来。

  “风险很高,所以我准备拒绝凯撒的请求。你怎么看?”

  “有点可惜,但您的想法是正确的。”

  凯文回答。

  他是真这么认为的。

  虽说瞧不上猎人,但凯撒的身份可不只是猎人。

  他还是教会Holy Sect 军副Corps Head ,和国际wizard 联合协会荣誉Vice-President 。

  this level 的人物,如果能为家族所用,菲利克斯家族在wizard 界的地位必然再进一步。

  这种程度的进步,可不是单靠财富积累能做到的……

  只是,既然祖父都说了风险很高,那这件事的风险,可能就不是很高,而是超高了。

  祖父一向是个敢于冒险的old man ,这点凯文清楚了解。

  所以他的意思翻译过来,基本就是,除非Divine Vestige 降临,否则凯撒必死。

  然而,this world 哪还有什么Divine Vestige ?

  那些名为Spiritual God ,实则不过只会愚弄世俗的伪神,可没能力挽救一位顶级猎人的生命。

  它们不被猎杀就不错了。

  “既然你也认为我的判断是正确的,”正当凯文脑海中思索此事之际,对面又传来一段话。

  “等你father 回来之后,安抚他的任务就交给你了,他毕竟是家族的现任patriarch ,我需要给他留点脸面。”

  unconsciously 一口大锅就这么砸在了脑门上,砸的凯文瞬间就懵了,然后他慌忙replied :

  “这……您太瞧得起我了,我father 怎么可能听我的话?您还是叫——”

  “如果你是被某个混血戏耍的蠢货,你father 当然不会听你的。”

  对面出言打断他的话。

  “但如果你是一个聪明睿智,识破未知敌人阴谋并且反过来布下一场陷阱的有为青年,那么这件事你就能够胜任了。”

  合着您绕了一大圈……目的其实是为了这个?

  凯文见此startled ,继而有些无奈。

  该怎么说?

  虽然他把事情真相说了出来,但他其实没想要把这真相告诉给祖父之外的其他人啊。

  他也是要面子的好吗!

  祖父为什么会认为,自己可能会拒绝上那个混账illegitimate child 的当呢?

  他真不是那种意气用事的人啊……

  “我该怎么做?”

  虽然隐隐觉得自己被祖父“瞧不起”了,但凯文倒也没反驳。

  用事实说话好了,这个当他甘愿去上,被坑了也无怨无悔,并且十分乐意听从家族的安排。

  然而紧接着,祖父那边传来的话就让他复又懵了。

  “把你脚下穿着的那双靴子,给那个叫Igor 的little fellow 送去。”

  “您是认真的吗?”

  凯文错愕地问,“那可是游神之靴啊?为什么要送给那家伙?”

  身为顶级wizard 家族子弟,他身上当然是有各种防护道具的。

  而在他的诸多随身道具中,游神之靴可是他底牌中的底牌。

  保命用的!

  然而现在,祖父的意思,竟然是叫自己把这双靴子送给那个“illegitimate child ”!?

  “既然你选择上他的当,那么他现在就是你的合作者了,我们当然需要确保我们的合作者不会被那些敌人事后报复。”

  “最保险的其实是派遣人手去保护,但那little fellow 可能会对此感到不自在,你们这些youngster 也不愿意屁股后有人盯着,所以只好委屈你自己了。”

  “可是,把这双靴子交出去,我有点没安全感……”

  “不用怕,祖父我会派遣人手保护你。”

  凯文语塞。

  您都说了屁股后有人盯着不自在,还要派遣人过来……

  合着您孙子受点委屈不要紧,一定不能怠慢了那个坑您孙子的家伙?

  被坑了,不仅要想办法保护那混蛋,还要顾及他的感受……

  凯文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虽说现在他对那个名为Igor ,实则叫Mellen 的“illegitimate child ”没有什么恨意了。

  但要说有什么好印象,那显然也impossible 。

  因为在对方那里吃了瘪,凯文甚至感到颇为不忿。

  他认为,如果不是自己顾及mother ,这些天根本不会表现的如此“愚笨”。

  也因此,当他见到祖父如此“区别对待”时,他就忍不住感到一阵憋屈。

  不过,似乎猜到了凯文此刻的心情,密语之书上又浮现出了一些字迹。

  “那小子是个人才,如果不是和切尔西家那位关系密切,我甚至会考虑派你Uncle 去拉拢他。”

  “所以你也别去纠结以往那些skirmish ,以后和人家多多相处,总能从他身上汲取到一些优点。”

  “你还年轻,有别人没有的背景和资源,纵然暂时被压着,也不需要着急。”

  “多多历练,早晚有一天,他反而会在你面前低头做小,毕恭毕敬。”

  ……

  祖父说的有点多,显然是怕他这个当孙子的真被打击到,于是就用话语点醒他。

  然而虽说的确是这么个理,但凯文并没有被安慰到,反而心情更复杂了。

  他不理解,那家伙什么时候和自己那位“岳母”关系密切了?

  而且,祖父这也太瞧不起人了吧……竟然叫他去学那家伙身上的所谓优点?

  除了实在够shameless 之外,他还有什么东西是值得自己去学的?

  心头不忿,但表面上,凯文却老实在书页上回了一句。

  “我知道了,明天一早,我就把靴子给他送去。”

  “不,明天不行,必须是今晚。”

  “为什么要这么急?”

  “如果敌人想要报复,今晚是最佳时机。”

  “……那我现在就过去!”

  虽说小心思有点多,但凯文还是一个很听长辈话的child 的,闻言就要起身去找Mellen 。

  “也不用太急。”

  密语之书上浮现的话及时叫住了他。

  “这件事刚结束不久,敌人就算有余力想要报复,也得有个preparation time ,这个时间不会少于两个小时。

  “所以现在,我们先聊聊一些琐事。”

  “……您还有什么安排?”

  凯文scared witless 地问,生怕祖父一句话过来,又要叫他把别的底牌送出去。

  不过这显然是他想多了。

  “我会联系各大报纸,对今晚宴会上的事情进行报道,着重突出你的聪明才智。”

  对面说道:“那child 外在形象如何?”

  这和报道与否有什么关系?

  凯文见此纳闷,但也没犹豫,就将Mellen 的样子大致给对方描述了一番。

  “那算了。”

  密语之书上浮现出一段十分“残酷”的话语。

  “我本来想叫报社给他出一篇专访,送个人情,顺便还能讨好一下魔法部里对混血友好的温和派。”

  “但如果他形象太出众,反倒会抢了你的风头,得不偿失。”

  您这是……在说我丑吗?

  凯文见此又郁闷了。

  但他对自己的形象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他也不觉得出身优渥的自己,需要仰仗外表去抬高别人眼中的印象。

  别说他不丑,就算是个very ugly person 又如何,谁敢小觑了他?

  然而正当凯文如此坚定自信心时,对面复又发来一顿“暴击”。

  “另外,以后少和欧内斯特家那child 厮混,那种耍小聪明的小子做事也许会获得短暂利益,但长远来看,成不了大器。”

  “你如果哪天不用我教导,就能交到Igor 那种child 当朋友,而不是把他变成敌人,心思就算是基本成熟了,我也能稍微放点心。”

  “……”

  连番被自己至亲如此“暴击”,让凯文内心憋屈无比,但他偏偏还不能反驳。

  因为事实就是,自己这段时间表现的很蠢。

  与那个混蛋一对比,就显得更蠢了。

  怪不得别人。

  可正因为没法反驳,他现在反而愈发不忿。

  于是见祖父接下来没有再说话,凯文索性也不再主动说什么了,以免又被刺激一顿。

  但尽管内心充满不服气,之前祖父的教导凯文还是听到了心里的。

  因此,收起密语之书后,他就起身走向门外,准备把身上的靴子给送出去。

  结果刚刚推开门,他就诧异地发现,好友Jim 竟然就靠在门外对面墙壁处,满脸阴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什么时候来的?”

  凯文奇怪地问,“怎么没敲门?”

  对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语气怪异地道:

  “也许我们尊敬的菲利克斯阁下,可以给您卑微的仆人解释一番,今晚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

  家族庄园被毁成了破烂,一群mysterious 敌人潜入家里来却半点不知情。

  好朋友凯文on the surface 在求他帮忙制定所谓的打压计划,实则却是利用他与他家族的庄园布下了一场陷阱。

  而他对此还一无所知……

  估计今晚最愤怒的,就是Jim 本人了。

  然而面对眼前这位自己从小就熟悉的好朋友,凯文张了张嘴,却完全说不出真话。

  怎么说?

  我的确是一个蠢货,而不是illegitimate child 口中说的那样聪明?

  真要这么说了,我的面子往哪搁?

  这毕竟和之前毫无顾忌的讨论长辈们的私生活是两码事。

  因为自家长辈私生活不太检点,对方长辈比自家的更不检点。

  大哥不笑second brother ,speaking of which 没什么可丢人的。

  可今晚这件事,却……

  然而,如果不把真相说出来,那么就代表他之前的行为对眼前这位好友,是一次彻底的愚弄。

  费心费力,忙前忙后的帮助他,结果到头来,这竟然是一场谎言,是骗局,甚至是利用……

  Jim 会是什么感受,凯文很容易就能猜的到。

  然而在纠结片刻后,他却始终没再开口说话,只是保持沉默。

  因为他隐隐觉得,祖父之前说的话,似乎很有道理……

  “I understand 。”

  半天没有获得回应,Jim 突然笑了起来,随后礼貌的朝“好友”nodded 。

  “先好好休息吧,凯文,忙了一晚上,想必你已经很累了。”

  “我还需要去做一些善后工作,就先走了。”

  言罢,他转身离去,脸色已经不复之前阴沉。

  ……

  凯文内心对好友的离去感到有点复杂,但也没多想,就匆匆moved towards 庄园外赶去。

  生怕之前还让他恨的gnash the teeth 的illegitimate child ,在离开庄园途中遭遇了意外,继而有损他的形象。

  不过他并不知道,Mellen 现在并没有离开这里,而是正与切尔西夫人讨论问题。

  但凯文这种做法又很正确。

  因为“意外”,的确在酝酿中……

   抱歉啊大家,这章字数有点多,被迫晚点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