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This The Dark Hand Behind The Scenes? Chapter 50

2022-07-28

  第50章 软柿子Mellen

  当凯文正在四处寻找Mellen 这位“合伙人”,并准备把他的爱靴送出去时。

  身为庄园袭击事件中的反派角色,“侍者”与“厨娘”正聚在格雷厄姆市某处一间地下室内,对这次行动进行反思。

  或者说,进行一次行动失败后的总结——

  宴会上,“Igor ”口中话语突然的倒转,让他们完全措不及防。

  而随后那些从地底涌现出的蛇群,更是让他们的成员死伤惨重。

  “Isabella ·切尔西养的那群恶心爬虫,似乎又变强了。”

  昏暗地下室内,两人端坐在一张陈旧木桌子两侧,中间隔着一根缓缓燃烧着的red 蜡烛。

  蜡烛rays of light 飘忽暗淡,black 烟雾从蜡芯处缓缓升起,将他们各自的面庞遮掩的朦胧且阴郁。

  配合身后墙壁处倒映着的两道狭长影子,将这里衬托的仿佛一处闹鬼现场。

  “这样下去,恐怕修女都没办法再压制住她。”

  “如果不久之前那场刺杀能够成功,这一切根本不会到这种程度。“

  “是啊,没了主人的爬虫,也只不过是一群只剩本能的wild beast 罢了……”

  如此说着,两人内心感到十分压抑。

  人力有时穷,纵然是顶级的transcender 也有双拳难敌四手的时候。

  所以一些自身实力强悍且有资源优势的wizard ,就会去培养一些“神奇动物”,为己所用。

  比如他们今晚遇到的那群densely packed 的爬虫,看起来像是一群随手可灭的“杂鱼”。

  可实际上,它们不仅免疫魔法攻击,身体还十分tenacious ,除了爬的慢,根本没有别的缺陷。

  然而这个缺陷,配合那位切尔西夫人的能力,反而不是问题——

  基于某种特殊手段,她在哪里,蛇群就在哪里,只是表面上看不见。

  这就等于说,想要用martial power 针对那位夫人,就得先把那数以万计的蛇群给消灭掉。

  只是,寻常小蛇说消灭倒还简单,只要下一定力气,总能弄死。

  但那蛇群中有的可不只是小蛇,中等的,大型的,甚至比成年人腰还粗的python ,简直比比皆是!

  其中几条强悍的,拥有独特能力的,甚至追的他们两个节节败退!

  如果不是那位切尔西夫人顾虑在场的诸多年轻wizard ,没有放出更大的巨蛇。

  如果不是那位夫人身上藏有internal injury ,自身没办法出手,只能驱使她的“宠物们”御敌。

  他们甚至根本impossible 逃离那处庄园,难免全军覆没的下场。

  然而,纵然两人已经逃出了欧内斯特庄园,但也只是他们两个罢了。

  其他那些人,基本没有摆脱被蛇群吞没的命运。

  就算有零星几个幸运的趁乱跑了出去,事后也难逃被抓捕的命运。

  可以说,这次事件,是一场彻彻底底的失败。

  然而,让他们内心感到尤其沉重的是,类似的失败,在近期还不止眼前这一起!

  最初他们的计划是趁其虚弱,刺杀Isabella ·切尔西。

  只要她一死,格雷厄姆这座对混血十分友好的城市就会乱成一团。

  继而在他们暗地里推波助澜的情况下,某些极端纯血必然能走上前台,利用切尔西夫人的死亡,掀起一场排斥混血的政治运动。

  然而,这个筹备了数年,让他们耗费无数心力的计划,竟然unfathomable mystery 的失败了……

  不得已,他们只能动用备用计划,利用那位夫人派遣人手去调查混血协会的probability ,在那里埋下了一颗暗藏凶险的炸弹。

  只待时机合适,这炸弹就会突然爆开,然后引发混血协会与Isabella ·切尔西之间关系的决裂。

  可意外再次出现。

  别说引爆炸弹了,他们甚至还没来得及点燃引线,这炸弹就极为突兀的被人给挖了出去!

  虽然炸弹被挖走后,“地表”残留的裂痕同样有所效果。

  但这与计划成功后的情形相比,可就弱了一大截。

  想要让这裂痕扩散,还得继续努力在这件事上投入更多的资源与精力……

  最后,就是今晚这件事了。

  这件事情的筹办其实是基于他们连连失败前的一次成功。

  那时,他们吸纳了一位名叫玛莎的少女,并根据她当时的身份与境遇,进行了一番精心布置。

  于是让混血们感到屈辱无比的亚瑟事件,就这么诞生了。

  亚瑟事件被他们看做是开启一系列分裂计划的前奏,它的成功无异于是一次“开门红”。

  因此,当玛莎跑来汇报,菲利克斯家族的凯文正拜托他的好友Jim ,想要利用她去打击一个倒霉混血时。

  他们认为,复刻亚瑟事件,或者说掀起一场比亚瑟事件还要暴烈事件的机会,出现了!

  然而很可惜,自以为猎人的他们,不自觉间,竟然变成了别人眼中的猎物而浑然不知……

  措不及防下,他们这支队伍在格雷厄姆市的力量,基本被消灭了个干净……

  “凯文·菲利克斯……”

  念叨着这个名字,“侍者”脸色愈发阴沉。

  他此刻并没有怀疑宴会上那个名为Igor ,实则叫Mellen 的混血口中的话。

  甚至可以说,对方的话让他有种恍然大悟感——

  刺杀切尔西夫人一事,他们的人曾经就有汇报过,那个凯文在刺杀前一天的晚上,与Isabella ·切尔西交谈良久。

  只不过当时他们以为这两位是在聊一些琐碎的,与双方家族联姻有关的事情,所以就没有在意。

  事后刺杀失败,也没有想起这茬来。

  反倒以为是Isabella walked the lucky dog excrement ,逃脱死亡命运是因为她在那晚宴会上,瞧见了Mellen with no difficulty 的戏耍了她的“女婿”,继而引起她的警觉。

  这种事情就没地方说理去了,只能怪己方太倒霉——起码他们当时是这么想的。

  而混血协会事件,那个当天混入协会就机敏的发现不对劲,继而将异常上报给Isabella ,最终彻底破坏了他们计划的马丁·博斯韦尔,同样与凯文关系良好。

  因为其grandfather 是Isabella 的steward ,凯文甚至每次抵达格雷厄姆,就都会去找他玩耍,以期能获得其fiancee 的一些喜好与近况消息。

  然而,虽然知道双方有这层关系,但他们在混血协会事件失败后,还是没有想到这件事与凯文有关。

  他们更是没有发现,那个菲利克斯家族的凯文,已经在暗处盯上了他们。

  于是最终,所谓的“教训某位混血”计划,就这么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制定完成了……

  这个计划开始的时候他们还很疑惑。

  因为之前他们因刺杀失败一事,有调查过那个Mellen ,根本就不是什么Mixed-Blood Wizard 。

  而且就算他是,想要教训一顿的话,似乎也没必要去用布置宴会进行羞辱这种拐弯抹角的手段。

  况且,就算是用了this method ,那个Jim 制定的教训步骤,也不应该那么“柔和”。

  所以当时尽管没发现凯文有什么不对的,但他们也并未失了警惕。

  然而,随后他们就在对那Mellen 的深入调查中,发现了新的线索——

  那少年近一年时间里,隔三差五就与一个名叫朱莉安娜的女士有进行通信。

  而当他们想要去调查信件的具体内容时,却压根就找不到丝毫有用痕迹。

  仿佛那些通信都被施加了wizard 界著名的“疯言疯语咒”,只有通信双方能够看到incantation 魔力掩盖下的具体内容。

  再深入调查下去,他们发现,那位名叫朱莉安娜的女士,很有可能就是Saint Grant 堡麾下Oak Academy 的新晋副院长,尤格妮·勒索莫尔。

  这个线索还是他们联络Saint Grant 堡内潜伏着的自己人,废了好些力气才挖掘到的。

  据说,在那位女副院长还是wizard apprentice 时,就时常自称朱莉安娜。

  于是配合混血协会内流传着的,“Igor ”是凯文家族某位great character illegitimate child 一事。

  再配合那个“Igor ”更早之前,用魔术手段在Isabella ·切尔西面前戏耍凯文一事。

  继而又对比了一番,双方同样黑头发蓝眼睛的相似外表。

  他们就隐约猜测,那个Igor ,很有可能就是那位女副院长的亲属,甚至illegitimate child 什么的。

  双方不断的通信,正是她在暗地里教导这个流落在外的混血儿子!

  这其实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因为当前wizard 界,普遍有一种“私生活混乱”的风气,否则每年出生的Mixed-Blood Wizard 也就不会那么多了。

  而这也就能解释了,为什么那illegitimate child 会跑去凯文面前挑衅,也可以解释凯文为什么会如此“温和”的想要打压对方。

  然而,正当他们以为事情真相就是如此,而放心的展开计划,甚至暗地里嘲笑Great Family wizard 私生活过于混乱,那位副院长的高官丈夫被偷了妻子而不自知时。

  更现实的真相,却残酷无比的降临在了他们头上……

  所谓的打压illegitimate child 计划,假的!

  那个所谓的“illegitimate child ”innate talent 不高的传言,假的!

  连带着凯文在混血协会,一呆就是一下午这件事,也是彻彻底底的一出谎言!

  他哪里是被illegitimate child 给坑了?

  他那分明是在与对方商议“狩猎”他们这群人的细节!

  而自己这群人呢,上当而不自知,志得意满的等待着计划的成功,结果却被当头一棒砸到脑门上,到现在还都没有彻底spirit slowly recovers ……

  因为这实在是太过出人意料。

  看似敌视自己同母异父illegitimate child younger brother 的凯文,竟然联合起他本应该瞧不起的混血younger brother ,合起伙来坑了他们!?

  想必之前那illegitimate child 进入混血协会,也是他暗中怂恿的吧?

  是为了配合那个叫马丁·博斯韦尔的家伙?

  还是打算用作一步长棋,盯紧他们未来可能在那里的小动作?

  “小小年纪,就有如此狡诈的心机……不愧是Great Family 出身。”

  表情阴郁的思索良久,最终认为自己已经洞悉一切的侍者语气反而升起一抹敬佩。

  “可惜,是个纯血……”

  “我们到底是从哪里开始暴露的?”

  坐在他对面的“厨娘”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她反而在纠结这个问题。

  “必然是玛莎那件事情做的太过,叫那凯文发现了异常。”

  侍者肯定地说道:“Jim 是当事人,凯文与Jim 是好友,很容易就能知道这其中一些细节。”

  “可是,这没办法解释刺杀计划的暴露吧?也同样没法解释,那家伙为什么连混血协会的事情也能察觉到……”

  “这当然能解释的通。”

  侍者坚信道:“如果凯文能认知到亚瑟一事是有一伙人在暗中挑拨混血与纯血之间的关系,那么他就能联想到亚瑟出身于格雷厄姆市,而格雷厄姆市是联合王国各大城市中对混血最为友好的。”

  “他同样能想的到,如果我们想在这里破坏混血与纯血之间的关系,暗杀Isabella ·切尔西,是最简单直接的办法。”

  “由此,他更是能想象得出,如果我们暗杀计划失败,只会将目光盯上Mixed-Blood Wizard 权益保护协会,毕竟这个组织在混血阶级很有代表性。”

  “再然后,not content with 被动应对的凯文,就开始动用起了最先发现的那步棋,也就是我们可爱的玛莎小姐,来给我们布下了一场以“打压illegitimate child ”为名的陷阱。”

  “目的除了扬名之外,自然就是为了讨好他那位岳母,和他的fiancee ……”

  说到最后,侍者sighed ,“只能说,凯文太cunning ,我们输得不冤枉。”

  你说了这么一大串,应该只是在给自己的失败找借口吧?

  厨娘闻言瞥了他一眼,但也没反驳。

  同伴的猜想并没有实质证据,但他们现在恰好需要一个理由给上级解释任务失败的原因。

  眼下那菲利克斯家族的凯文既然已经跳了出来,明确坑了他们一次。

  那么,把之前的两次失败也推到他身上去,又有什么不对呢?

  毕竟这事听起来,还是很有道理的嘛……

  “我们现在怎么办?”她转而询问。

  “只能期待布谷鸟那边备用中的备用计划有所效果了。”

  侍者无奈回答,“否则就算理由再充分,我们也根本无法跟修女交代。”

  “那到底是什么计划?”

  “不知道,但修女既然将这个计划当做最终底牌,就定然可以一击必胜!”

  如此说着,侍者脸上露出一抹微笑,“我们只需要保持期待就好了。”

  “可是,你就不想报复回去吗?”

  厨娘可不甘心就这么干等着,今晚这事她还憋屈的紧呢,急需发泄。

  “那Isabella 我们打不过,该死的凯文还有他那个杂种younger brother 总不至于放过吧?”

  “暂时不要妄动。”

  侍者摇头说道:“做下这么一个局,他们怎么可能没有防备?我们现在本就死伤惨重,不能再出意外了。”

  “也许illegitimate child 那里的守备会松懈一些?”

  厨娘其实早就捋顺思路了,闻言毫不迟疑地道:

  “毕竟是个illegitimate child ,就算他深得凯文器重,凯文背后的菲利克斯家族也impossible 有多看中他,更impossible 给他留下什么treasure self-protection 。”

  “这……”

  侍者闻言有所意动。

  今晚这事,害得他们死伤惨重不说,组织的密谋也彻底暴露在了公众面前,it will cause no end of trouble 。

  他们事后必然会受到上级惩罚。

  所以要说不想报复,那是根本impossible 。

  但面对菲利克斯这个顶级wizard 家族,他们很难不对此感到忌惮。

  想来想去,似乎还真就只有illegitimate child 这个软柿子,可以拿来捏一捏了。

  ……

  一场针对“illegitimate child ”的行动,似乎就这么酝酿了出来。

  不过身为当事人,Mellen 现在可没空去琢磨自己会不会遭遇报复。

  眼下他已经告别了teacher ,正在欧内斯特庄园周遭,四处寻找失踪已久的亚瑟。

   谢谢大家的投票支持~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