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This The Dark Hand Behind The Scenes? Chapter 52

2022-07-28

  第52章 封口费

  昏暗夜色下,煤气路灯罩子外飞舞着一群趋光的蚊虫。

  它们四处乱窜间,crackle 的撞击声清晰可闻,却并没有影响到路灯下,两位并肩坐在那里男女。

  两人中的其中一位身材高大,穿着一袭略显紧绷的燕尾服与白衬衫,礼帽被摘下来放在一旁手边,露出一头棕色泛黄的短发,与硬朗的五官面庞。

  明显是亚瑟。

  而在他身旁,一位身姿高挺lithe and graceful 的女士正侧着头,面带微笑的与亚瑟聊的火热。

  他们看起来只是在闲聊,但这已经足够让Mellen 感到惊叹了。

  脚下所处国度的文化面貌有点类似前世十九世纪Early-Stage 的英国,男女方面虽然并没有那么严苛,但整体风格还是十分保守的。

  然而,如果不是瞧见两人身上穿着的衣物十分“复古”,Mellen 还以为自己见到了一对现代穿越过来的,正处于暧昧期的情侣。

  “距离我和亚瑟分开,根本没有超过五个小时,而这种亲昵坐在一起的姿势,明显已经互生情愫……”

  默默算了一下时间,Mellen 一脸敬佩,“五个小时,拿下一个年轻富婆,他也very awesome 吧……”

  Mellen 不认为有“大仇”在身的亚瑟会在任务过程中被某朵野花勾去了心神,所以和他坐在一起的那位女士,八成就是Jim 他妈了。

  虽说形象看起来和传言中的有些不一样,但传言这种事本就不靠谱。

  相比而言,还是眼见为实。

  但真要这样,亚瑟这“复仇”速度可就实在太快了。

  一见钟情?

  Mellen 不这么认为。

  因为在this world ,就算一见钟情,男女双方的进展也不会如此迅速。

  所以答案就很明确了,亚瑟已经把自己传授给他的那些小技巧,用的achieved perfection 了!

  第一次实践就能有如此效果,这innate talent ,让Mellen 都有些羡慕。

  然后,他就略显警惕地看了几眼身旁这位,仍旧一脸呆滞的小黄毛凯文。

  凯文和Jim 是好朋友,这点Mellen 已经知道了。

  而眼下亚瑟把Jim 他mother 给拿下了,那凯文接下来会不会去通知那个Jim ?

  通知之后,Jim 必定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继而做出什么事情来,可就没人能确定了……

  Mellen 也不确定,因为他就完全没有料到亚瑟的复仇之路会如此顺利,所以根本没有提前做这个预案。

  “得先堵住凯文的嘴巴,不然用来应对的时间就太仓促了。”

  Mellen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

  然而,正当他琢磨着该怎么给身旁这个小黄毛上个套拴住他,让他别妄动时,发呆了好一会的凯文,却突然憋出一句话来。

  “这件事情,你一定不能——怎么是你!?”

  凯文前半句话声音压得很低,但当他转头看清Mellen 时,就被吓了一跳。

  Mellen 闻言很奇怪。

  他觉得纵然凯文会震惊于亚瑟泡上了他好朋友的mother ,却也不会如此的“feel ill at ease ”吧?

  又不是泡上了你mother ,你至于这么懵逼吗?

  竟然连身旁站着的是谁都没留意到?

  “我刚和你打过招呼。”

  因为想着下套这件事,所以Mellen 就以一副颇为不满的语气回答,以期先用imposing manner 压住对方。

  只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他这边还没等下套,对方就直接主动的钻进来了。

  “听我说,这件事你一定不能告诉给别人。”

  把Mellen 拉到路口一旁建筑后,远离那对幽会男女时,凯文语气严肃地说道:“尤其不能让一些报社知道!”

  你这态度,有点奇妙啊……

  Mellen 见此looked thoughtful ,表面上则满脸困惑。

  “为什么?不就是一对情侣在幽会吗,有什么要紧的?”

  ……

  看来这个狡诈的混蛋并不知道these two people 是谁。

  凯文闻言暗暗relaxed 。

  虽说身材变得极为不同,但那张漂亮脸蛋只要见过,就一定不会忘掉。

  所以他一眼就认出了,和亚瑟坐在一块的那位“女士”,到底是谁。

  也正因此,他才会满心紧张。

  好友Jim 不久之前刚把那亚瑟的fiancee 给抢了,而今好友的father ,竟然又将harboring malicious intentions 的目光瞄向了亚瑟本人……

  这种事情,真要被曝光出去,可就是wizard 界一大笑话了!

  虽说今晚与Jim 之间闹得很僵,但恰恰如此,凯文才会格外看中这件事。

  因为他其实对Jim 怀有那么一丝愧疚之心。

  毕竟算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了,而今凯文因为自身利益选择欺瞒Jim ,虽然表面上没说什么,但内心总不至于当没事人一样。

  起码来说,他并不想看见Jim 成为wizard 界的笑柄。

  也因此,凯文自然是想要把Mellen 的嘴巴给封上,免得他出去乱说。

  然而,正当他以为Mellen 不知道那两人身份,自己可以随便扯个谎糊弄过去时,就见对方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哦,我想起来了,那个大个子应该就是气象协会的亚瑟吧?他挺出名的。”

  “和他坐一块的那位,嗯……好像和欧内斯特家族的那个谁有点相似啊……”

  他似乎快要发现真相了。

  凯文闻言脸色一紧,脑海中thoughts are revolving 间,突然道:

  “没错,他就是Jim 的mother ,苏珊·科里恩·欧内斯特女士,目前任职于wizard 最高法院。她的前夫是魔法交通司副司长。”

  “所以你现在应该知道,我刚才为什么叫你千万不要把这事透露出去了吧?”

  Mellen 闻言挑了挑眉。

  如果亚瑟把仇人Jim 的mother 给勾引到手了,那这件事对于欧内斯特家族来说,的确是个巨大打击。

  所以和Jim 关系良好的凯文眼下这么严肃,倒是可以理解。

  然而……

  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有哪里不太对劲。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Mellen 于是说道:“这么大一个笑话忍住不去和旁人说,你知道这会有多辛苦吗?”

  “可是如果你说了,你就会得罪整个欧内斯特家族。”

  凯文恐吓道:“你也不想还没脱离学徒期,就一下子得罪两位政界高官吧?”

  “这倒是的确……”

  Mellen 眨了眨眼,脸上似有怯意。

  然而,正当凯文以为他怕了,继而升起一股暗爽之际,就听眼前这位小声道:

  “可是,我听说这种事情,一般都会有个封口费的吧……”

  这家伙可真是个见缝插针的奸诈小人!

  凯文闻言暗骂,表面上则一脸认真地nodded ,“当然,当然会有封口费,你看我手上提着的这个就是了。”

  他边说边把拎着的手提箱打开,然后掏出魔杖朝里面抖动了一下。

  夜色笼罩,点点洁白微光仿佛细雨般凭空诞生,继而连绵挥洒到了手提箱里,将摆在里面的一双black 靴子照应的格外清晰。

  Mellen 趁此打量了起来。

  这双靴子看起来有点像是小牛皮材质,做工精美,充满质感的表面还存在着些许扭曲的golden 纹路。

  洁白的魔法光照下,让它显得既high level 又mysterious 。

  “游魂之靴,又名游神之靴,两百年前wizard 界著名盗贼萨斯基亚·巴图西亚克的成名之物。”

  凯文解说道:“萨斯基亚死后,这treasure 就落在了我们菲利克斯家族手里,它很贵重,用来当你的封口费绰绰有余了。”

  如此说着,他略有不舍地看了眼这曾经的保命底牌,然后将敞开的手提箱正面挪到Mellen 面前。

  “它有什么用?“Mellen 随口问。

  “你能够利用它进入一种奇妙状态,这种状态下,你可以无视world 上的任何建筑以及物理攻击,并且消失在人们的感官中。”

  凯文说道:“上限是每天三次,每次持续时间,要根据你的wizard innate talent 而定。”

  “不会只能持续几秒钟吧?”

  “一般wizard 也就这种程度,但以你我这种innate talent 的wizard 而言,最少也能坚持五分钟。”

  凯文还是忍不住将自己同样也是个天才的事情“随口”透露了出来,以免眼前这位在他面前太过得意。

  然而Mellen 可没时间理会他的这点小心思,目光打量了几眼这双靴子,又用手摆弄了几下后,他就在凯文一脸unfathomable mystery 的注视下shook the head 。

  “你还是直接给我钱吧,我不太想要这双靴子。”

  “为什么?”

  凯文很错愕,“这可是游神之靴啊,wizard 界著名保命道具,傻瓜听到都会跑来抢的!”

  “因为这靴子里有脚臭味。”Mellen 回答。

  “……你说什么?”凯文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我是说,这双不知道被多少人穿过N手的靴子里,有脚臭味。”

  Mellen 给他科普道:“你知道吧,脚臭有好几种臭法,因为脚部出汗太多的脚臭不会传染,但如果是因为脚部出汗太多而滋生出了细菌的脚臭,可就……”

  他一连说了一大堆,听的凯文脸色愈发涨红。

  这是气的!

  这双靴子是他不久之前刚脱下来的,因为祖父叫他尽早送给Mellen ,所以他也没来得及送去清洗。

  然而现在,被自己视若珍宝的一双保命底牌,竟然被对方满脸嫌弃的拒绝了……

  还是以这种……这种侮辱人的说辞!

  凯文很恼火,有心想把靴子拿回来,懒得再理会这个shameless 混账。

  但想到祖父之前交代的话,他却始终没有下定决心。

  于是最终,见Mellen 已经意犹未尽的结束了科普,他脸上露出了一抹极为勉强的微笑。

  “听你这么一说,拿出这种有几率传播瘟疫的二手靴子,的确不足以当做封口费,是我有失诚意——”

  “不是二手,是N手。”Mellen 纠正道。

  “好吧,N手……”

  凯文已经懒得和他动气了,果断从袖口扯出魔法口袋,从中掏出几枚blue 钥匙扔到了手提箱里。

  “那就再加上这六十万克幽灵粉尘吧,你觉得怎么样?”

  “成交!”

  Mellen 见好就收,迅速把手提箱扣上,拎到了自己手里。

  凯文见此嘴角抽搐了几下,却也没说什么。

  眼前这家伙显然是猜到了自己拎着靴子是早就准备送给他的,所以才扯了一通脚臭为借口。

  目的,不过是把封口费给讹下来。

  这让凯文有点后悔,早知道就直接掏钱好了,还能免去一顿羞辱——在这种狡诈之徒面前,耍什么小聪明?

  不过,他现在却并没有生气,反而有种轻松感。

  这种感觉并不是来自于眼前这位shameless 之徒,而是源自于Jim 。

  他现在的想法很简单——

  Jim 你瞧,为了你家的丑事不被曝光,我是又掏钱又受辱,付出了这么多代价,你总不至于还怪我“欺骗”你吧?

  你要不怪我,那今天这事我就没什么亏欠你的地方了。

  什么?你觉得这不够,还要怪我?

  那这就不是我的问题,而是你的问题了。

  “背弃”友情的负罪感就这么被消融一空了,凯文反倒很满意。

  但表面上,他却是没好气的继续叮嘱了几句,叫Mellen 一定不能把消息泄露出去。

  Mellen 哼哈答应。

  不过,当凯文急匆匆地去找Jim ,准备把他father 做出的丑事告诉给对方,顺便“邀功”之际,Mellen 脸上的表情,却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

  “这事not simple 啊……”

  他暗想,目光looked towards 不远处路灯下那两位并肩而坐的silhouette 时,充满了狐疑。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