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This The Dark Hand Behind The Scenes? Chapter 53

2022-07-28

  第53章 凌乱的亚瑟

  欧内斯特庄园后街路灯下的男女并没有闲聊太久。

  大概在凯文离开十分钟之后,那位身材lithe and graceful 的女士就起身与亚瑟告了别。

  夜色下,亚瑟注视对方背影消失在拐角后,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

  然后,他就看见了从街道另一边走出来的Mellen 。

  “你早就到了?”

  见Mellen 出现的时机如此巧妙,亚瑟脸上闪过一抹尴尬。

  “宴会结束了吗?抱歉,我没注意时——”

  “凯文·菲利克斯刚走。”

  Mellen 打断对方的话,“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他这是出于谨慎,虽说之前用封口费试探凯文而得出的某种结果,让他隐隐有了个不太靠谱的猜测。

  但没有确切证据,这就不能当做仰仗了。

  然而,亚瑟闻言后却并没有露出惊慌之色,反而略微有点sorry 。

  “关于这点……苏珊女士走之前说,我不需顾虑她的家人,她会去处理的……”

  “你在开玩笑?”Mellen 闻言愣了愣,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

  “当然没有,她就是这样说的。”

  亚瑟忙道:“她还说,过阵子希望邀请我去参加一场晚宴,然后,呃……然后让我见见她儿子……”

  疯了吧!

  Mellen 闻言更加错愕了,随即脑海中念头飞快转动。

  这他娘的,绝对不正常!

  之前那个猜测暂且不论,单看眼下确切发生的事情。

  亚瑟已经初步勾搭上了Jim 他妈,而Jim 他妈在第一次见面就邀请亚瑟去见家里人。

  这个家里人不久之前还抢了亚瑟的女朋友,并且对亚瑟极尽羞辱……

  就算在开放的现代社会,这种事情也实在过于奇葩了。

  就更别说在这个相对保守的foreign world !

  “你把和我分开后的遭遇,仔细说一遍。”

  Mellen 于是说道:“尤其是遇见这位夫人之后的。”

  今天这事毕竟是两人提前计划好的,所以亚瑟闻言也没有拒绝,很干脆的开始讲述了起来。

  从遇见fiancee 玛莎开始,到去角落借酒消愁,然后被那位夫人主动搭讪,接着就去逛了后花园赏花……

  “这个逛后花园……他正经吗?”Mellen 忍不住插话道。

  亚瑟闻言很疑惑。

  “逛后花园能有什么不正经的逛法?”

  “呃,没什么,我想多了,你继续。”

  “其实也没什么。”

  这个来之前还满心沉闷的汉子此刻说起话来,不自觉就带着一点笑意。

  “我们在后花园逛了一会后,她就提议去海边看看海,还说晚上有一段海岸会出现一些发光海藻,十分漂亮,然后我们就乘坐carriage 去了,但是今天有点不凑巧,所以除了黑乎乎一片沙滩外,什么都没见着。”

  “再然后,我们就回来了,坐在这里聊了半天。”

  “你们都聊了些什么?”

  “主要是她说,我听,也没什么重要事情,只是提及一些生活琐事,太过平淡无聊之类的,她很怀念她的学生时代,还说羡慕我这个年纪,就算是和人结仇,也总归是一件刺激事……”

  “哦,对了,她还讲了最喜欢白蔷薇这种花的原因,是因为这种花象征着纯洁的爱情。可惜她的婚姻十分失败,只能将心思寄托在花草上。所幸她现在离婚了,有了自由身……”

  亚瑟这家伙明显已经动了心,乃至于话语中不自觉就带着点刺激单身狗的味道。

  不过Mellen 这条单身狗倒是没被刺激到,他的脸色反而越听越古怪。

  “所以,你就没想过,你和那位夫人之间进展这么快……实在是很不对劲吗?”

  “她说她喜欢刺激的。”

  亚瑟坦言道:“而和我在一起,就是一件十分刺激的事情。按照你之前和我讲的说法,这就叫背德感。”

  好家伙,Mellen 闻言咋舌。

  他之前还在寻思那家伙是个变态呢,谁承想,人家早就承认了这点,竟然根本不否认!

  亏得亚瑟说起这事来满脸淡定。

  虽说有复仇缘故,但看他的样子,显然又不只是因为这样可以帮他报仇。

  “你真的能够确定,那位夫人……就是Jim 他mother 吗?”

  Mellen 略显迟疑地问。

  他现在已经能确定自己之前的那个猜测了,所以就很犹豫,要不要和眼前这位初步走出被前女友背刺阴影,悄然焕发了第二春的大汉讲。

  “她和Jim 长得很像。”亚瑟闻言一愣,“不是他mother ,还能是谁?”

  “也许……是他father ?”

  “这怎么可能!”

  亚瑟闻言错愕,“我总不至于她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楚吧?而且,她哪里像是个男人?”

  从外表看,的确半点也不像……

  Mellen 暗想,但他觉得自己的某种猜测很靠谱。

  首先,那位夫人的外表和传言对不上。

  这点之前Mellen 虽然认为不能代表什么,但现在配合其他线索,反而成了疑点。

  其次,之前凯文的态度非常奇怪。

  眼见好友的“mother ”被好友的仇人给勾搭上了,不仅半点愤怒都没有,反而像是一个“做错事的child 一般”,不惜花大钱也要把Mellen 这个目击者给“处理掉”。

  这可以被看做是凯文与这件事没有直接关系,所以根本不会愤怒。

  而提出巨额封口费,也只是免得丑闻外泄罢了,单纯为朋友的利益考虑。

  然而,他的心态对不上。

  在这类事情上,有一个普遍存在的奇怪心理。

  那就是男方如果勾搭上了某人的女朋友或者妻子或者mother ,那么大家就会普遍认为男方是“占便宜”的一方。

  而如果女方主动勾搭上了某人的男朋友或者丈夫甚至father ,那么大家还是会认为,男方是占便宜的一方。

  总而言之,不论谁主动的,都是男方占便宜,女方吃亏。

  所以如果Jim 的mother 真的是Jim 的mother ,那身为Jim 阵营的凯文,应该会认为己方是吃亏的一方。

  可现在,吃亏的一方不仅没想找占便宜一方的麻烦,还主动给了一大笔封口费,态度甚至有点心虚……

  这真的只是因为局外人所以没脾气,或者干脆怕丑闻外泄影响到好友吗?

  还是说,凯文不觉得这件事是Jim 一方吃了亏,反而是Jim 一方“占了便宜”,所以才不惜付出巨额封口费?

  这只是一个初步的猜想,所以Mellen 原本只是怀疑罢了。

  然而,当他听亚瑟讲述起双方的聊天内容后,他就觉得,自己的猜测八成是对的。

  那就是,亚瑟遇到的,并不是Jim 他mother ,而是他father !

  就如同亚瑟之前说的那样,她和Jim 长得那么像,不是他mother 还能是谁?

  不会是big brother elder sister 亲戚什么的,因为之前凯文的话,已经把这个范围确定在了Jim 的父母辈上了。

  所以,只能是father !

  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一切就都解释的通了。

  一个本该受到过良好教育的贵妇不仅主动搭讪某位男士,还邀请这位男士大晚上的去看海……

  一个任职于wizard 最高法院,理应头脑严谨的女士不仅没有半点严肃感,反而abandon all restraint ,如此的豪放。

  不仅邀请才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去见家里人,这个男人竟然还是她儿子的仇敌。

  目的,竟然是追求刺激……

  要说这种性格的人能在最高法院工作,那Mellen 觉得,这个wizard 界可就太堕落了。

  但如果把mother 换成father ……

  “还是他妈的很夸张啊。”

  Mellen 暗暗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了,这个人既不是Jim 他mother 也不是Jim 他father ,而是某个怀有特殊癖好,甚至特殊目的的局外人伪装的。

  不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态?

  而且还是魔法部的交通司副司长,妥妥的政界高官!

  这个猜测越想越靠谱,Mellen 甚至不自觉怀疑起了今晚宴会上的事情,是不是那位Jim father 放任的结果?

  不然,堂堂一个规模不小的wizard 家族,被人渗透成了筛子不说,身为主人的他竟然还毫无所觉的在外面和野男人厮混?

  这不合理!

  “我认为。”

  心中满是不确定,Mellen 于是slowly said :“这件事,我们应该从长计议。”

  “没必要这么谨慎吧。”

  自打计划开始后就一直很听Mellen 话的亚瑟闻言立即反驳道:“先不说她impossible 是男人,就算他是男人,只要能帮我报仇,我也都无所谓!”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只是在耍你,只是在拿你取乐……”

  Mellen 不好说那人可能另有身份,这毕竟只是凭空猜测,没有证据的事情。

  然而,尽管他的话语并非无的放矢,亚瑟听了却还是有些恼火。

  或者说,自从听见Mellen 说Jim 的mother 不是mother ,而是father 之后,这位身高体壮的大汉就有些fly into a rage out of humiliation 了。

  “就算是戏耍我,我又能失去什么?”

  “我还能失去什么?尊严?早已经没了!未来?我这个样子,可能还有未来吗?”

  “如果能复仇,我连这条命都可以不要!而既然我连命都不在乎了,我还怕什么!?”

  他的语气很愤怒。

  或者说,他与其说是愤怒Mellen 对那位Jim mother 的否定,不如说是愤怒Mellen 否定了他眼前刚刚看见的一缕复仇希望。

  “你有没有想过,当你的fiancee 公然在你一众朋友面前投入敌人怀里,然后毫无羞耻的跟他进行舌吻,你会是什么感受?”

  “你有没有想过,当你病重将死的father 躺在床上紧紧攥着你的手,满怀期待的希望你能在wizard 界闯出一片名堂。结果你现在反而成了wizard 们眼中一大笑柄,会是什么感受?”

  “你有没有想过,曾经格外重视你的导师在你受到挫折后,跑来安慰你,眼里却全是失望的时候,你会是什么感受?”

  “你都没有想过这些,所以你会认为今晚这件事就算失败也没什么at worst 的。而我根本就不用想,因为这他妈的就是我的亲身经历!”

  Mellen 闻言沉默。

  看似冷静的大汉显然已经被仇恨占据了全部心思,乃至于一经被否认希望,就有些偏激起来了。

  然而,有些问题不是单纯的情绪化可以解决的。

  或者说,真要不自觉踩进了一个新陷阱,情绪化只会让结局变得更糟。

  “也许我该和切尔西夫人提一提这件事?”Mellen 脑海中不自觉闪过这个念头。

  他认为自己怀疑那位Jim father 另有目的这件事有一定probability ,但因为所知线索太少,根本不能确定什么。

  但如果是他那位teacher ,想来一定对整个欧内斯特家族有更深了解,真要有不对劲之处,必然能联想得到。

  毕竟格雷厄姆,是她的地盘。

  可是……

  Mellen 对此又很犹豫。

  因为如果要和teacher 提这件事,那就免不了提他和亚瑟密谋勾引Jim mother 的计划,这个……就太有损他形象了吧?

  ……

  Mellen 因犹豫而沉默的时候,亚瑟也没再继续说下去。

  而是一屁股坐在街道路边,手部略显颤抖地掏出自己的烟斗,点燃后深深吸了几口,脸上表情逐渐冷静了下来。

  “那枚水蓝之心和配套魔法incantation ,我已经提前交给了我们协会的爱德华导师。”

  他道:“这件事结束之前,我不打算回气象协会了,稍后你就自己去取了吧。”

  “你确定?”

  Mellen 闻言startled ,“我们的交易还没完成。”

  “你的办法很管用。”

  亚瑟回答,“如果这次不成功,我也想不到我还能怎样去复仇了,所以交易到此为止。”

  说着,他脸上露出一抹苦笑,“抱歉,刚才有些激动,不该和你生气。”

  “我可以理解。”

  “你不应该理解。”

  亚瑟摇头道:“你应该要牢记,牢记我的教训,牢记我现在的惨样,牢记我将会为此付出的代价。”

  “然后,等你将来进入某座wizard 学校时,你就会减少被那群纯血坑害的几率了。”

  “毕竟你的外型太显眼了,一定会有很多纯血嫉妒你,然后不惜harming others without benefiting oneself 的找你麻烦,变着法的羞辱你。”

  “学校的教授当中不乏有好人,但你不能奢望他们能保护你的安全,相比善心,他们其实更在乎他们的前途。”

  “所以你要警惕,因为一切都要靠自己,有我的教训在前,你甚至不能去相信你身边的混血朋友。”

  说着,这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收起手中烟斗,起身patted Mellen 的肩膀,一脸苦涩。

  “就这样吧,如果这能帮到你,帮到那些即将入学的混血同胞,我也会觉得这件事,其实也不算太坏。”

  Mellen 闻言没说什么,只是默默nodded ,表情诚恳,明显是听进了心里。

  亚瑟见此很欣慰,但他也没有更多话要讲了,所以转身就想离去。

  然而,就在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道迟疑的招呼声。

  “是Igor 吗?Igor ·Wilson ?”

  声音是从街头拐角传来的。

  朦胧月光下,可以看到那是一位身着black 燕尾服的少年wizard ,手上还拎着一副假面,明显是之前宴会参与者之一。

  他是一位纯血。

  亚瑟见此,眼中闪过一抹警惕。

  然而还没等他开口说什么,那少年语气当中的迟疑就突然变成了惊喜,似乎已经看清了Mellen 的脸。

  “真的是你!Igor ?我们之前一直在找你,可始终没找到。”

  “didn’t expect ,竟然在回家的路上碰见你了!”

  说着,不待回应,他就转头朝街道拐角另一个方向高兴的喊了一声。

  于是没多久,一群大概十多人的少年少女就满脸兴奋地从那边跑了过来,把Mellen 给团团围了住。

  “Igor !能讲讲你到底是怎么和凯文合谋的吗?还有,那群人到底什么身份?”

  “你要火了,Igor ,我爸是wizard 教育报的主编,他刚才还朝我打听你的事情呢。”

  “我听人说凯文其实是你兄长,Igor ,这是真的吗?”

  “明天我们家有一场聚会……我能邀请你参加吗,Igor ?”

  “……”

  “……”

  他们的问题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也彻底将这里原本低沉的氛围冲击的支离破碎。

  Mellen 对此感到有些尴尬。

  一旁的亚瑟则愣愣注视着这一切,半天没came back to his senses 。

  什么时候,这群年轻却傲慢十足的纯血,会如此客气的对待一个混血了?

  不仅语气亲近无比,态度十分热情,神色中,竟然还隐隐存在着些许崇敬?

  甚至连邀请Igor 参加宴会,都有些cautiously 的,生怕他拒绝一样……

  这还不是最夸张的。

  最夸张的是,在这群年轻的纯血wizard 当中,有一位曾经对亚瑟满是鄙夷与不屑的熟人。

  现在见他站在Igor 身旁,不仅态度变得温和了起来,甚至还主动朝他露出了一抹微笑……

  亚瑟彻底凌乱了。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