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noha’s Cultivator Chapter 22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medicine pill 都拿出来了,若是不快点服用的话,medicinal power 只会白白浪费了。

Ino Yamanaka 没有再dumbfounded ,直接将medicine pill 塞入口中。

split second ,一股奇异的药香在口腔里消融、弥散。

Ino Yamanaka 被这股药香拉入到了一个奇异的梦境中。

海滩旁,阳光将沙子晒得warm ,Ino Yamanaka 仿佛看到自己赤足走在沙子上,任由海风浮动long hair ,任由波涛撩动心弦。

恍惚中,当Ino Yamanaka 重新回到现实。

这才发现,刚刚那令人陶醉的场景只是一场梦。

“我……”

才吐出一个字,Ino Yamanaka 发现自己此刻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Ino ,你刚刚在发光。”一旁的Akimichi Choji 突然说道。

经这句话提醒,Ino Yamanaka 才反应过来,她刚刚服用了一枚“Divine Pill ”。

那么自己是不是也有某种改变了呢?

想到志治美夫人和Daimyo 的惊人改变,Ino Yamanaka 就想找个镜子好好照一照。

眼前的Ino Yamanaka ,外貌上并没有反差太大的变化,只是皮肤变得更细腻了,golden long hair 更加璀璨,一双beautiful eyes 似是波光潋滟。

“Ino ,你感觉怎么样?”Nara Shikamaru 有些好奇地问道。

“refreshed ,感觉像是换了一个身体。”Ino Yamanaka 一边打量着自己,一边说道。

“Ye Fan ,你为什么把medicine pill 送给Ino ?”Sarutobi Asuma 一脸严肃地问道。

如果说Ye Fan 将“Divine Pill ”送给Kurenai Yuhi ,那是念在master and disciple 之情,可是送给Ino Yamanaka 是个怎么回事?

那可不是糖果,说送人就送人!(在Ye Fan 眼里,那其实就是糖果。)

Sarutobi Asuma 可不认为Ye Fan 会是如此随便的人。

“因为我喜欢Ino 这个人!”Ye Fan said with a smile 。

他口中的“喜欢”,可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而是因为他觉得Ino Yamanaka 是个可造之材,值得他投入培养。

真要说的话,刚刚的那枚medicine pill ,效力远远不及真正的Body Tempering Liquid ,只是先让Ino Yamanaka 尝尝鲜而已。

不过听在别人耳中,就equivalent to Ye Fan 这是在直接表白了。

Ino Yamanaka 的一张脸一下子红了。

虽然她觉得Ye Fan 口中的“喜欢”不会是她认为的那样,但是就是抑制不住心中的欢喜。

Sarutobi Asuma 还想再问下去,而就在这时,庭院外竟然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似乎来了很多人。

“Ye Fan 阁下,你可休息了?”

外面传来侍从的询问声。

“是找我的。”

Ye Fan 冲着Sarutobi Asuma laughed ,然后直接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courtyard 中,聚集了很多人,在他们的旁边,还有很多大木箱。

Sarutobi Asuma 和第十班的member 也跟了出来,正好听到其中一位侍从说明来意。

“Ye Fan 阁下,夫人叫我们送来这些东西,特别交代我们,请你务必要收下。”

“oh?” Ye Fan 走下台阶,问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

“这个我们可不知道。”那负责传达的侍从又道,“Ye Fan 阁下,这些东西可需要我们抬进屋?”

“不用,先放在这里吧。”

Ye Fan 说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一个木箱前。

木箱的外面贴着封条。

“Ye Fan 阁下,你要是没有什么吩咐,我们先回去复命了。”那侍从恭敬地说道。

“辛苦诸位了。”Ye Fan 目送着这些人离开。

直到这时,Sarutobi Asuma 几人才相继走过来,同样在打量着这些大木箱。

Ye Fan 数了数,一共十八个大木箱,看上去沉甸甸的,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

刺啦!

Ye Fan 伸手扯开一个木箱上的封条。

木箱并未上锁,只需拨动上面的安全栓,就可以将木箱打开。

哐!

木箱上盖打开后,发出一声muffled sound 。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覆盖在里面的红布。

Ye Fan 一把扯开红布,惊愕地发现,下面装的是钱。

满满的一大箱钱,整整simultaneously 。

Ye Fan 相继将十八个大木箱打开,里面除了钱就是黄金,如果把这些全部加起来,已经超过两亿两了。

没有想到志治美夫人出手如此大方。

之前已经送给他一枚“火云令”了,现在又送来了这么多钱!

“这……这么多……”

Ino Yamanaka 因为吃惊,舌头都有些打结。

她这辈子就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都说了那两枚medicine pill 是送的,没有想到志治美夫人还送来了这么多钱。”

Ye Fan 有些感慨地说道。

这是无形炫耀啊!

“Ye Fan ,这些钱,你打算怎么办?”

Sarutobi Asuma 还算淡定一些,此时问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我不能驳了夫人的好意,这些钱自然是收下了,以后不当ninja 也可以吃喝不愁了。”Ye Fan said with a smile 。

Sarutobi Asuma 却是笑does not raise.

若是Ye Fan 真的不当ninja 了,他觉得那将会是Hidden Leaf Village 最大的损失。

Ye Fan 已经在这次mission 中,展露出了他非凡的手段。

尤其是在pill concocting 制medicine recipe 面的attainments 。

这次回到Hidden Leaf Village ,毫无suspense ,Ye Fan 会被直接调到炼药相关的部门去。

“Ino 你看,刚刚给你吃下的那枚medicine pill 价值不菲,你以后要怎么补偿我?”Ye Fan faint smile 地looked towards Ino Yamanaka 。

Ino Yamanaka 有些慌了神。

她能怎么偿还,卖了她都不值这么多钱。

面对Ino Yamanaka 的窘迫,Ye Fan 再次调said with a smile :“看来你要用for a lifetime 偿还了。”

鬼使神差地,Ino Yamanaka 竟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我愿意用for a lifetime !”

好吧!

少女的心思已经很直白了。

十八个大木箱,要带走可不容易,恐怕要准备两个最大的Sealing Scroll 才行。

Ye Fan this time 只带来了一个Sealing Scroll ,里面还存放了很多东西。

不过没关系。

Ye Fan 只是跟一位侍从说了下,很快的,便有人送来了十个巨大的Sealing Scroll 。

足以看出,Ye Fan 现在在Daimyo 府已经拥有很高的话语权了。

才刚刚将大木箱都seal 好,便有侍从神色匆匆地从外面跑进来。

“Ye Fan 阁下,Daimyo 在偏殿举办了夜宴,邀你们过去。”

正好Ye Fan 晚饭还没吃。

跟在侍从身后,Ye Fan 和Asuma and the others 来到了偏殿。

还没有进入到里面,便是听到了里面奏乐的声音,以及Daimyo 那略显夸张的爽朗笑声。

“Ye Fan 阁下,里面请!”

领路的侍从全程以Ye Fan 为尊,客气谦卑,全然没有在意Sarutobi Asuma 几人的表情。

进入到殿中,只感觉眼前一亮。

里面已是a prosperous scene 、灯醉人迷。

“Ye Fan ,来来来!”

坐在上首位的Daimyo ,看到Ye Fan 进来,立即出声。

如今的Daimyo ,full of energy ,早已找不到以前那种迟暮的shadow 。

“Ye Fan ,我和Daimyo 要特别感谢你。”坐在Daimyo 身旁的志治美夫人跟着说道。

“夫人,你刚刚不是已经让人送去感激的礼品了么!”

Ye Fan said with a smile ,神情当中不见半点拘束,不知道的人,会以为他和上首位的两人相熟已久。

“Ye Fan ,刚刚那是夫人送你的,等晚宴之后,我也有东西送你。”Daimyo 一脸豪爽地说道。

“既然是Daimyo 的赏赐,那我在这里就却之不恭了。”

Ye Fan 也不推脱,虽然他还不知道Daimyo 会送他什么。

不过想来,It shouldn’t be 是普通货色。

Ye Fan 被特殊安排到了离上首位最近的位置。

Sarutobi Asuma and the others 却没能享受这个待遇,在靠后的位置坐下。

这场晚宴应该是临时举办的,席上并没有见到其他的达官显贵,倒像是一次家常聚餐。

Daimyo 眼神示意一旁的侍从。

那侍从会意,高声喊道:“上宴!”

很快的,便有年轻美貌的女子端着各色的佳肴上来。

不仅如此,每一桌都有专门的侍女服侍,一会儿倒酒,一会儿夹菜,毫不贴心。

殿中,是Land of Fire 特有的庆典舞,整齐划一,赏心悦目。

Ye Fan 吃饭,本来是不用别人伺候的,可是当他瞥了一眼身侧的侍女后,神色为之一愣。

“怎么会是她?”

尽管这位侍女戴着面纱,眼眸冷淡,可是Ye Fan 还是一眼便认出了她。

当年那个在Uchiha 事件中,差点被杀的少女!

Ye Fan 还清晰地记得,当初少女被头戴Uzumaki 面具的男子用锁链牢牢勒住,眼看就要活不成了。

若不是他施展有损灵魂的style ,那位头戴Uzumaki 面具的男子又怎会慌张逃走。

可以说,是他救了对方一命。

只是从那以后,Ye Fan 便再也没有见过她。

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出现在这里,还乔装打扮成侍女。

之所以Ye Fan 可以肯定她是乔庄的,是因为这女子没有半点那些侍女的温柔,看人的眸子好像带着寒冰。

Ye Fan 发现她在偷偷观察自己,那不自觉暴露出来的习惯,说明她是一个ninja 。

甚至,Ye Fan 还从她的身上察觉到了murderous aura ,虽然不是针对自己,也不是针对在场中的任何一人。

这是女子心中的仇恨!

Interesting !

Ye Fan staying calm and collected 地任由这女子给自己夹菜、倒水,甚至还特意交代身后的两只Ninken 不要轻举妄动。

“给我剥个橘子。”

Ye Fan 放下手中的筷子,突然对这女子道。

女子明显一愣,不过还是依言照做,伸出白皙的手掌,从托盘中取出一个橘子,开始给Ye Fan 剥了起来。

“你真的是侍女么?”

一个橘子还没有剥完,Ye Fan 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女子的手指一僵,当做没有听见,继续处理着橘子上的白丝。

“这双手,不用来杀人可惜了。”

Ye Fan 呢喃的声音,只有女子一人可以听见。

她显然被这句话吓了一跳,错愕地lifts the head 。

视线竟然与Ye Fan 对在了一起。

“Uchiha Itachi !”

Ye Fan 嘴唇轻轻翕动,缓缓吐出这个名字,仍旧只有女子可以听到。

split second ,女子的身上涌出冰冷的寒意。

刚刚剥好的橘子,竟然被她手掌捏碎。

她的眼底,有着无法掩饰的killing-intent !

她死死地盯着Ye Fan !

她想问Ye Fan ,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

她更想问Ye Fan ,你为什么要对我说出这个名字?

可是,从她口中问出的却是:“你是谁?”

声音很轻,语中带冰。

在音乐的遮盖下,她的这个问话,只有离她最近的Ye Fan 可以听到。

Ye Fan 却不回答,反而陡然提高音量道:“你瞧你,毛手毛脚的,连个橘子都剥不好!”

split second ,所有人的视线都投了过来。

“下去吧,我这里不用你伺候。”

在女子不甘的眼神注视下,Ye Fan 又道。

这是摆明着吊对方胃口啊!

女子不想成为焦点,忙退了下去,只是离开时,煞有介事地瞥了Ye Fan 一眼。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本来Daimyo 还想再安排侍女,不过Ye Fan 以自己吃饱为由谢绝了。

这顿夜宴,吃得还算舒坦。

席间,Daimyo 和志治美夫人相继问了Ye Fan 一些私人问题,诸如在Hidden Leaf Village 的生活怎么样,以后有什么理想,愿不愿意留在Daimyo 府当官之类的。

Ye Fan 巧妙地one after another 回答。

终于,夜宴结束了。

此刻已是深夜。

Daimyo 喝了不少酒,已经醉了,嚷嚷着要给Ye Fan 大大的赏赐,但是具体是什么赏赐,竟然没有明说。

Ye Fan 也不急,等明日Daimyo 酒醒,答案自会揭Akatsuki 。

Ye Fan 和Sarutobi Asuma 几人,向着居住的庭院走去。

不出意外地,在路上Ye Fan 就察觉到了那个女子的silhouette 。

她果然悄悄地跟过来了!

看她的身手,应该strength 不低,而且对这里的环境很熟,一路跟下来,竟然没有惊动任何人。

Sarutobi Asuma 在席上也喝了一些酒,加上这一天所发生的事,早已让他精神疲惫。

所以回到庭院,他便直接回房间休息去了。

第十班member ,也相继回了房间。

Ye Fan 却是留在了庭院的凉亭里,说是因为太兴奋睡不着,想要冷静冷静。

而事实上,他是在and the others 。

等那个女子。

大概过去了time it takes to burn a stick of incense ,女子终于出现了。

可能是使用了Transformation Jutsu ,她身上的衣服和这个庭院里的侍女exactly similar 。

她悄无声息地来到Ye Fan 身后,正准备开口吓唬一下这个youngster ,却不料Ye Fan 竟然先她一步。

“你还真是谨慎啊,让我等了这么久!”

Ye Fan 转过身来,直视着女子。

“你到底是谁?”女子开口,身上murderous aura 涌动。

“长夜漫漫,我们坐下来慢慢聊可好?”

Ye Fan faint smile ,不知道他又在打什么sly plan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