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Building On Earth Chapter 167

  第167章 鬼车(今天求月票)

  在这房屋的另一侧的远方,也出现了一道silhouette ,年约二十七八岁,身材欣长,原本气宇不凡的他此刻满脸大汗,布满沙尘,显得很狼狈。

  他正是来自“王朝”的楚伯宇,他也赶到了。

  他右臂上缠绕着绿色藤萝,同样悄悄从另一边接近。

  石谨逼近房屋十米后停了下来,抬起了right hand ,那趴在他右臂上的青鱼异兽正是他的孵化兽“蠃兽”。

  蠃兽张开嘴巴,突然连着吐出one after another 的white light ,moved towards 这房屋射去。

  他不敢进入房屋,以防中了暗算,决定先将这房屋炸塌,让里面的人无所遁形。

  white light 落到房屋上,轰隆隆的爆炸声连着响起。

  楚伯宇在另一边停了下来,控制绿色藤萝,顺着地面,moved towards 房屋的方向延伸过去。

  原本就残破不堪的房屋在这连声的大爆炸中,轰然倒塌。

  里面有一只机械巨犬冲了出来,翘起尾巴,抬起了爪子,上面有火焰缭绕,对着石谨摆出了将要攻击的姿势。

  这机械巨犬正是小乖。

  石谨根本不理会moved towards 他baring fangs and brandishing claws 的小乖,只是死死盯着在大爆炸中倒塌中的房屋。

  房屋倒塌,尘土飞扬,在石谨和另一边悄悄接近楚伯宇的注视下,one silhouette 终于出现,踱着步,慢慢走了出来。

  这走出来的正是Wang Xuan 。

  看到出现在十米开外的石谨和另一边的楚伯宇,Wang Xuan 神色平静,再moved towards 远方看去,石谨和楚伯宇都出现了,唐若羽没理由不会来。

  “不跑了?”楚伯宇发出一声冷笑,加快步子,开始逼近,地面的绿色藤萝顺着他的速度立刻加速往上席卷,互相交织,越来越多,很快便形成了inescapable net ,威势terrifying 。

  同样是成长到臻态的孵化兽,他的孵化兽能展示出来的formidable power 比一般臻态强大得多。

  Wang Xuan 明白楚伯宇必然获得过某种机缘,否则只是臻态的孵化兽,impossible 控制得了这么多的藤萝,波及如此广的区域。

  每一个臻态中的Peak 存在,都有其特殊之处,不能小觑。

  石谨配合着楚伯宇,从另一边逼近,厉shouted :“小子,将那蘑菇交出来,一切好说,否则今天你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Wang Xuan 摇摇头,道:“sorry ,你们来迟了一步。”

  楚伯宇心神一震,突然发怒,猛地一跺脚,纵身往前,right hand 一挥,十几条延伸过去的绿色藤萝一起暴起,便似一条条的绿色python ,疯狂围攻Wang Xuan 。

  对于孵化尸菇,他势在必得。

  石谨抬起了右臂,手臂上趴着的蠃兽张开嘴巴,里面有white light 闪烁,却没有立刻吐出来。

  他精通远程攻击,他在寻找最合适的机会,给Wang Xuan 致命一击。

  Wang Xuan right hand 一伸,两条金属触手伸了出去,发动“螺旋绞杀”,两条金属触手互相旋转,产生terrifying 的撕裂力,顺着迎面疯狂攻过来的十几条绿色藤萝扫去。

  “螺旋绞杀”扫中这些藤萝,发出terrifying 声响,一根根的绿色藤萝被绞碎断裂。

  石谨抓住机会,隔着十米距离,立刻发射一道white light 。

  white light flashed ,直奔Wang Xuan 后背。

  Wang Xuan 闪身,险险避开射过来的white light ,突然转身,一跺脚,啪地一声,一掠数米,right hand 一挥,两条旋转着的金属触手凌空moved towards 石谨扫来,“螺旋绞杀”formidable power 惊人,只要被卷进去,立时就能将石谨绞成碎片。

  相比起楚伯宇,这躲在一边进行远程攻击的石谨对他威胁更大。

  石谨想不到石宣速度如此惊人,神色微变,左手一翻,一枚只有指头大小的pale-gold 水晶出现,他两根指头一紧,将这水晶捏碎,里面有一道淡golden rays of light 出现,形成一道pale-gold 的壁垒,将他护在其中。

  ”hong” 地一声巨响,Wang Xuan 抽过来的“螺旋绞杀”重重轰在这pale-gold 壁垒上,爆发出巨大声响,这pale-gold 壁垒虽然剧烈波动,却稳稳的挡住了“螺旋绞杀”。

  同一刻,Wang Xuan 双足一紧,两条绿色藤萝缠了上来。

  在地面上,还有更多的绿色藤萝如蛇蟒顺着他的双腿往上缠绕,想要将他死死的困在原地。

  楚伯宇从后面无声无息接近,right hand 一张,一根根的绿色藤萝如疾箭暴射过来,要将他的身体洞穿,如果全部打实,能立刻将Wang Xuan 打成筛子。

  他脸上的神色,微见狰狞。

  “就算你真的吞下了,短时间也不能完全消化,只要杀了你,还有希望获得Essence Liquid 精华。”

  同一刻,远方的黑暗中,出现了第三个人,正是唐若羽。

  她额头也有些细汗,显然一路奔来,并不轻松。

  她出现的时候就看到了Wang Xuan 被楚伯宇的绿色藤萝缠住,一根根的藤萝便要将他洞穿。

  Wang Xuan 面前的石谨借助那pale-gold 壁垒挡住了“螺旋绞杀”一击,右臂挥出,那一直趴在手臂上的蠃兽终于纵身扑了出去。

  他的孵化兽同时拥有远近两种攻击模式,只是until now ,他有意藏拙,只利用蠃兽喷吐white light ,进行远程攻击,谁也不知道他的蠃兽实际真正强大的是近身厮杀。

  这种能力,是breakthrough 臻态才能获得的强大力量。

  石谨在曾经完成一次特殊任务的时候,机缘巧合下获得一枚十分罕见的破限果,吃下破限果,能够breakthrough 孵化兽目前的成长界限,提前获得下一个成长阶段的部分力量。

  所以他在臻态的时候,其孵化兽蠃兽便已经拥有了部分breakthrough 臻态时才拥有的特殊能力,on the surface 他是臻态powerhouse ,实际上,他已经算是半个breakthrough 臻态的存在。

  之前their three people 联手围攻沙蝎领主时,他都有意藏拙,没有动用这真正底牌。

  毕竟底牌被人知道了,下一次使用就未必能奏效了。

  一直到此刻,他抓住机会,猛然发动蠃兽的真正力量,蠃兽从他的右臂跳出,双翅一振,fast as lightning ,扑中Wang Xuan 。

  这一下快得连Wang Xuan 都来不及闪避,瞬间被蠃兽撞中胸膛。

  蠃兽通体隐隐发出azure light ,双翅一敛,便似一道azure light ,从Wang Xuan 前胸进,拖曳着一股鲜血,从他后背飞出。

  要不是他在in a flash 横移两寸,避开了心脏要害,现在他的心脏已经被蠃兽击碎爆出体外。

  Wang Xuan 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距离自己如此接近,面前的石谨强大得超乎他的想象,他轻敌了。

  生死之间,哪里还顾得藏私,喉咙低吼,体内的blue 水晶鳞片完全爆发,恐怖的blue 幽光猛地从金属触手里亮了起来。

  “pa pa pa ”连声脆响,缠在他身的绿色藤萝一根根的断裂,他一个转身,轰地一声,一双devil beast giant arm 瞬间成形,迎着疾射过来的藤萝轰了过去。

  一根根的藤萝被粉碎断裂,更有藤萝洞穿他身上的合金铠甲和身体,带着鲜血从后背冒出。

  楚伯宇突然闷哼,被Wang Xuan 结结实实撞中,他didn’t expect Wang Xuan 的反应如此神速,身体里响起了骨头断裂的脆响,身子凌空往后翻滚出去。

  一击重创楚伯宇,那飞在空中化为一道azure light 的蠃兽一个转折,再次闪电似的穿了过来,this time 的目标正是他的头部。

  太快了,快得Wang Xuan 都感觉到了眼花,想要抬起devil beast giant arm 来抵挡或闪避都来不及了,这蠃兽瞬间就到了面前。

  生死之间,突然呼啦一声,一团巨大黑影升腾而起,猛地一扇,挟带着一股巨大狂风,forcibly 拖着他的身体横移半尺,险险避开蠃兽致命一击。

  另一边全力控制蠃兽的石谨睁大眼睛,里面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谁也想不到,Wang Xuan 在这生死之间,右边后背里竟然长出一只巨大翅膀。

  这翅膀通体漆黑,由一根根的锋利钢羽形成,每一片钢羽都似一柄利剑,突然撕开外面的合金铠甲,只是一扇,便刮起一股狂风,带着他避开蠃兽攻击。

  Wang Xuan 脸上神色微微扭曲,借助这钢羽翅膀刮起的狂风,身子high-speed rotation ,右臂挥出,长达一米多的devil beast giant arm 挟带着one after another 的blue 幽光,截住charge ahead 的蠃兽,重重砸在这道azure light 上。

  ”hong” 地一声,蠃兽里隐隐传来一声惨叫,这强大的蠃兽承受不住this fist 的力量,从中爆炸开来。

  全神控制蠃兽的石谨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他的整条右臂从内爆炸,血肉横飞,满脸尽是骇然神色。

  Wang Xuan 的恐惧之眼发动,开始疯狂汲取强大的恐惧力量。

  不论是楚伯宇还是石谨,此刻心里都涌出了强烈的恐惧。

  石谨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已经算是半个超越臻态的powerhouse ,他的蠃兽何等强大,竟能被人一拳轰爆?

  这蠃兽与他血肉模连,蠃兽爆碎,他的右臂也爆炸开来,他惨吼着往后跌退。

  长着一只black 独翼的Wang Xuan 便似devil beast 降临。

  “慢着——”石谨突然大吼:“蘑菇我不要了,我立刻离开——”

  他一边说一边迅速的取出一枚primary level 治愈之水,想要倒入嘴里。

  Wang Xuan 脸色冰冷,没有丝毫感情,胸膛处被蠃兽洞穿出来的血窟窿难以愈合,透过这比拳头还大的血窟窿,能够看到他后面的景物。

  石谨的话还未说完,Wang Xuan 挥过来的devil beast giant arm 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突然,石谨左手一紧,原来他左手拿捏着的除了治愈之水外,还有两枚指头大小的水晶,一枚烟雾水晶,一枚呈pale-gold ,正是他刚刚使用过一次的防御水晶。

  两枚水晶同时被他捏爆,烟雾水晶里瞬间爆出大团烟雾,将这一片笼罩起来,防御水晶化为一道pale-gold 壁垒,抵御Wang Xuan 攻击。

  石谨自己借助这烟雾,全速转身,moved towards 远方逃亡,左手再紧跟着拿出爆炸水晶。

  如果Wang Xuan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追赶上来,他就将立刻掷出爆炸水晶。

  对于他这样的powerhouse ,比任何人都惜命,早就备好了种种逃命的手段。

  想要杀他,太难了。

  Wang Xuan 的devil beast giant arm 挥出,巨大的声响中,this fist 打在了pale-gold 的壁垒上,震荡得那壁垒波动不休,任他的devil beast giant arm 攻击formidable power 再强,也不能将其轰碎。

  这种防御水晶虽然只能维持一瞬间,便在这一瞬间,其防御近乎无敌,就算是超越臻态的powerhouse ,都不能将其粉碎。

  Wang Xuan 被挡住,烟雾汹涌,眨眼就笼罩住了方圆several feet ,而且在以惊人的速度往all around 扩散,很快便能笼罩十丈方圆,而这个范围还在以恐怖的速度扩张,显然,石谨并不只是投掷出了一枚烟雾水晶,而是不断将其moved towards all around 掷出,将这一片区域完全陷入绝对黑暗中。

  在这烟雾之中,伸手不见五指,无法视物,谁也不敢轻易追进去。

  有了烟雾保护,石谨自信可以轻松逃走,喝下去的治愈之水正在发挥作用,以惊人的速度在愈合着的他炸碎的右臂。

  Wang Xuan 双眼泛出terrifying rays of light ,额头之上突然裂开,一只水晶眼珠从中冒了出来,恐惧之眼打开,他冲进了漆黑一片的烟雾之中。

  石谨全速狂奔,Wang Xuan 根本不知道他将会从哪个方向逃走,在烟雾保护下,就算Wang Xuan 能注意到,他早就逃出百米开外。

  加上他的蠃兽正在恢复,借助这蠃兽的速度,他不信隔着百米距离,Wang Xuan 还能追上他。

  远方出现的唐若羽,脸上带着一丝说不出来的微妙神色,原本她正在接近,只是didn’t expect 局面变化如此剧烈,看着面前大量烟雾扩散开来,她停了下来。

  石谨有意在烟雾里绕了一个圈子,改变方位,悄无声息的准备从另一个方向逃走,不想眼前突然冷风来袭,烟雾汹涌。

  知道不妙,石谨大惊,还想将没有完全恢复的右臂上蠃兽抬起来迎敌,突然浑身like falling in a ice hole ,身子一僵,然后,他骇然看到一只硕大的拳头迎面轰了过来。

  “卟”地一声,他的脸上被拳头打中,脑袋连同头盔在瞬间炸裂开来。

  他在死亡之前都想不明白,为什么Wang Xuan 能够在这不能视物的烟雾中,精准的知道自己的方位?难道他能够未卜先知?

  一拳打碎了石谨的脑袋,看着他的脑袋炸裂,无头的尸体在往后栽倒,Wang Xuan 额头正中的恐惧之眼在不断的释放恐惧力量。

  石谨到死也想不到,自己体内释放出来的一丝恐惧情绪能够让Wang Xuan 在这烟雾中精准的知道他移动的方位,可以提前截住埋伏,突然出手sneak attack ,这一下猝不及防,让石谨心里恐惧大增,立刻让Wang Xuan 的恐惧之眼抓住机会,猛然发动,石谨终于中招。

  可以说这烟雾不只没能助他逃离,反而帮助Wang Xuan 瞬杀了他,否则在正面对抗中,Wang Xuan 想要杀他绝没有这么轻松。

  一团white radiance 从石谨的right hand 里出现,不断挣扎,里面隐隐充斥着不甘的情绪。

  蠃兽已经拥有一定的自我意识,它充满不甘,还想要逃离寻找到新的宿主,可惜这between Heaven and Earth 便有一股自然的力量悄然降临,将它的意识彻底抹去,化为一团纯粹的能量,被Wang Xuan 的devil beast 如巨鲸吸水,一并汲取进去。

  这蠃兽已经是半个超越臻态的存在,这能量何等强大,Wang Xuan right hand 内的white radiance 汲取这股能量,立刻剧烈波动,产生强烈的撕裂感,似乎便要从中爆炸开来。

  Wang Xuan 身子不停,很快就冲出这片笼罩着的烟雾,却见那之前被他重创打飞的楚伯宇已经disappeared 了,显然是抓住刚刚的机会逃了,不过远方出现的唐若羽还没有离去,只是停在了数十米之外,远远的看着自己。

  right hand 内的white radiance 传来阵阵撕裂感,让Wang Xuan 很不舒服,左手取出一瓶治愈之水,喝了下去。

  他胸口被蠃兽洞穿的地方,残留着蠃兽的力量,令他的伤口难以愈合,只能借助治愈之水的healing ability 。

  喝下治愈之水,这巨大的透明窟窿出现white light ,才开始慢慢愈合。

  “你也是为了孵化尸菇而来?不过你慢了一步,我已经吃下去了。”Wang Xuan 后背的那只漆黑钢羽慢慢收敛,很快就收入体内,disappeared 。

  这只漆黑钢羽,正是他继承那曾经死去的孵化兽的特殊能力,现在这力量与他的devil beast 融合,变成了他的能力。

  隔着数十米距离,Wang Xuan 盯着唐若羽,如果对方和石谨一样有想法,他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出手,绝不留情,刚刚被蠃兽洞穿的一幕令他现在依旧心有余悸,也越发让他明白,这些能够达到臻态的powerhouse ,每个人都not simple ,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底牌和killing move ,就算自己比他们强也不能大意,否则死的可能就是自己。

  对于唐若羽这样疑似有上面背景的人,谁也不知道她手上掌握着什么特殊treasure ,他更不敢大意。

  this time ,唐若羽意外的有了反应,moved towards Wang Xuan 微微摇头,突然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我知道,刚刚你已经展示了鬼翼……”

  她的声音很好听,Wang Xuan 听在耳中,心头微动,道:“你怎么知道这是鬼翼?”他有些好奇。

  “这死去的孵化兽叫鬼车,只想不到,会与你有缘。”

  唐若羽说到这里,嘴里似乎无声的叹息了一声。

  Wang Xuan 更是好奇,他也是在获得这Essence Liquid 里的核心能力后,才知道这孵化尸菇是从一只叫鬼车的孵化兽尸体上长出来的,他继承了鬼车的力量,获得这一只鬼翼,只是唐若羽却怎么知道的?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