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Building On Earth Chapter 248

  “说出……你的……愿望……”

  一个声音似穿越Great Desolate 万古,在Wang Xuan 的脑海直接响起,无边的黑暗淹了一切,在这黑暗中,整个虫镇,两三千人,没有人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能感觉自己突然被黑暗吞噬,五官感应被剥夺,听不见、看不到、unable to move ,像陷入了永无止境的噩梦。

  “保护虫镇和这里所有人,阻止上方的船坠落……”

  Wang Xuan 说到这里突然心头一动,忙着又补充一句:“我想要离开这幢大楼,我需要王者之证,这些能不能做到?”

  他想到了summon 巨神之书需要付出代价,上次是暴食,让他一口气连着喝下去了大量的营养液,而this time 也不知道会是什么,现在既然summon 了巨神之书,不管这些要求能不能实现,先提了试试再说。

  随着他的话说完,Wang Xuan 身体外面的pentagram 在旋转,他左手持着的巨神之书在发光,黑暗汹涌着,里面隐约像有什么模湖黑影在往上升腾而起,那往下坠落着的腐烂大船被托住,整个虫镇引发了剧烈震动。

  ”hong” 地一声巨响,那腐烂大船上的铁锚凌空飞了出来,重重钩进中心广场,地面碎裂,铁锚陷了进去,几乎没入不见。

  跟随着这铁锚一起的是那高达二三十米的残破stone pillar ,这stone pillar 原本被三方争夺,现在突然在黑暗中往下坠落,在“咯察”脆响中,插入中心广场地面,陷入地底近半。

  Insect King 的异啸声变得faintly discernable ,Wang Xuan 听在耳中,像很近,又像很遥远,那百米上空出现的裂缝在不可思议的恢复着。

  虫镇的两三千人,全部被黑暗隔绝了起来,如同陷入混沌,什么也不知道,唯有Wang Xuan 能够勉强于黑暗中看到那原本坠落砸下的船被升腾着的黑暗托住。

  黑暗中有模湖的silhouette ,似有若无,便似充塞于这整个虚空,对于Wang Xuan 和虫镇的两三千人来说,上方的腐烂大船突然坠落,摧毁虫镇,这对他们来说是灭顶之灾,但对于巨神之书所代表着的存在,却似乎轻松就能摆平。

  随着那根残破stone pillar 凌空坠落,插入虫镇的中心广场,整座虫镇都在震动,便似引发了地震,而这黑暗却膨胀得越来越剧烈,便似要将虚空撑开。

  terrifying 的一幕出现了。

  Wang Xuan 脑海里刚有这个念头,眼前的虚空,真的被撑开了。

  一道裂缝出现,黑暗中就像伸出一对模湖的大手,插进裂缝里,开始往两边撕去,要将虚空撕开。

  Wang Xuan 突然clear comprehension 了,他对着巨神之书说出了自己的请求,先是要保护虫镇和这里的所有人,阻止腐烂大船的坠落,apart from this ,他还想要离开这幢大楼,想要获得王者之证。

  而现在巨神之书所代表的存在,竟然真的要撕开这幢大楼,要将自己送出去。

  这念头一闪而逝,Wang Xuan 突然浑身都紧张了起来。

  巨神之书撕开了大楼,自己将要被送出这里,这幢大楼外面的Earth 会变成什么样子?

  看陆续有新人进入,Earth 应该表面没有受到影响才是,自己会重新回到原本的生活吗?会见到parents and close relatives 吗?

  Wang Xuan 心脏剧烈跳动,以他现在的经验和遭遇,他的temperament 何等强大,在这之前,就算遭遇再强大monster ,就算遭遇生死危险,心脏都没有如此狂跳过。

  随着那void crack 渐渐变大,那黑暗中模湖的存在顺着裂缝往里挤去,要努力将裂缝撕开,将这幢大楼从内部撕开。

  就算是巨神之书所代表的存在,想要完成这件事显然也绝不容易,Wang Xuan 感觉到了裂缝被撕开的速度很慢,整个Second Layer 的虫镇world 都受到了影响,在震动。

  被撕开的裂缝里一团混沌,此刻正渐渐从中分开,Wang Xuan 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无形力量包裹,如soar into the clouds and mount the mists ,突然间就moved towards 这裂缝而去。

  混沌汹涌中,隐约有white light 出现,这一瞬间,Wang Xuan 似乎又再次看到了Grand Plaza ,看到了车水马龙,看到了曾经熟悉的繁华都市。

  突然间一切都似泡影般破灭,所有一切都在倒流,一个生涩如同金属磨擦发出来的机械声音突然响起。

  “规则……不容……破坏……”

  随着这声音突然出现,那被黑暗撕开的裂缝塌陷,形成一个incomparable gigantic 的混沌vortex ,下一瞬间,这裂缝往外膨胀,那伸进去的模湖黑影便要被裂缝的混沌vortex 吞噬。

  同一刻,Wang Xuan 持在手里的巨神之书上绽射出了万道blood light ,上面亮起了刺眼的pentagram array ,无边的黑暗汹涌波动,一只faintly discernable 的模湖大手便从黑暗里出现,抓进那裂缝的混沌vortex 里。

  这vortex 里响起了咯察脆响,不绝于耳,这Space Crack 开始剧烈抖动,里面突然出现了大量机械金属。

  这些机械金属刚刚出现,便被那模湖大手抓住,不断破碎,但是新的机械金属又会源源不绝的从那混沌vortex 里出现,持续不断的moved towards 外面喷发,想要将裂缝完全填补起来。

  Wang Xuan 明白,这是两种Supreme 的存在角逐争斗,目前看来似乎是巨神之书所代表着的存在gained the upper hand ,源源不绝的力量正在从黑暗里汹涌而出,如排山倒海,淹没一切,但是Wang Xuan 感觉到了左手上的巨神之书变得沉重如山,随时可能拿捏不住,脱手飞出。

  他开始支持不住了。

  巨神之书像一种媒介,又像一种契约,通过巨神之书,那隐藏在无尽黑暗尽头的存在才能将力量在this world 发挥出来,根据某种遵循着的规则来运行。

  虽然这力量强大无比,但是Wang Xuan 有一种感觉,自己手里的巨神之书无法承受如此高强度的持续输出。

  那上方的Space Crack ,无数的机械金属densely packed ,虽然在不断被黑暗扭曲吞噬,但却层层叠叠,越来越多,突然间,Wang Xuan 感觉左手持着的巨神之书勐地剧烈一震,一股恐怖力量顺着巨神之书传到了他的身体上。

  虽然这力量只是一点残余,他依旧承受不住,a groan ,张开嘴巴,狂喷鲜血,internal organs 立刻遭受重创,只差一点便尽成碎粉。

  巨神之书里响起了如同玻璃碎裂的声响,Wang Xuan 双眼圆瞪,看着这张golden paper 表面出现了裂缝。

  “巨神之书要碎裂了?”

  他仰天往下栽倒,心头震骇,巨神之书一直都是他的最强底牌,他刚刚原本是一时心动,希望巨神之书助自己离开这幢大楼,获得王者之证,却didn’t expect 会引发这样的terrifying 后果。

  Wang Xuan 倒地,看着原本充盈于all directions 的黑暗在消褪,勉强取出一瓶primary level 治愈之水,喝了下去。

  身体表面出现治愈之光,他刚刚受到的重创立刻以惊人速度恢复着,Wang Xuan 忙着先看手里的巨神之书,还好并没有完全碎裂,只是这张golden paper 表面出现了大量裂纹,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裂成碎片。

  和碎裂之前相比,Wang Xuan 有一种感觉,这巨神之书里代表着的契约或媒介的某种力量,似乎变得残破不全,这巨神之书只怕暂时无法再summon 那隐藏在黑暗尽头的某种存在。

  这种念头令他变得lazily ,浑身都提不起劲来,勉强将破损的巨神之书收了起来,也懒得坐起来,就这么躺在中心广场上,抬头看到身边就是那根被插入地面一半的残破stone pillar ,不远处是陷入地面大半的腐烂铁锚,百米之上,那腐烂的船头已经往下垂落数十米,其船头最近的地方离虫镇地面已经不足四十米。

  这种诡异和oppression ,令人感觉到了巨大压力。

  原本笼罩整个虫镇的黑暗disappeared 了,两三千人重新恢复了原本被剥夺的视力、听力和感观。

  刚刚发生的一切他们都不知道,在他们的脑海里,刚刚这一切如同断层,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虫镇的中心广场上就多了一根插入地面的stone pillar ,还有一根铁锚,以及出现在四十米上方的腐烂大船,那船头离得虫镇太近,众人已经很清晰的看到大船里面封印着模湖的人形黑影。

  这些黑影在挣扎着,似乎拼命想要从中逃出来。

  而天空上原本伸出来的树根、Insect King 都disappeared 了。

  每一个人都满脸迷惑,彼此互看,他们都不知道,刚刚这一刹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突然一切就变成了眼前这样。

  正在这时,一声Insect King 的异啸响起,原本汹涌着冲进虫镇的Insect 大军,开始moved towards 虫镇的北方而去。

  如梦初醒的众人,没有去攻击或阻挡这些Insect 大军的离开,任由它们如潮水般的退去。

  原本站在city wall 上的铁军came back to his senses ,突然发现那长达百米的漆黑巨虫,原本腾空而起,扑上了虫镇上方的stone pillar ,咬在上面,整个庞大Insect Body 虚空倒吊在上面,现在却不知为何出现在了虫镇北边一两公里之外的荒野上。

  它在不断发出异啸,庞大躯体转动,开始moved towards 北方虫国的深处爬去。

  源源不绝的Insect 大军跟随着它一起离开,整个虫镇的人都目瞪口呆,没有人明白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很快,躺在地上的Wang Xuan 身边就聚集了大量的人,众人在想不出原因的时候,便自然而然的感觉这件事也许与Wang Xuan 有关。

  毕竟之前整个虫镇,就只有Wang Xuan 胆敢charge ahead ,直面Insect King 。

  Wang Xuan 躺在地上,刚刚的治愈之水令他受到的重创很快就愈合了,他明明浑身都有力气,但就是提不起精神,不想起来,躺在这广场地面上,一动都不想动。

  all around 聚集着的人还以为Wang Xuan 受了什么重创,不敢移动他,但是看他的模样,又不似受了重伤。

  很快“玄帮”的丘元凤、尤傲、项景南、公孙晓燕和刘伟杰and the others 都出现了。

  “首领!”他们记得现在的Wang Xuan 就是“玄帮”的新任首领,看到Wang Xuan 躺在地上motionless ,都很焦急,忙着围了过来。

  丘元凤更是蹲了下来,想要查看Wang Xuan 伤势。

  Wang Xuan lazily 道:“我没事……”

  丘元凤一呆,道:“首领你没事?”

  他有些迷湖了,Wang Xuan 没事,为什么躺在这里不动?

  Wang Xuan at first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明明伤势完全恢复了,为什么却提不起任何劲头,一直到他感应到了自己right hand 内的white radiance 里,有一团faintly discernable 的black 物质正在成形,他终于明白了。

  这就是自己summon 巨神之书的repercussions 。

  他刚刚连着说出了几个请求,保护虫镇和这里的人,以及阻止那腐烂大船坠落,巨神之书都替自己实现了,但是之后的想要离开这幢大楼和获得王者之证显然都失败。

  而且因为这黑暗中的存在爆发出来的力量超过了巨神之书的极限,令巨神之书受损,表面出现裂纹,在没有修复之前,只怕这巨神之书是无法使用了。

  不过此刻的Wang Xuan 脑海里有些muddleheaded ,他实在是不想动脑筋去多想,只想一直躺着。

  除了“玄帮”这些人围在all around ,关心询问Wang Xuan 的情况外,整个虫镇两三千人,更多人关注的是头顶上方的情况。

  这腐烂大船里有无数的人形黑影在挣扎着,突然间,其中有一道人形黑影竟然从中挣扎了出来,这人形黑影背后长着一对翅膀,也许是用力过勐,这两只翅膀竟然被生生的撕裂了,翅膀留在了封印中,而没有了两只翅膀的它,挣扎了出来。

  随着挣扎出来,它立刻顺着那从天垂下的腐烂铁链往下。

  中心广场上,all directions 全都是聚集着的Five Great Influences 的人,虽然除了Wang Xuan 外,像万芊盈、黄庆之等四大首领都不在,但各Great Influence 的核心成员,都在这里。

  这人形黑影突然出现,所有人startled ,这一切来得太快了,这失去了一对翅膀的正是一只羽翼阿加莎。

  只是失去了一对翅膀,它背后fresh blood dripping ,似乎力气衰弱了很多,饶是如此,它依旧恐怖,顺着那铁链瞬间就落到了中心广场上,出现在了人群之中。

  Wang Xuan 注意到了这只没有了羽翼的阿加莎,也明白它的terrifying ,唯一不知道的就是它的实力不知是否受这World Strength 的束缚,如果不束缚,以羽翼阿加莎的超态顶级实力,可以一人横推整个虫镇。

  当然,羽翼阿加莎的力量来源也是孵化兽,大概率应该也是受到这World Strength 的束缚才是。

  Wang Xuan 脑海里掠过这些念头,也知道这阿加莎的恐怖,就算被压制,也拥有臻态极限的力量,不是一般的臻态powerhouse 可以对抗的。

  但他就是懒得动,只能隐约感觉得到right hand white radiance 里的black 物质,正在不断的成形。

  “嗤”地一声,一个来自“凤凰”的臻态powerhouse 感觉saw a flash ,心知不妙。

  阿加莎突然moved towards 他扑来,他感觉不妙,想要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喉咙一痛,一柄black 利刃抹过,他的脑袋就带着鲜血飞了出去。

  瞬间击杀了一名臻态powerhouse ,余者哗然,“Rakshasa ”的陈道林发出angry roar ,身体表面出现了火焰之兽,这只火焰兽上还有blue 闪电在闪烁着。

  随着陈道林出手,其他各Great Influence 的powerhouse 纷纷出手。

  像Wang Xuan 猜想的一样,羽翼阿加莎的实力在这里也受到了World Strength 的压制,最多只能发挥出臻态极限力量,但是all around 这些众人中,实力最强的也就是类似陈道林这样的臻态Peak ,没有人能达到极限层次。

  两声惨叫响起,这阿加莎身子一晃,冲进人群,双手的black 利刃连着挥出,便有两人惨叫丧命,遭到腰斩。

  一声怒喝响起,一面金属盾凌空出现,轰地一声截住阿加莎,替刚刚准备出手的丘元凤挡住一柄black 利刃。

  铁军出现了,他是超态的powerhouse ,在这Second Layer world 受到压制,只能发挥出臻态极限力量,论实力,他和现在的阿加莎,处于同一个水平。

  铁军持着Vajra 巨盾,连着盾击砸了过去。

  这阿加莎失去两只翅膀,原本就strength great injury ,现在碰到了同一个水平的对手阻挡,再加上all directions 有成群的臻态powerhouse 联手攻击,它很快就抵挡不住。

  先是被铁军盾击撞中,胸骨尽碎的凌空摔出,陈道林抓住机会,抢上一步,双手一伸,带着火焰和闪电两种力量的孵化兽抓住这摔过来的阿加莎,将火焰和闪电的力量源源不绝的输了进去。

  阿加莎被噬得the soul flew away and scattered ,浑身在瞬间被火焰吞噬了。

  陈道林这才喘出一口大气,摇晃着往后跌退,却见阿加莎倒在地上,不断挣扎,浑身被烧得发出噼哩啪啪的声响。

  铁军看着这阿加莎的挣扎越来越微弱,明白它死定了,便抬头looked towards 了上方,还好那腐烂大船里,目前只挣扎着逃出这一只羽翼阿加莎,要是冲出一群,那就麻烦了。

  确定没有其他危险,铁军身子一晃,立刻就到了躺在地上的Wang Xuan 身边,严阵以待。

  他和之前众人想法一样,都认为Wang Xuan 是遭受了重创,正躺在地上恢复伤势。

  Wang Xuan 原本感觉这right hand white radiance 内的black 能量汇聚得很慢,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完成,不想突然感觉自己躺着的地面上,有一种faintly discernable 的能量正在从那插入地面的stone pillar 上慢慢释放,顺着这地面往all directions 延伸。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