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st Building On Earth Chapter 249

  他躺在地上,这能量顺着地面进入他体内后,white radiance 内的black 能量汇聚速度突然加速,很快black 能量便聚集形成了一枚black 种子。

  他的white radiance 内,出现了第二枚black 种子。

  同一刻,一个faintly discernable 的声音在他的脑海响起。

  “懒惰……收集……完成……”

  虽然Wang Xuan 已经隐约猜到了,但感应到这声音,他心里依旧微微一震。

  第一次summon 巨神之书的repercussions 是暴食,这第二次的repercussions 是懒惰。

  暴食和懒惰,正是七大罪里的两大罪。

  现在他终于可以证实了,summon 巨神之书需要付出的代价与传说的七大罪有关,想来summon 七次之后,代表着七大罪的black 种子收集完成,必然会有某种terrifying 的事发生。

  地上被火焰吞噬的羽翼阿加莎被烧成了一团焦炭,其体内出现一团white radiance 。

  white radiance 内有生命意识在挣扎着,似充满不甘,可惜随着冥冥中的某种无形力量降临,瞬间就将white radiance 内的生命意识抹去,化为一股纯粹的能量,没入陈道林right hand 内。

  汲取了这股能量,陈道林双眼圆瞪,脸上突然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moved towards 自己的脚底看去。

  就在刚刚,他感觉脚底下似有一种faintly discernable 的力量顺着地面往上进入自己身体,他不知道这力量是什么,来源何处,想要具体感应,却什么也感应不到。

  突然,击杀羽翼阿加莎的white 光团进入体内,被他right hand 汲取,同一刻,体内那原本似有若无的力量突然变得清晰起来,他脑海轰然一震,right hand 内的white 光团竟勐然碎裂开来。

  陈道林早已经是臻态Peak powerhouse ,在臻态的积蓄已够,只是一直未能breakthrough Life and Death Trial ,无法成为真正的超态powerhouse ,甚至多次怀疑自己也许这辈子无望超态。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就在此刻,他击杀这羽翼阿加莎,地面突然往身体里涌入一种faintly discernable 的能量,自己竟然不需要经历Life and Death Trial ,忽然就有了感悟,立时sudden enlightenment breakthrough 。

  in this brief moment ,他才明白,由臻态breakthrough 到超态,并不是必须要经历Life and Death Trial ,真正重要的是一种sudden enlightenment 。

  只是几乎所有人都只能在经历生死的时候才会触发这种sudden enlightenment ,所以才以为臻态必须要经历Life and Death Trial 才能breakthrough 。

  而他就in this brief moment ,虽然没有经历Life and Death Trial ,却突然sudden enlightenment ,成功breakthrough ,孵化兽获得成长,晋升为了第六形态的超态powerhouse 。

  一股超态的powerhouse aura 由他身体里释放出来,不少人都有感应,露出一丝惊异又羡慕的神色looked towards 了他。

  铁军也同样很诧异,didn’t expect 这陈道林会在这种情况下breakthrough 超态。

  Wang Xuan 慢慢从地上坐了起来,懒惰的种子收集完成,他原本浑身lazily 的感觉正在消失,Spiritual Body 力重新恢复了。

  陈道林虽然breakthrough 超态,他并不在意,他真正在意的是刚刚那突然由地面渗入自己体内的那faintly discernable 的能量,这能量加速了他right hand white radiance 内Dark Seed 的成型。

  extend the hand 来,轻轻触摸地面,他的devil beast 本能感应灵敏,立刻就有所感应。

  “果然,不是错觉……真的有某种能量正在顺着这地面往all directions 释放……”

  Wang Xuan 轻声低语,立刻抬头moved towards 前方看去。

  相比以前,现在的中心广场上,地面出现裂缝,那腐烂船锚几乎完全没入其中,另有那残破stone pillar 也插入地面,露在外面的不过十来米高。

  想到这stone pillar 之前被腐烂铁锚、Insect King 和上方出现的树根抢夺,必然有着特殊用途,难道这地面出现的能量与这stone pillar 有关?

  有了这个猜想,Wang Xuan 走了过去,没有直接用手接触stone pillar ,而是放出金属触手,缠住stone pillar 来感应。

  凭着他的devil beast 本能感应,立刻就在这stone pillar 上感应到了这股能量。

  地面上的能量faintly discernable ,而这stone pillar 上的能量同样似有若无,不过相对来说,要稍稍强烈一些。

  显然,这能量就来源于这根不知来历的残破stone pillar 。

  Wang Xuan 心念微动,looked towards 了一边那刚刚breakthrough 到超态的陈道林,再看看all around 的地面,looked thoughtful 。

  先是自己right hand 内的Dark Seed 加速成形,再是这陈道林没有经历Life and Death Trial 就breakthrough 成为超态powerhouse ,他怀疑也与这mysterious energy 有关。

  “难道说这stone pillar 能够助人加速breakthrough ?甚至连Life and Death Trial 都不需要就能breakthrough ,如果是真的,这stone pillar 的效果就太惊人了。”

  Wang Xuan 再偏头looked towards 了另一边陷入地面的铁锚,这铁锚连着锁链,直通四十米高空上的腐烂大船,中心广场的地面坚硬无比,以他们现在的力量都很难破坏。

  他looked towards 腐烂铁锚all around 的地面,还好暂时没有出现腐烂迹象,否则麻烦就大了。

  正在这时,all around 不少人嘴里忽然发出轻意声响,紧跟着丘元凤、公孙晓燕、刘伟杰and the others 纷纷弯下腰,伸手去触碰地面,脸上露出惊异神色。

  随着这stone pillar 缓缓释放着那一丝faintly discernable 的能量,不断往all around 扩散,站在这一片区域的众人,特别是其中实力强大的臻态powerhouse ,纷纷有所感应。

  紧跟着不少人moved towards stone pillar 围了上来。

  他们也不蠢,第一反应就是这能量必然与stone pillar 有关。

  Wang Xuan 收起了金属触手,伸手触碰stone pillar ,brows slightly wrinkle ,这一缕faintly discernable 的能量进入身体,right hand 内的white radiance 微有波动,虽然不强烈,但不知为何,他心里却出现了一丝莫名而来的感悟,had a feeling in the heart ,unconsciously ,就顺着stone pillar sit cross-legged 了下来,之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接近的铁军、丘元凤、公孙晓燕、刘伟杰、尤傲、项景南,包括刚刚breakthrough 为超态的陈道林and the others ,纷纷聚集过来,这些人都忍不住伸手摸了stone pillar ,之后和Wang Xuan 一样,有了感应,纷纷sit cross-legged 下。

  很快围着stone pillar 便聚集了一大群人,全都盘膝而坐,闭着眼睛,似乎进入了冥想之中。

  远方还有更多的人在moved towards 这里接近,包括Wang Xuan 熟悉的程爱国、孟莲、陆维超、冯远and the others 也都来了,看到眼前黑压压一群的人都在盘膝而坐,all around 聚集着的人太多了,他们都接触不到stone pillar ,但在这地面站得久了,心里竟然也隐约有所感悟,生出强烈的想席地而坐,冥想思考的冲动。

  很快,他们都坐了下来,闭上眼睛,进入冥想。

  越来越多的人被吸引,这虫镇的中心广场,很快就挤满了人,竟然全都盘膝而坐,当然,越往外,这faintly discernable 的能量越弱,效果也越不明显,很多人虽然sit cross-legged 了下来,却睁着眼睛,皱着眉头,似乎有所感觉,又似乎没有。

  这诡异一幕吸引了所有人,两三千人都聚集到了all around ,他们因为没有进入中心广场,不明所以,只能彼此互看,瞠目结舌。

  在他们看来,这数百人简直像着魔了一样。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整个虫镇却无人睡眠,几乎所有人都集中在了中心广场这一片区域。

  远方Insect King 的异啸已经停止了,它带着Insect 大军,消失了。

  虽然之前Insect King 对这stone pillar 念念不忘,但现在stone pillar 插在虫镇中心,它却不知为何放弃了,返回了虫国深处,没有再打这stone pillar 的主意。

  Wang Xuan 距离stone pillar 最后,几乎将自己的后背都靠在了stone pillar 上,感受着从stone pillar 里那一缕能量正在源源不绝的进入自己身体。

  这能量很奇妙,和他现在掌握或之前感应到的所有能量本质都不相同,这能量给他的感应更接近于精神层次。

  这能量像在滋澜着他的精神和灵魂,令他的思维变得十分活跃,连right hand 内的devil beast 都变得活跃起来,很多原本不明白的东西,想不通的问题,突然间迎刃而解。

  “so that’s how it is ,难怪玄城的Elder 说,只有实力达到了超态Peak ,才有希望再次成长,如果能够达到超态极限的实力,则breakthrough 超态的希望便大大增强。”

  Wang Xuan 之前虽然听Elder 说过,但却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一直到此刻,在这stone pillar 能量之下,他不知为何,突然就有所感悟,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孵化兽成长到超态,其成长阶段已经接近完美,想要再breakthrough 成长,越发困难,只能破而后立,而这个过程,十分凶险,可以说,最少要达到超态Peak ,才可以尝试,而且至少有很大概率失败,而如果能够拥有超态极限的力量,则成功的概率就大了很多。

  “so that’s how it is ,想要再breakthrough ,那就需要从身心一起,经历thousand hammers, hundred refinements ,这个过程很凶险也很terrifying ,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根本坚持不下去。”

  有了clear comprehension ,Wang Xuan 念头通达,心头一片清明,对于breakthrough 超态,有了深刻感悟,也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他要先前往地狱塔,获得足够水晶鳞片,再进入那high level 技能stone gate ,comprehend 孵化兽的high level 技能,之后再尝试breakthrough 超态,将devil beast 进化到更高的第七形态。

  “en? 不对。”

  Wang Xuan 想到这里,突然念头一动,勐地想到了有什么不妥。

  他想到了之前在Third Layer world ,“玄城”Elder 曾经叮嘱过他,暂时不要贸然进入那high level 技能stone gate ,而是等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了超态极限后,再进入high level 技能stone gate ,借助领悟这high level 技能stone gate ,再尝试着冲击breakthrough 超态。

  之前他听的时候还感激过Elder ,但此刻有所感悟后,却突然发觉自己感悟的breakthrough 超态与Elder 所关心提示的似乎正好反了过来。

  “是我的感悟有问题,还是Elder 的提示有问题?”

  Wang Xuan 想到自己这两次面对Elder 的时候,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莫名不安,却又说不上原由,现在自己的感悟和Elder 提示正好相反,又说明了什么。

  “如果Elder 说的是错误的,那他这样的目的又是什么?想害我?只是让我暂时不要进入high level 技能stone gate ,等实力提升到超态极限后再进去,这也说不上害我,奇怪……”

  Wang Xuan 虽然不笨,此刻也想不明白,等他睁开眼睛,却发现all around 全都是盘膝而坐着的人,抬头looked towards 上方,远方天色渐渐明亮,他竟然在这里盘膝comprehend 了一夜。

  一夜时间,以这残破stone pillar 为中心,all around 的地面微有变化,表面隐隐升腾起了一层极为稀薄的白雾,这白雾之中,带着一丝清凉气息。

  此刻在这一层稀薄的白雾之中,也不知sit cross-legged 着多少人,他们中有些人有所领悟清醒过来,立刻匆匆忙忙离开,想要去印证自己刚刚的领悟,而他们离开空出来的位置,立刻就被新的人占据,sit cross-legged 下,开始comprehend 感应。

  整个虫镇陷入一种奇妙的状态中,Wang Xuan 在all around 盘膝冥想的众人中看到了很多熟悉的人,但却没有自己想要寻找的赵磊和章皓飞and the others 。

  想到自己刚刚的领悟,明白众人应该都各有所悟,这不知来历的stone pillar ,的确是件稀奇珍宝,谁也不知其真实面目是什么,只this 特殊能力,只怕便要令虫镇这些人的实力shedding body, exchanging bones ,培养出一批powerhouse 。

  抬头looked towards 上方,上方四十米处便是那腐烂的大船,大船里能够清晰看到一些人形黑影在里面挣扎,现在他已经知道了,这些在挣扎着的人形黑影应该就是羽翼阿加莎、阿拉巨魔和绿色亚丁。

  从目前看来,它们似乎来自大楼之外。

  身子一晃,Wang Xuan 迅速离开了这里,很快就登上了北方city wall ,moved towards 远方的虫国深处眺望。

  “赵磊他们的确不在虫镇……”

  Wang Xuan 暗sighed then said ,微一犹豫,从这city wall 上跳了下去,moved towards 北方狂奔。

  一方面他想要寻找赵磊他们,确定他们生死,另一方面,他需要前往的地狱塔也在这虫国的深处。

  summon 出小乖,Wang Xuan 翻身骑了上去,moved towards 地狱塔所在的方向狂奔。

  这一路竟然没有遭遇到一只Insect monster 袭击,也许是刚刚遭到剧变的原因,这里变得格外安静。

  随着不断深入,Wang Xuan 也明白找到赵磊和章皓飞他们的希望渺茫,毕竟这虫国看起来广阔无边,赵磊七个人深入这里,谁也不知道他们遭遇到了什么,现在是生是死,虽然他拥有三枚primary level 追踪水晶,但赵磊几人已经离开几天了,这primary level 的追踪水晶只能追踪二十四小时之内,现在已经无法追踪到赵磊七人下落。

  看着前方出现的地狱塔,Wang Xuan 轻轻吸了口气,如果他在那stone pillar 边的感悟没有出错,他现在只需要在地狱塔里得到足够的水晶鳞片,进入那high level 技能stone gate ,领悟孵化兽high level 技能,应该就有希望breakthrough 超态,成为第七形态的supreme powerhouse 。

  Wang Xuan 骑着小乖,慢慢来到了地狱塔的面前,正准备翻身落地,突然身子微微一僵,骑在小乖背上,没有动弹。

  在面前这座宏伟altogether nine layers 的地狱塔的后方,一团巨大的黑暗阴影出现,如一座高达二三十米的小山丘,看着那张开的大如房屋的口器,看着那失去的一只复眼,Wang Xuan 心头微微凛然。

  他didn’t expect ,Insect King 会at this time 突然出现在地狱塔的后方。

  它从地狱塔后面伸出脑袋,余下的独眼隔着上百米的空间,似乎在凝视着他。

  Wang Xuan 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力量慢慢压迫过来,头皮隐隐发麻。

  换了之前他面对Insect King 也毫fearless 惧,因为他拥有巨神之书的底牌。

  但现在情况完全不同,这巨神之书出现裂纹,大概率暂时无法使用。

  在这种情况下遭遇Insect King ,如果它朝自己攻击,自己再多十条命也要死。

  Wang Xuan 慢慢收缩双手,不敢妄动,只是悄悄的打开了须弥artificial space ,立刻就从中取出一把水晶。

  这些水晶是防御水晶和烟雾水晶。

  至于爆炸水晶和Blazing Crystal Stone 他没有取,面对Insect King ,不论是爆炸水晶还是Blazing Crystal Stone ,都根本impossible 伤害得了它。

  隔着上百米距离,Insect King 的独眼一直在注视着他,那口器在微微张合口着,和之前的异啸不同,this time 的口器里发出faintly discernable 的声响。

  沙沙的声音响起,Insect King 在移动,很快就从地狱塔的后面移了出来。

  小乖似乎也知道眼前这巨虫的恐怖,带着Wang Xuan ,往后退去。

  Wang Xuan 原本还想抓住机会冲进地狱塔,也许能避开它,但却发觉一直被它锁定了,那all directions 的无形压力不断挤压过来,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Insect King 太强大了,就算没有刻意释放力量,但其身体里蕴含着的力量就能令Wang Xuan 窒息。

  被逼无奈,他再次取出巨神之书。

  这张golden paper 出现,表面有大量裂纹,看起来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碎裂,但眼下Wang Xuan 别无它法,只能借它一用。

  果然,巨神之书出现,这原本在移动着的Insect King 突然停下了,似乎在注视着Wang Xuan 持在手里的巨神之书。

  就算现在的巨神之书出现破损,依旧拥有强大的威慑力,Insect King 似乎被震慑住了,原本张合着的口器闭了起来,之后,它微微低垂下脑袋,moved towards 左边持续摆动,显得有些怪异。

  Wang Xuan slightly frowned ,看Insect King 这模样,似乎想要告诉自己什么?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