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Copy Game Chapter 391

  第391章 神战(大章求追订求收藏求月票)

  咔——

  华丽的佩剑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折断,一半Broken Sword 溅射进一旁的石缝。

  艾伯用剩下的半截Broken Sword 支撑起身躯,艰难的站起来,looked towards 不远处的华丽军装碎的破破烂烂,几乎同时艰难站起来的莱特。

  周围的建筑都已经化作了一片废墟,连坚固的水泥路都变成了起起伏伏的碎石。

  两人目光交汇在一起,this time 却没有立刻动手。

  现在两人都是an arrow at the end of its flight ,下一招,就要分生死。

  也就在这瞬间,原本明亮的光辉瞬间暗淡,乌云遮蔽了天空,浩瀚的威压从苍穹降下。

  “Evil God ?!”

  莱特一呆,他艰难的扭过头去,looked towards 天空。

  在矿业consortium 大楼的正上方,弥漫的乌云正中,一个巨大漆黑的旋涡正在缓缓形成。

  这旋涡如同跨越时空的通道,将一个浩瀚伟岸的存在从无尽时空之外招来,整座矿业consortium 大楼都弥漫起了淡淡的purple 光辉。

  莱特转回头去,看着浑身浴血的艾伯,笑了一声,

  “矿业consortium 好像在summon Evil God ,你们的雇佣条例里有没有约定过‘甲方如果牵连Evil God 就自动解约’这样的条例?”

  他本身是半开玩笑问的这句话的。

  现在看来这个艾伯must 和他分个生死,他不知道艾伯为什么一直帮矿业consortium ,既然艾伯说他遵守约定,他就随口问了一句。

  在联邦,一些强大的transcender 是不愿意与Evil God 为伍的,所以这些transcender 的契约合同里,都会加上合约另一方不能牵扯Evil God 的约定,如果牵扯Evil God ,契约自动解除。

  当然,契约的约束力有限。

  联邦虽然重视契约,但是契约不是万能的,如果毁约获取的利益超过失去的损失,那么毁约就很常见,让两者强行联系起来的更多是其他更深的东西。

  所以莱特对于艾伯‘遵守约定’这种说法其实是不太相信的,他只是顺口半开玩笑的在心理状态上打击一下艾伯,为接下来的战斗确定心理优势。

  艾伯的实力有些超乎他的预期,下一招,或许不是他杀艾伯,而是艾伯杀他。

  然而让他有些意外的,艾伯艰难的张开口,有些沙哑的说道,“有这样的约定。”

  然后他颤颤巍巍的走到一旁插在地上的另一截Broken Sword 旁,把Broken Sword 拔了起来,装回了腰间破损的剑鞘。

  莱特的目光一直汇集在他的身上,似乎不明白他在做什么。

  收拾好Broken Sword 之后,艾伯看了一眼莱特,缓缓举起了双手,“我投降。”

  莱特愣了一下,似乎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然后他从破碎的军装里找出来了一个还大部分完整的对讲机,按下对讲机的按钮。

  过了片刻。

  一squad 城防军冲了上来,给艾伯套上坚固的电磁枷锁。

  一个城防army soldier 想要来扶着莱特,却被莱特摆摆手拒绝。

  莱特转过身,looked towards 矿业consortium 大厦,向前踏了一步,紧接着,他脚下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

  眼前的视野渐渐模糊。

  在他彻底昏迷过去之前,耳畔传来的是all around 城防army soldier 惊慌的喊声。

  一阵狂暴的风刮过天空,似乎有一台巨大的机甲飞过去了。

  那小子只有一个人,能行吗···

  他挣扎的想要爬起来,却再一次被虚弱击溃。

  ——

  狂暴的鲜红浪潮击垮了屋顶和周围的墙壁,高空流动的风浪吹起He Ao 被鲜血黏在一起的头发。

  伊莉娅安悬浮在空中,怀中抱着女仆琳,ash-gray 的眸子‘注视’着He Ao 。

  “如果你要等莱特来,不用等了,艾伯的剑是我找的,艾伯并不知道那把剑身上带着轻微的诅咒。

  “这诅咒虽然杀不死B-Rank ,但是能够让B-Rank 陷入一段时间的虚弱。

  “你让莱特去阻拦艾伯,即使艾伯被莱特干掉了,莱特也没有力气过来支援伱了。”

  伊莉娅安此刻的情绪似乎冷静了一些,但是她的脸上依旧停留着愤怒的表情。

  她轻轻抬手,鲜红的液体裹着琳的身躯,将这具死去的尸体沿着通道送下楼。

  “你很聪明,little fellow ,”她的‘目光’依旧停留在He Ao 身上,

  “我可以给你一种最痛苦的死法,然后在你死后把你的灵魂抽出来,日夜折磨。”

  “抱歉,我不想要这种体验卡。”

  He Ao 握住剑,站在风中。

  与此同时,在大楼底端,一个清洁机器人将一具佣兵的尸体移开,露出下面复杂图案的一角。

  然后它将一片颅骨碎片精准的放在了那个角上。

  璀璨的光辉瞬间在角上亮起,one after another ash-gray 的光辉沿着这个图案的一角向着周围流动。

  几乎在瞬间的时间里,一个将整个大楼包围在里面的巨大的七芒star design 显现了出来。

  这浩瀚的光辉如同耀眼的太阳,迅速闪烁着,刺眼到站在more than two hundred meters 高的大楼顶端的He Ao 都能清晰可见。

  七芒star design 是He Ao 在下面清mercenary group 的时候画的,为了画这个图案,他绕着大厦转了一圈。

  如此巨大的ceremony array 图案的绘画材料自然不是他放的自己的血,他也放不出这么多的血,这是他用自己的鲜血引出了一些短剑内的超凡能量,然后用这些超凡力量污染了清水制造出来的。

  为了不让这个图案被发现,他吓跑了所有的mercenary group 成员,用mercenary group 的尸体掩盖了大部分的线路。

  然后沿着正门清出了一条通道,并堵死了所有的门,这样下楼的人只有从他清出来的正门的通道离开。

  由于周围的尸体,这些躲在楼里的ordinary person 也不会乱跑。

  另外,他也让夏娃控制了一些清洁机器人在旁边帮他维护,ceremony 的祭品也是这些被夏娃控制的机器人帮忙放上去的。

  夏娃虽然不懂如何布置ceremony array ,但是她可以记住He Ao 指定的位置,并完美的放在一模一样的位置,就像He Ao 亲手放上去的一样。

  这种大型ceremony array 是允许有助手帮助布置array 的,只是越是自己弄,越显得心诚,如果用了助手,可能会引发神明的不悦,甚至引来Divine Punishment 。

  不过依照He Ao 与好朋友的关系,其实根本不用担心Divine Punishment 的问题。

  几乎在ceremony array 亮起的瞬间,伊莉娅安的鲜红浪潮就袭了过来,

  “知识的信徒?!!”

  她虽然看不到ceremony array ,但是她能感应到那股令人不适的力量。

  He Ao 没有接话,而是闪过这一波鲜红的浪潮,落在了大楼的边缘。

  “我已见到,”

  巨大而璀璨的ceremony array 瞬间爆发出更加炽烈的rays of light ,

  “万物终会衰竭,”

  浩瀚的光辉沟通了寰宇,带来伟大神明的目光,一阵阵疯狂而又扭曲的呓语回响在He Ao 的耳畔,庞大的威压从无尽的时空之外投来。

  “唯有真理无穷。”

  无尽的无法理解的知识涌进He Ao 的脑海,one after another 虚幻的silhouette 出现在He Ao 的身旁,在无尽灰白的world 里虔诚的吟诵。

  “万物终会衰竭,唯有真理无穷。”

  “万物终会衰竭,唯有真理无穷。”

  He Ao 宛如掉入了mysterious 的海洋,直面了这世间的一切真理。

  在无穷远处,He Ao 感觉自己的意识与一位不可知的伟大存在相连。

  He Ao took a deep breath ,将自己的‘祈祷’快速沿着这个连接发送了过去。

  “听说您似乎十分讨厌Death God ,Yezola 的朋友今天特地summon 了一下Death God 给您看看。”

  他说的很快,因为怕God of Knowledge 不给他反应的时间。

  出乎意料的,this time 的好朋友似乎特别的安静。

  祂甚至没有顺着与He Ao 的连接投来任何情绪。

  就像rainstorm 前最后的宁静。

  God of Knowledge 讨厌Death God 几乎是可以确定的事情,教会impossible 脱离神明自己做决定,God of Knowledge 教会整体的意见其实某种意义上就是God of Knowledge 自己部分思绪的表达。

  从另一个方面来看,God of Knowledge 应该确实是对Death God 有意见的。

  因为God of Knowledge 的沟通ceremony 祈祷incantation 是‘唯有真理无穷’,而刚刚伊莉娅安吟唱的Death God summon incantation 里有一句‘(您是)一切真理的尽头’。

  一个说真理无穷,一个说自己就是真理的尽头。

  但凡God of Knowledge 还有点理智,这不气是impossible 的。

  在仅仅一两秒的短暂沉默之后,浩瀚的灰white light 辉骤然从He Ao 周围迸发,那些虚幻的silhouette 全部化作了耀眼的光辉,直冲向天际。

  漆黑的乌云瞬间被这璀璨的光辉撕裂出一个口子,明亮的阳光短暂的再次照耀了大地。

  但很快,这刹那的日光就被巨大的灰white radiance 填满。

  这些ash-gray 扭曲起来,宛如一层不断荡漾的涟漪,澎湃的威压从这涟漪后传来,越来越强,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这涟漪后降临。

  来了,

  He Ao 心头一沉。

  好朋友的暴躁如他所料,这次真的神降了。

  “你怎么做到的?”

  澎湃的血浪再次袭向He Ao ,被He Ao 躲闪了过去。

  伊莉娅安也感觉到了这澎湃的威压降临,但是她明明感应到那只是一个沟通ceremony 的array ,虽然做的大了一点,但是它依旧只是一个沟通ceremony 的array 。

  她从未听说过有通过沟通ceremony 不经过任何祭品献祭就能summon 神明降临的。

  “可能是我和God of Knowledge 关系比较好吧。”

  He Ao 耸耸肩,猛地闪过了她的血浪攻击,拉远了一点距离。

  这个时候,in the sky 的ash-gray 光辉的‘涟漪’中,渐渐浮现出一只灰色的紧闭眼睛。

  紧接着,这只眼睛转向He Ao 所在的方向,眼皮轻轻动了一下,似乎就要睁开。

  这一刻,He Ao 和伊莉娅安都感觉到了莫大的战栗感,似乎死亡就即将在下一秒来临。

  两人的动作都停顿了一下。

  但是很快,一阵灰黑的雾气浮现,挡住了那巨大的眼眸。

  那是Death God 的力量。

  那巨大的漆黑旋涡开始向着那ash-gray 的rays of light 挪去,似乎要将这rays of light 吞噬。

  看到这一幕,He Ao sighed in relief 。

  在克里斯托斯给他的资料里,Death God 似乎从来没有和其他神明一同降临过,祂似乎是一位孤僻而possessive desire 极强的神明。

  作为敌对方的He Ao ‘summon ’出了God of Knowledge ,Death God 自然impossible 认为He Ao summon 这个God of Knowledge 是要来自杀的。

  祂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认为He Ao 是God of Knowledge 的信徒,summon God of Knowledge 来和祂抢祭品的。

  in the sky 原本‘注视’着He Ao 的眼睛在被这旋涡搅动了一下之后,瞬间剧烈颤抖了起来。

  顺着和God of Knowledge 还隐约牵挂着的连接,He Ao 能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怒火顺着这联系传了过来。

  这怒火既是是对他的,也是对Death God 的。

  灰色光辉瞬间在漆黑的乌云旋涡中炸开,然后又被旋涡吞噬。

  两股恐怖的威压在天空争斗起来。

  作为附近距离天空最近的地方,He Ao 脚下的矿业consortium 大楼震动了一下,浮现出了一点点细密裂纹。

  一般神明降临will not 用本体,要么就是子体,要不就是自身的projection 。

  像是这样高阶的summon ,应该都是神明的projection 。

  然而仅仅是还没完全降临的神明projection 的争斗的余波,就造成了如此恐怖的威压,He Ao 感觉自己对伟大存在的力量有了进一步认知。

  但是此刻并不是他探索mysterious world 的时候,他抬头looked towards 眼前伊莉娅安。

  God of Knowledge 拖住了Death God ,而他与伊莉娅安之间的差距并没有磨平。

  他必须在两尊伟大存在分出胜负之前,破坏掉Death God 的祭坛,不然无论谁赢他都得死,无法进一步完成任务。

  Death God 的祭坛被破坏之后,Death God 的降临就会因为失去坐标而中断。

  this time 的主线任务是调查真相以及减少死亡,真相就是伊莉娅安的幕后操纵,解决掉Death God 降临应该就能减少最后的死亡。

  任务最后一步应该就完成了。

  刚刚伊莉娅安使用这些鲜红液体构建的祭坛,但是现在她又操控这些液体来攻击He Ao ,并没有维持祭坛的形状。

  在ceremony 进行的途中,祭坛impossible 消失。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祭坛就是她的身体,刚刚构筑的真理之眼只是为了满足ceremony 启动要求而构建的。

  所有的线路都回归到一条,杀掉伊莉娅安。

  而此刻伊莉娅安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她看着He Ao ,

  “你的确很聪明,但是你没有办法战胜我的。

  “即使你还信仰着其他神明,两尊神明的ceremony array 不能重叠,你沟通了God of Knowledge ,就无法沟通其他神明。”

  鲜红的浪潮如同粘稠的肢体瞬间冲向He Ao ,

  “没有神明的帮助,你拿什么战胜我?我喜欢你倾尽全力by fair means or foul 挣扎的样子,你现在越挣扎,死的时候越痛苦,我要把你的灵魂揉碎了去祭奠琳。”

   晚上还有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