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Copy Game Chapter 433

  第433章 离城(大章求月票)

  快速大概的看了一下这些资料以后,He Ao 关闭了手环。

  黑影身上没有带其他的电子感应装置,并没有什么死亡触发的陷阱。

  但出于谨慎考虑,He Ao 还是要去检查一下这家伙有没有留什么后手。

  他转过头,looked towards 一脸迷惑的女儿,

  “收拾东西,不要带太多,然后给你们teacher 请一个星期假。”

  “啊?”

  爱妮一愣。

  “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

  He Ao 平静的说了一声,然后把自己身上沾血大大衣放在一旁,换了一件干净的外套离开了屋子。

  爱妮不知道father 要做什么,但是很显然这件事并不需要她思考。

  她打了个哈欠,从客厅角落拖出了尘封已久的小行李箱,开始收拾个人item 。

  而另一边,He Ao 走出了屋子,短暂的再次开启了Super Memory 。

  他再次看到了黑影浅浅的脚印,脚印的方向从走廊尽头一直到房屋门口。

  He Ao 顺着脚印走过去,脚印的起始处是走廊尽头的通风窗,透过窗户,能看见楼外璀璨的灯火。

  黑影是直接从窗户翻进来的?

  不对,黑影身上没有任何飞行装备,而且他既然可以隐藏自己的存在,就没必有再选择走空中这么复杂的操作。

  He Ao 低头注视着身下的脚印,他再次沿着脚印走了一遍,这些脚印都十分规整,步履之间的间隔都大概一致,看上去就是从通风窗直接到了He Ao 家门口。

  最终,He Ao 的脚步停在了电梯之前。

  从电梯这个脚印开始,接下来到He Ao 家门口的所有脚印都变得‘浅’了一点。

  原本的脚印就几乎naked eye 不可见,这变浅的幅度也很轻,加上行人的来回,一些脚印已经被破坏。

  即使He Ao 有Super Memory ,也差点被骗了过去。

  He Ao 蹲下身子,仔细注视着这些脚印。

  如果不是黑影到这里脚步用力突然变轻了的话,那就是之前的那些脚印是‘有问题’的。

  He Ao 站起身子,面朝前方,一步步的向后退去,each step 都卡在相同的距离,最终,他停留在了通风窗前。

  然后他又继续往前,each step 都踩在之前的后退的脚印上,直到经过了电梯,到达了自己家门口。

  他回头看去,他刚刚走的脚印与黑影留下的脚印几乎一致。

  先深后浅,并且都是经过电梯之后突然变浅。

  因为电梯之前的脚印实际上是两个脚印重合起来的,肯定要比经过电梯之后脚印更深。

  不过黑影脚印的深浅差没有He Ao 那么明显,应该是他经过电梯之后,特地加重了脚步,以使得前后脚印差距不大。

  这家伙有点谨慎啊。

  黑影是先后退到通风窗,再继续往前走,假装自己是从通风窗进来的。

  但是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误导调查者的思路?

  He Ao 顺着脚印继续往前,最终,他的脚步停在了楼道的水表箱前面。

  这个水表箱里是这层楼所有住户的水表。

  因为现在都是智能水表,不需要人工查验,所以这个箱子常年是锁起来的,箱子周围还有细微的铁锈。

  而此刻在He Ao 眼中,箱子边缘出现了新的‘磨痕’,这个磨痕只露出一点,极其细微,不仔细查看根本察觉不读奥。

  He Ao 直接把手伸到了箱子拉手处,轻轻一拉,原本应该紧锁的水表箱被骤然拉开,露出里面densely packed 的智能水表。

  而在智能水表之下,两个silver 的小箱子挤在了下面狭窄的空间中。

  ······

  这家伙藏个东西都要这么大费周章的吗。

  过于谨慎了吧。

  不过他这个做法也确实能够误导调查者的思维——如果他刺杀成功了的话。

  He Ao 没有直接去碰这个箱子,而是开启Super Memory 仔细观察起水箱内部。

  然后他就在最下面一层水表的下方,发现了一块贴在水表下表面的高性能炸药。

  这是伊维斯空间system 公司开发的最新款的高性能炸药,这块炸药虽然并不大,看上去只是一个五厘米宽的小方块,但是formidable power 极强。

  这水箱旁边就是这栋楼的主承重墙。

  真的爆炸了,He Ao 或许能开启Super Memory 带着女儿跳楼逃走,但恐怕这层楼甚至上下层的的人都会去见上帝。

  ······

  He Ao 出来就是看看黑影有没有留下什么后手的,但是这家伙的谨慎还是有些超乎了他的想象。

  而且颇has several points of 死了也要拉人垫背的意思。

  炸药上的引爆装置是纯机械装置,看来黑影并不相信电子设备。

  炸药的触发装置是下面的箱子,只要触碰箱子,炸药就会直接爆炸。

  apart from this ,炸药上还有一个倒计时,引爆时间是早晨六点,看起来这就是黑影为自己准备的完成任务的最后时刻。

  幸好He Ao 出来检查了。

  他仔细观察了一阵,extend the hand ,触摸那个炸药的引爆器。

  引爆器上有一个齿轮密码锁,看起来是可以用密码解除引爆的,但是这种设置一般都是错误一次直接引爆。

  这个密码可能只有死去的黑影知道了,但是这并不能难到He Ao 。

  他Divine Consciousness 瞬息浸入了引爆器中。

  这种机械装置,维安的造诣比黑影高多了。

  很快,他就摸清楚了里面的机械机构

  然后他手稍微用力,小心的扳开了引爆装置,摧毁了里面的引信。

  然后他把炸药拆了下来,装进了口袋。

  这种炸药没有引爆装置非常的稳定,属于现在最先进的炸药之一,只有通过一些特殊渠道才能买到,而且价格不菲。

  黑影搞到这东西,恐怕也废了不少的心思。

  this can be considered 一个小小的收获了。

  等到解决掉炸药之后,He Ao 把下面两个箱子提了起来。

  箱子并没有锁。

  He Ao 走到通风窗口,开启Super Memory ,cautiously 的把箱子打开。

  依照黑影谨慎的性格,在箱子里放点什么污染物,甚至放剧毒都是有可能的。

  伴随着箱子开启,一支装着半透明的泛着点点milk-white 光辉液体的试管出现在了He Ao 的视野中。

  这支试管和He Ao 从黑影手中获得的那支试管很像,但是明显浓度更高,更不稳定。

  在He Ao 打开试管的短暂时间里,已经能感觉到明显的能量溢出。

  他合上这个箱子,打开了另一个箱子,这个箱子里也装着一支相同的试管。

  看起来这个箱子原本并不属于黑影。

  是研究所的报酬?

  He Ao 合上箱子,提在手上,再次仔细检查了周围,并上了电梯检查了一下附近几层楼,确定黑影没有留下其他后手之后,回到了家里。

  “father ,我给teacher 请假了,她还没回我,”

  爱妮此刻已经收拾好了一个小行李箱,她眨巴眨巴眼睛看着He Ao ,“我们去哪儿?”

  “离开这座城市。”

  He Ao 眺望了一眼窗外灯火,提起了那个装着黑影尸体的行李袋。

  ——

  “据气象观测站消息,飓风诺阿依即将在上午九时抵达里门市附近···请各位居民做好防护,非必要不出门。”

  电视里正在播放早间新闻。

  而电视外的办公室里,瑞德正在看着手里的手环,他面色低沉,目光冰冷,

  “影子死了。”

  “en? ”

  刚睡醒来上班的军官有些懵逼。

  “黑影每次做完任务的second day 早晨会给我发消息。”

  瑞德看了一眼军官,said in a tranquil voice 。

  “您今天没有收到消息?”

  军官犹豫了一下,缓声道,“也可能是他昨天晚上没有去做任务,今天做任务?”

  “他从来都很准时。”

  瑞德半眯着眼睛,手指敲在桌面上,发出轻微的peng peng 响声。

  军官知道瑞德正在思索。

  他安静的站在旁边,静静的等待瑞德的命令。

  他知道在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

  就在这时,瑞德的手环震动了一下,他抬起手环看了一眼,然后立刻抬头looked towards 军官。

  “你去仓库拿五支强化药,”瑞德面色有些兴奋,“然后带着突击队的人去机场,严格盘查所有去机场的人。”

  “这是?”

  军官小声问道。

  “那家伙遇见这种情况,肯定不会再待在家里了,”

  瑞德slowly said ,

  “他还带着一个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异之处的女儿,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隐居在这座城市,但是他应该知道他斗不过我们的势力,所以他才会和我达成‘和解’。

  “现在我们已经cast aside all considerations for face ,为了他女儿的安全,他肯定不会正面和我们作对,优先选项一定是离开这座城市。”

  “可是您怎么知道他要去机场?”

  军官小声问道。

  “他刚刚买了空艇的票,”瑞德莞尔一笑,他注视着军官,“在黑影离开的时候,我就让机场那边注意了,在里门市,没有人能和我们斗。”

  军官连忙笑着行礼,“所长高见,我立刻去办。”

  ——

  狂风卷积着暴雨,如同银珠一般簌簌的的落在地上。

  里门市机场外,一个迷你无人机正落在屋檐上,静静的注视着人流to-and-fro 的机场大门。

  几个雇佣兵打扮的人正在机场边缘巡视,仔细打量着所有进入机场的乘客。

  里门市的人口并不多,与其他城市来往的人流并不大,所以机场也修的不大,往来航行的空艇也很少。

  联邦的机场基本上都是consortium 修的。

  只是有些城市大,蛋糕大,参与分蛋糕的就多,有些城市小,蛋糕小,参与分蛋糕的少。

  比如Dawn City 的机场是诺尔德consortium 牵头,联合几十个大consortium 修建的,保证本地的和外来的都能吃上蛋糕。

  卡亚市的机场也是诺兰卡集团牵头修建。

  而里门市比较小,机场的投资回报率低,所以运行机场的consortium 只有一个,其中大部分空艇也隶属于同一个consortium ,

  群星制药。

  各家consortium 都宣称自己对乘客的信息严格保密,而拥有维安记忆的He Ao 很清楚,这些保密都是相对的。

  对于一些人,这种保密措施就会相对的弱一些。

  比如consortium 内部具有较高权限的人。

  ······

  “爸,我们要去哪儿啊?”

  爱妮探出脑袋,抱着她的小行李箱,疑惑的看着He Ao 。

  两人现在周围一片漆黑,似乎正在一个行进的车辆货箱中。

  爱妮的身子慢悠悠的顺着车子的晃动摇晃,她有些怕了。

  “荒野。”

  He Ao 的目光从手环上无人机传来的画面上收回。

  他看着女儿,轻轻摸了摸她的头,“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会有点苦,伱做好准备了吗?”

  “爸,我十六岁了,不是能被摸头的小child 了。”

  爱妮想躲过He Ao 的手,但是很遗憾,她没有躲过去。

  最终她嘟了嘟嘴,“我可是能吃苦的,全班就我作业完成的最好,我不光课堂上做,我回家还做,我每天兼职到十二点,回家还能再写两个小时作业。”

  “辛苦你啦,你是最棒的。”

  He Ao 看着女儿,paused ,露出一个微笑,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

  他很清楚,女儿说这些是想要father 的鼓励。

  以前她一个人偷偷打工,要瞒着father ,所有受的委屈是都得自己一个人咽下。

  为了不让father 发现端倪,每天打完工还要回家完成家庭作业,保证学业进度。

  而这一切,只是为了在保护失业father 可怜的自尊心的情况下,尽可能的补贴家用。

  little girl 从头到尾没有和He Ao 抱怨过一句便利店打工的苦。

  但是曾经也做过相似工作的He Ao 很清楚这种一线的服务人员每天会接触多少奇奇怪怪的人,会受多少的罪。

  爱妮看着He Ao 在手环光辉下映衬的温柔笑容,嘟了嘟嘴,没有再说不让He Ao 摸头的事。

  她抱着自己的行李箱。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好像生活没有特别大的改变,反而更加颠沛流离了。

  她却感觉现在比以前轻松幸福。

  或许是因为,有了依靠了。

  而这个时候,He Ao 抬起手环,拨通一个熟悉的号码。

  ——

  车厢一路摇摇晃晃,停停走走。

  直到走到一处停了下来。

  外面是狂风卷着暴雨拍打在铁皮车厢上的声音。

  all around 的一切突然变得的异常的安静。

  紧接着车厢后门被砰的一声打开。

  一个穿着深色厚雨衣的男人站在瓢泼的暴雨中,他擦了一把脸上的水,“说好的带you two 到荒野上,前面路堵了,你们就在这里下车吧。”

  He Ao 看了一眼两侧的荒郊野岭,以及车下泥泞的道路。

  大雨浇在低矮的灌木丛中。

  “在这里?”

  他平静的注视着外面的男人,“我们不是说带到荒野流浪者营地吗?”

  “你说去哪里就去哪里啊?”

  男人啐了一口,said with a malicious smile ,“uncle ,你怕是在城里生活惯了,不知道荒野上的规矩。”

  “荒野上什么规矩?”

  He Ao 笑着问道。

  “荒野上的规矩就是没有规矩,”

  他拿出一把手枪,笑着在暴雨中给手枪上了膛,“你看这里风景多好,你葬在这里不是一件美事?至于你这个漂亮女儿,我就勉为其难的帮你养着了,等到了艾恩斯,也能卖一个不错的好价钱。”

  爱妮看了一眼father ,而He Ao 只是带着微笑的看着外面暴雨中的男人,轻声道,

  “看起来你对荒野很熟悉,那你知不知道,在荒野中,遇见堵路的时候,要特别小心?”

  “en? ”

  男人骤然睁大眼睛。

  砰——

  清脆的响声震颤了雨滴。

   这两天身体都有点不舒服,挂了个号明天去看看,等稳定下来加更。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