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Copy Game Chapter 434

  第434章 袭击

  在那清脆的枪声之下,急速飞行的子弹如同一道划过天空的闪电,穿过爆裂的雨幕,瞬息击穿了雨衣男人的大脑。

  鲜红的血液溅射出来,与浑浊的雨水染在一起。

  He Ao 扭过头去,looked towards 身旁。

  爱妮的嘴巴微微张开,明显有些惊讶,但是并没有那么惊恐,在几次step by step 的刺激下,她对杀戮和死亡已经没有那么恐惧了。

  这个时候两人所在的货车的车身抖动了一下。

  明显是有司机启动了车辆。

  而从He Ao 视线看去,在他们后面的货车也开始迅速启动了起来。

  后面货车的司机表情明显有些紧张,握住方向盘的手在无法抑制的抖动。

  这种车队一般都会配备队内Wireless Electronics 对讲机,方便互相联络。

  很显然,有什么糟糕的消息从Wireless Electronics 中传了出来。

  “停车!停车!”

  骤烈的枪声如同连续释放的鞭炮crackle 的响起。

  数十辆越野车从all directions 冲出,穿过浓烈的雨幕,碾压过低矮的灌木。

  宽大的车轮在地上溅出one after another 泥浪。

  这些越野车熟练的封死了车队的退路。

  而每一辆越野车上,都站着四五个披着简单防水斗篷,手拿冲锋枪的壮汉。

  雨水顺着冰冷的枪身滑下,原本已经发动的货车再次停了下来。

  “爸?”

  爱妮小心的往He Ao 身边靠了靠,“这些是强盗吗?”

  “是荒野流浪者。”

  He Ao 平静的replied 。

  城里人不把荒野流浪者当人,同样的,他们也不会受到荒野流浪者的尊重。

  城市里的法律不保护荒野流浪者,但是也管不到荒野流浪者。

  当然,也不是所有荒野流浪者都不遵守城里的规矩,出于利益的角度,荒野流浪者也有守序的一派和非守序的一派。

  大多数时候,荒野流浪者营地都是守序的,他们依靠秩序团结在一起,驻地相对固定,吸纳周围的闲散流浪者扩充人口,依靠商业买卖与城市里交易生存物资。

  荒野流浪者营地一般和城市的利益关系比较深,其实就equivalent to 在荒野上的小城镇,会在一定程度上遵守城市的规矩。

  而与之相对的,荒野流浪者中的另一种势力,荒野流浪者家族大部分都是不守序的。

  他们往往是一个或者几个大型血缘家族团结在一起的组织,人口不多,驻地并不固定,依靠打猎wild beast 以及与荒野流浪者营地交易为生。

  他们并不尊重城市的规则,也和城市没有太大的利益关系。

  也因此,荒野流浪者家族广泛的参与到走私,贩卖违禁药品等事件中。

  嗯,设置路障Highway Robbery 商队也是他们常干的事情。

  随着包围圈完全形成,车队的人们也知道无路可逃,纷纷从车里探出头来,向外张望。

  “请问是哪位家族前来啊?”

  而这时候,车队的中年领队披着一个大雨衣,拿着一个电子喇叭,走出了车队,loudly shouted 。

  砰——

  一颗子弹落在了领队的身前。

  吓得他跳起来后退了一大步。

  紧接着,他连忙对着周围的越野车继续loudly shouted 。

  “我们是沙浪帮的车队,与荒野上各个家族都有过合作,希望诸位be magnanimous ,放我们过去,来日必有厚报!”

  all around 一片寂静,只有簌簌的风声和雨声。

  那些越野车上的荒野流浪者没有说话,但是车辆短暂的停了一下,并没有往前。

  He Ao 选车队也不是随便选的,这个车队是里门市最大帮派沙浪帮的车队。

  从夏娃给出来的资料来看,他们与里门市政府,群星制药都有比较深的关系,因此能一直独霸里门市的地下world 。

  这个车队运送的也不是什么正常的商品,除了少部分的物资以外,车队里还藏着大量的走私品和违禁medicine 。

  这也是He Ao 选择这个车队的原因,这种本地Great Influence 的走私车队,一般will not 被查。

  当然,车队带He Ao 也没有什么好心。

  当He Ao 拿出厚厚的现金以及隐约将自己行礼里的贵重首饰显露出来之后,车队的领队就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把He Ao 捎上了车,没有对He Ao 的包裹做任何的检查。

  He Ao 就很喜欢这种harbor ulterior motives 的合作对象,他们为了掩饰自己的恶意,往往会比正常的合作对象爽快很多。

  当然,在爱妮的眼里,就是这个领队uncle 还挺和善好心。

  不过little girl 现在应该不这么想了。

  而现在,这位‘和善好心’的领队已经没时间再管He Ao 。

  他似乎对自己刚刚说的话很满意,那些荒野流浪者停下了动作很显然还是somewhat dreaded 沙浪帮的。

  他拿着大喇叭,对着一片寂静的荒野流浪者们继续loudly shouted ,

  “大家既然都是在里门市附近讨口饭吃,诸位应该知道我们沙浪帮的名声,我们老大是出了名的有仇必报,诸位今天在这里和我们结下了梁子,以后在里门市也不好混。”

  He Ao 听到他这句话,frowned 。

  他看了一眼女儿,轻声道,“闭上眼睛。”

  爱妮有些不明所以,但是还是微微闭上了眼睛。

  不过她依旧留了一条小小的缝隙looked towards 外面。

  He Ao 发现了她的小动作,没有说什么。

  而此刻车队的领队还拿着大喇叭在那里继续开口,“诸位放我们一条生路,日后我们必有厚报!”

  这句必有厚报和之前的‘有仇必报’不能连起来听。

  外面的越野车已经完全停下。

  领队也放下了喇叭,脸上挂着笑容,似乎他们已经度过了这场危机。

  砰——

  下一秒,一声清脆的枪声再次响起,鲜红的花朵在领队脑后绽放。

  他的表情,固定在了最后的惊愕和难以置信上。

  “杀!!!杀光他们!!!不要留一个活口!”

  紧接着,就是混杂在雨点中的枪声。

  坚固的车窗玻璃在densely packed 的枪声中被击穿,遍布起densely packed 的蛛网一样的纹路。

  所在车辆后车的司机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颗子弹击中了胸口,当场毙命。

  整个车队在刹那间乱做一团,因为领队的突然被杀,车队的帮派分子短暂的失去了领袖,没能组成有效的反击。

  但是很快,他们还是迅速组织起来。

  一些货车的车顶展开,露出里面的自动化重型机枪。

  一些小型激光武器也被帮派分子从货车车尾拿了出来,他们靠着坚固的货车,开始组织有效的反击。

  外面的荒野流浪者似乎也没有料到这个车队的火力如此强大,攻势被短暂的阻挡住。

  沙浪帮能在里门市称雄,还是有些family property 的,这可能也是领队那么自信的原因。

  可惜他太浪了。

  双方战的激烈,He Ao 父女反而成了无人关注的存在。

  可惜这悠闲的时光并不长久。

  很快,车队的帮派分子就抵挡住了荒野流浪者的进攻,二者的武器差距太大,虽然荒野流浪者人更多,火力更密集,但是帮派分子们的装备更好。

  此刻这些帮派分子也意识到对面的荒野流浪者能这么精准的爆了领队的头,肯定是有强大的狙击手。

  所以他们大都躲在车后小心的反击,或者使用无人设备输出,极大的限制了对面狙击手的发挥。

  战局形成了僵持。

  而随着战局稳定,帮派分子们终于发现了在这里‘看戏’的He Ao 。

  领队死了之后,现在掌控战局的是Deputy Leader ,他就在距离He Ao 不远处的货车后躲着。

  很显然,他比刚刚死掉的领队更加谨慎。

  他看了一眼He Ao ,一边向着车队后方走去,一边拿起对讲机随口喊了one after another 句,“来两个人,杀了那个车厢里的父女,我们这次被这么清楚的定位,可能是混进了荒野流浪者的奸细。”

  ······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是通过他的口型,He Ao 还是大概猜出了他的话语。

  自己突然就变成奸细了。

  He Ao 哑然失笑。

  很显然,这是对方为了排除不利因素而随口编的理由。

  毕竟他们实际上已经与He Ao 结仇,现在He Ao 正在他们大后方,如果He Ao 抓住关键时机引发变故,很容易会影响最后战斗的结果。

  与其等着He Ao 引发变故,还不如先下手为强,先干掉He Ao 。

  随着战局的稳定,这位Deputy Leader 也在车队里建立了威望,很快就有三个fully armed 的帮派分子凑了过来。

  He Ao 所属的这辆车在车队最内侧,所受的攻击比较少。

  当然,这也是领队为了避免He Ao 逃跑而故意安排的位置。

  不过这也方便了这三个帮派分子摸过来。

  “哟,uncle ,您还活着呢?”

  领头的青年是He Ao 最开始要搭便车时跟在领队旁边的青年,之前打过照面。

  他看了一眼He Ao ,又看了一眼He Ao 身后的爱妮。

  爱妮很漂亮,属于那种扔在人群里,都能被一瞬间找出来的美人。

  “uncle ,您女儿真漂亮啊。”

  青年笑了一声,越过了He Ao ,爬上了车厢。

  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个帮派分子,“把这old man 捆了。”

  “可是···Deputy Leader 让我们直接杀了···”

  其中一个帮派份子小心的答道。

  “杀他干嘛?”青年rolled the eyes ,“你看看这小妞多水灵,卖到艾恩斯能值不少钱,而且···”

  他解开裤头,看了一眼爱妮,“当着father 的面,不是更刺激吗。”

  “可是···”

  那个帮派分子还想说什么。

  “你是组长,还是我是组长?”青年啐了一口,又看了一眼He Ao ,用手中的冲锋枪顶住He Ao 的脸庞,said with a smile ,“你看看这old fogey 病恹恹的样子,看起来像是有用的人?我就是当着他的面···gu lu ···”

  锋利的剑刃穿过了青年的喉咙,鲜红的血液顺着剑身上的血槽汩汩流淌。

   中午或者下午还有一更,今天早点休息,晚安。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