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Copy Game Chapter 438

  第438章 佩特先生,patriarch 要见你。(大章求月票)

  “你知道?”

  He Ao 瞥了一眼youngster 。

  他把被捆好的youngster 丢下车,然后一边用枪指着youngster ,一边把地上的东西都捡起来丢上车,包括黑影的尸体。

  youngster 看到了那具黑影的尸体,他缩了缩头,把视线移向另一边,没敢问这是谁,而是缓缓叙述道,

  “安达维家族曾经是附近荒野区域的霸主,据说他们是被神明庇佑的家族,家族里经常会出现强大的transcender ,荒野上所有荒野流浪者都敬他们一分。”

  youngster 看了一眼He Ao ,继续道,“不过他们很mysterious ,很少会插手其他荒野流浪者家族和荒野流浪者营地的事情。”

  “曾经是?”

  He Ao 把爱妮的小行李箱从之前的越野车里拿出来,丢进这个新越野车的后排,随口问道。

  “那当然,现在这片荒野的霸主是我们默克家族,我们High Priest 已经是C-Rank 的powerhouse 了!”

  youngster 有些自豪的说道,然后他看了一眼He Ao 平静没有表情的脸颊,悻悻道,“不过还是没有uncle 你厉害就是了。”

  他不知道He Ao 有多强,能不能打得过High Priest 。

  但是无论He Ao 能不能打得过High Priest ,He Ao 现在都可以轻松杀了他。

  High Priest 现在决定不了他的生死,但是He Ao 可以。

  不过他这个flattery 似乎拍错了位置。

  He Ao 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收拾好所有行礼,再次把youngster 丢到了副驾驶座上,“继续说安达维家族的事情。”

  “安达维家族没什么事了,”youngster 爬上了车,

  “High Priest 晋升C-Rank 以后,发现安达维家族也就那个样子,最强的都只是D-Rank ,High Priest 最近好像在思考要不要去抢了安达维家族。安达维家族存在了这么多年,肯定存了不少好东西。”

  “也就是说,你们知道安达维家族的驻地在哪里?”

  He Ao 坐上了驾驶座,拉上了车门,“带我去。”

  youngster 眨巴眨巴眼睛,看着He Ao ,“伱找安达维家族干嘛?”

  他的眼睛缓缓向下移动,似乎正在思考。

  He Ao 平静的看了一眼youngster ,单手把住方向盘,另一只手瞬间拔出。

  砰——

  youngster 甚至没看清He Ao 的动作,枪声就随即响起,灼热的子弹顶着他的头皮飞过。

  惊回了他的思绪,也带走了他的勇气。

  “如果你带错了地方,比如把我带入了你们营地,你可以赌一赌是你们的C-Rank High Priest 动作快,还是我的枪快。”

  youngster 看了一眼几乎杵在他面前的,还在淡淡冒烟的枪口,额头上一滴冷汗冒出。

  “瞧您说的,我肯定给您带到正确的位置。”

  他硬挤出一丝笑容,缓慢而僵硬的nodded 。

  He Ao 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放下枪,启动了车辆,

  奔驰的越野车掉了个头,再一次的进入了雨幕中。

  这辆原本属于默克家族的越野车车型比He Ao 刚刚开的小越野车更大,底盘也更高,能够适应的地形也更复杂。

  在youngster 的指引下,He Ao 缓缓开车从平坦的道路上拐下,进入了漆黑的荒野中。

  不同的荒野环境不一样,栖息的强大异兽不一样,如果没有熟悉环境的老猎人指路的话,很容易误入强大异兽的领地,成为它们的‘深夜外卖’。

  youngster 没有作妖,指路都很认真小心,毕竟他很清楚,如果遇见了强大的异兽,他也跑不掉。

  很快,He Ao 就驾驶着越野车再次进入了一片有些熟悉的区域。

  在漆黑的晚风下,高高的野草随风摇摆,而在野草之间,隐约能看到一两个white 的斑点。

  那是幽灵菇。

  这里是幽灵菇区域的外围。

  淡淡的带着诱惑的香味涌入了He Ao 的鼻腔。

  this time 爱妮没有废话,直接进入了武道cultivation 的模式。

  “这里没办法,要过这里必须要经过这些噬人蘑菇的区域。”

  youngster 小心的看了一眼He Ao ,slowly said 。

  “没事,你继续指路。”

  He Ao 面色平静。

  youngster 在He Ao 脸上看了半天,试图看到He Ao 脸上的异样神色。

  但是回馈给他的只是He Ao calm and composed 的面容。

  然后他由抬起头看了一眼后视镜,发现后方的爱妮也闭着眼睛,虽然不知道在做什么,但是似乎也抵挡住了幽灵菇的诱惑。

  此刻,他终于明白,眼前的这两个人根本不怕幽灵菇。

  他天生的针对于幽灵菇的抵抗优势也没有了。

  不过他的情绪调整的很快,脸上的表情基本没有什么变化,依旧保持着讨好的微笑,“往前走,到那个石头,右拐。”

  宽大的越野车在漆黑的山野中缓慢而颠簸的行走着。

  He Ao 也不敢开快了,毕竟夜路危险,还下着雨,accidentally 车翻了就麻烦了。

  当然,也不能停下来,在幽灵菇区域里待的越久,它的吸引力似乎就会越强。

  不过或许是因为幽灵菇持续性捕杀周围生命的原因,在幽灵菇的势力范围边缘,基本上没有什么存活的异兽,He Ao 他们也没有遭受到异兽的袭击。

  一路安安静静的走了过来。

  He Ao 看了车窗外一眼。

  这附近能活动的,可能会来到这里的动物,可能都被幽灵菇捕杀完了,以as for here 陷入了一片生命的真空。

  从车队逃出到靠近幽灵菇附近的区域这段时间内,他就没有遭遇过任何的异兽。

  最初他还以为是this path 修的比较安全,现在看来,这些都是幽灵菇的‘功劳’。

  这片夜色太安静了,安静的就像是死域一样。

  幽灵菇不光对人类是一种威胁,对于任何能活动的生物,都是一种威胁。

  在youngster 的引导下,He Ao 缓缓的驶离了幽灵菇所在的区域,渐渐的,他耳畔出现了一些夜幕下的声音。

  那是一些Insect 的嘶鸣,以及一些不太强的wild beast 在草丛中奔跑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乌云渐渐散去,in the sky 出现了皎洁的月光。

  而在He Ao 前方,则出现了淡淡的光辉。

  这些光辉掩映在一处山谷中,一侧是sheer cliffs and precipitous rock faces ,另外三侧被石墙围起来,构成一个小型的‘营寨’。

  这处驻地已经和He Ao 从那片游记中所描述的驻地不一样了,很显然,安达维家族在这段时间里更换了驻地。

  荒野流浪者家族就是这样的,经常更换驻地。

  周围的猎物被打完了,或者周围出现了强大的异兽了,就换一个地方。

  他们就不会出现之前罗纳尔的营地遇见A-Rank 异兽迁徙,不得不痛苦搬迁折损大量实力的情况。

  但是这样的行为习惯也决定了他们的家clansman 口不会太多。

  不过也因此,荒野流浪者家族一般都很团结。

  啾——

  He Ao 还没靠近那个营寨,周围就传来清脆的鸟叫声。

  这其实就是周围暗哨发出来的提示声,意思是‘有客人来了’。

  He Ao 缓缓放慢了车速。

  这声‘鸟叫’也是故意给He Ao 听的。

  如果是荒野上的人,或者懂荒野规矩的人,听到鸟叫声就会放慢速度,等待‘主人’来迎接。

  如果是不知道荒野规矩的人,或者来者不善的人,就不会做出反应,那‘主人’就可能需要做好战斗准备。

  这可以大概分辨出来人的身份,以及来人是否抱有善意。

  随着He Ao 车速降低不久,远处亮起了灯光,一辆掩藏在草丛中的摩托车从周围的草丛中冲出,拦住了He Ao 的去路。

  骑车的是一个浅棕色发色,脸上有些皱纹的middle age person 。

  他看了一眼越野车,目光微沉,“默克家族的人,你们来干嘛?”

  He Ao 打开了车门,走下了车。

  那个middle age person 瞬息绷直了身子。

  周围的草丛里传来轻微的淅淅索索的声音。

  He Ao 礼貌的举起了双臂,展示了一下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然后走到了副驾驶,把youngster 拖了出来,丢到了地上,他看了一眼middle-aged man ,“这车不是我的。”

  middle age person 看着被捆着严严实实的youngster ,疑惑的看着He Ao ,“所以你是谁,为什么来?”

  “我只是一个逃难的人,”He Ao 语气平缓,“来这里寻找一个暂住的地方,并顺便,”

  他停顿了一下,“找一下Eternal Youth Spring 。”

  middle age person 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

  一个小时后,

  在middle age person 几次Wireless Electronics 询问家族内部的某些高层人物之后,He Ao 被带进了营寨。

  整个营寨房屋的搭建都十分的简略。

  用木头和敞篷简易的做成了一个密闭空间,就被直接当成了房子居住。

  营寨里还醒着的人都好奇的looked towards 这些深夜到访的不速之客。

  He Ao 抓到的youngster 被那个middle age person 带走了,而在那之后不久,就有自称middle age person 手下的人过来,专门给He Ao 在营地靠中间的位置扎了一个比较宽敞的帐篷。

  这个帐篷的骨架都是坚硬且韧性极好的合金钢,里面还分了两个卧室,厨房,以及客厅,并各自配备了简易的家具,一看就是那种很high level 的住处。

  这是对于He Ao 的实力的敬重。

  荒野上是尊重powerhouse 的。

  在进入营寨的过程中,middle age person 已经旁敲侧击的从那个默克家族的年轻俘虏那里知道了He Ao 做的事。

  breakthrough 默克家族的包围圈,压制默克家族的狙击手,并在遭遇战中,在装备劣势于狙击手的情况反杀。

  这些事情足够得到荒野流浪者的尊重。

  在看到middle age person 给He Ao 扎起这样一个帐篷之后,周围人看着He Ao 父女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爱妮还从未受过这样的注视。

  她有些小心的靠着He Ao 很近。

  她长得好看,成绩又好,在学校里也算是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的Little Princess 。

  但是城市里的注目多少带一点含蓄,大家都是遵守规则的,会保持基本的理智。

  而荒野上的注目就是真的带有侵略性的注目,仿佛恨不得把他们父女的衣服都剥下来一样。

  He Ao 轻轻挡住了女儿,隔断了周围荒野流浪者的视线。

  他对着周围的荒野流浪者轻轻微笑,带着女儿拿着行礼走进了帐篷,拉上了门帘。

  荒野上就是这样的。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荒野流浪者都更渴望和powerhouse 在一起,这意味着他们的后代更有可能活下来。

  这是人类的本能。

  当然,荒野上也有那种含蓄的人,但是他们因为找不到强大配偶,最终没有留下后代,他们的基因也就消失了。

  这是进化。

  ······

  “所以我们是活下来了?”

  走进帐篷之后,爱妮轻轻打了一下自己的小脸。

  “怎么?你觉得自己会死?”

  He Ao 笑着收拾行李。

  “有好几次我都以为我快死了。”

  爱妮长长的出了口气,然后她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all around ,“这就是荒野吗···爸,我们待在这里真的安全吗?”

  “安达维家族大概还是讲规矩的。”

  He Ao 坐在客厅沙发上,looked towards 女儿,“你先找个房间睡吧,今晚我守夜。”

  从He Ao 找到的那篇游记来看,游记的作者既然能进入安达维家族的营寨,获取信息,还能安全的出来,证明安达维家族不是完全的不可交流。

  作者也说安达维家族十分的热情好客。

  不过He Ao 对这个‘热情好客’表示怀疑,荒野上的规矩不一样,几乎没有任何一个荒野流浪者家族是热情好客的。

  营地还有可能,毕竟营地要赚钱,假笑还是能笑出来的。

  残酷的环境使得荒野流浪者个性都比较直接,特别是荒野流浪者家族,不‘宰客’就算是讲理守序的了,别说是‘好客’了。

  不过结合刚刚He Ao 进营地的所见,以及罗纳尔的记忆中的情报,大概看来,安达维家族是偏向于守序的一派,不会把人引进营寨然后偷偷干掉。

  在He Ao 让女儿进屋休息之后,爱妮却并没有离开。

  她看了一眼father ,缓缓的坐到了He Ao 旁边,轻声道,

  “爸,你睡会儿吧,我知道你多半是用了什么药才能突然变得那么厉害,你昨晚上也是打完就差点昏了过去,你不要硬撑啊,我以后还要靠你呢,你要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我以后怎么办啊,这里荒郊野岭的···”

  He Ao 看着爱妮的脸颊。

  little girl 的眼睛里已经蓄了些许泪水,看上去波光粼粼。

  她撇过头去,用手抹了抹眼睛,然后又迅速转回来,“总之,你休息一会儿吧,我cultivation 你那个呼吸的方法之后,身体好多了,上半夜我可以守夜的,有什么事情我就叫你。”

  He Ao 看着女儿的脸颊,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他摸了摸女儿的头,“我的爱妮长大了。”

  “都说了摸头会变傻子的,”爱妮嘟了嘟嘴,“我已经十六岁了,当然长大了,我都能考驾照了。”

  He Ao laughed ,他靠在柔软的沙发上,缓缓眯上眼睛,

  随着身体的放松,一股巨大的疲劳感袭上他的心头。

  this time 的劳累比上次稍弱,因为他大多数时候都在克制没有使用Super Memory ,但是透支身体的强大疲惫感还是一瞬间让他陷入了身体unable to move 的状态。

  爱妮看着身旁靠在沙发上直接就睡着了,还在打鼾的father ,sighed 。

  她起身,艰难的把father 的身体完全放倒在沙发上,然后从里面的房间拿了一床被子出来,给father 盖上。

  外面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雨滴打在帐篷顶端,发出轻轻的声响。

  后半夜的时候,He Ao 睁开了眼睛,从沉睡中醒来。

  这是他这个任务开启之后睡的第一个好觉,虽然他仍旧保持着身体对外界的部分感应,没有睡死,但是他的精神确实恢复的不错。

  他看了一眼正在撑着脸发呆的爱妮,露出一个微笑。

  桌面上摆着little girl 的手环,已经被玩没电了。

  他的手在女儿的眼前晃了几下,爱妮才恍然惊觉,猛的一下坐起,呆呆的看着He Ao ,“爸,你醒了?”

  “回去睡会儿吧。”

  He Ao laughed 。

  ······

  He Ao 让爱妮回房间睡了觉,而他自己则翻出middle age person 给他准备的速溶咖啡,冲了一杯咖啡。

  外面的雨滴仍旧在下着,He Ao 就着雨声,小口小口的啜着咖啡。

  等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顺着帐篷的窗户洒下,关闭的门帘被缓缓推开,那个昨天带He Ao 进来的middle age person 目光深邃的看着He Ao ,

  “佩特先生,patriarch 要见你。”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