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Copy Game Chapter 439

  第439章 Eternal Youth Spring 的传说(大章)

  He Ao 看了一眼middle age person ,抬起手示意稍等。

  然后他走进里屋,把睡着的爱妮叫了起来。

  爱妮看着father 的脸颊,at first 有点迷糊,她本来想撒个娇再赖会儿床,但是看到了周围的帐篷,渐渐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然后她一个shivered 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

  地方不一样了,她也不能安心的赖床了。

  这里没有洗护用品,little girl 简单的擦了擦脸,然后把乱糟糟已经炸起来的头发扎成了一个马尾,就跟着He Ao 出了门。

  middle age person 一直在外面安静的等待着。

  他也知道He Ao 不完全信任他们,这在荒野上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He Ao 一点警惕都没有,他反而要怀疑He Ao 是不是骗子了。

  随后He Ao 就跟着他一路向着营寨深处走去,他们路过的时候,周围的荒野流浪者都好奇的看着他们。

  这些荒野流浪者住的房子都大同小异,基本上是统一形状的wood house 。

  不过有一间wood house 比较特别,它处于整个营寨最中心的位置,占地面积equivalent to 五六个小wood house ,大概呈现圆形,最外层的木头被刷上了一些简单的白漆,看上去有些宏伟庄重,是整个营寨最吸引人的建筑。

  不过middle age person 并没有把He Ao 带进这个wood house ,而是把He Ao 带到了营寨最里面,靠着悬崖的一栋简单的小wood house 前面。

  wood house 的门虚掩着,似乎在等待着客人。

  middle age person 并没有推开门,而是站在了门口,对着He Ao 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He Ao 看了一眼眼前虚掩着的门,透过隐约的门缝,可以看出门内的光线比较暗淡。

  他轻轻extend the hand ,按在木门上,推开了门扉。

  wood house 里的装饰很简单,几个不大的木椅子,一张简单的长条形木桌,木桌后面坐着一个须发半白,脸上布满了皱纹的老人。

  老人半眯着眼睛,双手放在腿上,似乎陷入了沉睡。

  middle age person 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他抬起手示意He Ao 请进,然后他站在了门口,转过身looked towards 了外面。

  爱妮有些疑惑的张望了一下,不过她没有发声,只是安静的站在He Ao 身后。

  He Ao 抬起腿,越过了门扉,走进了wood house 。

  爱妮也跟着他走了进去。

  吱嘎——

  后面的middle-aged man 伸手关上了木门。

  坐在最里面的老人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好,远来的客人,请坐。”

  他的声音很苍老,仿佛行将就木,说话的语速也很慢,带着老人特有迟暮的气息。

  “你好。”

  He Ao nodded ,坐在了椅子上。

  爱妮坐在他的身后。

  “我听闻了客人你的故事,确实令人惊叹,但是我实在想不到,我们这里有什么能够吸引伱的东西。”

  老人说话很慢,但是每个单词都咬字清晰。

  其实这句话说出来,就有一点逐客的意思了。

  对于荒野流浪者家族来说,接纳身份不明的人士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安达维家族能够接纳He Ao 休息一晚,已经非常的仁至义尽了,这个时候懂规矩的就应该准备告辞了。

  当然也不是立刻就要走,大多数意外到来的powerhouse 都可以选择在家族里留下后代,这也是荒野流浪者家族吸纳外来优秀基因的途径之一。

  不过He Ao 来这里也不是真的只是想要休息一晚的,他抬起头,注视着老人,缓声询问道,“我听说安达维家族守护着一个关于Eternal Youth Spring 的传说。”

  “那只是一个简单的传说,”老人slowly said ,“这片荒野上的许多荒野流浪者都知道,如果客人想听,我也可以转述给客人你。”

  “hope to hear the details 。”

  He Ao 直起身子,做出洗耳恭听的模样。

  “传说在很久远之前,在这片荒野上还没有建立起城市的时候,发生了一场巨大的地震,地震将大地震开了一个裂缝,milk-white 的液体从那裂缝中喷涌而出,形成了一汪泉水。”

  老人缓缓叙述道,“at first 周围的人们都不知道这些泉水是什么东西,那时候的人们觉得它是大地流出的血液,又因为形状纯白,觉得和天空有关系,于是便认为它是天空和大地的血液,

  “这一汪泉水从诞生之初就持续的吸引着周围活着的生命,在泉水周围生活的人们lifespan 都变得特别的绵长,所以人们开始相信它具有让人immortality 的能力,Eternal Youth Spring 的名声渐渐传了出去,这就是Eternal Youth Spring 的传说。”

  “那这个Eternal Youth Spring 真的能immortality 吗?”

  He Ao 轻声问道。

  老人抬起皱在一起的眼皮,看了一眼He Ao ,然后slowly said ,“能。”

  “en? ”

  He Ao 注视着他。

  他从老人的语气中听到了某种笃定。

  “在我们世代流传下来的传说中,喝下Eternal Youth Spring 就是可以让人immortality 的,”老人slowly said ,“只是immortality 的,不一定是人。”

  “不一定是人?”

  “我们的传说就是这样,这句话怎么解释我也不知。”

  老人缓声道,“如果客人喜欢我们家族,可以在营寨里多逛一会儿。”

  说罢,他就再次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吱嘎——

  木门再次被推开,middle-aged man 站在门口,注视着坐在里面的He Ao 和爱妮,“佩特先生,我带您在寨子里逛逛?”

  这wood house 并不隔音,他们刚刚的聊天,middle age person 在外面应该听的一清二楚。

  “好。”

  He Ao 看了一眼老人,并不拖延,直接站起身来。

  他有预感这个老人肯定知道更多关于Eternal Youth Spring 的事情,现在对方不说,只不过是他没有能打动对方的东西。

  而要想知道什么东西能够打动对方,首先要了解对方的需求。

  middle age person 看他这么配合,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带着He Ao 从wood house 出发,开始参观起来。

  He Ao 安静的走在middle age person 身边,听着他的介绍。

  这个middle age person 应该是一个D-Rank transcender ,安达维家族能安心的放He Ao 进来,心中大概是有觉得能够制住He Ao 的自信。

  毕竟从那个youngster 的描述来看,He Ao 只是一个sharpshooter 。

  没有强大的狙击枪的sharpshooter ,在近距离面对transcender 的时候,都是无力的。

  那个youngster 被带走以后,应该接受了一夜爱的询问,能说的大概率都说了。

  不过从middle age person 的自信来看,这个营寨里应该有其他的隐藏手段,即使He Ao 隐藏了实力,他们也能自信应对。

  He Ao 跟着middle age person 的步伐往前走。

  这个营寨并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安达维家族内部已经形成了比较明确的分工,专业的猎人,专业的屠户,专业的面包师。

  整个家族也不只是全靠手工运转,He Ao 见到了许多产自堡垒城市的流水线机械。

  安达维家族把这些大型流水线上的自动化机械拆开,只保留了便于携带的部分,然后用人力代替那些传送带和机械,成功维持了一些比如屠宰工厂,制衣工厂等基础工厂的正常运转。

  把自动化transformed into 半自动化,但是抵抗风险的能力增加了。

  而这里面的难点在于如何培养出一批可以熟练操作机械的技术工人。

  以前罗纳尔的营地也有类似的工厂,但是都是尽量保证了自动化的过程,尽量把整条生产线都从城里搬出来。

  因为荒野流浪者营地很难凑出大量的熟练的有基础知识的工人,让荒野流浪者操控机械,还不如让他们去和黑熊拼命。

  要想有优质的工人,就必须要有优质的教育。

  这个营寨里一定有已经成体制的学校。

  果然,没走几步,He Ao 见看到了上课的场景。

  teacher 正在巨大的帐篷里给学生上课,许多这样的大帐篷合在一起,构成‘学校’,不同的帐篷里坐着不同年龄段的child 。

  这已经是成体系的教育了。

  这个营寨里俨然一副小城市的模样。

  随着He Ao 走过学校,一些十六七岁,青春靓丽的女孩被他们的teacher 放了出来,跟着He Ao 。

  爱妮瞬间警觉起来,挡在father 身前,警惕的看着那些little girl 。

  直觉告诉她,这些和她年龄差不多的姑娘想做她妈。

  He Ao 笑着揉了揉little girl 的头,said with a smile ,“没事的,不担心。”

  爱妮嘟嘟嘴,但是脚步没有挪开。

  He Ao 笑着转身离开了学校,继续往前。

  过了工厂和学校,就是居住区,居住区并不只是居住,有许多年轻的女性在家里操控小型机械生产着织物或者机械零件。

  在He Ao 经过这些区域的时候,有些身段窈窕,胸腴臀圆的女性时不时就抬起来看他一眼。

  目光如水,瞳深似渊。

  这些女性很显然生过child ,眼神里带着秋波,整个人都散发出水润的色彩。

  在荒野流浪者当中,生过child 的女性都很抢手,因为这意味着她们难产的概率会更小,而且生育能力更强。

  这应该是这个部落压箱底的姑娘们了

  ···

  不应该叫姑娘,

  按照荒野流浪者的习惯,这些应该都是丈夫意外去世的寡妇···

  He Ao 沉默了片刻,挪开了视线。

  说是带他转转,但是实际上是让他挑挑,看看有没有看得上的,能留下基因的。

  He Ao 低下头,陷入了短暂的沉思。

  在这一瞬间,站在He Ao 身后的爱妮感觉father 好像心动了。

  她sighed ,如果father 要续弦她也拦不住,索性她就把视线移向其他地方,假装看不见了。

  而这个时候,He Ao 抬起头,looked towards middle-aged man ,“营寨就这些地方吗?”

  然后他指了指在营寨最中心的white wood house 轻声问道,“那个地方我可以去参观吗?”

  看见他指向那个wood house 之后,middle-aged man complexion slightly changed ,

  “稍等。”

  然后他就拿起对讲机走到了另一侧。

  过了片刻之后,他走了回来,对着He Ao 轻声说道,“patriarch 说可以进去参观,但是得麻烦您保持安静。”

  “好的。”

  He Ao nodded 。

  然后他就和middle-aged man 边走边说的走向了那栋建筑。

  反而是站在后面的爱妮呆了呆,她看了一眼He Ao 的背影,又看了一眼那边的俏寡妇们。

  话说father 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有好几个elder sister 一看身材就特别好啊···

  little girl 心里不知道是开心还是失落,她sighed ,跟上了He Ao 的步伐。

  而这个时候,He Ao 已经和middle-aged man 聊了起来。

  “那栋建筑是神殿吗?”

  “不是,是医院。”

  “医院?”

  He Ao 一愣。

  他的记忆里,荒野流浪者很少与医院粘上关系,大部分的荒野流浪者家族有个诊所,或者有个医生或者药师就very difficult to deal with 了。

  而医院,可不是一两个医生能够撑起来的。

  “是的。”

  middle-aged man gently nodded ,在得到允许He Ao 进入医院的指令之后,他明显对He Ao 尊重了许多,“医院是我们家族最庄重的地方,只有医护人员,病人和地位尊贵的人可以进去,您请。”

  He Ao 走到了那栋white 的屋子前,看了一眼屋子,有看了一眼周围的建筑。

  white 的屋子前有阶梯,整个屋子都被石块垒一层地基,让这个建筑能比周围的建筑都高。

  这栋‘医院’,比起医院,更像是某种神殿。

  医院的门没关,He Ao 踏上阶梯,直接走了进去。

  这个医院是一个多层建筑,He Ao 的头顶上有楼板,似乎上面还有层数。

  “医院一共是三层,”

  middle age person 解释道,

  “First Layer 是普通门诊,我们一般看病或者包扎处理一些比较简单的伤势,就在First Layer 。

  “Second Layer 是住院区,一些重伤或者重病的clansman 安排在里面,有专人照看。

  “Third Layer 是研究区,是医院的医生和药师们研究疾病和新药的地方。”

  爱妮看了一眼这个建筑,发自内心的发出感慨,“好high level 啊。”

  如果这种结构出现在城市里的医院,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她也不会惊讶。

  但是在这荒野之上,这个营寨却弄了一个看上去颇为完整的医院结构,就十分令人惊讶了。

  此刻一楼正有不少ordinary person 在看病。

  一楼的门诊分出了不少小隔间,每个隔间里都有披着white 衣服的年轻医生在看诊。

  这些年轻医生都是ordinary person ,He Ao 看了一眼,就和middle age person 一起上了二楼。

  二楼隔出来了很多区域,隐约放着一张张病床,一个看上去fifty-sixty 岁老医生正在查房。

  He Ao 看了一眼那个老医生,顿了一下。

  这个老医Life Aura 并不弱。

  然后他用Divine Consciousness 观察了一下老医生体内的能量流动。

  淡淡的white 能量正在老医生的体内流动。

  transcender !

   这两天太忙了,明后天我把大纲捋出来,然后加更!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