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深夜的房间之内,black hair 的少年拥抱着少女,望着窗边的月光静静地思考着,而另一边,听到Roel 话语的威廉敏娜则奇怪的皱起眉。

“Roel ,你的意思是……”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如此说着的black hair 少年微微低下头,不由得思考起了这种感觉的来源,轻声发出叹息。

Ascart House 先祖inheritance 不知道多少代的历史片段,如果那真的是能够影响到现实的东西,那么母神现在与Roel 的关系就很复杂了。

两种记忆哪种对母神的影响更大,这一点Roel 无法断定,但是他明白的一点是,如果真的是这种情况,那么他就绝对不能轻举妄动,特别是主动为敌。

为了不刺激母神,Roel this time 只能自己去救Alicia ,而另一方面,了解母divine force 量的Roel 也明白,在她的面前,数量毫无意义,如果她真的想要杀死Roel ,那么威廉敏娜在身边也只不过是和他一起丧命that’s all 。

“敏娜……如果我说我其实不想与母神为敌,你会怎么想?”

“哎?”

听到Roel 的话语,灰蓝发色的少女一时语塞,思考了片刻后轻声问道:

“ ……是因为母神过于强大吗?”

– m.biqu6.cc

“当然也有这部分原因,但是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因素吧……之前的历史片段中,她把我当作自己child 一样照顾,还曾经救过我。”

“!”

在Roel 的话语下,威廉敏娜惊讶的瞪大眼睛,而black hair 的少年则露出无奈的笑容,同时内心默默的为自己的谎话道歉。

当做自己child 一样照顾,这句话确实没什么问题,但是事实上,Roel 某种意义上就是母神的child ,而现在少年的身体以及Sia 化的技能,也都是在母神的帮助下获得的。

可以说如果没有母神,那么面对身为远Ancient Spiritual God 的班加尔,Roel this time 很可能会死在那沙漠中心,虽然历史上选王一族与母神的误会终究是没能解除,并随着时间的发展彻底成为敌对,但是想要对她拔剑相向,对于现在的Roel 还是太难了。

母神的复苏是预言之一,也是毁灭的因素中的一个,对于人类来说是必然的敌人,Roel 这样的表态其实并不合适,也做好了让威廉敏娜失望的准备,然而令少年意外的是,在听了他的想法后少女却并没有说什么。

“这样啊,我明白了。”

听了Roel 的话后,灰蓝发色的少女nodded ,脸上的表情逐渐平静了下来,而Roel 则奇怪的瞪大了眼,心中分外不解。

明白了……这就完了?

如此想的black hair 少年表情怪异起来,而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在Roel 原本的预想中,威廉敏娜应该是Roel 身边的人中最无法接受他这种态度的,毕竟威廉敏娜某种程度上是黄昏贤者会的successor ,也是态度最强硬的主战派。

从古至今,黄昏贤者会都将母神列为最大的敌人之一,为了抵抗【六灾厄】的侵袭,千百年间不知道有多少人牺牲,而母神的信徒聚集而accomplishment of Saint 杰会,更是相当长的时间里黄昏贤者会的主要敌人。

在这样的背景下,个性认真的少女应该是接受不了这种一厢情愿,甚至有些天真的想法才对,可为什么反应却这么平淡?

怀着这样的疑问,Roel 思考了片刻后忍不住开口道:

“……敏娜你,同意我这么做?”

“不,其实我到现在也很难接受这种改变,而且历史片段中的记忆能否带到现实也是未知,不过……以我的立场,是最没资格反对的。”

“en? ”

又来了?又开始了?

听到威廉敏娜这样的话,Roel 一下子皱起了眉,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想到了少女的老毛病。

因为誓约的原因,威廉敏娜总是将自己看成低于Roel 的护卫,甚至是保护Roel 的工具,也正因这样的认知,让喜欢上Roel 的少女at first 分外痛苦,由于自卑甚至连自己的想法都不敢说出,直到死亡之前才终于breakthrough 了枷锁。

这样的情况自然是Roel 不想看到的,也认真的与威廉敏娜谈过好几次了,但是现在看来这种根深蒂固的想法似乎还没有改变。

如此想着的Roel 抓住少女的肩膀,准备把威廉敏娜的重要性再次强调一遍,然而当看到少女的脸色时,Roel 却不由得一愣。

不知为何,此时的威廉敏娜正低着头,脸上带着明显的红晕,与过去声称自己是工具时的表情完全不一样,而在羞怯的沉默了片刻后,少女也再次开口道:

“如果是身为一个人类将领,那我确实持反对意见,但是以个人的角度,我,我作为你未来可能的伴侣,是没有资格说那些话的,不如说救了我喜欢的人,我必须道谢才是,所,所以……”

“……”

望着脸色羞红,身体因害羞而微微发抖,橘色的眼瞳带着水波raise upwards 着looked towards 他的少女,Roel 一时间目瞪口呆,强烈的反差更是让他的heartbeat 频率一路飙升。

作为威廉敏娜的初恋对象,Roel 自然是清楚少女有多纯情的,也正因如此少女说出的话才杀伤力巨大,而体会到威廉敏娜对自己定位的重新思考后,Roel 也终于放下了心。

“敏娜……你是真的可爱。”

“哎?这,这是……在夸我?”

“当然。”

一把抱住面前的少女,Roel 心中的担忧在这插曲之后彻底的disappeared ,放心的put out a breath ,而在相拥许久之后,Roel 也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时间很晚了,差不多该睡了。”

“哎?现在就睡吗?我,我还没准备好……”

感受着威廉敏娜一下子紧绷起来的身体,耳听着那急速升高的heartbeat 频率,black hair 的少年一时间颇为无奈,思考了片刻后上前一步,轻轻吻住了少女的双唇。

“!”

当双唇相碰的那一刻,灰蓝发色的少女猛地瞪大了眼,身体瞬间仿佛石化了一般,随后脸颊开始迅速的通红,而看到这一幕,Roel 则无奈的后退一步。

“那么,今天这样就差不多了吧。”

“en? Roel ?”

“虽然之前安东尼奥Academy 长说了那些话,但是我觉得没必要因此打乱我们的步伐,而且……再怎么说这也太快了,你会subconsciously 抗拒也是正常的。”

“……对不起。”

面色通红的少女如此道歉,不过Roel 却并没有在意,毕竟今天的这个吻,在晚熟的威廉敏娜这里已经是巨大进步了,毕竟在一个月之前,少女还是牵手都没有过的状态。

如此想着的Roel 将少女带回了房间,两个人躺在床上相拥而眠,望着聊天之后困意来袭,缓缓的闭上眼睛的少女,Roel 的脸上露出微笑,也随之陷入了沉睡。

——————————————————–

焦土战役之后,状态不好的Roel 便一直在几位少女的保护下度过,不过在夏洛特主动帮助Roel 驱除了【六灾厄】的副作用之后,Roel 的状态变好转了很多,也陆陆续续的开始与朋友们会面。

首先见面的自然是Knight Kingdom 的黄金一代成员们,巨人bloodline 的格尔特,Martial Goddess bloodline 的布兰妮,以及塞丽娜与朱莉安娜纷纷与Roel 会面,同时也让Roel 惊讶不已。

一年的时间没见,这些黄金黎明的成员们实力都有了飞跃性的成长,身上久经战场的murderous aura 也强了许多,最为重要的是,互相之间的团结性似乎强了不少,而对此Roel 也很理解。

之前Roel 与威廉敏娜闲聊时,曾经听少女提起过,去年对异种人的大战役中,有着大量Scholar Kingdom 参战人员的部队被围困在一处山谷,坚守了接近十天才等到了援军。

“那次被围困是异种人突然出动的种族之王导致的,不过结果却很致命,当援军赶到时,山within the valley 的队伍已经伤亡近半,格尔特、塞丽娜他们当时就在那支部队。”

回想起威廉敏娜当时的介绍,Roel 的心不由得沉重了许多,事实上在交谈的过程中,戴着眼罩的布兰妮也确实让Roel 很在意,而似乎是察觉到了Roel 的视线,金发的少女也主动说起了眼睛的事。

“部长,我确实是在战斗中失去了一只眼睛,但是并不是不能治疗的。”

“哎?那你为什么……”

“她那只眼睛是去年为杰洛克挡住攻击才伤到的,而且想要治疗的话要退下前线几个月,那样的话就没法保护他了吧?”

如此说明着的塞丽娜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而被揭穿了的布兰妮则有些难为情,随后向Roel 说明了情况。

去年被围困的那场战斗确实让Scholar Kingdom 包括Roel 在内的学生们失去了不少熟悉的人,但是经历了那样艰难的战斗后,却也诞生了一些美好的感情,比如说战场上的爱情。

对于Roel 来说,Academy 生活最熟悉,且每天见面的两个人就是杰洛克与Paul 了,也是Roel 在Academy 最好的两位朋友,但是Paul 暂且不提,杰洛克与布兰妮的恋爱却一直是整个青蔷薇派系的难题。

布兰妮Martial Goddess bloodline 天然带着病娇attribute ,在童年的时候曾经给杰洛克吓出过心理阴影,所以无论布兰妮如何示好,两人之间都没什么进展,直到Roel 出现,为两人化解了误会助推了一把,但是即使如此,也只不过是变成了普通的childhood sweethearts 而已。

原本Roel 以为两人这种情况要一直持续,但是突然爆发的全面战争却打乱了一切。

在异种人种族之王one after another 出现后,人类整个种族都进入了紧急动员的战斗状态,圣芙蕾雅Academy 的高年级也作为士兵直接入伍,并参与了与异种人的战争。

在这个过程中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牺牲了许多人,而最危险的就是威廉敏娜提起过的那场战斗,那次战役是鸟类异种人种族之王第一次现身,突然出现的空中强敌让人类的军队产生了极大的混乱,各个Legion 不得不独自奋战。

在那场战斗中,因为前线指挥官战死而代理指挥的杰洛克心怀仇恨过于激进,被对方源级2的高阶异种人盯上了,为了保护心上人,当时还只是源级3的布兰妮与对方展开了一场血战,最终在众人的帮助下成功将其击退。

但是在战斗的最后,异种人放出了箭雨,当时的杰洛克已经动不了了,布兰妮也是相同的情况,但是即使是这样,少女仍然没有放弃守护自己的爱人,在少年的面前,那个一直被他畏惧,不断从其身边逃离的少女以身体为盾牌替他挡住了箭雨,身中九箭当场昏死了过去。

“你真勇敢啊。”

听到布兰妮的经历,Roel 的内心深受触动,不由得望着少女如此称赞,而金发的少女则有些sorry 的shook the head 。

“不,我只是想不到other methods 了,所以只能那么做,与我相比还是他更坚强。”

如此说着的布兰妮露出笑容,也讲出了这段经历的后续。

在箭雨之后,人类援军及时赶到,但是却并没有immediately 发现布兰妮and the others ,少女之所以得救,是杰洛克拖着断掉的双腿把人送到的急救点,才让布兰妮在落入Death God 手中的前一刻逃走。

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因为这样的乱来,杰洛克的双腿受到了严重伤害,几年之内都没办法激烈战斗了,也因此从第一线退了下来,转而成为了参谋部的一员。

听到了这些的Roel 心中感慨颇多,也as it should be by rights 的答应了布兰妮之后担任两人证婚人的要求,只不过让Roel 有些意外的是,在聊天结束之时,布兰妮却突然拿出了一封信件。

“这是?”

“其实我们这次来不只是探望病情的,这是杰洛克用蔷薇黎明的渠道发来的信件,说是必须让会长你尽快看到。”

“这样啊,我明白了。”

小心地收下信件,Roel 的表情严肃了起来,在送别了几人后立即打开信件查看,紧接着表情不由得一变,因为那仅有一页的书信上,只写了一个消息。

Austine Empire 生变,Paul 断绝消息,生死不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