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一天之后,新塔克要塞之内,盛大的庆祝活动在人类军队归来的同时正式开始。

自异种人战争开始以来,人类军队虽然也取得过不少胜利,但是在战争结束之前就举行如此大规模的庆祝活动,却还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

毕竟in the past ,哪怕是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也不过是一时的缓解that’s all ,在那东方的平原上究竟有多少异种人没人清楚,哪怕大的战役胜利也只不过是杀掉一批而已,下一批也许明天就会到来。

与异种人的战争就如同泥潭,不彻底的将双足拔出就完全没有值得称道之处,这曾经是人类的普遍共识,然而今天,这样的共识却被打破了。

如果说this time 战争中复苏的异种人之王是危害整个人类种族、从未有过的威胁,那么Roel Ascart 击败异种人之王,便是整个人类world 从未有过的功绩。

种族王者自古便关系到一个种族的兴衰,而杀死这样的存在,也必然会对其种族造成极其严重的打击,历史上因种族王者死亡而陷入衰落的文明不在少数,其中不少甚至自此一蹶不振走向灭亡。

异种人虽然由于堕落与疯狂,已经算不上是什么文明,甚至并非正常的生物,但是也正因如此,领袖的作用才尤为重要,正是因为有异种人之王,各个部落的种族之王们才会合作,整个种族的力量才得以凝聚,并对人类造成巨大威胁。

Roel 击败异种人之王不只是取得了战斗的胜利,更是扭转了整个战局,将人类与异种人的命运彻底改写,这并非夸大其词的赞美,而是所有身在战场的warrior 们都明白的事实。

而apart from this ,塔克要塞十余万Theocracy 军队成功获救脱困,这同样也是一件振奋人心的major event ,自此之后前线的warrior 们终于能够摆脱【六灾厄】的阴影了。

在这两件major event 之下,联合军破例在战争进行的状态下举行了庆祝活动,而新塔克要塞也迎来了从未有过的欢庆时光。

城塞咒物改造的巨大烟花升上夜晚的天空,在巨响声中将整片区域照得亮如白昼,Legion magic 师们共同编织着各种各样的烟火,第一次将自己的才能发挥在了战场以外的地方。

– m.biqu6.cc

身着white 甲胄的Knight 们当先而行,在鲜红的地毯两旁以骑枪组成长廊,各个Legion 的主力军组成的方阵随之逐一出现,向着要塞上方的士兵们挥手,而驻守新塔克要塞的将士们则回以欢呼。

城塞上方人群的最中心,提前到达的圣座约翰and the others 站在城头,在欢呼声中遥望着下方的人群,而另一边回归的军队中,则以单骑的black hair 少年为首,其后是黄金一代的诸多将领,也是在这个时代闪耀的新星们。

诺艾尔·席兹克里特,夏洛特·Sorofysas ,莉莉安·Ackermann ,威廉敏娜·康伯耐特,四位Her Highness the Princess 、也是前线最知名的四位Legion 指挥官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仅落后于Roel 半个马身,而在她们后方的则是格尔特、布兰妮、塞丽娜、朱莉安娜and the others ,以及各个部队的旗帜。

entire group 在focal point of ten thousands 之下,于骑枪的回廊中前行,在他们的前方,塔克要塞百米巨门则发出隆隆的声响完全打开。

在Saint Mesit Theocracy 的习俗中,凯旋之师才能走正门,而对于塔克要塞来说,山壁般的巨门彻底打开则代表着毫无保留,也是至高的敬意。

马蹄声中,Roel 带领着整支队伍在欢呼声中顺利进入要塞之内,而整个庆典也自此正式开始。

——————————————————————-

新塔克要塞的庆典不只是对于Roel 个人的褒奖,更是对参与焦土战役的所有将士们的褒奖,从提供给男性士兵的肉类到女性将士最爱的甜点系,所有的食物在这一天不限量供应,虽然酒的发放是每人限量的,但是在最前线也已经是破格的待遇了。

夜幕下的塔克要塞,众人放声高歌,不同部队的warrior 们混在一起gorge oneself ,彼此讲述着战场上的惊险遭遇,而在宴会厅内,black hair 的少年则站在露天的天台上,望着in the sky 持续不断的magic 烟花默默不语。

今天毫无疑问是整个人类联合军的节日,但是不得不说,Roel 很难真的开心起来,而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此时活跃于black hair 少年心中,那仿佛什么事情正在暗处酝酿的不安,以及随之而来的直觉的警兆。

直觉,那是高阶transcender 在自身陷入危机状态时经常有的情况,是超越了道理的预见,其与实力的关联并不强,更多的是类似对某种命运的预知,而哪怕是在高阶transcender 中,Roel 的直觉敏锐程度也是as rare as phoenix feathers and unicorn horns 。

迄今为止所有的战斗中,Roel 的直觉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甚至为其避免了死亡,而自从收到杰洛克的信件后,阅读了蔷薇黎明内部的诸多情报的black hair 少年心中的感觉则愈发烦闷。

在少年的身后,诺艾尔正与凯因Prince 以及圣座约翰聊天,夏洛特在其father 布鲁斯身边,威廉敏娜则与holy sword 之王弗里德里希在一起,似乎在交流着关于sword technique 的心得。

不错,此时的宴会场内可谓新老两派众人团聚,但是不得不说的是,black hair 紫瞳的少女却不在这里,至于原因,莉莉安说是需要去处理一些事务,并没有详细说明,不过具体是什么其实Roel 也猜到了一些。

格尔特and the others 尚且没有得知,但是根据与Paul 联系最紧密的杰洛克的密报,Austine Empire 内部现在似乎开始变得不对劲了起来,用暗流涌动来形容也不为过,只不过这个暗流却并非世人猜想许久的夺嫡之争。

过去的Austine Empire 因为三位继承人的派系争斗而政治不稳,皇帝Lucas 也迟迟没有表态,但是无论如何,这些与身为illegitimate child 的Paul 都没有关系。

illegitimate child 在Austine Empire impossible 得到承认,而且另一方面,莉莉安的势力也已经今非昔比,有着实权的她根本不是Paul 这种空架子皇子能够相比的,也不会有什么Noble 去跟随。

那么问题就来了,Paul 究竟因为什么而被皇帝Lucas 隐藏了起来,导致完全无法联系?

这个问题的答案Roel 目前并不知晓,但是少年条件反射的觉得事情恐怕并not simple ,因为Roel 没有忘记自己previous life memory ,也没有忘记在之前的《Eyes of the Chronicler 》中究竟谁才是主角。

Paul ·Ackermann ,虽然在现实之中因为Roel 所造成的的影响,他并没有成为Austine Empire 的王者,也没有遭遇众多的苦难,但是until now ,Roel 都隐隐约约的觉得,他的身上说不定有着什么秘密。

暂且不提Paul 本身古怪的身世,就是在蔷薇黎明之内,也有人觉得他是个特殊人物,那就是Blood Race 的朱莉安娜。

朱莉安娜之前不止一次的提过,Paul 的血液味道很不好,有着苦涩古老的味道,虽然Roel 作为人类不太理解朱莉安娜的味觉,但是想来这种评价绝不是好事。

而apart from this ,Paul 的成长速度也很异常。

在官方文件上,被发现之前Paul 应该是不知哪个山村中生活的孤儿,在进入圣芙蕾雅Academy 一年前才正式开始接受各种教育,然而根据最新的情报显示,Paul 的实力却已经达到了源级3,甚至有望breakthrough 源级2。

明明错过了实力成长的黄金期,可却成为了黄金一代的成员,超凡力量只是稍微落后于格尔特and the others ,这种innate talent 简直unimaginable ,完全超越了常识,而在Sia world ,这样的存在往往本身就有着一些问题。

皇帝Lucas 的异动让人有种不祥的预感,不过无论如何,Paul 作为Austine Empire 的皇子,Lucas 无论对其做什么都属于Austine Empire 的内政,现阶段Roel and the others 都很难直接干涉。

而另一方面,除了Paul 那边之外,Alicia 的事也让black hair 的少年分外焦急,虽然Roel 想要去找Alicia ,但是少女的位置却难以确定,让Roel 一时间有些无从下手。

遇事不决怎么办?过去的无数次经历都告诉Roel 应该找夏洛特帮忙,然而this time 棕红发色的少女却并没能给Roel 答案。

事实上在几天前,Roel 就请求夏洛特通过占卜确定Alicia 的位置,可是得到的结果却异常混乱,对此夏洛特有两种推测,一个是涉及到空间magic 之后,占卜的结果无法正常显示,另一个则是Alicia 本身发生了变化。

随着母神的复苏,Alicia 体内的力量逐渐觉醒,某种程度上来说甚至已经不算人类了,属于与Demoness 类似,又在Blood Race 真祖之上的存在,更加接近于神话生物,其对占卜的抗性自然也就变强了,命运也愈发难以观测。

对此Roel 可以说是无可奈何,而随着时间的推移,black hair 少年也越来越不安起来。

虽然作为与黑之月有关联的存在,母神impossible 伤害Alicia ,少女的人身安全方面不存在问题,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Roel 所熟知的Alicia 却可能越走越远。

时至今日,Roel 都忘不了在那沙漠中银白发色的少女面对他的呼喊完全remain unmoved 的样子,当时的Roel 可以说是被这一幕深深震撼,甚至忘记了防御险些丧命,而在有了这些经历之后,Roel 必须思考的一个问题就是Alicia 为什么会这样。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Roel 大致能想到两种,第一个自然就是母神的干涉,让Alicia 忘掉了之前的自己,第二个则是Alicia 的觉醒导致的暂时性改变,而在一番思考之后,Roel 觉得后者的probability 更大一些。

干涉他人的记忆,这种事magic 虽然可以办到,但是用在Alicia 身上却几乎impossible ,毕竟Alicia 事实上算是拥有着母神部分力量的,虽然可能还没有完全觉醒,但是操纵记忆、涉及灵魂的magic 想要对其生效却是难之又难。

而另一方面,虽然只是个人的感觉,但是按照Roel 对母神的了解,很难想象她会做出操纵他人记忆的事,不如说如果母divine ability 够这么下作,那Ancient Times 的胜负恐怕早已决定。

“也就是说是觉醒的影响吗?可是this thing 到底该怎么消除……”

望着城塞之外浓浓的夜色,black hair 的少年握紧拳头自言自语着,不久之后又shook the head 。

“不对,首先要找到人才行,否则再这样下去……”

“再这样下去,她就要变成人类的敌人了,即使是Ascart House 也无法庇护她了吧。”

“Academy 长?”

听到身后的话语声,Roel 转过头,正看到身着white 长袍的安东尼奥缓步走来,而对于老人所说的那些话,Roel 一时间也面容严肃了起来。

“Academy 长,你刚刚的话是联合军的意思,还是说…….”

“不,只是我个人的想法,毕竟关于Alicia 的事我们并没有亲眼所见,不过……军中已经有一些传言了。”

“果然。”

轻轻的眯起眼睛,black hair 的少年目光中涌现出担忧,而安东尼奥也微微sighed ,仰望起了天上的银月。

在这次焦土战役中,虽然Alicia 的出现是在相当关键的时刻,对战争最终的结果也造成了难以替代的影响,但是实际上少女出现的时间却十分短暂。

从自高空之中现身到离开,Alicia 大概只出现了不到半分钟,且还是在人类忙于与【兽神之卵】产生的black 异种人战斗期间,实际上目击到她的人,整个战场应该只有Roel and the others 以及格尔特、布兰妮等high level 将领。

换句话说,大部分是自己人,而这也是截止到目前,Alicia 的事没有扩大化的原因之一。

当然,同为Ascart House 的Roel 击败了异种人之王,并且救出了塔克要塞的失踪人员,以及Alicia 没有操控那些灾厄的monster 攻击人类这三个原因也起到了很大作用,不过这也仅是让联合军高层暂时不对此事表态而已,基层会有传言是必然的。

而且随着the ebbing of time ,Alicia 迟早会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到那时造成的影响就不可估量了,也是安东尼奥与Roel 最担心的事。

“一旦Alicia 小姐或者其控制的【六灾厄】攻击人类,那么必然会被当成人类中的叛徒吧,到那时问题就会很严重了,即使是我们,想要平息事态也会很困难,Ascart House 也必然会受到影响吧。”

“嗯,我明白,我会在那之前将她带回来。”

“方法呢?”

“……具体的还在考虑,目前的问题是怎样找到她。”

听到Roel 沉默了许久后给出的回答,安东尼奥的脸上露出了不出所料的表情,思考了片刻后道:

“那样的话,我这边倒是有一个方法值得尝试一下,只是有一定的危险性。”

“en? Academy 长您有办法?”

突然的话语将black hair 少年的心思自沉思之中拉出,而说出这些的安东尼奥则探手入怀,取出了一个小笼子。

“这是……”

“忘记了吗?你也用过的才对。”

“我用过?等等!难道是……”

“不错,正是入学考试时你们用的引导精灵,而这一个正是Alicia 的。”

如此说的安东尼奥露出微笑,而仿佛呼应他的话一般,小笼子中也隐隐约约的闪烁出光亮,让看到这些的Roel stared wide-eyed ,也立即明白了安东尼奥的方法。

圣芙蕾雅Academy 入学考试是在Secret Realm 中举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另一个特殊的空间,与Alicia 可能所处的地方很相似,而能够带领学生进入其中的引导精灵则具备着跨越空间的perception 。

而如果反过来倒推的话,只要能够具备空间magic 的能力,那么一直跟着引导精灵就有很大的可能来到其主人的身边,能够满足这个条件的人几乎没有,所以引导精灵until now 没有用来寻人,但是对于拥有冠之石的Roel 来说却不成问题。

“Alicia 小姐作为圣芙蕾雅Academy 的持戒者,引导精灵被特殊保管了一段时间,因为她的咒力很特殊,玛格丽特做过记录,所以才能将它从数不尽的精灵中找出来。”

“so that’s how it is 。”

望着闪烁着rays of light 的精灵,Roel 的目光逐渐坚定下来,虽然使用【银雾之噬】的副作用十分恐怖,引导精灵寻找Alicia 需要的时间长短也尚不确定,跟随起来十分危险,但是只要能够找到少女,只要能够将记忆中最重要的女孩寻回,那么Roel 就愿意去尝试。

如此想着的Roel 握紧了拳头,同时向安东尼奥开口道谢:

“谢谢您的帮助,Academy 长。”

“不,哪里,Alicia 不只是Ascart House 的成员,同样也是Academy 的白蔷薇,我帮助她是应该的,不过,其实这次我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消息?”

望着不解的black hair 少年,安东尼奥nodded ,神情郑重而又激动的道:

“艾丝翠德大人,即将苏醒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