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Tyrant Doesn’t Want to Meet with a Bad End Chapter 66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savior 的复苏,这对于Roel 来说已经算是绝对的坏消息了,只是black hair 的少年didn’t expect 的是他还能听到更坏的。

当Roel 耗费了接近一天的时间,自【隐之雾】之中归来之时,迎接他的不是Lucas 已经伏诛的好消息,而是一个令他瞳孔紧缩的前线情报。

攻入城塞的人类联合军看到的是一地的尸体,而作为重点目标的Lucas 则早已通过空间magic 转移离开,至于逃离的地点,不是人类world 中Austine Empire 境内,而是与之相反的古Austine Empire 的Imperial Capital 。

时隔千年的时光,Ackermann 一族的子孙再次踏上了那片土地,说不是为了最终计划Roel 打死也不信,而在这种情况下,Roel 也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他落后了,人类未来的形势也随之急转直下。

说来讽刺,在经历了这一系列事件后,现在胜负的关键居然不是在savior 的手中,而是取决于Roel 与Lucas 两人,这对于black hair 的少年来说是没有想到的。

当然,这个消息不知让Roel 焦急了起来,同样让安东尼奥、艾丝翠德、Paul 、卡洛琳and the others 纷纷陷入了焦急,不过好在一切还没有结束。

大规模转移magic ,那确实可以节省很多的路程,但是就如之前人类一方总结的情报所示,Imperial Capital 有着大量的堕落者,而savior 的封印还没能彻底失效。

千年之前查尔斯之所以没能救出卡洛琳,原因就是打开Imperial Capital Great Saint 堂内的封印需要大量的magic 师与时间,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甚至规模之大是现如今人类world 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承担。

现在即使提前一步赶到Imperial Capital ,也会被数不清的堕落者缠住,并且要花费大量时间对付封印,所以虽然Roel 落后一步,但是最终的结果却还未可知。

想到了这些的Roel 脸上焦急的表情平息了一些,而在这一惊人的消息之后,则是包含莉莉安在内的young girls 的到来。

诺艾尔·Xeclyde ,夏洛特·Sorofysas ,莉莉安·Ackermann ,三位少女在将Roel 自沙漠中救出后不久,便因为繁忙的工作不得不离开,现如今再次相见,彼此之间想要说的话自然很多,不过更为让几人关心的则是Alicia 。

“终于回来了吗?”

“真是,还以为要永别了,这不是挺顽强的吗?”

望着再次出现在几人面前的银白发色少女,诺艾尔与夏洛特在短暂的惊讶过后纷纷relaxed ,而Alicia 也少见的露出了些许的笑容,与众人交流起来。

“当然,我离开只是为了快点变强,更好的陪伴兄长大人,凭借我们之间的爱,找回记忆不过是轻轻松松的事。”

“……”

听着Alicia 的自吹自擂,black hair 的少年回忆着之前的艰辛脸颊抽搐,不过还没等他开口说话,便发现了三位前来的少女中,莉莉安的表现似乎有些不对。

虽然在看到Alicia 之后black hair 紫瞳的少女也露出了放心的表情,但是由于莉莉安与Alicia 的亲近程度远不及身为childhood sweethearts 的诺艾尔与夏洛特,所以少女并没有说什么,反而望向了Roel ,只不过眼神却有些奇怪。

那是looked thoughtful ,又像是在担心着什么的眼神,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说,而另一边,Alicia 则在宣扬与Roel 的关系中迅速地消耗掉了诺艾尔与夏洛特的同情,三人又开始了一如往常的对立,只不过这样的场景在Roel 看来却有些温馨。

“Alicia younger sister ,你难道忘了你已经答应我加入Ascart House 了?现在我可算是你的义姐。”

“en? 我怎么不记得了?抱歉,失忆时期的事不算数。”

“你说什么?”

“you two 闹够了没有?我都说了吧,Roel 是教廷的人……”

看着in the past 无数次出现的三人经典混战,black hair 的少年面露无奈,不过嘴角却带上了些许的笑意。

彼此吵架却依旧维持着faintly discernable 的关心,甚至偶尔会彼此帮助,老实说三位childhood sweethearts 的少女之间的关系是Roel 无法理解的,不过无论如何,在紧张而压抑的环境下,这种一如往常的场景都是令人放松的。

明明是争吵,却让人心安,这种奇怪的感觉难以形容,而体会到这种感觉的明显不止Roel 一个,而是所有人共通的,证据就是莉莉安虽然没参与进去,但是身上的气氛在这种吵闹中也缓和了下来。

不过让Roel didn’t expect 的是,三个人的争吵居然能让他引火烧身。

“呵,忘记了吗?那就算了,不过Alicia ,有一些事我要告诉你。”

望着以失忆为借口否认一切的少女,棕红发色的少女微微眯起翡翠色的眼瞳,带着笑意的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亲爱的现在已经是我的了。”

“什么?”

“Holy War 法的血脉保障条款,这是紧急时期可以强制执行的法律条文,现在已经规定了亲爱的的结合对象了。”

“结合对象?”

“简单说,法律规定只有我们三人和Knight Kingdom 的威廉敏娜能够与Roel 合法结合,所以Alicia 你懂了吧?你回来晚了。”

“兄长大人???”

一脸笑容的诺艾尔接过夏洛特的话头,对得意忘形的银发少女实施了降维打击,而hearing this 的Alicia 则在一愣后猛地转向了Roel 。

“兄长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不,这个是……”

“事先说一下,亲爱的可没有反对哦,话说Alicia 小姐,你能不能把手放开?”

望着焦急地等待着解释的Alicia ,以及一路追杀的诺艾尔与夏洛特,Roel 一个头两个大,只能开口说出真相。

“我是没有反对,不过是有原因的,因为这件事我根本没有反对权……”

作为血脉保护对象,Roel 理论上来说是没有权利拒绝法律执行的,因为在这种情况下他的血脉已经被归为保障人类存亡的必要item 之一了,能够选择的只有自不自愿。

自愿体面些自然好,不自愿嘛,那就只能别人帮你体面了。

“当然,这些都只是理论上,实际操作的过程中这种荒唐的计划,怎么可能会有人真的执行,你们说是不是?”

“……”

“……”

“cough cough 。”

???

望了一眼假装咳嗽的夏洛特,偏开视线仿佛没听见的莉莉安,以及眼神玩味的与之对视的诺艾尔,black hair 的少年微微一愣,随后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

好家伙,你们还真想实施啊?

瞪大了眼睛望着三位突然沉默的少女,Roel 分外无语,而Alicia 见此也彻底吵开了,说什么也要把名单里加上她。

无奈的Roel 只能带着Alicia 去找安东尼奥抗议,而诺艾尔与夏洛特则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跟了上来,三个人的战斗明显将再次打响,而事实也证实了Roel 的猜想。

“这个,法案也是有修改的可能的。”

“Academy 长,你说过只有我们四个人吧?”

“所以说那时候我不在,不能算!”

望着被young girls 包围的安东尼奥,black hair 的少年长舒了口气,随后找了个理由立即离开,而在走出大门不久之后,Roel 也如预期一般碰到了等待的人。

“Senior Sister 。”

“嗯,终于出来了吗?”

望着走来的Roel ,莉莉安slightly nodded ,随后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Roel ,有一些事我要告诉你。”

———————————————————-

莉莉安的私聊,这对于Roel 来说其实是必然的,事实上black hair 的少年也早有准备,毕竟有一件事物是除了莉莉安以外,其他人所没有的,正是两人还未出生的child 。

虽然因为magic 的原因,两年的时间里莉莉安一直没有让其发育,但是child 的存在无疑成为了两个人每次见面的重中之重,特别是在这个child 不一般的情况下。

只不过让Roel didn’t expect 的是,最近的一次magic 效果减弱时,莉莉安居然没有选择继续束缚腹中的child ,而是解除了所有的magic ,让其发育了起来。

抚摸着莉莉安平坦而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Roel 沉默着,感觉有些没有实感,而身旁的莉莉安则少有的脸颊发红。

“Senior Sister ,是这里吧?”

“嗯,应该就在里面。”

望着black hair 少年触碰的位置,莉莉安面带羞意的如此说,而hearing this 的Roel 则认真的nodded 。

虽然距离child 出现的时间已经很久了,但是在莉莉安身体中实际发育的时间却只有两个月不到,所以在外观上,莉莉安与过去完全没有区别。

轻抚着少女平坦的小腹,Roel 一时间心中mixed feelings ,也involuntarily 的开始考虑一个问题,那就是是否让莉莉安上战场。

事实上按照Holy War 条例,现在的莉莉安是可以不上战场的,而原因则有两个,其中一个便是少女腹中的child 。

从古至今无论是什么战役,无论情况多么危急,孕妇都是可以不上战场的,甚至在大部分战争中都会让孕妇强制撤离。

毕竟怀孕这件事事关种族延续,从人文关怀的角度来讲是拉满的,而且怀孕对于battle strength 也有很大影响,且会成为明显弱点。

当然,这些在莉莉安身上暂时不奏效,毕竟少女腹中的child 才不到两个月,莉莉安本人更是源级1的种族之王,以其战斗的方式来看,怀孕对她battle strength 的影响微乎其微,但是这项权利却是她拥有的。

而另一个依据Holy War 条例可以不上战场的理由,就是她是Austine Empire 现如今实质上的领导者。

在Lucas 彻底叛变离开之后,Austine Empire 的内乱已经变为了对人类种族造成实质上利益损害的major event ,而两位皇子for a long time 待在国内,自然也有了与堕落者合作的嫌疑,因此现如今联合军只承认莉莉安与Paul 两人的Imperial Family 资格。

as everyone knows ,Paul 在名义上是illegitimate child ,并没有继承权,虽然其就是千年前的查尔斯,但是前朝的剑明显斩不了今朝的官,所以联合军承认的其实只有莉莉安一人。

在国家只有唯一继承人的情况下,根据Holy War 条例是不能参加战斗的,因为领导人的死亡会让人类后方剧烈动荡,并极有可能掀起大规模内乱,影响前线战场。

如此两个Holy War 条例下来,莉莉安想不上战场其实是很容易的,而在Roel 的角度,自然也不想少女受到危险,事实上因为担心影响国内政治形势,所以两人的child 还处于保密阶段,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就凭Carter 这么多年来的表现,要是得知了莉莉安有了Roel 的child ,恐怕当场就要扣人,至于who 类决战?种族未来?那在Carter 这位grandfather 面前都是白扯。

就算明天人类毁灭,今天莉莉安也得在后方养胎,这几乎是必定的了,毕竟Ascart House 目前为止还是三代单传,而且从另一个角度考虑,留下一个选王之血的血脉也确实是可称为后手的明智之举。

思前想后许久,black hair 的少年望向莉莉安,开口轻声询问起来。

“Senior Sister ,接下来的战役,你是怎么考虑的?”

“你的意思是……”

“其实,我想让你留在后方。”

听到Roel 的话语,black hair 紫瞳的少女微微睁大眼睛,随后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柔和了许多,洁白的手也不自觉的附上了少年的脸颊,只不过说出的话语却让Roel 有些意外。

“抱歉,只有这点不行。”

“为什么?Senior Sister 你虽然很强,但是诺艾尔她们得到了联合军的全力支持,接下来也要晋升源级1了吧,如果是考虑battle strength 的话我觉得没有必要,所以……”

“不,不是这个原因。”

望着Roel golden 的眼瞳,莉莉安脸上少有的出现了温柔的笑意,她垂下手,放在了Roel 抚摸着她小腹的手掌上道:

“是那child 给我的提示。”

“提示,内容是?”

“让我跟在你的身边,所以无论去哪里,我都要和你在一起。”

“……”

听到莉莉安的话语,Roel 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他思考着未来的child 付出巨大代价给出的提示,golden 的眼瞳闪烁不断。

以上一次的提示,以及在梦中与女孩见面时的感觉来看,未来两人的child 付出庞大代价,使用时间magic 给出的提示应该都是为了拯救Roel 的。

this time 让莉莉安跟在Roel 身边,虽然具体会发生什么不知道,但是想来应该是莉莉安能够保证Roel 的安全,甚至是……增加Roel 的存活率。

接下来面对Lucas 以及savior 的战斗,即使是Roel 也无法保证自己平安无事,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莉莉安才下定决心无论发生什么,都must 执行这条预言。

“但是,Senior Sister 你的身体……”

“现在child 还没有发育,不会成为我的阻碍,而且……这是事关人类存亡的战役,我作为种族之王又怎么能够缺席?”

望着表情严肃了起来,周身透露出些许King’s Aura 的莉莉安,Roel 微微一愣后,心中莫名的感受到了一种怀念。

在两人相爱之前,过去的莉莉安就是这样,充满威严而又强大,是Academy 中众多人追随的目标,两人相遇之后,莉莉安也不止一次保护了Roel 。

也许就是这个原因,才让我一直用Senior Sister 这个称谓吧……

如此想着的black hair 少年无奈的laughed ,随后表情坚定的nodded 。

“我明白了,那么最后的征程,就由我们一起吧,Senior Sister 。”

“en. ”

轻轻nodded ,少女樱唇轻抿,缓缓地靠在了Roel 的肩头。

———————————————————-

离开莉莉安的房间,black hair 的少年行走于长廊之内,回忆着最近几天的计划,心中涌现出淡淡的担忧。

即将开始的大战,可以说是决定未来之战,重要程度甚至胜过之前与异种人的great decisive battle ,而为了能够增加人类一方的胜算,联合军总部也执行了之前与异种人大战时的计划。

培养新一代youngster 成为种族之王以达成与异种人之间的battle strength 平衡,这是之前人类的计划之一,虽然当年让人类如临大敌的异种人之王班加尔已经死去,但是这个计划却没有因此停止,而现如今也将收获成果。

诺艾尔与夏洛特,这是计划中重点的培养对象,而在即将面对毁灭的预言中的灾害的现在,这两位Heaven’s Chosen Son 也终于要到了冲击源级1的时刻。

对此Roel 自然是表示赞同,毕竟如果能成为种族之王,那么两人的实力将飞跃性的增长,在战争中也将有更多的能力自保,不过另一方面Roel 又有些担忧,因为源级1并非那么好突破的。

Roel 自己突破源级1靠的是不断战斗,have accumulated knowledge and deliver it slowly ,然而即使如此仍然需要【吞噬之光】助一臂之力,而除了Roel 以外,其他几个突破源级1的人情况则各有不同。

Alicia 的突破靠的是觉醒母神的力量,威廉敏娜则是靠着铠甲的加速效果以及破除Heart Demon ,而莉莉安本就年长于Roel and the others ,之所以没有突破完全是因为腹中的child ,算是众人中最为轻松的了。

现如今诺艾尔与夏洛特是黄金一代中最为接近源级1的两人了,两人背后的教廷与Sorofysas Merchant Association 可以说是Sia 人类world 中最为庞大的两个组织,支援上自然是不用担心,只是心态上就不一样了。

今天见面时Roel 就已经发现了,诺艾尔与夏洛特都有些紧张,而在这种情况下,Roel 自然难以放心,只不过让少年didn’t expect 的是,还没等他主动找到两人,诺艾尔便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总算找到你了。”

“诺艾尔?”

“过来,有些话想跟你说。”

如此说的golden haired girl extend the hand ,咒力凝结的锁链立即被激活,连接上了Roel 与诺艾尔的手臂,见此情况black hair 的少年不由得一愣,随后急忙看了看附近。

“等等等等,这可是外面……”

“没关系,附近没有人的。”

轻轻眯起cyan 的眼睛,诺艾尔的嘴角缓缓勾起,拉着Roel 就进了一旁的房间,然而正当black hair 的少年准备迎接天使小姐惯例的抖S时,诺艾尔却安静了下来。

嗯?什么情况?

望着面前站立着的golden haired girl ,Roel 的脑海被问号填满,而另一边,天使小姐则观察着面前的少年许久,随后安心的sighed 。

“听说你之前受伤了,现在看来已经没事了啊。”

“嗯,这一点Her Highness the Princess 不必担心,我已经康复了,话说抓我进来就为了这些?”

“不,其实……稍微有点紧张。”

“……因为要突破源级1吗?”

听到Roel 的问题,金发的少女slightly nodded ,随后sighed said with a bitter smile :

“真didn’t expect ,居然有在源级上落后于你的一天啊。”

“这也是没办法的吧,毕竟你要处理很多政务。”

“是呢,最近确实太忙了一些,不过……这样的日子其实才是最值得珍惜的吧。”

“……”

望着窗外的夕阳,金发的少女如此说着不知在想什么,而Roel 则在一旁默默不语。

作为Saint Mesit Theocracy 的Her Highness the Princess ,下一任的圣座,for a long time 诺艾尔身上的任务都极为繁重,然而在即将到来的晋升以及最后的决战面前,这些日常反而熠熠生辉,令人不忍忘却。

事实上对于Roel 来说也是如此,虽然诺艾尔的xp令他无奈,但是在其他方面她是几乎完美的,勇敢、仁慈、亲切,在Roel 弱小的时候倾尽全力保护他,支持他,与这样一位少女共同度过的时光,Roel 又怎么会忘记?

回想着过去经历的种种,Roel 一时间感慨颇多,而另一边金发的少女则在夕阳的窗前回过头,望向了身后的少年。

“Roel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是什么?”

“如果没有战争,没有that many 的责任与义务,你愿意像维多利亚先祖与庞特先生一样,与我一起远走高飞吗?”

“……”

听到诺艾尔的疑问,Roel 有些惊讶的微微瞪大眼睛,随后缓缓地shook the head ,而看到black hair 少年这样的答复,诺艾尔则有些失落的垂下了cyan 的眼瞳,随后强笑着道:

“这样啊……也是,与庞特那时相比,现在的Ascart House 还有很多事需要你吧。”

“不,不是这个原因。”

“那到底是……”

“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君主隐姓埋名罢了。”

“哎?”

望着如此说的Roel ,Her Highness the Princess 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而Roel 则注视着诺艾尔,淡淡的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维多利亚女王Your Majesty 虽然离开了,但是那时的她已经名垂青史,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可是诺艾尔你还没有吧?我可不想因为私欲而让伟大的女王Your Majesty 消失于历史,那样的话简直就是罪人。”

“伟大什么的,你怎么知道我会成为后世景仰的女王,说不定是个暴君也未可知。”

“暴君吗?那也没关系,那样的话不是正好需要我吗?”

听到golden haired girl 的话语,Roel 的脸上露出微笑,伸手抓住了面前的锁链。

“我可是你口中的逆臣,那么反对暴虐的你不就是我的工作吗?”

“呵,so that’s how it is ,这么一说还突然有些期待了呢。”

“故意而为之类的还是算了吧,不过你也不会这样做吧?”

“当然。”

轻轻nodded ,诺艾尔的脸上重新浮现出笑意与从容,她望着少年opened the mouth and said :

“虽然很想看你左右为难时的表情,不过我可不想让整个国家为我的喜好承担后果,也不想你与我一同担负骂名呢。”

“那样的话就好,所以……感觉轻松些了吗?”

“en. ”

面对Roel 的问题,金发的少女轻轻nodded ,心中积蓄许久的压力终于得到了释放,而另一边,Roel 握着锁链的手则闪烁起淡淡的rays of light ,沿着锁链向诺艾尔的方向传递而去。

“这是?”

“你忘了吗?我们可是彼此相连的,现在的我已经达到了源级1,虽然没法直接帮助,但是只是让你适应一下是没问题的吧?”

“so that’s how it is ,这就是源级1的感觉……”

感受着Roel 传递而来的咒力,诺艾尔的眼瞳微微眯起,然而却并未完全接受,见此情况black hair 的少年面露不解,可是天使小姐却shook the head 。

“虽然提前适应是好事,不过对自己也是一种限制,放心,至少在晋升这方面,我不会再输第二次了。”

“……这样啊。”

听到诺艾尔的话,Roel 不由得回忆起上一次少女血脉晋升黄金Tier 时发生的事,一时间倍感怀念,然而还未等说什么,金发的少女便猛地将少年按到了墙边。

“而且,现在做这些事也太浪费时间了。”

“浪费?等等,诺艾尔你这是……”

“不准说话。”

black hair 少年的话语没能得到回答,天使小姐便探出了身子吻上了Roel 的嘴唇,激烈的交锋持续了许久,两人的silhouette 终于交叠在了一起。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