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ttle Tyrant Doesn’t Want to Meet with a Bad End Chapter 66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六灾厄】,这一Ancient Times 诞生,毁灭无数文明的天灾曾经被数不尽的人们记录为文明的毁灭者,然而他们恐怕从没想过,这些仿佛不通人性的monster 也有守护文明的一天。

夜月下的平原,一场前所未有的大战正拉开序幕。

地面之上,数以万计样貌all kinds of strange things 的畸形堕落者正蜂拥而上,他们吼叫着,喷吐着堕落与疯狂的气息冲向曾经的同胞,而在他们的身后,是发出阵阵诡异叫声的black 团块,其中不少已经化为人形。

而在另一边,则是阵列整齐,装备统一的人类大军,Saint Mesit Theocracy ,罗塞,Austine Empire ,Scholar Kingdom ,Knight Kingdom ,众多国家的warrior 在统一的指挥下行动整齐划一,而在他们的上方,则是六个咆哮的灾厄。

如此的对局,哪怕是在Sia 数不尽的历史中也从没有过,而在背水一战的决绝之中,双方也正式开始了交战。

天空之中,喷薄火山般的monster 首先发难,数不尽的lava 带着致死的黑雾如流星雨般坠落,将奔跑中的堕落者烧灼殆尽化为黑灰,冰霜的rare beast 也随之涌动,大地瞬间冰封,蔓延的冰霜将数不尽的堕落者化为冰雪的雕塑。

同一时间,翻滚的silver 雾气咬上了巨大的Black Sphere ,昏黄的风岚将敌人包围,black 的死之光如同漆黑的利剑,直刺【兽神之卵】所化巨人的心脏,闪耀的极光则在continuously 吸收着附近所有的魔素。

【六灾厄】的攻势刚at first ,便如同heaven falls and earth rends 般令人望而生畏,而在这样的攻势下,一个个漆黑的山峦也不得不将注意力转移到对抗它们的宿敌之上。

多达十数枚的【兽神之卵】同时孵化,吸收堕落者而化为的人形one after another 的出现,漆黑的巨大monster 们与【六灾厄】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全面冲突,双方瞬间混战成一团。

一时间Wind, Rain, Thunder, Lightning 皆在天空飞舞,轰鸣与rays of light 仿若末世,而在下方,得到了【六灾厄】支援的warrior 们也发起了总攻。

数不尽的箭矢如同黑云,Legion magic 制造的火焰晚霞覆盖长空,罗塞远程打击咒物自天空下落如雨,Theocracy 圣遗物也逐一闪烁起rays of light 被启动。

– m.biqu6.cc

人类一方不计成本的攻势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堕落者们的气焰彻底的打压了下去,身中百余箭的畸形Knight 倒下,Legion magic 则向着如肉山般令人恐惧的monster 砸落,化为红莲般的火焰花朵。

堕落者互相之间不会配合成为了他们最大的弱点,也让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然而即使如此,强大的实力仍然不是人类能够忽视的,而一位位自战火中走出的monster 也开始出现。

被炸裂成碎块燃烧的肉山开始聚合增殖,干瘦的老magic 师嘶吼着举起长杖挡住进攻,身体怪异的Knight 们continuously 再生,身体散发出血红的蒸汽。

源级1的堕落者们逐一出现,而随着他们的现身,人类一方也老一辈powerhouse 也踏上了战场。

圣座约翰的目光望向了那再次聚合的污秽肉山,军Divine Lightning 顿则望向了如枯木一般的magic 师,弗里德里希与艾丝翠德迎向了身体畸形的Knight 们,每一个人的力量都是此生pinnacle 之时,他们毫无保留,因为这里也许就是他们最后的战场。

艾丝翠德的silhouette 向着战场移动,然而往常与其形影不离的Academy 长安东尼奥此时却remain unmoved ,因为他知道他的责任更加重大,任务也更加艰巨。

黑夜之中,安东尼奥身体上空间magic 的波动持续不断,汇集奥秘的咒文在他的手中如同艺术品一般流转,引领着上千的magic 师打开时空的锁链,将奇迹归还人间。

裂缝随着众人的动作缓缓浮现,就如巨大的天之眼般审视众生,随着老者高举的长杖,封闭的Space Gate 终于彻底打开,而在对面的,正是远方那只露一角的Imperial Capital 之内。

看到裂隙中的景象,Roel and the others 的身体不由得紧绷起来,black hair 的少年望向额头留下汗珠的老者,安东尼奥则对其gently nodded ,next moment ,人群最前方的少年策马扬鞭,向着那打开的裂隙疾冲而去。

“出发!”

命令声中,千人的队伍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带着人类最后的希望重回Imperial Capital 。

————————————————————–

千年前,仓皇逃窜的人们将人类文明的火种自已经化为魔境的Imperial Capital 带离,而在千年之后,以black hair 的少年为首,千人的勇士重新踏上这片土地,为了文明的安危而奋斗。

如此的情况就仿佛一种轮回,又有一种历史的必然感与使命感,让每个人的心头都感觉沉甸甸的,快马加鞭的人们一路前行,背对着宏大的战场,在英勇的喊杀声中向着未知的前路不断前进。

冲入裂缝之中的那一刻,Roel and the others 周围陷入了一片黑暗,只有远方Imperial Capital 雄浑的古建筑无声伫立,它是唯一的路标,也是所有人奔赴的方向。

不断的行进之中裂隙越扩越大,直到穿越零界点的那一刻,周围的一切再次清晰,千年前ancient city 的风貌出现在了人们的眼前。

岁月的baptism 之下,Imperial Capital 之中已经破败不堪,作为民居的木质建筑大多已经彻底倒塌,只剩下石造的房屋述说着这里曾经的繁荣。

破碎的石砖之上没有杂草,城中也没有茂盛的树木,就仿佛一切的生机都已离这里远去,拥有防腐蚀功能的国家建筑在月夜下屹立,就如一个个巨人在黑夜中守卫着all around 。

千人的规模放在Imperial Capital 之中,比杯子中的一滴水还要渺小,然而即使如此,Roel and the others 的到来仍然打破了这里的平静。

在Roel and the others 出现的同一时刻,附近的黑暗中上百道视线骤然聚集,早已注意到空间裂隙的堕落者们在看到众人的那一刻便发起了进攻,随之而来的便是嘈杂与怒吼。

面对上百的畸形monster ,Roel 的脸上没有任何畏惧,甚至没将注意力放在他们的身上,此时的少年正按照记忆中的地图放目远眺,寻找着作为目标的Great Saint 堂,而在他的身后,百名汇集五个国家精锐的勇士们则开始了进攻。

为了不惊动更多的敌人,士兵们采取了白刃战,百人的队伍与敌人一个照面便进入了白热化的激战,堕落者的首级被斩落,人类也血染沙场,然而面对这种情况队伍中的其他人却并没有出手,而是将目光放在了Roel 身上。

【锋刃战役】的3rd Stage ,是Roel 带领人类军队进入Imperial Capital 完成任务,然而在这个过程中仍然是有计划的,特别是在迎敌的时候。

作为在敌营中行进的隐秘行动,在到达Great Saint 堂之前所有人不能使用任何外放magic ,以免惊醒Imperial Capital 沉睡的堕落者们,而整个千人的队伍也被分为了十个百人的小组,每次遇到敌人时便分出一个应对。

在抵挡住敌人之后,其他尚未交战的队伍不会出手,而是继续前进,如此才能保证在最短的时间内到达Imperial Capital Great Saint 堂,而被留下的队伍命运则交给他们自己决定。

或是全部战死,或是打败敌人后在庞大的Imperial Capital 内藏匿,这便是他们的任务,而Roel 的任务,则是以最快的速度进入深渊,尽早的结束一切。

每早一秒钟,这些幸存的warrior 便有存活的希望,身后平原上人类联军便会减少上百的牺牲,而在这样的动力驱动之下,剩余的队伍也立即开始了行动。

眼前的Imperial Capital 虽然广大,但是有了Paul 给出的设计图,找到宏伟的Great Saint 堂并不是难事,而更为重要的则是Roel 对于那Bottomless Abyss 的熟悉。

至今为止,black hair 的少年已经不止一次目睹savior 所在的深渊了,那堕落疯狂的味道即使远隔千里,Roel 也能精确地找到,而另一方面,在savior 近乎苏醒的现在,那庞大的气息也确实过于明显。

刀剑与嘶吼声中,不足千人的队伍向着Imperial Capital 深处再次出发,并开始了接连不断的遭遇战,每一次遇到大规模敌人,队伍中便自动分出一个Hundred Men Squad ,而在这样的guarantee and protect 之下,Roel and the others 也迅速的接近了Imperial Capital 的中心。

高大的建筑物自身边闪过,破败的city 中entire group 快马加鞭,在他们的身后刀剑与堕落者的血肉相碰发出闷响,远方则是电闪雷鸣rays of light ten thousand zhang 的天空,black 的giant beast 与【六灾厄】仍在激战,隐约能够听到轰鸣与人类的喊杀声。

战场的白热化程度随着时间越来越高,而在留下了六个队伍之后,Roel and the others 也终于来到了人类最后的希望所在之地。

那是一座仿照Ancient Times Sia 神庙所修建的,圣white 的巨大建筑,位置近乎于城市最中心之处,在千年之前,everyday all 有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在这里朝见祈福,这里是信仰汇集之地,也是人类追寻美好愿望的缩影。

Imperial Capital Great Saint 堂,在战火与硝烟的陪衬下,终于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只不过可惜的是,对于现在的它来说,Roel and the others 并非主人,而是不速之客。

在穿过高大的city wall 看到那宏伟圣堂之时,Roel 同样看到了一个干瘦如同骷髅的老人。

那是一个身着千年前华丽服饰的老者,他手拿着一把分外华丽,直到如今都没有丝毫破碎的长杖,头顶则是代表着最高神职人员的圣冠。

在看到圣冠的那一刻,队伍中的诺艾尔猛地瞪大了眼睛,Roel and the others 也面容凝重起来,因为所有人都已经根据这些显著的特征,明白了面前的堕落者是who 。

正是古Austine Empire 时期,原初Goddess 教的教皇。

看到这千年前world 上最尊贵的人物之一,Roel and the others 立即提起了警惕,身躯之上燃烧起熊熊咒力,而那干瘦的老者则如同睡醒般的亮起眼睛。

Great Saint 堂前,曾经的教皇浑浊的眼瞳散发着blood light ,就如审视千年前的圣堂卫队一般横扫人群,可惜的是他并没有看到想要的景象,在千年后闯入者的注视下,他那干瘦的面容骤然扭曲,随后举起长杖敲向地面。

“咚。”

低沉的响动声传出的那一刻,Imperial Capital 之内突然泛起一种诡异的咒力波动,仿佛是某种通信手段,又似是传递着什么消息。

在这声波传递之下,城内正在战斗的堕落者们突然安静,黑暗中沉睡的monster 们也逐一睁开眼睛,所有的monster 们纷纷lifts the head ,望向那Imperial Capital 中心处,就如同得到了某种指示。

万物沉静的数秒过后,数股强大的气息突然自城中各处冲天而起,同一时间教皇的身体也迅速地开始膨胀,而直到这时众人才看清他真正的样子。

枯瘦的老者上半身依旧维持着过去的样子,但是下半身却并非人型,而是如同树木般扎入地面的形态,只不过那冲出地面的并非树根,而是血肉的根须。

恐怖的monster 现出真身的那一刻,Roel and the others 的all directions 响起数不尽的嘶吼声,成百上千的堕落者开始迅速靠近,而另一边,人类一方也彻底放开了手脚。

震耳欲聋的嘶吼声中,莉莉安轻轻抬起了手,耀眼的rays of light 中,身披重甲的蓝Knight Order 重新回到了这千年前的旧国,向着all directions 的敌人发起冲锋,而另一边诺艾尔的身躯则升上天空,化为了Ancient Times 的天使之王。

夏洛特的身边黄金魂由液态化为了气态,飘荡的气体顺着震荡的气流进入一个个堕落者体内,将其化为爆裂的炸弹,而Alicia 与威廉敏娜则带领着剩余的warrior 向教皇发起了攻击。

超过三十位高阶transcender in this brief moment 同时爆发,各种各样的magic 向着已经化为monster 的老人轰炸而去,然而在圣冠的面前,一切却都泯灭于半空,而另一边,教皇手中的权杖则放出奇异的rays of light 。

在这rays of light 之下,Imperial Capital Great Saint 堂内的咒力开始源源不绝的灌注到他的体内,血肉的根须在all directions 延伸,覆盖起大地天空。

望着如此强大的敌人,Roel golden 的瞳孔静静地亮起,all directions 的咒力也随之向着他的体内涌动,然而还未等他动手,银白发色的少女便伸出了手。

“兄长大人,他就交给我们吧。”

“嗯,Roel 你只要一直前进就好,其他的交给我们。”

如此说的Alicia 与威廉敏娜站到了Roel 的身前,一个周身涌动起white 的rays of light ,一个将手第一次握在了剑柄之上,next moment ,magic 与sword technique 的极致同时爆发。

月夜之下,奇异的咒力波动突然传出,所有暴露于月光之中的血肉根须in this brief moment 同时炸裂,爆发出silver 的火焰龙卷,漫天的大火即使是教皇的神杖也无法压制,而另一边,分割Heaven and Earth 的holy sword 也终于出鞘。

威廉敏娜拔剑的那一刻,整个Imperial Capital 之内刀剑失声,一条细线宛如Spiritual God 的剪裁刀般分割world ,火焰龙卷之中剧烈挣扎的monster 一瞬间停止了动作,next moment 向着两边骤然爆裂开来。

“就是现在!”

“兄长大人,快走!”

教皇身躯在火焰中爆裂的巨响声中,两位少女同时开口,她们退向两边让开道路,而Roel 的身躯则如离弦之箭,自教皇尚未复原的残躯之上一跃而过。

“吼——!”

发现Roel 突破了防御的教皇在火焰中发出尖利的嘶吼,然而却立即被Alicia 与威廉敏娜压制,伴随着身后Heaven and Earth turning upside down 的乱战声,black hair 的少年不断前进,身躯彻底的进入了宫殿之中。

———————————————————

古Austine Empire 的Imperial Capital Great Saint 堂,这是千年之前人类in mind 的Holy Land ,传说建造时间是在两千年多年之前,在之后的历史中不断被历代帝国皇帝修补完善,到了帝国末期,已经是world 上最华丽的建筑之一。

如此便是史书中对这座Great Saint 堂的记载,可以说看到就令人产生无限的遐想,然而实际进入之后,Roel 发现这样的描述完全没有展示出这座建筑的华丽与神奇。

在冲进Great Saint 堂内部的那一刻,Roel 身后所有的声音全部消失,无论是震耳欲聋的轰鸣还是令人灵魂发颤的尖利嘶吼,in this brief moment 都仿佛只存在于另一个world ,而Roel 的前方则是华丽如同天堂般的景象。

Great Saint 堂之内,各种名贵的材料即使历经千年的时光仍然维持着原本的样子,在照入的月光下闪耀着rays of light ,而墙壁上的壁画与挂毯,则仿佛逃过了时间的惩罚般,仍旧保持着过去的色彩与模样。

只是可惜的是,因为savior 气息的千年侵染,这里也化为了魔窟,在那华丽的装饰下,堕落的气息令人窒息,描绘着远古诸神的壁画也令人无法凝视,细看便会陷入疯狂。

如此的污染之下即使是Roel 也不由得身躯晃动了片刻,然而在一秒的恍惚之后,少年golden 的眼瞳也骤然亮起,立即驱散了Roel 心中的幻觉与迷茫。

稍微感受了一下咒力的气息后,Roel 锁定了目标,并立即向着Great Saint 堂的深处飞奔而去,两边华丽的装饰被他无视,而在迅速的前进之后,Roel 也终于到达了一扇大门之前。

那是一扇在这Great Saint 堂之中only one 个没有装饰的高大stone gate ,就仿佛数千年前的古物一般,此时的stone gate 已经打开,而在其后的则是黑暗仿佛凝结成实质的房间。

整个房间的屋顶之上全部是绽放着奇异rays of light 的Sia 壁画,而在下方的高台上则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只不过令人惊奇的是,此时黑洞的入口处却存在着两股力量。

一种是带着淡pale-gold rays of light 的如同屏障般的什么东西,一种是混杂着堕落与疯狂气息的黑暗,两种力量彼此交缠,其中golden rays of light 隐隐与屋顶上的壁画连接,也让black hair 的少年倍感亲切。

毫无疑问,这就是过去Roel 先祖设置在Bottomless Abyss 入口处的封印,只不过在savior 已经接近复苏的现在,这千年来仅有的封印也已经on the verge of collapse 。

望着漆黑的入口,black hair 的少年思考了片刻,很明显,过去阻碍卡洛琳离开深渊的封印现在已经不是问题,只不过能够进入的人变成了选王一族与拥有savior 力量的人双方,而这也正符合卡洛琳and the others 的推测。

一旦进入Bottomless Abyss 之内,将再没有人能够帮助Roel ,甚至连与他同行都做不到,而这也正是Alicia and the others 并没有进入这里的原因。

望着那仿佛地狱入口的漆黑洞口,Roel 并没有犹豫或是畏惧,他站上了高台,took a deep breath 后向着golden rays of light 覆盖的区域一跃而下。

坠入深渊,这是Roel 曾经数次体会过的事,然而他却从didn’t expect 会有自己主动的一天,而事实也证明,这并不是一个好的旅程。

浓重的堕落气息包裹之下,Roel 的周围一片昏暗,黑暗之中少年身体内的源质散发出rays of light ,咒力外溢而出,开始不断的感知此行的目标所在,而在不懈的寻找之下,Roel 也终于感受到了些微属于Paul 的咒力。

身体下落的速度随着时间越来越慢,而在穿过了一层黑雾之后,一栋建筑物也终于出现在了Roel 的视野中,正是传说中众多种族于Ancient Times 修建的地下祭坛。

整个祭坛修建在一处宽阔的平地之上,历经数千年的岁月仍旧没有破损,传说中那里就是选王一族封印savior 的所在,而最终计划的【Sia 神杖】也正是在其中。

确认了目标无误之后,black hair 的少年迅速地接近祭坛,他没有走大门,而是自天窗直接落入,并迅速的冲向最为核心的great hall ,而随着Roel 的前进,great hall 的中心处一个陌生却在Roel 的心中早有预料的silhouette 也映入了他的眼帘。

那是一个black hair 而表情冷漠的middle age person ,身高不算高大,但是imposing manner 却少有人匹敌,身上穿的是Austine Empire 的皇帝礼服,而在他的面前则是一把闪烁着rays of light ,造型古朴的长杖。

Lucas ·Ackermann ,这位背叛种族的种族之王,就这样出现在了Roel 的面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