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evity Chart Chapter 84

2022-12-17

  第84章 白帝金元功【五合一】

  十来个呼吸,二人就来到了洞口。

  高大的紫英鸡冠草,混在一片杂草之中,阳光的照射下,宛如融化的冰块,缓缓释放出white 的雾气,让蚊虫鸟雀之类的小动物,不敢靠近。

  即便风狼这样的猛兽,嗅上几口,可能都会承受不住。

  将如此毒物种在这里,equivalent to 摆了一个天然屏障,让洞内洞外变成了两个world 。

  “鸿哥,咱们怎么过去?”

  嗅上一口,许应感觉有些头晕,忍不住停了下来。

  “把它挖了!”

  Xu Hong 取出毛巾,将手从内到外全部裹上,这才屏住呼吸,拿出匕首,对着一株medicine ingredient 挖了过去。

  虽然对这东西的用处还不清楚,但既然连增寿境powerhouse ,都能毒晕,肯定价值不菲,先收了再说。

  poison qi 侵袭,lifespan :-0.1,-0.1,-0.1……

  Xu Hong 眉毛一跳。

  杨Pill Master 手持这种毒草,出现的是-10天,而他是-0.1年,看起来数字更小,而实际上,lifespan 的消耗,却是对方的3.65倍……

  这就是他和增寿境powerhouse 的差距?

  要知道,他手上裹了东西,屏住了呼吸,还含着解毒丸……诸多加持下,依旧折损这么大,这玩意的毒性,恐怕比想象的还要terrifying 的多!

  知道耽误的不是时间,而是生命,Xu Hong 速度飞快,短短10来个呼吸就将一株紫英鸡冠草挖了下来,装进玉盒。

  一番折腾下来,损失了足足半年的lifespan ……

  而眼前,还有整整六株。

  “Azure Emperor Longevity Technique !”

  取出两片giant ape 肉,张口吞了下去,一边运转cultivation technique ,化解侵入体内的毒素,一边挖剩下的鸡冠草。

  果然,lifespan 的减少的速度,变慢了下来。

  不一会,七株毒草全被挖了下来,装进了玉盒。

  没了鸡冠草,poison mist 在山风的吹拂下,慢慢散开。

  见没了大碍,Xu Hong 抬脚向前走去。

  山洞很是宽敞,再加上白天,即便没有蜡烛灯光,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因为水气充足的缘故,洞内长满了杂草、植被,很快,Xu Hong 停了下来。

  距离洞壁不远的地方,几株white 的花朵,安静的长在草丛之中,之前紫英鸡冠草散发出来还未彻底消散的poison qi ,没来到跟前,就被直接驱散。

  杨木花!

  几步来到跟前,用匕首挖下一根,撕下其中的花瓣,吞了下去。

  poison qi 化解,lifespan :+0.1,+0.1……

  见果然有用,Xu Hong relaxed ,连续吃了几口,待lifespan 完全恢复后,身体忽然一震,一股雄浑的力量,涌入dantian 。

  旋即,感受到Astral Realm 的屏障,出现在眼前。

  达到出体境Peak ,已经好几天了,进入云砀山以来,学习pill concocting 的同时,同样cultivation 不辍,并非不想breakthrough ,而是Astral Realm ,是Martial Artist 9th layer 中,困难程度second only to Grandmaster 的realm 。

  即便cultivation 的是Azure Emperor Longevity Technique ,没有机遇,也impossible 几天内,就跨越屏障,一蹴而就。

  真要如此简单的话,就impossible 困住father ,好几年之久,刘云浩、陈默云也一直无法breakthrough !

  本以为,他就算breakthrough ,也要从这回去以后了,didn’t expect 紫英鸡冠草和杨木花,融合后形成item of great nourishment ,让他提前触碰到了屏障。

  不过,这和真正意义上的breakthrough ,依旧差了一short distance 。

  知道此时不是冲击realm 的时候,强行压制power within the body 的悸动,将剩下几株杨木花,cautiously 的挖了下来,用玉盒盛好,放进戒指。

  做完这些,刚打算离开,就发现堂弟不见了。

  “许应……”

  “鸿哥,你快过来……”

  喊声才刚出口,堂弟的声音响起。

  frowned ,Xu Hong 向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绕过一个拐弯,一个更为宽敞的洞穴立刻出现在眼前。

  地面到洞顶的高度,超过了三十米,深度也有七、八十米,半腰处,几个西瓜大小的窗户,阳光透彻进来,照的眼前宛如白昼。

  最里面的一大片空地上,铺了一层整齐的干草,石床、石桌摆放在角落,不是提前知道,这是寒水蟒的住处,真怀疑是不是有个cultivator 隐居于此。

  许应此时正站在山洞跟前,望着前方眼中满是惊讶。

  见他这副样子,Xu Hong slightly frowned ,“怎么了?”

  “你看!”许应向前一指。

  Xu Hong 略带疑惑的看了过去,就见最深处的石床上,一个乳白有些半透明的鳞甲,盘在上面,宛如a sinister 的python ,随时都会扑过来。

  “这是蛇蜕,还能是什么,别这么make a fuss about nothing ,搞得跟我们多没见过世面似的……”

  Xu Hong 无语的shook the head 。

  眼前这个,不是别的,正是蟒蛇身上蜕下来的皮,只不过个头太大了些,足有七、八十米长。

  许应紧张道:“我知道是蛇蜕,但……会不会是那头黑尾寒水蟒的?”

  Xu Hong 仔细看去,眼前的蛇皮,tail section 有些发黑,的确和之前窜出去的那头大家伙相似,体型也差不多,立刻nodded ,“应该是的,蟒蛇蜕皮不是很正常嘛……”

  话才说了一半,瞳孔猛地收缩成麦芒大小,声音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

  “虎纹青蟒蜕皮,表示实力会进步,这头寒水蟒会不会也是如此?”

  做为从小在山脚长大的猎人,对猛兽的习性知道的很清楚,蟒蛇类猛兽,一旦蜕皮,就表示实力会发生大幅度的增进。

  以虎纹青蟒为例,成年就有Martial Artist 3rd-layer Body Tempering Realm 的实力,以后,每蜕一次皮,就会增加一个小级别。

  这头黑尾寒水蟒,之前被杨Pill Master 追杀的时候,增寿了六次,也就是增寿境sixth layer ……此时在洞内蜕了一层皮,是不是表示……更进了一步?

  增寿seventh layer ?

  Xu Hong 头皮发麻,一瞬间,Senior Brother Yang 那些之前没想通的事情,在脑海闪烁而出。

  “护卫韩云海,之所以中毒后还能顺利逃走,并不是黑尾寒水蟒没发现,极有可能是故意放走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他把Senior Brother Yang 引过来!”

  连续追杀对方五年,之前不是对手,只能逃窜,现在transformation successful ,cultivation base 大增,怎么可能不报复?

  “至于外面的紫英鸡冠草,明明喜阴,却被阳光照射不死,还变得如此巨大,应该是吸收了寒水蟒蜕变时散佚的力量……”

  蟒蛇是冷血动物,本身喜阴,属于Yin Attribute 猛兽,只有蜕变成蛟,才会转阴为阳,面对阳光都毫不畏惧。

  因此,晋级的时候,必然会释放大量的Yin Attribute 力量!

  这才导致鸡冠草快速增长,个头这么大……

  “Senior Brother 要危险了……”

  虽然他不知道Senior Brother Yang 的准确实力,但黑尾寒水蟒与之交手多次,必然知道的很清楚,既然敢花费心思引其前来,就定然有战胜的能力与手段!

  所以……Senior Brother Yang 这次过来,并非寻找寿纹,而是被这家伙,asking monarch to enter the urn 了!

  难怪韩云兴一引,它就窜了出去,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进入Senior Brother 的埋伏圈,显得有些鲁莽无脑……闹了半天,simply 不是傻,而是主动迎接!

  “那怎么办?”

  也想到了这点,许应同样脸色发白。

  他们的实力,在Jiyuan City 算得上不弱,但和杨Pill Master 、寒水蟒this level 比,差的还是太多了,真要冲过去,别说帮忙了,战斗的余波可能都抵挡不住。

  “无论如何,都要过去看看,若是Senior Brother Yang 被杀……我们肯定也逃不掉!”Xu Hong 凝重道。

  许应nodded 。

  知道危险,二人不在耽误,急匆匆向洞外走去,才走了几步,Xu Hong 停了下来,几步来到蛇蜕跟前,一伸手将其收进了storage ring 。

  虽然不知啥用,但增寿sixth layer monster beast 蜕下蛇皮,肯定not simple ,先拿了再说!

  wu wu wu !

  这边刚收走,洞口就传来了急促的风鸣之声,旋即看到许应,满脸紧张的退了回来,Xu Hong 抬头,立刻看到一头和赤眉虎、金背虎一样的虎形猛兽,大步走了进来。

  体型比赤眉虎更大,气息也更足,还没来到跟前,就跟人一种极强的oppression 。

  对方仿佛早就猜出他们会出现在这一样,堵在洞口,来了个catching a turtle in a jar ,想要逃走,都很难做到了。

  “是……Grandmaster level 的Vajra Tiger !”

  认出对方的身份,Xu Hong 脸色一白。

  之前,山谷安静异常,本能的认为落云峡的所有猛兽,都被寒水蟒赶了出去,现在看来,并非如此,至少这头就没走……

  也对。

  寒水蟒同样需要吃东西的,再加上蜕变期间,虚弱无比,如何狩猎?

  自然需要驯服一位“小弟”代劳!

  而这头Vajra Tiger ,应该就是!

  可能落云峡的其他猛兽,不是被寒水蟒的气息吓走,而是被这头大家伙,连续捕杀,才吓的离开……

  见两个人类,被堵在洞内,Vajra Tiger 一声咆哮,巨大的身躯,破空而下。

  “虎行拳!”

  知道此时再保留后手,只有等死,Xu Hong 心中低喝,达到完美realm 的虎行拳,立刻运转开来,同样做了虎扑的动作,silhouette 化作一stream of light ,fiercely 与眼前的猛兽对撞在一起。

  bang!

  气浪翻滚,空气炸裂。

  胳膊立刻传来一股要撕裂的疼痛感,脸色一白,Xu Hong 直接倒飞了出去,人还在空中,两throwing knives 脱手而出,直刺对方的眼睛。

  知道对方的实力,飞刀一出现,就超越了声速,再加上距离很近,换做红毛giant ape ,必然躲闪不开,而被当场射死。

  但Vajra Tiger 达到Grandmaster 境,spirit strength 极强,全身毛发炸起,头颅猛地一甩。

  “Ding! ”的一声,飞刀落在脸上,居然皮毛都没刺破。

  不愧号称“Vajra ”,防御简直恐怖,比红毛giant ape ,强大了不知多少倍。

  bang!

  此时,Xu Hong 重重摔在地上,脸色一红,a mouthful of blood 从嘴角溢出。

  身体受损,lifespan :-0.5,-0.5……

  脸色一白。

  一招就被干掉一年lifespan ……

  真够狠的!

  “you are courting death !”

  见堂哥被打飞,许应眼睛红了,shout out loudly ,迎了过来。

  不过,Xu Hong 都抵挡不住,even more how 是他,就在差点被拍飞之时,几throwing knives 破空而来,化解了危险。

  躲过危机,许应连滚带爬的来到Xu Hong 跟前,“鸿哥,现在怎么办?”

  这可是Grandmaster 境的猛兽,他们二人联手,尽管不弱,但与之相比,依旧差的太多了。

  Grandmaster ,Martial Artist Ninth Layer ,为人崇仰,Martial Arts 可自成体系,establishing the sect 。

  cultivation base reaching this realm ,已然可以初步使用spirit strength ,无论反应速度,还是气力,都更加悠久绵长,远不是出体境可以比拟的。

  连续被飞刀逼迫,Vajra Tiger 不在着急冲过来,而是堵在洞口,眼神满是冷漠。

  在它看来,眼前的两个少年,早就是死人了……

  “硬来肯定不是对手,对了,试试紫英鸡冠草!”

  强忍住胸口的疼痛,Xu Hong 心中一动,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他的飞刀,材质都很普通,即便用尽全力,都无法刺穿皮毛,更别说击杀,除非……在刀片上抹剧毒,战斗时,只要划破一道血口,或许能让其lifespan 大跌,从而化被动为主动。

  想到这,Xu Hong 也不废话,手腕一翻,一个玉盒出现在掌心,眨眼间,十多throwing knives ,出现在面前,对着盒子中的一株鸡冠草扎了过去。

  Tzzzzzzz zi!

  毒液立刻从花茎中流淌而出,染满了刀锋。

  看到他的动作,Vajra Tiger 立刻明白过来,眼睛眯起,一声咆哮,再次冲了过来。

  即便它达到了Grandmaster 境,面对紫英鸡冠草,也是有些发憷的……

  龟行鹤步施展开来,此时的Xu Hong ,像是一只灵巧的Immortal Crane ,跳跃着躲开了进攻,同时手腕一抖,沾了剧毒的飞刀,立刻激射而出。

  Vajra Tiger 不敢硬接,silhouette 连续晃动了几下。

  别看这家伙,体型巨大,却比Xu Hong 都要敏捷,刀片射出的距离尽管很近,依旧被它one after another 躲过。

  这就是Grandmaster 境!

  cultivation base 没达到,哪怕martial skill 再强,也很难抗衡。

  呼!

  Xu Hong 浊气吐出,急速喘息了几口。

  他知道找不到对方薄弱的地方,飞刀刺不穿皮毛,即便毒性再强也没用,同样不再着急进攻,而是后退了一步,飞刀在掌心旋转,暗暗寻找机会。

  一时间,一人一虎,全都停了下来,冷冷对视,都想对方先露出weak spot ,从而one strike certain kill 。

  “鸿哥……”

  见只交手几招,二人便全都受了伤,许应咬了咬牙,来到跟前,道:“我想办法缠住对方,伱找机会逃走,你的速度快,或许能够跑掉,我肯定是走不了……”

  Grandmaster 境的猛兽实在too terrifying 了,根本不是出体境可以抗衡的!

  “一定有办法……”

  知道对方是想牺牲自己,给他争取逃命的机会,Xu Hong shook the head 。

  虽然经常坑对方,但……毕竟是brother ,用他的命,换自己的,还真做不出来!

  “可是……”许应满脸着急。

  “没有可是,听我的没错!”

  coldly snorted ,Xu Hong 精神一动,Longevity Chart 浮现出来。

  Vajra Tiger :Cloud Stone Mountains 落云峡wild beast 。

  cultivation base :Grandmaster 境Peak 。

  lifespan :102年/120年。(剩余1年/18年)。

  life essence 折损原因:与黑尾寒水蟒签订契约,灵魂受损-1年,被Yin Attribute 力量封住汇门、七江、虎台等穴,全身cultivation base 被压制,-17年。(恢复方法:击杀寒水蟒,破除契约;化解穴位中的阴Cold Attribute 力量。)

  cultivation technique :tiger’s roar dragon’s cry 、sharp claw 如风。

  Xu Hong 头皮发麻。

  难怪对方如此轻易就躲过了他的飞刀,闹了半天,simply 不是Grandmaster 境,而是增寿境powerhouse !

  只是被寒水蟒签订了契约,封印了cultivation base ,不然……他们可能早就已经被杀了!

  怎么办?

  “或许可以利用它cultivation base 被封……”

  心中一动,一个想法冒了出来。

  面对如此powerhouse ,单凭蛮力去杀,肯定无法做到了!既然知道,它的cultivation base 被寒水蟒封印,或许就可以利用。

  想到这,Xu Hong 随手递给许应几枚飞刀,sound transmission 交代,“你到山洞的另外一侧,一直做出投掷的动作,但不要真正射出!”

  “好!”

  虽然不知他为何这么安排,但许应一向听话,拿起沾了剧毒的飞刀,几步来到了山洞的另外一侧,同时将刀片举起,做出投掷状。

  “吼~~”

  看到他的动作,Vajra Tiger groaned ,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看到这一幕,许应这才恍然大悟。

  对方不知道他不会破虹诀,还以为和堂兄一样,心中自然有些警惕。

  这样以来,对方心存忌惮,就不敢主动出击

  不过,这也不是个事啊!

  先不说寒水蟒会不会回来,就算不回来,对方的实力在那里摆着,有恃无恐,只要发现自己是假的,必然会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冲过来,届时,依旧难以抵挡。

  想到这点,再次向堂哥看了过去,还没来得及询问,就听到堂哥的声音响了起来。

  “Vajra Tiger ,我知道你可以听懂我的话语,也知道你被黑尾寒水蟒封印了cultivation base ……这样吧,不如我们做个交易,你放我们离开,我帮你undo seal ,恢复自由身!”

  “roar! ”

  Xu Hong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Vajra Tiger 的眼睛立刻眯了起来,眼中露出了浓浓的愤怒,一声咆哮,蹄爪在地上一踏,就冲了过来。

  Xu Hong didn’t expect 会是这个结果,愣了一下,再次射出两throwing knives ,同时喊了出来,“许应,射他的汇门、七江、虎台等穴位……”

  虽然他同样不知道这些穴位在什么地方,但不耽误瞎喊……

  果然,听到这话,Vajra Tiger 停了下来,再次looked towards 少年,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忌惮,再不敢轻易上前。

  见它这副动作,Xu Hong 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Vajra Tiger ,Metal Attribute 的monster beast ,被阴Cold Attribute 力量封印,必然会有冲突,随便喊了一声,就引起了对方的忌惮,看来这几处穴位,正是它最薄弱的地方。

  只要找到准确位置,应该就能击杀。

  不过……在哪呢?

  “Vajra Tiger ,你不同意,我和许应就同时出手了……”

  Xu Hong 说着,手中的飞刀,缓缓举起,似乎在瞄准对方。

  Vajra Tiger 向后退了一步,subconsciously 的用蹄爪,护住了小腹上的某个位置。

  “原来在这……”

  Xu Hong 恍然大悟。

  不过,就算知道了薄弱之处,凭借他现在的实力,想要破开防御,同样没那么容易。

  举起飞刀,让对方忌惮,同时,悄悄给许应sound transmission ,“过一会,你想尽一切办法,拖住Vajra Tiger ,我争取breakthrough 到Astral Realm !”

  “现在?”

  眼睛瞪圆,许应头皮有些不敢相信。

  战斗时才想着breakthrough ,你认真的吗?

  “en! ”

  见他直接喊出来,许应frowned ,还是回complied 。

  对方的防御很强,知道薄弱之处,一下射不穿,反倒会引得发狂,届时,肯定更危险!

  为今之计,只有两个办法,第一,让破虹诀达到Perfect Grade !

  第二,cultivation base breakthrough 到Astral Realm ,力量大增,或许就能借助飞刀,刺穿对方的防御!

  第一个,借助stealing internal ,是可以快速进步,但从Great Accomplishment cultivation arrives at perfection ,直接消耗了所有lifespan ,差点身死道陨,这次是真的不想冒险了。

  在Xu Family 庄附近,0.01天lifespan ,还有缓冲的余地,这可是云砀山深处,寒水蟒真要回来,肯定必死无疑。

  就算它不来,谁能确保,within the valley 只有Vajra Tiger 这一头猛兽?

  再来一头怎么办?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cultivation base breakthrough ,这样的话,整体实力变强,即便再遇到Grandmaster 境猛兽,也能resist awhile ,不至于束手无策了。

  当然,最关键的是,刚才触碰到了Astral Realm 的壁垒,正好in a spurt of energy 。

  one mouthful of impure air 吐出,Xu Hong 调动体内的True Qi ,冲了过去。

  gu gu gu !

  True Qi 涌动下,腹腔内响起闷声,壁垒轻轻晃动了一下,不过,距离彻底破开,依旧差的很远。

  Xu Hong frowned 。

  还以为触碰到,就能破开了,现在看来,还是想当然了。

  Astral Realm 的壁垒,就像是一个关紧的city gate ,即便来到跟前,也需要日以继夜的打磨,才能破开。

  又冲撞了几次,发现凭借目前的实力,没有十天half a month ,很难成功,Xu Hong 眼中露出very ruthless 之色。

  “拼了!”

  手腕一翻,一株紫英鸡冠草和一株杨木花同时出现在掌心,直接向口中塞了过来。

  他之所以这么快触碰到Astral Realm 的屏障,就是因为这两样融合形成的item of great nourishment ,既然中规中矩无法breakthrough ,那就来狠的吧!

  creak creak !

  poison qi 侵袭,lifespan :-0.2,-0.2……

  毒素化解,lifespan :+0.2,+0.2……

  补充营养,lifespan :+0.5,+0.5……

  果然,两者融合,眨眼间就化作一团炙热的暖流,对着他的dantian 涌了过来,之前一直无法撕裂的cultivation base 屏障,再次出现了松动,而且晃动的越来越剧烈,宛如地震。

  一脸警惕的Vajra Tiger ,见少年不进攻,反而开始吃紫英鸡冠草,眼中先是闪过一道迷茫,随即反应过来,一声咆哮,对着Xu Hong 便冲了过来。

  很明显,它看出了对方的打算,想要先下手为强。

  嗖!嗖!嗖!

  Xu Hong 连续射出几throwing knives ,再次将其挡在外面,顾不上sound transmission ,直接吼了出来,“许应,挡住这家伙,尽量多拖些时间……”

  “好!”

  许应将飞刀举起,使劲扔了过去。

  Vajra Tiger 吓了一跳,急忙躲闪,这才发现,对方扔的飞刀,距离它很远便跌落下来,根本伤不到半分。

  此刻,再不明白被耍,真就傻了。

  暴怒的再次长嘶,Vajra Tiger 对着许应就冲了过来,打算先将这家伙杀了,再杀那个满口跑火车的……

  “hmph! ”

  许应raised his eyebrows ,同样将虎行拳施展了出来,一拳砸落。

  bang!

  许应没伤到对方,反被一尾巴抽中肩膀,立刻倒飞了出去,重重撞在岩壁上,脸色一红,鲜血喷出。

  知道鸿哥需要时间,强忍住身上的剧痛,许应再次站起,将最后一throwing knives 捏在掌心,对着Vajra Tiger 使劲扎了过去。

  后者毛皮一紧,便将刀片挡在外面,蹄爪猛抽来。

  bang!

  许应再次倒飞了出去。

  连续两下,即便他是九脉天资,四次洗筋伐髓,也觉得有些承受不住了,又spit a mouthful of blood ,头脑发晕。

  许应知道再难继续下去,忍不住喊了出来。

  “鸿哥,还需要撑多久?”

  说完,向对方看去,不看还不觉得啥,只看了一眼,眼前顿时有些发黑。

  只见堂哥,双眼紧闭,双手缓缓抬起,宛如抱着一个圆球,整个人的动作,乌龟一样缓慢……

  合着自己阻拦了半天,他才刚开始……

  “你尽量多撑一会……”

  堂哥的声音继续响起。

  “???”

  眼眶一红,许应有点想哭。

  你敢再慢点吗?

  我特么都快被打的挂了啊……

  许应心中郁闷,却也知道堂兄慢,肯定有慢的理由,再次向Vajra Tiger 冲了过去。

  这次还没来到跟前,粗大的尾巴,又一次破空而来,许应再次被抽飞。

  挣扎了几下,想要爬起,却发现已经没力气了。

  幸亏对方为了防备Xu Hong 的飞刀,没敢用全力,不然,命可能都没了……

  见他unable to move ,Vajra Tiger 缓缓向Xu Hong 的方向走去,还没走几步,就听到少年愤怒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臭老虎,有ability 对你grandfather 我招呼……”

  Vajra Tiger 转头看去,就见重伤已经倒地的少年,如同不死的小强,再次站了起来,虽然满嘴鲜血,虽然疼痛的有些颤抖,目光却充满了坚定,似乎再疼痛,都无法让他停下。

  Vajra Tiger 眼中再无轻视之色,而是露出了凝重。

  对方的实力,可能不算什么,但有这份韧性在,只要不死,以后必然have boundless prospects 。

  “roar! ”

  低沉的闷吼一声,正想冲上去,将对方杀死,就感到整个山洞内的Spiritual Qi ,猛地向一侧狂涌而去,急忙转头,立刻看到不远处的少年,安静的站立,体内的气息,像是炸开的大坝,以naked eye 可见的速度提升。

  bang!

  只一下,就撕破了Astral Realm 的桎梏。

  “成功了……”

  感受到堂哥体内散发的威势,许应这才relaxed ,瞬间感觉全身体疼痛,一点力量都提不起来了,直接瘫软在地。

  “吼~~”

  知道对方一旦breakthrough ,死的极有可能是他,Vajra Tiger 再顾不上击杀许应,身体一纵,笔直冲了过去。

  渡河未济,击其中流!

  它要在对方还没彻底蜕变力量前,将之击杀。

  不过,它想的挺好,事实并未这么容易,身体还在空中,不远处的Xu Hong 像是提前猜出了它的动作,双眼猛的睁开,射出一道冰冷的cold glow 。

  next moment ,淬毒的飞刀,再次出现在掌心,轻轻一弹,眨眼间就刺破了音障,宛如一道耀眼的彩虹,出现在它的面前。

  感受到了威胁,Vajra Tiger 全身毛发炸起,急忙摇头躲避。

  就在这时,少年动了。

  整个人像是变成了一头下山的猛虎,威势竟然比它还要强上几分,脚掌一跨,呼啸而来,眨眼功夫,就冲出了七、八米,来到跟前。

  刚躲过飞刀,此时再躲闪,已然来不及,Vajra Tiger 想和上次一样,将对方力量挡在外面,这才发现……根本抵挡不住!

  少年看起来不太壮硕的身体内,一股汹涌澎湃的力量,猛地蔓延而出,一接触,立刻便穿透了它宛如钢铁般的皮毛,将气力,打进了internal organs 。

  pu!

  受到重创,嘴巴张开,Vajra Tiger mouth spurt blood 了出来,眼中满是不敢相信。

  它一头增寿境powerhouse ,Cloud Stone Mountains 落云峡的王……竟然被一位刚breakthrough 的Astral Realm 蝼蚁打伤了!

  换做以前想都不敢想!

  眼神复杂,正想冲过去再次拼命,立刻看到又有刀片,从最刁钻的方向刺了过去,刹那间就钻进了小腹,刚才它死命想要护住的地方。

  oh la la !

  虽然cultivation base 被封印了,但spirit strength 并未被封住,Vajra Tiger 的反应极快,皮毛再次炸起。

  不过,明显晚了一步,虽然挡住了刀片的一部分力量,极快的速度,依旧刺穿了它的毛皮,虽然不深,却像是将火苗扔进了油缸。

  “bang! ”的一下,寒水蟒留下的力量,猛地散佚开来,阴冷的气息,席卷而起,像是要将整个山洞都冻成冰块。

  一刹那,Vajra Tiger 就感觉全身像是被禁锢住了一般,再也unable to move even a little bit 。

  寒水蟒封印在穴道内的力量,虽然不是很多,但对方的实力在那里摆着,就算只有一丝,也不是它能够抵抗的!

  “吼……”

  Vajra Tiger 眼中露出一丝慌乱,刚想挣扎着逃走,就见少年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跟前,拿起一枚刀片,对着它张开的嘴巴,笔直捅了过去。

  “做个核酸再走吧!”

  coldly snorted ,Xu Hong 刀片一插即收,随即整个人逃出了几十米开外,安静的等待。

  刀片上,他抹了足够多的毒液,虽然只是捅了一下咽喉,毒性依旧顺着口腔的分泌物,进入了血液,进入了体内,再加上将寒水蟒留下的封印打破,短短十几个呼吸,刚才还凶猛无比的Vajra Tiger ,已然变得浑身发麻,脑袋出现了阵阵眩晕。

  生怕对方临死前反扑,Xu Hong 并不着急上前,而是几步来到许应跟前,随手扔过去一瓶回气丸。

  “先恢复True Qi ,自己调整一下!”

  这东西,刚炼制完就试过了,虽不能补充lifespan ,但用来恢复消耗掉的true essence ,却是帮助很大的。

  nodded ,取出药丸连续吞服了三、四枚,许应这才感觉舒服了不少。

  Xu Hong 又等了一会,见Vajra Tiger 的lifespan ,在poison qi 和阴寒力量的侵袭下,越来越少,这才几步来到跟前。

  “submit to me ,我考虑帮你解决隐患,并且饶你性命……”

  这可是增寿境的monster beast ,虽然只是一重,一旦能够驯服,别说Jiyuan City 了,周边几个城市,也没人敢找麻烦,Xu Family 将会彻底屹立不倒。

  Vajra Tiger 似乎听懂了他的话,眼中露出一丝迟疑。

  做为落云峡谷中的王者,它有极高的傲气和尊严,但……被寒水蟒驯服过一次,尊严已经被打掉过一次了,再归顺另外的人,也就没那么多心理负担了。

  尊严这东西,虽然常常说,可以重新捡回来,实际上,一旦掉过一次,下限就会breakthrough ,然后……越来越低。

  脑中正在思索,要不要答应,就见少年不知何时,掐住了他的脖子,手掌抬起,一个接一个的大嘴巴子,fiercely 抽了过来。

  每一巴掌都蕴含着暗劲,震的它脑袋瓜子嗡嗡作响,感觉随时都会晕过去……

  “吼……”

  眼睛泛红,Vajra Tiger 吼了出来。

  就算想打,也要等我拒绝了再说吧!

  我特么还没拒绝,正在考虑中,就使劲的抽……要shameless !

  见对方越抽越狠,真不同意,可能会被击杀,Vajra Tiger 咬了咬牙,一脸悲壮,重重低下了头。

  “吼~~”

  打算acknowledge allegiance !

  满是屈辱,正想着签订契约,就听少年谨慎的声音响了起来,“不对,Vajra Tiger 怎么可能这么容易acknowledge allegiance ?肯定是假的,故意迷惑我,然后趁我不备sneak attack ……”

  “呸!敢sneak attack 我,courting death !”

  pa pa pa pa !

  又一连串的耳光抽了过来。

  “???”

  Vajra Tiger 疯了。

  我特么都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了喂……

  怎么感觉,你这不是小心,而是刻意报复?

  又连续被抽了十几耳光,Vajra Tiger 多重夹击之下,感觉已然呼气多进气少了,随时都会死亡……

  这种身体状况,就算acknowledge allegiance 也没用了,必死无疑!

  正觉得如此屈辱死去,实在太过丢人,就听少年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嗯,差不多了,先救活再说,如果不acknowledge allegiance ,再继续揍就行了……”

  伴随话语,一道True Qi 快速向它体内涌了过来,被这道True Qi 滋养,本来濒临死亡的身体,居然naked eye 可见的恢复了不少。

  虽然依旧lifespan 大损,短时间内,却已然问题不大了。

  眼睛立刻瞪圆。

  这可是增寿手段!

  is it possible that ……这位少年,不仅实力强劲,还是一位增寿师?

  不过,增寿师不是借助寿纹帮人增加lifespan 吗?True Qi 就可以做到……到底怎么回事?

  如果真是增寿师,acknowledge allegiance 一下也就没啥了!

  毕竟,与生命相比,尊严,也就那么回事……

  心中正在震惊,感觉不脸上再次疼痛无比,随即发现,少年再次掐着它的脖子,fiercely 抽了过来……

  “……”

  Vajra Tiger 想哭,知道语言不通,说的多,挨揍的更多,憋了半天,只好叫了出来,“喵~~~”

  “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了?”

  听到这个声音,Xu Hong 这才relaxed 。

  Vajra Tiger 生怕他继续,连连nodded 。

  “这还差不多,签订契约吧!”

  从杨Pill Master 口中,知道了契约的事,虽然他不懂,但对方签订过,肯定没问题。

  “喵……”

  Vajra Tiger 蹄爪抬起,满脸着急,指了指石床,又指了指自己……

  虽然它的动作,有些混乱,但Xu Hong 还是搞明白了,应该是对方现在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于寒水蟒,再无法acknowledge allegiance 于他。

  宠物契约,应该只能针对一个生命,除非……前一任主人被杀。

  思索了一下,Xu Hong 道:“这样吧,啥时候你可以签订契约,再帮你解毒!另外,你现在的lifespan ,只有三天左右,只要我不输送True Qi ,很快就会死亡,想必,不用我多说,你也知道如何抉择。”

  monster beast 就是monster beast ,还是不能太过相信。

  杨木花被自己采摘完毕,只要对方有二心,不给解药,紫英鸡冠草的剧毒,同样会将其杀死,坚持不了几天。

  “喵~~”

  Vajra Tiger 连连nodded 。

  见对方真心实意acknowledge allegiance ,Xu Hong 这才感觉relaxed 。

  刚才,他是借助紫英鸡冠草冲击Astral Realm 成功了,却也让他的身体受了很大损伤,lifespan 只剩下不足五年了。

  取出giant ape 卤肉,连续吃了二十多块,感觉体力恢复过来,这才再次看了过去。

  cultivation base :Martial Artist 8th layer Early-Stage 。

  lifespan :16年/32年。(剩余16年/16年)。

  实力breakthrough 到Martial Artist 8th layer Early-Stage ,竟然让他有了足足16年的lifespan !

  一下增加了五年。

  看来cultivation base 越高,lifespan 增加的越快……

  他这边彻底恢复,来到堂弟跟前,借助长生True Qi ,同样帮他治好了伤势。

  这才一踢不远处爬着的Vajra Tiger ,二人齐刷刷跳到了兽背,“走!”

  “roar! ”

  低沉的呼喊了一声,Vajra Tiger 大步向前走去。

  寒水蟒不在跟前,阴寒力量被破开后,时间不长就消散了,此时Vajra Tiger 的实力,虽然依旧是Grandmaster 境,没有彻底恢复,但正常行走奔跑,已然问题不大了,就是整个虎脸肿的跟包子似的,看起来异常诡异……

  瀑布旁边的一个高大石头上,Xu Hong 抬头向杨Pill Master 埋伏的山谷,看了过去。

  汹涌而出的阴寒之气,将整座山谷,全部笼罩,原本艳阳高照的天气,宛如变成了黑夜,什么都看不清。

  “怎么办?”

  许应眼神凝重。

  “悄悄过去,千万别被那头大家伙发现……”

  Xu Hong 想了想道。

  “好!”

  二人不再多说,坐在Vajra Tiger 背上,齐刷刷向满是阴云的山谷,跑了过去。

  within the valley 。

  杨Pill Master 捂住胸口,面如白纸。

  “寒水蟒,didn’t expect 你竟然早就breakthrough 了,却一直不展露出来,宁愿被我连续击中,也只为了这一下的反击……很好,很好!”

  声音中带着浓浓的疲惫,一听就知道,受了不轻的伤。

  至于韩云兴,则躺在不远处,motionless ,应该是陷入了昏迷,没了combat capability 。

  moo!

  看到他这副样子,寒水蟒的沉闷的声音响了起来,透露出击败敌人的喜悦。

  隐忍多年,只为这一刻。

  “你虽然breakthrough 了,但you think you can kill me ,也没那么容易!”

  似乎听懂了它的话语,杨Pill Master lowly cried ,一个furnace cauldron 突兀出现,笔直砸了过去。

  对于Pill Refinement Master 来说,furnace cauldron 既是pill concocting 的法宝,也是用来战斗的武器。

  轰隆!

  炉壁上的formation mark ,在True Qi 的驱动下,立刻被点亮,旋即,一团团炙热的火焰,喷涌而出,将all around 的阴寒之气,全部灼烧殆尽。

  寿纹形成的丹火,连最厉害的medicine ingredient ,都能煅烧,even more how 这些Yin Qi 了。

  似乎早知道他有这个手段,黑尾寒水蟒眼中闪过一起戏谑之色,嘴巴猛地张开,旋即一道巨大的水流,洪水一般,涌了出来。

  这头寒水蟒,虽然没有化蛟,却已然有了Flood Dragon 的一些本领。

  水流明显是从瀑布下的水潭中抽出来的,就是为了等这一刻。

  为了对付杨Pill Master ,还真的算是煞费苦心了。

  Tzzzzzzz !

  汹涌的水流,和furnace cauldron 的火焰一接触,立刻将之浇灭,equivalent to 运转的力量被打断,脸色一红,杨Pill Master 鲜血狂喷而出,一瞬间,整个人再没了之前的自信神态,而是一脸的萎靡。

  wu wu wu !

  知道他已经没了反抗能力,黑尾寒水蟒目光一寒,粗大的尾巴立刻抽了过来。

  当!

  pill furnace 硬挡了一下,发出类似钟鸣的声音,杨Pill Master 脸色更加惨白了,不发一言,猛地抓起已经受伤昏迷的韩云兴,和被震飞回来的furnace cauldron ,转身looked towards 谷外狂奔。

  并不是走来的路,而是直接向两侧的山峰窜了过去。

  山崖陡峭至极,并且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杂草,正常人想要爬上去都难,杨Pill Master 只是轻轻一踏就窜出几十米,连续十多下,已然消失在within the valley 。

  见他要逃,黑尾寒水蟒怎能让其如愿,扭头看了一眼山洞的方向,最终还是追了过去。

  对方连续追杀了它五年,该报仇雪恨了,至于其他的事,回来再说吧!

  有Vajra Tiger 在,应该问题不大……

  ……

  不知道寒水蟒,其实早就发现了他们,待Xu Hong 、许应骑着Vajra Tiger 赶到的时候,天空已然放晴,已然失去了二人一兽的踪迹。

  整个山谷,像是被铁犁犁过一般,出现了无数大坑,之前两侧的岩石,全部碎成了powder ,花海也变成了废墟,阴寒的力量,更是将无数植被,冻的满是冰霜。

  没有一处完好。

  看来,这就是所谓的灾难,那些枯树,抗住了前面的一波,再次迎接到了春天,而这次,恐怕再也扛不住了。

  “这就是增寿境powerhouse 的力量?”

  看着宛如炮弹洗过的地面,Xu Hong 满心骇然。

  幸亏他们离得很远,否则,光是余波,可能就会承受不住……

  “Senior Brother Yang 没事吧?”

  抬头向a man and a beast 离开的方向看去。

  寒水蟒所经之处,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周围的植被,被阴寒之气一冲,全都死的差不多了。

  满是担心,Xu Hong 控制Vajra Tiger ,顺着痕迹追了过去,时间不长,来到山顶。

  all around 安静异常,落云峡蔓延在脚下,不知多远,之前的痕迹,在这disappeared ,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般。

  转了好几圈,什么都没找到,Xu Hong looked towards 身下的Vajra Tiger ,忍不住问了出来,“做为beast pet ,和主人之间应该有感应吧!能不能知道他们向哪个方向去了?”

  Vajra Tiger shook the head 。

  尽管二人交流困难,Xu Hong 还是知道了它想表达的意思。

  主人可以感知beast pet ,而beast pet 是没办法感知主人的……这就是契约的霸道和不公平!

  不然就是平等契约,而不是宠物契约了。

  看出了他的担心,许应comforted :“杨沫Pill Master ,身为丹元宗Supreme Elder ,实力强劲手段众多,应该……不会有事的!”

  Xu Hong nodded 。

  也是。

  虽然黑尾寒水蟒,提前准备,但想要杀死一位Medicine Pill Master ,肯定还是没那么容易的,不然,Senior Brother Yang 也impossible 顺利逃走了。

  再说,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就算知道去了何处,冲过去肯定也帮不了忙,弄不好还只能拖后腿……

  “去Jiyuan City 等他吧……”

  之前Senior Brother Yang 就交代了,也不算走散。

  许应complied 。

  逢春的枯木被毁,寿纹肯定采集不了了,对方的老巢也没了东西,骑在兽背,二人快速向谷口的位置疾驰。

  one hour 后,回到和云角兽分开的地方,那四头猛兽,果然还在。

  看到二人竟然骑着一头Vajra Tiger ,云角兽全都scared to the point of shivering ,似乎站都站不起来了。

  安抚了老大一会,这才让其恢复过来,两人五兽,向Jiyuan City 的方向走去。

  回去没啥事,不再着急赶路,再加上许应和Vajra Tiger 的伤都没好,就算想快也快不了。

  一边前进,Xu Hong 一边巩固刚刚breakthrough 的cultivation base 。

  实力达到Martial Artist 8th layer ,进步明显变慢了不少,之前几天一个realm ,现在恐怕很难做到了。

  Astral Realm ,True Qi 可形成锋利无比的astral qi ,在体表形成护甲,从而让防御大增,也可以将护甲,化作sword qi 、Blade Qi ,产生兵器的一般效果。

  半天后,cultivation base 彻底巩固,Xu Hong 试验了许久,slightly frowned 。

  Azure Emperor Longevity Technique 蕴含浓郁的生机,用来疗伤、增加lifespan 上限,问题不大;True Qi 精纯,用来战斗,formidable power 同样不小,但……形成护甲的话,明显差了不少。

  Wood Attribute 气息的astral qi 护甲,无论如何改变结构,都差了点意思,让人感觉不太坚固……

  精神一动,长生True Qi 转变成Golden Cauldron True Qi ,覆盖在皮肤之上,刹那间,Xu Hong 就像是穿上了一层厚厚的盔甲。

  “防御程度,是增加了不少……”

  用刀片划了几下,Xu Hong eyes shined 。

  within Five Elements ,论起防御的话,Earth Attribute 才是第一,只不过,他不会这种属性的secret art ,Golden Cauldron 诀尽管差了一些,单论防御竟也比Azure Emperor Longevity Technique 要好上不少……

  看来,Longevity Technique 虽然很强,却也不是万能的。

  “看来以后遇到危险,要先转化成Golden Cauldron True Qi ,再形Astral 气盔甲……”

  心中感叹一声,忽然一愣,“对了,Golden Cauldron 诀能不能修改?”

  之前他试过Xu Family Qi Refinement Art ,formidable power 很是一般,便不再试验,Golden Cauldron 诀还从尝试过,不知可不可以更改成更high level 别的secret art 。

  念头一起,Xu Hong 立刻将Golden Cauldron 诀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在体内流淌了一遍。

  增强physique ,lifespan :-0.001,+0.001,-0.001……

  伴随cultivation base 增加,True Qi 变强,对身体损伤的程度,也增大了不少,变成了之前的36.5倍。

  “以前改+0.001,用来养生,但Metal Attribute cultivation technique ,以锋利为主,改成增加lifespan ,就等于消磨了锐气,formidable power 如何能强?如果和martial skill 一样,全都改成-0.001呢?”

  divine light flashed ,Xu Hong 一点点调整Golden Cauldron 诀的运功路线。

  身体损伤,lifespan :-0.001,-0.001,-0.001……

  很快,全部改成了减少lifespan 的,将运转路线记在脑海,吃了几块giant ape 肉,立刻闭目cultivation 。

  bang!

  眨眼间,长生True Qi ,变得锋利起来,宛如sword qi 一般,在meridian 中纵横,力量十足。

  属性和Golden Cauldron True Qi 相似,但同样精纯无比,一点都不混浊。

  true essence 在体内转了一圈,Xu Hong 急忙向Longevity Chart 看了过去。

  ……

  stealing internal: Azure Emperor Longevity Technique ,白帝金元功、破虹诀(Perfection ),虎行拳(完美),龟行鹤步(完美),Bone Shrinking Art (完美)。

  Xu Hong 一愣。

  cultivation technique 果然修改成功了,而且名字和Azure Emperor Longevity Technique 有些相似……

  白帝金元功!

  Wood Attribute 的可以改成Longevity Technique ,Metal Attribute 的能改成金元功……其他属性的是不是也能修改?

  Xu Hong 眼睛放光。

  不过,现在没有合适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想这么多也没什么意义,只好闭上眼睛,继续cultivation 。

  不得不说,白帝金元功formidable power 是很大,但对lifespan 的消耗也的确不是普通martial skill ,可以比拟的,cultivated 短短one hour ,就折损了整整接近一年的lifespan ,不过也让他的cultivation base ,轻松达到了Astral Realm Early-Stage Peak ,随时都会breakthrough !

  再次向Longevity Chart 看了过去。

  ……

  lifespan :16年/31年。(剩余15年/15年)。

  life essence 折损原因:白帝金元功损伤内脏身体-1年。(恢复方法:Azure Emperor Longevity Technique 中和。)

  ……

  “消耗的竟然是上限?”

  complexion changed ,Xu Hong 急忙停了下来。

  cultivation martial skill ,虽然同样消耗lifespan ,但补充营养,就会恢复,而这个白帝金元功,竟然会损伤内脏,让他原本达到16年的lifespan ,变成了15年!

  这就有些坑了!

  他是想让实力变得更强,可也不想练着练着,命就没了……

  “先试试formidable power 有多大!”

  虽然郁闷,但是能让lifespan 如此折损,formidable power 必然不同凡响,趁现在不用战斗,刚好试试。

  ……

  Vajra Tiger 驮着Xu Hong ,缓缓前行,有它在,不长眼的猛兽,提前就吓跑了,因此,一路上并未遇到任何危险。

  行走在山林之中,无论走的多快,地形如何,它都尽量让自己的脊背,变得平稳,不打扰上面正在cultivation 的少年。

  倒不是因为中毒被迫如此,而是……对方cultivation 的时候,给它一种温润的感觉,像是寿纹滋养,又像吃了补药,本来它的伤,没有十天half a month 很难恢复,但吸收了对方体内散佚的力量,不到半天,就已恢复如初!

  不仅如此,体内的寿纹,好像也变得更加粗大了。

  寿纹增强,说明体内的生机变强了,或许就有机会,在大限来临之前,再次夺天造化成功,从而进阶增寿Second Layer !

  这难道……就是Medicine Pill Master 的能力?

  早知道这么厉害,早就认他为主了,还折腾个屁啊!

  心中正在兴奋,忽然,感觉背上的少年,似乎更改了cultivation technique ,给它的感觉不再是warm 的,而是带着五金的锋利之气。

  眼睛瞪圆。

  Metal Attribute 力量!

  cultivator 的属性,不都是固定的吗?

  为啥他可以同时cultivation Wood Attribute ,和Metal Attribute ?

  它就是Metal Attribute 的monster beast ,对这种力量最为敏感,对方的True Qi ,给人一种强烈的oppression ,宛如Spiritual God ,又像是帝王,让它体内的力量,不停颤抖,丝毫都运转不起来。

  拥有如此强大的True Qi ,山洞里只要施展出来,我肯定一下都不敢反抗,当场就跪下了啊……

  Vajra Tiger 郁闷的同时,悄悄吸收对方体内散佚的力量,很快便感觉体力变得雄浑了不少,短短one hour 不到,气息增强了好大一圈,被Yin Attribute 封印的力量,也有了松动!

  看样子,只要持续吸收,就算不用黑尾寒水蟒解封,也能重新回到增寿一重,甚至还能借机打破对方的封印。

  好terrifying 的cultivation technique !

  满是激动,正打算多吸收一点,让身体彻底恢复,忽然感到脊背一阵剧烈疼痛。

  eyelids twitched ,急忙转头看去,随即看到少年指尖,冒出一道Metal Attribute 的气罡,宛如尖锐的匕首,对着它的脊背,刺了过来。

  扑哧!

  毛皮被刺穿,鲜血流淌。

  见它满脸疑惑,少年said with a slight smile :“你施展一下,山洞里那个防御很强的绝招……”

  不知他有什么目的,Vajra Tiger 还是依言照办,脊背上的毛发陡然炸起,defensive power 立刻增强了好几倍。

  锋利的气罡,立刻变得更加强大,隐隐带着帝王才有的高贵气息,少年手掌一抬,再次扎了过去!

  “扑哧!”一声,钢铁般的皮毛,再次被刺穿,鲜血又一次流淌了出来。

  “吼???”

  头皮发麻,满是不解的看了过去。

  少年解释道:“我在试验气罡的锋利程度,你不用管我,继续赶路就行……”

  “……”

  身体一晃,Vajra Tiger 想哭。

  我倒是不想管,可你试验归试验……

  扎我做什么?

  (五合一章,换做两千字的章节,就是七合一了,接近一万五千字,下一更明天上午八点,今天晚上八点的没了啊!如果能重回第一,老涯继续爆发)

   这章太大,除了保底,墨尔本大盟的加更完毕。

    

   

  (本章完)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