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d Helanza Chapter 69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Surdak 骑马赶到卢瑟侯爵府邸,向侯爵府门房里的外务steward 递上拜访信。

steward 连忙将Surdak entire group 请入会客厅里,一名侍女为Surdak and the others 端上茶水,糕点。

steward 派一名女仆将Surdak 来访的消息传进了侯爵府里。

由于两个多月前Surdak 向海瑟薇小姐求婚成功,又得到卢瑟侯爵和玛丽安夫人的承认,来拜访卢瑟侯爵府要比其他贵族简单很多,这个时候就算被邀请住进卢瑟侯爵府也不会让人感到奇怪。

“侯爵大人在府里吗?”Surdak 抬头对这位年轻的外事steward 问道。

steward 十分恭敬地说道:“大人早上then went 众议院,最近众议院那边议题很多,大人几乎everyday all 要忙到很晚,最近有不少塔拉帕敢地区的贵族逃进Pena 城避难。”

didn’t expect 接到位面驻防任务的卢瑟侯爵居然每天这么忙,想来Pena 行省的局势并不想表面看上去这么乐观。

要说纽曼公爵率领Pena Legion 进入华沙位面都有四年多了,华沙位面的局势依然未见明朗,这么拖下去的话,对于Pena Legion 并不能算一件好事,为了华沙位面的汉达纳尔郡,Pena 行省的贵族领主们付出的代价未免有些太大了。

而麦克唐奈领主想要脱离Pena 行省的想法似乎已经摆到on the surface ,卢瑟侯爵是Pena 行省主战派的代表人物,这种会议他自然是不能缺席。

Surdak 也没准备,他又问steward :“那海瑟薇小姐呢?”

“海瑟薇小姐前阵子进入Pena 城外事局,每周的周一、周二、周四的上午,都会在外事局处理公务。”

Surdak didn’t expect 居然会找了一份外事局的工作,他给海瑟薇最后一封信也是在两个月前率领军队进入沙漠前写的,当时也是在信里告诉海瑟薇要离开沃尔村一段时间,这段期间无法给她写信。

didn’t expect 两个半月之后,回到Pena 城,发现海瑟薇居然找了一份工作,大概是呆在家里太无聊了。

一时间Surdak 的思绪飞出很远……

“Surdak Baron ,玛丽安夫人在会客厅等您。”steward 在Surdak 面前说道,将他从走神中唤了回来。

玛丽安夫人的贴身侍女在门口对Surdak 施礼,声音轻柔地说道:“Surdak Baron ,夫人让我过来接您。”

Surdak 连忙起身,跟着那位侍女走出去。

玛丽安夫人接待Surdak 的地方是一间小会客厅,房间两侧摆着两排桌椅,房间周围的墙壁贴着华丽的壁纸,Surdak 看到玛丽安夫人穿着一款golden 鸢尾花样式的宫廷长裙坐在会客厅正中间的椅子上,一束光从她身后的五色彩窗玻璃外照射进来,在会客厅的地面上形成one after another 光斑。

玛丽安夫人两侧站着四位侍女,Surdak 走进来会客厅,所有目光全部落在他的身上。

行礼,落座。

玛丽安夫人柔和的目光落在Surdak 身上,问道:“达克,你这次来Pena 城是要随Legion 赶赴白林位面吗?”

“接到了卢瑟侯爵的征调令,我便率领骑兵营赶到Pena 城。”Surdak 说。

侍女捧出奶茶摆在Surdak 的面前,茶杯里带着淡淡香气,侍女俯身贴着Surdak 将奶茶搅匀,并蹲在他的身侧。

玛丽安夫人盯着Surdak ,问道:“前几天我和安娜贝拉夫人闲聊的时候,还谈到了你组建骑兵营的事,那么……现在已经准备好了?”

“是的,夫人。”Surdak replied 。

玛丽安夫人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说:“当初费迪南德还想帮你,毕竟组建军队的话,最初起步都会很艰难,didn’t expect 你能够把它做得这么好!”

“我只是招募了一些新兵和从战场上退役下来的老兵,很多人在此之前都没当过骑兵,不过他们都在努力的训练骑术,相信他们很快就能适应骑兵生活。”Surdak 有点拘谨地说道。

半蹲在他身边的那位侍女剥开了一颗light purple 的水果,用两根手指捻起送到他的嘴边。

只要他想吃,张开嘴巴就能吃到。

Surdak 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服务,他有点不知道怎么做,有些面红耳赤地向玛丽安夫人问:“海瑟薇小姐最近还好吗?”

“最近薇好像对一些涉外交际感兴趣,便去外事局找了份文职的工作,今天正巧当班,要等到下午才能回来。”玛丽安夫人抿着嘴唇,控制着脸上的笑意。

知道Surdak 身后没有贵族家庭背景,因此也没有一些贵族们才有的坏习惯,这点让玛丽安夫人感觉很满意。

“我如果现在就想要见到她,您会不会觉得我很失礼?”Surdak 从座位上站起来,对玛丽安夫人问道。

他身姿挺拔,显得有些uncommon martial heroism ,显得好像是迫不及待想要见到海瑟薇的样子。

玛丽安夫人用团扇挡住微微上翘的嘴角,欣慰地对Surdak 说:“你现在想见海瑟薇?要是这样的话,我可以派人给你带路。”

说完便对站在一旁的侍女挥挥手,instructed :“你领着Surdak Baron 去外事局找海瑟薇。”

“谢谢您,玛丽安夫人……”Surdak 对玛丽安夫人行了Knight 礼。

Surdak 随着那位侍女乘坐一辆豪华的魔法篷车离开侯爵府,安德鲁和一对骑兵follow closely from behind ,在长街上走过,倒是显得十分排场。他靠在软皮沙发上,整个身体都仿佛嵌入其中,被皮革半包裹着的感觉,仿佛可以迅速消除身上的疲惫。

透过玻璃窗,Surdak 看着街边在春寒料峭之下偷偷绽放的黄木樨花,忽然心里有那么一种感觉,这才是贵族生活啊!

……

这片区域聚集了许多Pena 城最有身份的贵族,这些府邸几乎围绕在纽曼公爵城堡的周围,这里统称为Pena Northern Part of City 城区。

当然,Pena 城的市政厅以及其他一些事务所几乎都集中在城市的北城区。

市政厅修建在纽曼城堡前的和平广场南侧,这里整排建筑都是行政单位和事务所,外事局也在这排建筑当中,这里是Pena 行省的政治中心,Pena 历史上很多著名的战略决策都是从这里发布出去的。

外事局承接行省以上的商务与政务方面的邀请与拜访,Pena 行省是Grimm 帝国的内陆省份,也是少数几个没有被渊狱黑暗Legion 大举入侵位面的行省。

纽曼公爵和Pena Legion 虽然被牵制在华沙位面,但是Pena 行省的发展却没有停滞,如今Grimm 帝国其他行省时常会有公函传递过来,很多都是邀请Pena 行省内的大领主们共同出兵抵御渊狱黑暗Legion 。

当然这种事也不是白帮忙,多数都会让出成片的位面领土,包括一些富矿场、草Medicine Garden 、demonic beast 森林等等。

随着Grimm 帝国的局势越来越紧张。

据说位于肯达位面镇守瓦剌山谷的墨氏Legion 在Imperial Family Knight 团、南北方两大Legion 的倾力配合下,已经将那里的魔眼封印起来,墨氏Legion 主力部队暂时得以解脱,正式加入对抗渊狱黑暗Legion 的战斗中。

同时位于海音丝城的South Wind Corps 与无尽海的娜迦Sea Clan 签署停战协议,South Wind Corps 在詹姆士亲王的带领下,主力构装Knight 团加入位面战争。

景月.爱丽女公爵执掌北风Legion 之后,北风Legion 与冰雪苔原Barbarian 一族在这两年当中的几次大战,胜利天平逐渐moved towards 北境倾斜,让北风Legion 开始有余力将铁骑踏入位面战场。

Grimm 帝国的位面战争硝烟四起,帝国各省的大小贵族领主们也在begin to stir ,只是战争的赌注有些大,在局势未明了前,领主们还不肯轻举妄动。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Pena 行省的外事局变得异常忙碌,几乎everyday all 有各种商事政事的公函。

海瑟薇坐在光线通量的办公室里,办公桌上对面了要进行审阅的往来公函,这些公函都是外省小领主们递交的申请,毕竟现在来看,Pena 行省算是少数没有被渊狱黑暗势力入侵私有位面的行省之一,这些外省小领主们以一些合理的理由,申请加入Pena 行省。

Pena 省主位面的土地已经被分割得很松散,根本无力接受那么领主的加入申请。

这时候,当然就要选择一些优秀的领主加盟Pena 行省才行。

海瑟薇目前的工作就是审阅整理并分类,属于primary level 书记员要做的工作,虽然她每周只有三个工作日,而每个工作日只有半天,但是压在办公桌上的公函却已经有一英尺高。

作为海瑟薇的私人助手,圆圆脸的比阿特丽斯每天要做的就是接收公函并做好登记,整理好之后搬到海瑟薇的办公桌上。

“我觉得那个比尔德就是故意在找麻烦,他在让你注意到他。”比阿特丽斯抱着一只热水杯,喝了一口甜奶茶,眯着眼睛,长长地眼睫毛又弯又翘,她的桌面上有些乱糟糟的,账册上的字迹还算工整。

看到海瑟薇的办公桌,比阿特丽斯就知道今天的下午茶可能要留在这间办公室里。

“这也是我分内工作,我去看其他书记员桌上的公函,也差不多有这么多!”海瑟薇穿着筒裙和胸口带有蕾丝边的白衬衫,看起来到像是职业女性,jade-green 的眼睛里带着淡淡微笑,目光掠过窗外枝头的鸟雀,看到树梢抽出的嫩芽,春天来了。

比阿特丽斯翻翻白眼,知道闺蜜的思绪又飞走了。

不过她依旧要唠叨一下,或许这样的抱怨一说出来,心里面就会好受些。

她鼓了鼓红苹果一样的脸蛋,唠叨着:“之前仅仅是萨布丽娜teacher 那里见过,我都不知道他们居然是Pena 城里的贵族,这时候却偏偏要贴上来,整晚都在说着自己的政治主张,就好像众议院的高层们采纳他们的建议,位面战争将会立刻结束,他们只能在舞会上悲春伤秋,只是无人欣赏他们才华,我的老天,海瑟薇,这种无趣的舞会我可不想再参加了。”

海瑟薇将鹅毛笔精准的抛到的墨水瓶里,在椅子上伸个懒腰,说道:

“算了,不要理他就好了,这时候无论我们做什么,都会让他自我感觉良好。”

“只是这么多事情,真是有点烦,我还想去城外庄园里骑马……”

海瑟薇揉了揉额头,有些苦恼的看着窗外越来越浓的春.色,faintly said 。

“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他写封信?”比阿特丽斯眨了眨眼睛问道。

海瑟薇shook the head ,走到窗边说:“家族Legion 已经整装待发了,他应该快来了,如果他不在Helanza 城的话,我可不希望我们俩写的信被他的妻子收到并拆开,如果要是那样的话,你会不会觉得有些尴尬?”

比阿特丽斯手捂着额头,闭上嘴巴。

一辆魔法篷车停在楼下的台阶前,虽然茂密的树枝遮挡了魔法篷车的全貌,但一瞬间,海瑟薇还是清晰地看到了车厢上的silver 家族徽记,虽然有些奇怪,不是自己常乘坐的那辆carriage ,但还是对比阿特丽斯说道:

“看到我们家的carriage 了,奇怪,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接我们?”

比阿特丽斯eyes shined ,兴奋地说道:“这么早的话,要不要出去吃个午饭,我觉得我们可以尝试一下街口那间拥有矮人风格的餐馆,听说那里的朗姆酒味道的面包非常正宗,是从斯坦国请过来的矮人面包师亲手烤出来的。”

“呀!”

海瑟薇发出一声惊叫,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对比阿特丽斯使劲儿的招了招手,转身便飞快冲出办公室,就算穿着筒裙好像也不能阻挡她的脚步。

比阿特丽斯不明情况,却毫不迟疑的follow ,冲出门的时候还不忘将两人的毛皮大衣抓在手里,紧紧地跟在海瑟薇的身后,在办公室的木质地板上踩出一连串儿急促的音符来。

比尔德正捧着一卷地图从楼梯口走上来,看到海瑟薇冲向他,脸上露出惊喜。

刚要开口说话,却看到海瑟薇快步从他身边经过,向着楼下冲去,他脸上的惊喜变成的差异,连忙开口问道:

“喂,你们要去哪?”

没人回应,他连忙转身双手扶着旋转楼梯的护栏,身体探出去向楼下问道:

“海瑟薇小姐,到底发生了什么?”

比阿特丽斯也快速从他身边跑下楼,比尔德试图抓住比阿特丽斯的胳膊,对她恳切地说道:

“比阿特丽斯,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比阿特丽斯头也没回,一把将他的手甩掉,比尔德立刻追在比阿特丽斯的身后,小跑着问道:

“是不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的carriage 就停在外面……”

转眼就跑到了一楼大厅,这时候外事局大厅的玻璃门被门口守卫拉开,一个高大silhouette 从门外走进来,身后还跟随一位侍女,他走进大厅一脸好奇地打量着一层大厅的布局,他像是第一次来这里,对这里有些陌生,正要回头去和身后侍女说什么。

海瑟薇从楼梯口charge ahead ,随口喊了一声:“达克……”

大厅里还有许多办事员,大家都被海瑟薇的呼喊吸引住,她却片刻不停地冲过去,fiercely 地扑到高大silhouette 的怀里……

跟在海瑟薇身后的比阿特丽斯也发出cry out in surprise ,冲过去,高大silhouette 只能再分出一只胳膊,将比阿特丽斯也搂在怀里。

‘oh la la ……’

比尔德怀中的地图卷轴in this brief moment ,从他怀里滚动着、跳跃着散落在楼梯口的大理石地面上。

他目光呆滞地看着Surdak 站在门口,将自己花费无数心思想要追上手的海瑟薇抱在怀里。

这一刻,仿佛天都黑了。

“你怎么来了?”

海瑟薇fiercely 地拥抱着Surdak ,等她冷静一些,发现这里是外事局的办事大厅,立刻感觉有些sorry ,白皙的脸蛋像是染红的苹果,挽着Surdak 的胳膊,半拉半拽地带他走上楼梯。

与比尔德擦肩而过的时候,Surdak 朝他礼貌的笑了一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