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d Helanza Chapter 692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穿过拥挤的人群,女Swordsman 阿格尼丝走在前面不时和比阿特丽斯低声lightly said ,周围环境很吵,她们说话的声音又很轻,Surdak 只能断断续续听她们说着与自己有关的话题,好像是说认识之初,在丘陵草场上的那次逃难的经过。

海瑟薇挽着Surdak 的胳膊跟在后面。

Surdak 忍不住低声吐槽道:“还记不记得当初在丘陵草场上我们逃难的经历?”

海瑟薇瞪了Surdak 一眼,有些忿怨地说:“当时快被你气疯掉了,我当时总是想你能多帮我一些,现在想想,如果当时没有你帮我们,恐怕我未必能平安走出那片草地。”

说完,她望着Surdak 的侧脸,将头lightly 靠在他的肩膀上。

“还记得那个会修投石车的工匠吗?也不知道他的近况怎么样了。”Surdak 感叹了一声,又说:“还有特罗洛普Knight ,估计他的伤早就好了吧!”

挽着Surdak 胳膊的手臂又紧了一些,温热的身体贴上来,突如其来的温柔让Surdak 的心底微微一热,反手紧紧扣住海瑟薇的手指。

阿格尼丝穿过军需处的办事大厅,直接走到一处空窗口前,向里面一名这抱着一摞文件的文职人员招手,并instructed :“霍恩格,你过来。”

年轻的文员见到是阿格尼丝在招呼他,立刻小跑来到隔窗前,cautiously 地说:“您找我啊,阿格尼丝大人。”

阿格尼丝随意的扬了扬手,对隔窗里面的年轻文员说:“去取一张申请表,你来帮我填写一份制式武器申请单。”

说完,阿格尼丝将手里的明细清单递给了那个叫做霍恩格的文员。

“好的,阿格尼丝大人!”霍恩格拿到明细清单,认真地看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才说:“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阿格尼丝揉了揉眉心,说了句:“填好之后,让科尔文审核盖上印章,送到我的办公室来!”

“好的,我马上去办,阿格尼丝大人。”霍恩格立刻放下手里的工作,在柜台的栅格栏杆里面飞快地填写一张申请表,而那些要转交出去的文件,只能暂时摆在他的身边……

阿格尼丝掏出一条white 手帕擦了擦手,身姿笔挺地站在原地看了看走位拥挤的办事大厅,对三人说:“走完流程的话还需要等一会儿,我们也不要在这边占公共资源了,走吧,到我的办公室里坐一会儿。”

说着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将三人带上楼,穿过二楼的天井直接来到后勤物资统计处的门口,里面坐着几名职员正将头埋在文档中,每人办公桌前堆的资料都有几个一英尺高。

“Senior Sister ,感觉你们这里要比我那儿忙很多……”海瑟薇压低声音对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低声说。

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笑着对海瑟薇问:“上次聚会,听说你去了外事局?”

她停在一处房间门口,一位女助手连忙站起来,为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推开门,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请大家进去坐。

“嗯,只是想体验一下。”海瑟薇打量着宽敞的办公室,随口说道。

阿格尼丝请三人在休息区的布艺沙发上坐下来,这边铺着软软的羊毛地毯,踩在上面就站在云端,女助手端来了茶点,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将腰间的佩剑挂在木架上,转身对海瑟薇说道:“卢瑟Uncle 不是一直都想要让你加入家族Legion 吗?他放弃那个想法了吗?”

“……”

海瑟薇瞥了Surdak 一眼,抿着殷红的嘴唇,笑容间带着淡淡的羞涩。

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飒爽地patted 额头,然后对着Surdak 说道:“哦,我想起来了,你叫……Surdak ,你就是那位被卢瑟Uncle 认可的Baron ——海瑟薇的未婚夫?你可真是个幸运的家伙。”

她重新站在Surdak 的面前,moved towards 他extend the hand ,说道:“组建军队一定很辛苦是吧,很高兴认识你,重新introduce myself ,我是阿格尼丝,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的闺蜜兼Senior Sister 。”

Surdak 看着她胸前的贵族徽章,站起身来对她说道:“很高兴认识您,阿格尼丝长官,这次真的麻烦您了。”

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slightly smiled ,让Surdak 坐下来,眼中审视Surdak 的目光变得有些不一样,口中说:“喊我阿格尼丝吧!你要感谢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要不是为了她们,我可不会处理这些具体事务。”

“这次你们卢瑟家的Legion 要赶赴白林位面驻防,你也是在为此事做准备吧?”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问道。

“是。”

Surdak 老实地回答。

这位阿格尼丝Senior Sister 比较健谈,属于那种强势的性格,一直掌握着话题的主动权,不过有比阿特丽斯在一旁不时插一句,有刻意的避开敏.感话题,因此气氛还算维持得不错。

没多久,那位叫做霍恩格的文员就被女助手带进来,将手里加盖了印章的申请表交给了阿格尼丝。

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看了霍恩格一眼,随手接过那张parchment 的申请表,slightly nodded 让霍恩格离开。

拿到这份申请表,阿格尼丝直接带着Surdak 来到军需处七号仓库的门口,恰好看到两名仓库管理员正推着平板拖车,向仓库里运着一车物资,看到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连忙停下手里事情,对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行礼。

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nodded ,迈步走进七号仓库,将明细清单塞给其中一位仓库管理员,让他将清单上有的制式武器备齐。

女Swordsman 阿格尼丝就带着Surdak 、海瑟薇、比阿特丽斯等在仓库门口。

Surdak 有点好奇仓库里面都放了些什么,但是仓库重地,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并没有带他们进去参观的打算。

没多久,两位仓库管理员推出了一辆装满了长木箱的平板拖车,两人很麻利的将木箱卸在仓库门口,女Swordsman 阿格尼丝一只脚踩在木箱盖上,抽出腰间long sword ,削断了上面的几处铁钉,将木箱盖打开,里面赫然躺着一支颜色黝黑乌亮并带有螺旋花纹的Knight long spear ,long spear 的表面充满metallic feel 。

Surdak 弯腰将Knight long spear 拿起来,入手沉甸甸的,远非Surdak 之前在骑兵团见到的那些Knight long spear 。

看起来这也应该是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能够给予特权,这种制式武器在军需处绝对是精良级别的。

仅仅五百把Knight long spear 就让两名仓库管理员来回运了八趟,仓库门口几乎堆满了这种狭长的木箱,随后又运出来更加沉重的连枷,这种带有短柄的链锤质地也是十分精良,每只锤头上的刺钉都三棱的,手柄部分还有一些防滑纹理。

最后核算总价的时候,Surdak 才知道这些制式武器并不便宜,包括Knight long spear ,连枷,Knight long sword ,轻型盾牌和手弩这五种制式武器,其中手弩和Knight long spear 的造价最为昂贵,分别是五枚Gold Coin ,连枷和Knight long sword 为三枚Gold Coin ,Knight 轻盾最廉价,只有八十银币,不过就算这样,这些制式武器的总价也达到了八千多Gold Coin 。

听到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将清单上的武器价格核算完,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也是一脸惊讶,她们担心Surdak 无法承担这么一笔巨额军费,连忙将Surdak 拉到一旁,海瑟薇小声地Surdak 说道:“你带的钱够不够,我和比阿特丽斯这里还有些积蓄。”

Surdak patted 腰间的钱袋子,对两女说道:“这次我在沙漠清剿沙盗的时候,缴获了不少金银魔晶,昨天还处理掉了两百匹淘汰下来的战马,将近一千头风狼皮和风狼红肉,单是这三笔交易就足够支付这些武器装备的了,我都不知道沙漠里面居然有这么多demonic beast ,didn’t expect 猎杀primary level demonic beast 也会这么的赚钱……”

“……”

比阿特丽斯和海瑟薇也有些吃惊狩猎primary level demonic beast ,竟然会是这样暴利。

如果primary level demonic beast 总是这样容易猎杀的话,那些adventure group 和mercenary group 早就赚得盆满钵满的,怎么可能还有adventure group 过着入不敷出的苦日子?

比阿特丽斯向Surdak 问道:“清剿沙漠强盗会这么暴利?”

Surdak laughed 说:“有机会的话,带你们去沙漠那边看看,不过短时间内today i’m afraid i can’t ,沙漠periphery zone 的绿洲已经彻底被我从地图上抹除了,那些沙漠盗贼在靠近Desolate Land 的沙漠边缘,已无安身之所……”

说完他走向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从怀里掏出两只装满Gold Coin 的钱袋,支付这些武器的军费。

“这些武器要运到哪?军需处这边可以负责将这些军用物资送到Pena 城范围内任何地方。”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找来税务官和军需处这边负责交易的书记官,请他们清点Gold Coin 。

Surdak 说出了骑兵营所处兵站的位置,阿格尼丝nodded 说:“等下你要随carriage 一起回兵站吗?”

“我打算今晚将卢瑟侯爵,不过我的手下还等在军需处外面,等下可以让他随carriage 一起返回兵站……”Surdak 说道。

阿格尼丝女Swordsman nodded ,对Surdak 说:“Surdak Baron ,以后需要军需处这边物资,尽管到这里来找我!”

Surdak 让安德鲁和随行二十名骑兵随着两辆满载货物的四轮carriage 一起返回城外的兵站,他则要留在Pena 城等着卢瑟侯爵的召见。

卢瑟侯爵最近整天在众议院里参加议会,平时白天是看不到他的影子,只能等到他晚上回家才行。

从市政厅的军需处走出来,Surdak 看到军需处大厅里依然是挤满了人,排队领取物资的人更是有增无减,大厅里吵杂的声浪几乎连成了一片。

三人走出大厅,Surdak 顿时感觉轻松很多,all around 都变得无比静谧……

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没打算返回卢瑟侯爵府,三人顺着长街慢慢地向前散步,卢瑟侯爵府的魔法篷车一声不响地跟在后面。

“安娜贝拉aunt 回信说,康士坦丁堡发生强盗团骚乱的时候,你刚好在那边,要不是你的帮忙,康士坦丁堡警卫营和火器工坊那边可能会死很多人,aunt 倒是很少这样称赞一个人。”海瑟薇挽着Surdak 的胳膊,边走边打量着路边的橱窗。

这里算是Pena 城最繁华的街区之一,街道两侧店铺都是专门接待贵族的high level 店铺。

Surdak didn’t expect 康士坦丁堡的事情会传到Pena 城,也是谦虚地说:“只是尽我所能做了一点事而已,可惜这些并不能改变Pena 省当前局势。”

海瑟薇在一处橱窗前停下来,说道:“recently ,整个Pena 城的贵族都在讨论麦克唐奈领主和干布位面,如果失去干布位面的话,对Pena 省塔拉帕敢地区的贵族们的确是个不小的损失,听说Pena Legion 被devil 牵制在华沙位面,目前已经无法轻易的脱离War Zone 。”

橱窗里面木架上摆着一套魔纹构装轻铠,轻铠上布满了golden 的魔纹线条,拥有着浓郁的魔法味道。

Surdak 没有太在意,只是对海瑟薇追问道:“华沙那边局势已经这么糟糕吗?”

“恐怕还要更糟一些!”

海瑟薇nodded 说。

作为卢瑟侯爵的女儿,海瑟薇自然会对Pena 省局势有着一定见解,只不过didn’t expect 她对华沙位面战争的看法,也是保持悲观态度。

“卢瑟侯爵这边换防任务会不会受到一些影响?”Surdak 问道。

海瑟薇推开店铺的玻璃门,迈步走进去。

“受影响那是必然的,不过换防任务不会有什么变更,就是有可能家族主力构装Swordsman 团不会随大部队进入白林位面,father 主张联合Pena 城了其他领主,进入华沙位面,将整个Pena Legion 从华沙位面战争的泥沼中拉出来,不过众议院很多人担心,这支增援团也会深陷泥潭,无法及时脱身,when the time comes ,Pena 行省的局势更加恶化,更没有人能够限制麦克唐奈领主……”

海瑟薇对Surdak 介绍着Pena 行省当前暴露出的严苛问题。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