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d Helanza Chapter 694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在卢瑟侯爵府最大一间餐厅里,all around 的墙壁上贴满了华丽壁纸,魔法壁灯散发着淡黄暖光,房间里的拱形穹顶上绘满了彩色壁画,Grimm 帝国很多建筑屋顶都喜欢绘制云中城或者高阶议会天堂、龙崖等等画面,餐厅的玻璃窗拉着蕾丝花的白纱窗帘。

一排侍女手持托盘站在墙边,见到卢瑟侯爵走进餐厅,餐厅里的steward 连忙挥手示意侍女走上来,在卢瑟侯爵的面前摆上餐具,选择餐前甜酒与前菜等等,这一系列选择……要不是比阿特丽斯在旁边轻声细语的介绍,Surdak 就打算索性和海瑟薇选一样的了。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顿晚餐恐怕他只能喝一点牛奶蘑菇浓汤……因为海瑟薇要保持自己身材,晚上基本上不吃什么东西,比阿特丽斯差不多也是如此。

Surdak 的食量则是要大得多,肉排和熏鱼几乎都要吃一大块,而且还有大盘的蔬菜沙拉,涂着黄油的白面包等等。

等菜品陆陆续续的端上来,Surdak 才发现前面这部分餐桌,好像只有卢瑟和他有这样的食量,女士们面前的菜品基本上只有一道甜汤,卢瑟侯爵的胃口也很好,他餐盘里摆着一大块新鲜的红肉排,看上去只有一分熟,肉排仅仅是表面熟了薄薄的一层,餐刀切下去,骨瓷餐盘里渗出一些red 血水。

也看不出是什么demonic beast 的鲜肉,卢瑟侯爵只用餐刀将肉排切成四份,便塞进口中用力咀嚼。

“youngster 想要快速获取力量,就要胃口好,只有拥有了一套好肠胃,才能从这些血肉里迅速汲取到身体所需的能量……”卢瑟侯爵坐在主位上,对Surdak 亲切地说道。

他吃东西地速度非常快,好像这是军队里面的习惯,while speaking ,就已经吃掉了两大份肉排。

Surdak 吃了一块肉排,感觉浑厚的Earth Element 气息透过胃肠进入了身体四肢百骸,他的身体对魔法元素极为敏.感,就在这些Earth Element 气息消散之前,身体里那些无数被点亮的节点就像是产生了一丝轻微的吸力,不断吸入那些在他身体里游荡的Earth Element ,竟然没有一丝Earth Element 从他身体消散出去。

那是一种奇怪的感受,Surdak 的身体就像是一只干瘪的氢气球,这些Earth Element 气息慢慢充入Surdak 的身体里,不停地被吸纳,Surdak 身体里的气息也不断膨胀。

似乎卢瑟侯爵也感受到Surdak 的这种变化,他示意steward 不要按照Surdak 点餐进行上菜,而是继续给他端上来这种demonic beast 肉排,Surdak 连吃了四块才发现Earth Element 气息充盈着身体,几乎不受他的控制,身后就要浮现出双面四臂Demon God 的‘势’来。

餐桌上其他人都用惊骇的目光看着Surdak ,似乎他做了一件多么了不得的事情。

“好家伙,一转Peak 期的实力居然连吃四块白岩犀的肋排,Earth Element 气息还不会从身体里溢出,如果不是事先知道你觉醒的魔法感知是神圣元素,我一定会认为你掌握的Earth Element 力量!”卢瑟侯爵目光落在Surdak 的身上,目光炯炯有神,颇为欣赏地说道。

steward 还要准备再上一份肋排,被卢瑟侯爵拦住:“好了,给他换其他菜品吧,他身体里的Earth Element 已经彻底饱和,在吃多少白岩犀肋排也是无益了。”

Surdak 坐在海瑟薇身边也是暗暗惊讶,他之前也不是没吃过demonic beast 肉,尤其是火蜥蜴和风狼这些,但却没有这样强烈的感受。

“除了要有high level demonic beast 食材之外,一定还要有high level 烹饪手段,才能这些珍贵食材发挥最大作用。”卢瑟侯爵对Surdak 说道。

梅布尔夫人坐在玛丽安夫人下位,她的三位女儿则是安静地坐在她身侧,这时候也是偷偷moved towards Surdak 望过来,望向海瑟薇的时候,眼中嫉妒几乎掩饰不住,只能频频低下头,控制自己的情绪。

其他卢瑟家族成员坐在餐桌两侧,餐桌中段几乎都是一些middle age person ,youngster 几乎都坐在末端,显然只是卢瑟侯爵的子侄辈,他们在餐桌尾端窃窃私语,似乎话题也是在讨论Surdak 。

这时候卢瑟侯爵从主位上站起来。

他抬起双手,像是要拥抱面前的空气,餐桌前面顿时absolute silence 。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他对着餐桌上所有人说:

“在座的诸位都是卢瑟家族成员,你们是我的长辈、brother 、子侄,也许你们会觉得Surdak 即将成为海瑟薇的丈夫,将会成为我的女婿,我才会这样的偏袒和支持他,在这里,我想对大家说,我对卢瑟家族成员一视同仁,谁有能力,谁有潜力,谁能为卢瑟家族创造更多荣耀,我就会偏袒他,支持他。”

“或许有人会说,找不到表现自己的机会,那么就在今晚,我会将这个机会摆出来,相信各位都已经知道了,卢瑟Legion 即将进入白林位面驻防,而且这次卢瑟家族会分担白林位面的一半防区,这么大一片区域包括二十座卫星城镇,每个卢瑟家族成员进入白林位面,都有表现自己的机会。”

“你们如果谁有进入白林位面,参加驻防任务的话,可以现在提出来,我会将你们吸纳进Pena Legion ,不过你们不要想着会在白林位面tyrannically abuse power ,我会将你们统一编入白林位面的边境城镇,我希望你们能够为家族、为你们自己开拓一些领土回来,成为家族年轻一辈的领主!”

“有谁愿意加入白林位面,可以现在提出来,也可以在餐后私下里找我,随时欢迎!”

那些卢瑟家族的子侄却无人应答,一时之间餐桌上的气氛特别沉闷。

玛丽安夫人坐在卢瑟侯爵身边,抬手拉了拉他的胳膊,让他坐下来,随后才对卢瑟侯爵说道:“他们还年轻,又没有参加多少历练,你不要那么严苛要求他们,给他们一些机会是好的,但不要一下子就让他们去最危险的地方。”

玛丽安夫人公允的话语,立刻让餐桌上几位卢瑟家族youngster 投来感激目光。

她又看了Surdak 一眼,随口说道:“达克的情况和他们可不同,他在华沙位面的前线战场上磨练了四年,才有现在的样子。我听说你在华沙位面,曾带着海瑟薇逃过一队devil 的追杀,当时你们的实力都不及那些devil ,也是面对过最危险的局面?”

Surdak slightly nodded ,小声说了自己在重甲步兵团的一段儿经历。

听玛丽安夫人和Surdak 讨论起这段往事,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的感触最深,不约而同地在桌子下面抓住他的手,眼中热切的目光更是让餐桌上其他youngster 特别嫉妒。

晚餐之后,卢瑟侯爵继续喊上Surdak ,到作战室里讨论白林位面目前的局势,同时还要将卢瑟家族在白林位面掌握的情况透露给Surdak 。

卢瑟侯爵站在地图旁边,指着地图最上面一个黑点,对Surdak 说:

“这次你去白林位面的威尔克斯城,我不建议你选择近郊城镇,那边并不适合你的骑兵营成长,我希望你能去最北部的多丹镇,这座小镇建立时间只有短短的十五年,暂时那里帝国殖民者和当地原住民关系几乎达到了冰点,时常会发生一些冲突,有时候甚至会引发大规模械斗,而且这里的原住民还和未开拓区域的土著联系甚密,所以这里需要一支强军驻扎。”

听卢瑟侯爵这样说,Surdak 大概也明白多丹镇是这些卫星小镇当中最混乱最危险的一座,要不然也不会调一支构装Knight 团来此坐镇。

卢瑟侯爵继续对Surdak 说:

“原本驻扎在这里的是兰登家族的一支构装Knight 团,这几年一直压制那些当地土著无法抬头,不过他们毕竟是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千百年,在这片土地根深蒂固,就算驻扎的是一支构装Knight 团,这几年也没有向北继续开拓出多少土地,沿着这片湿地继续向北走两百里,就能抵达白林位面北端的因弗卡吉尔demonic beast 森林。”

他拿起一根baton ,指着地图上面模糊mountain range 区域。

Surdak 连连nodded ,表示自己记下来了。

卢瑟侯爵才继续说:“目前来看,那里是白林位面已知demonic beast 森林中面积最广袤的一片寒带森林,那里的demonic beast 也多半为冰土两系demonic beast ,资源非常丰富,位面驻防大概很少会遇到位面战争,能够获利的方式无非就那么几种:第一发展Business Group ,入驻到哪里就将商队带到哪,将当地的土产和资源运回Grimm 帝国获利。”

Surdak 知道这种Business Group 模式,相对于位面驻防,商队模式更适合位面战争。

很多商队都喜欢冒险跟在军队后面,只要战争获胜,就将会缴获大量spoils of war ,军队要继续作战,就会将这些spoils of war 以最低廉的价格兜售给Business Group 。

不得不说,战争算是最暴利的行业,但有个前提就是你必须得赢。

“第二开拓新领土,在自己的领地上发展建设。”卢瑟侯爵说道。

这几乎是所有贵族领主都要做的事情。

想要晋升爵位,就要有足够的功绩和与身份匹配的领地。

事实上,这也是卢瑟侯爵希望Surdak 做的,他可不希望婚礼上一位贵族Baron 娶了他的宝贝女儿,所以他才会如此不遗余力的帮助Surdak 组建私军。

卢瑟侯爵继续介绍说:“第三是在未开拓区域占据矿场,开矿才是最暴利的行业,只要将那些原矿石运回Grimm 帝国,就能从位面continuously 的汲取养分。我知道你的领地上有一座硫磺矿场,矿场有多么赚钱,相信你一定深有感触。”

Surdak nodded 。

目前来看,沃尔村开发和Desolate Land 上的建设,处处离不开Surdak 那座硫磺矿场的财力支持。

卢瑟侯爵说:“最后一种就是进入demonic beast 森林,无论猎杀demonic beast ,还是采集魔法草药,都会有不错的收入。目前来看,在Grimm 帝国都有较大的市场,尤其是珍贵demonic beast 材料和魔法草药。所以有机会的话,我倒建议你去因弗卡吉尔demonic beast 森林去看一看。”

最后一种,Surdak 还没有尝试过。

倒是很多adventure group 和mercenary group 以此作为谋生手段。

“另外家族这边获得的情报来看,距多丹小镇正北方六十公里处有座露天铁矿脉,目前还不清楚有多少储量,我倒是希望你能将多丹镇以北的区域占领下来,这样不仅拥有一片富饶的领土,还能占据到一座矿脉,如果能将这个矿场发展起来,也许就能为你支撑起更大的军费。”卢瑟侯爵指着多丹镇上面一个地点,非常认真地说。

Surdak didn’t expect 卢瑟侯爵不仅将驻防地点选好了,还将周边情况都调查清楚。

知道这里有一座铁矿脉,Surdak 就知道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多丹镇的确非常适合自己。

夜里,Surdak 留宿在卢瑟侯爵府。

可惜,海瑟薇并没有拉着Surdak 欣赏她的闺房。

玛丽安夫人专Sect 来一位侍女服侍Surdak 就寝,在入睡之前,都没能看到海瑟薇和比阿特丽斯。

贵族豪门对年轻未婚情侣们在婚前的限制还是十分严苛的,而且这件事已经上升到了家族荣耀这样的层面。

次日,Surdak 在见过卢瑟Legion 副Corps Head 切斯特大Swordsman 之后,Surdak 的骑兵营便正式进入卢瑟Legion 。

随后几天里,Surdak 也是随着骑兵营骑兵们,一直吃着在军营里。

为了能够让这些新兵今早的适应战场,Surdak 和安德鲁在the past few days 对骑兵们制定了一个非常严苛的训练计划。

每天的训练,由于骑兵营有一半都是年轻的新兵,为了让他们单薄的身体今早穿得上重铠,他们要在上午进行高强度体能训练,下午基本battle skill 和骑术训练,晚上还要上战术阵型的扫盲,对于这些新兵们真是苦不堪言。

好在Desolate Land 的新兵们从小就在艰苦的环境中长大,他们比其他人更能吃苦,毅力和韧性都极强,身体素质不达标,就毫无怨言地加强体能训练。

Surdak 又在卢瑟Legion 的标准伙食之外,还要增加一些肉蛋禽等等的营养餐。

在Pena 城外的军营里短暂休整七天之后,卢瑟Legion 正式进入白林位面。

(五卷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