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d Helanza Chapter 695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三月下旬,in the sky 蒙着一层淡色灰云,来自无尽之海的东南季风带来了温暖咸湿的空气,让Pena 行省的这片大地布满了新绿。

一队城防守卫登上Pena 城city wall ,迎着初升的骄阳,身上的铠甲折射出golden rays of light 。

城里大量平民走上街头,用各自的方式赶赴工作地,这部分人群占据Pena 城人口数量的八成,却是挤在城南区的狭小平民区里,他们每天勤勤恳恳的劳作,为城市创造着大量财富,但是能落进他们兜里的财富却是少得可怜,每天忙忙碌碌,只是为了有一张温暖的床,一张香喷喷的烤麦饼和一盘热腾腾的蔬菜汤。

Pena 城中央大街上又挤满了穿着铠甲的Knight ,列队经过长街的时候,街道两旁挤满了围观送行的民众。

Surdak 骑着古博来马停在拱桥上,等着自己这支骑兵营平稳从拱桥经过,才跟在队尾moved towards Northern Part of City 纽曼公爵的城堡走去,卢瑟Legion 今天有八支骑兵营、两支长archer 营、十支重甲步兵营要通过内庭花园里的Transmission Gate ,进入白林位面的威尔克斯城。

卢瑟家族Legion 已经在Pena 城完成了集结,并且做好了出发的准备,终于在三月第all around 第一天,获得了众议院的跨位面征调通行证,Legion 随即进入战时状态,并在早晨收拾好了临时营地。

早在一周之前,卢瑟Legion 后勤部队已经事先进入白林位面做先期准备工作,现在Legion 主力部队也要进入白林位面,宣告白林位面兰登家族驻地的防务正式由卢瑟Legion 接手。

以往这种位面驻防任务是年轻贵族们赚取功绩的最佳方式,但随着Grimm 帝国位面战争频频爆发,在位面驻防这种任务更像是抱着一枚随时要爆炸的火鳞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一旦位面爆发战争,最先遭受血洗的注定是位面驻军。

白林位面目前还没有发现渊狱势力的黑暗Legion ,目前已知的黑暗Legion 主要有Four Great Races ,他们分别是纳克玛人Legion ,尼布鲁蛛人Legion ,devil Legion ,无面者Legion 。

其中攻占布斯曼家族统治的华沙位面的黑暗Legion 便是notorious 的devil Legion ,攻占杜尔瓦省萨摩耶公爵统治的耶罗位面的黑暗Legion 是尼布鲁蛛人Legion ,攻占帕莱斯蒂纳省门萨家族统治的瓦丝淇位面的黑暗Legion 是诡异而强大的无面者Legion 。

Surdak 这些天一直在卢瑟Legion 了解位面战争的局势,他didn’t expect 居然有这么多地方爆发战争,每时每刻都有warrior 在前线战场死去。

看着自己这队骑兵们当中,一部分新兵根本无法负担重铠甲的重量,Surdak 就感到有些头疼,目前来看,提升新兵们的身体素质才是首要任务,否则自己这支骑兵营根本应付不了任何突发战事。

不过,这支骑兵营也不是那么一无是处,毕竟还有两百名老兵能够把骑兵营的架子撑起来。

卢瑟Legion 沿着城堡外内河边缘的环形路向北走,最前面那支骑兵营已经进入纽曼公爵城堡的内庭花园。

Surdak 骑着马走下拱桥,赛琳娜、安德鲁、萨弥拉、古力特姆、维鲁等在桥下,大家随着骑兵营一起前行。

切斯特大Swordsman 骑着一匹青鳞马,望着缓缓走下拱桥的Surdak ,眉头微微紧皱,他希望在白林位面驻防这段时间里,这位被卢瑟侯爵选中的youngster 能够安分些,不要那么showing off one’s ability 。

他知道那位穿着一身red 轻leather armor 的年轻贵族,曾在玛咖位面有着非常出色的表现,Legion 内部也有很多关于他的传闻,听说他是一位整个Grimm 帝国都罕有的holy light Knight ,而且他还不信仰自由Goddess ,在神庙全面撤出Grimm 帝国的现如今,这样一位holy light Knight ,对于整个Legion 来说就是一种生命保障。

他与海瑟薇有了婚约并带着自己的私军进入卢瑟Legion ,显然卢瑟侯爵对他可不止是一点点欣赏。

Surdak 身材魁梧,身体好像有点压制不住身体里面澎湃欲出的力量,其他人感受不是那么明显,但是身为二转大Swordsman 的切斯特副Corps Head ,却是感受最为深刻,那是等级达到等级临界点时候,所能表现出的征兆。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在这样的一个重要日子里,Surdak 也没有穿上魔纹构装。

按说Level 19 Peak 期的Knight 应该穿上一声全覆式的魔纹构装才对,切斯特大Swordsman 可不会认为Surdak 穿不起,既然拥有这样一支装备精良的私军,那么购买一套魔纹构装当然并不能算是多么难的事情。

倒是他手下的一位土著warrior 身上穿着一套一转顶级魔纹构装,这算什么?

除了这位土著warrior 之外,似乎他的那些追随者都显得有些另类:一名整天喜欢将面孔藏在帽兜里的混blood essence 灵,一位喜欢用绷带将身体包裹住的猎魔弓手,一名不穿魔法长袍却散发着独特气息的black skirt 女人,一位身上挂着厚重钢板的ogre ……

偏偏卢瑟侯爵似乎对此毫不在意。

他在马背上,微微闭上眼睛,思考着这次进入白林位面有没有任何遗漏的地方……

……

Surdak 并不是没想过要给萨弥拉定制一套魔纹构装。

火蜥蜴leather armor 足可以成为魔纹构装的绝佳底材,只是萨弥拉右肩植入Great Demon 猿的生命魔纹,这幅魔纹殖装不仅增加了萨弥拉的力量,还让萨弥拉拥有‘双重打击’的能力,本身她的手臂就是她的负担,现在又有了这样强力的魔纹殖装,身体本身的承载力大大受限,根本无法承载一套魔纹构装。

她的情况与土著warrior 安德鲁不同,安德鲁拥有‘Berserker 之魂’,身体的承载力成倍增长,就算是拥有‘爆焰’也完全有能力穿‘大地之盾’。

骑兵营夹在队伍当中,十分顺利地进入后庭花园,喷水池,雕塑,绿植,大理石回廊构建出这座美伦美涣的庭院,穿过狭长的水池,就在花园central area 的圆形平台上,充斥着无数魔力,平台六处角落聚起了魔法光弧在平台中心构建出一座Transmission Gate 。

Transmission Gate 旁边弥漫着crackle 的电弧,一位接着一位骑兵牵着马走进Transmission Gate ,他们迈入Transmission Gate 的时候显得十分小心,生怕稍有不慎碰触到Transmission Gate 的电弧,

Surdak 对穿过Transmission Gate 并不陌生,他担心Desolate Land 的老兵对此也没有什么经验,毛手毛脚地走过去,万一让Transmission Gate 出现故障,那样麻烦可就大了。所以骑着马赶到队伍的前面,率先牵着马迈入Transmission Gate 。

那种感觉就像是无声无息的跌进深潭里,就在身体失控之前,眼前豁然开朗,已经走进一片明媚的world 里。

眼前是一片宽阔的广场,广场上铺的青石板有很多碎裂的地方,率先抵达的Knight 们在广场上整齐的列成长队,各个骑兵营正在清点人数,广场all around 的路边还有不少围观市民。

Surdak 牵着马从Transmission Gate 里走出来,情不自禁地lifts the head ,淡blue 的天边飘着淡淡的白云,广场all around 没有什么高层建筑,因此视野非常广阔。

“Baron 大人,欢迎您来到白林位面!”

Transmission Gate 口的守卫殷切地对Surdak 说道。

Surdak 转身环视着整个广场,才发现广场的另一半堆满了各种物资的堆垛,看起来就像是一处临时的物资转运中心,一排排的木箱和麻布包,有些物资装上魔法篷车运走,有些物资者continuously 从魔法篷车上卸下来。

不远处,一位穿着铠甲的卫兵招呼他们去那边列队,Surdak 才反应过来不能堵在Transmission Gate 口。

Surdak 连忙招呼骑兵营的骑兵们去那边列队,整个过程倒是十分的顺畅,只有一些战马经过Transmission Gate 的时候,会惊扰到,不过每个Knight 都牵着战马,受惊的战马被全力拉住,很快就会安抚下来。

卢瑟Legion 八支骑兵营率先进入白林位面,随后是两支长弓射手团,最后还将会有十支重甲步兵团陆续进入白林位面,这边的骑兵营也不会等重甲步兵团全部过来,才会统一行动。

等到第八支骑兵营通过Transmission Gate 之后,骑兵营便离开广场,将这里的空场让出来,好让长弓射手团在这边列队,清点人数。

Surdak 带着骑兵营穿过威尔克斯城的街巷,这里几乎很难看到高于三层的建筑,城里最高的几座建筑就是分布在各区域的钟楼,街道两侧挤满了各种贸易Trading Company ,街巷里面有很多双层排屋,这些房屋墙壁刷着white 涂料,灰色屋顶,lush and green 的行道树分列两旁,让这座城市显得色彩分明。

阁楼上一位年轻姑娘正在晾晒洗好的衣服。

街口的石阶上,几位老人坐在阴凉下闲聊。

七八只白鸟以极快的速度从in the sky 飞过,街上的魔法篷车很少,但是载货的四轮carriage 却很多,路边几乎都停满了这种车辆。

威尔克斯只是位面上的中心城市,却要比Surdak 想象中的还要大一些,骑马在街上走了将近两个小时,接近正午时分,Surdak 才算带领骑兵营通过city gate ,踏过护城河上的木质吊桥,走出威尔克斯城。

卢瑟Legion 的后勤团在威尔克斯城外建起一座临时军营,骑兵先一步进入军营报道,这里有专门负责安排住宿的后勤团官员接待这些骑兵们。

Surdak 知道大家不会在这里呆多久,稍微适应了这个位面之后,就将会按照之前商定的卫星小镇进发,去那边换防,将兰登家族的驻军彻底从白林位面解放出来。

果然当晚切斯特大Swordsman 赶到军营,此刻一万五千名重甲步兵虽然全部通过Transmission Gate ,但是还有一大半步兵滞留在威尔克斯城里。

切斯特大Swordsman 召集八名骑兵营的指挥官,虽然各自的防区早就已经定下来,但是切斯特大Swordsman 还是指着沙盘重新说了一下,骑兵营拥有更好的机动性,而且battle strength 要比重甲步兵团明显高出一截儿,因此八支骑兵营基本上都被安排到了距离威尔克斯城最远的几座卫星小镇,并且八支骑兵营相互之间相隔都非常远,彼此间很难形成倚仗。

Surdak 负责驻防的小镇被称为多丹,骑马赶路的话,至少也要五天时间,才能抵达多丹小镇。

次日一早,Surdak 在军营后勤团为骑兵营领取了一星期的行军口粮,在重甲步兵团外全赶到军营之前,便离开了这处临时营地,奔赴多丹镇。

为了避免骑兵营在路上迷失方向,Legion 后勤部这边还安排了两名当地向导。

出城之后,Surdak 才晓得了白林位面名字的由来,这附近的树林中生长着一种叶子看上去酷似夹竹桃一样的树木,这种树木的叶片正面light azure ,背面为白霜色,有风吹过树林,树叶翻飞的时候,成片成片的树林瞬间变成white ,因此才被人称为白林位面。

据说这种树木树叶油脂非常丰厚,是一种非常耐烧的燃料,当地土著们很喜欢用这种树叶生火烧饭。

除了这种夹竹桃一样叶片的树木之外,在白林位面上很多草本植物的叶片都有这样的特征,Surdak 的骑兵营沿着一条河流向北行进,河边生长着很多白杆芦苇,一些水鸟在其中来回飞掠。

ogre 古力特姆看着波光粼粼的河水里泛起几道白鳞,便毫不迟疑地迈开大步跳入清冽的河水里,抡起手里的碎骨大棒fiercely 向河面砸去。

碎骨大棒的破空之音夹杂着‘啪啪’的音爆,大棒砸在河面上,顿时一层音波推着河水向all around 扩散,河面传来一声夸张的炸裂声,河面爆炸,无数水珠连成one after another 水箭向all around 冲去,随后无数细碎的水滴从空中落下。

还以为ogre 看到河流,想要发泄一下。

next moment 水面上飘出一条白鳞鱼,随后one after another 地冒出许多条白鳞鱼,large and small 的肚皮朝上飘在水面上。

ogre 站在齐腰深的河水里,伸出蒲扇一样的大手,将白鳞鱼全部捞上来……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