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d Helanza Chapter 69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牧民刚将杂粮饼窜在铁钎上,插在篝火堆旁,试图用篝火的温度将杂粮饼烤成焦色。

铁锅里的水烧得‘呲呲’直响,他将一把洗净的带根野菜丢进铁锅里,然后就蹲在一旁,将一只从田野间抓回来的土拨鼠钉在木板上,用小刀剥掉皮,跑到河边简单的清洗了一下内脏,和带骨肉全部丢进汤锅里,最后再加上一点点盐巴。

两名牧民负责在河边照顾马群,另外两名牧民将担架抬到火堆旁边。

几个牧民神色郁郁地坐在一起,似乎想要唤醒担架上的牧民,折腾了半天却是一无所获,就算喂的水也从嘴角流了出来。

他们看到不远处的骑兵营,大概这条路上过往的军队和商队平时有很多,几位牧民显得并不在意。

Surdak 和赛琳娜牵着希格娜走过来,一名向导跟在他的身后。

几名正要吃晚餐的牧民连忙站起来,对Surdak 笨拙的行礼。

Surdak 摆了摆手,走到受伤牧民身边,看他躺在担架上昏迷不醒,便蹲下来问道:“他怎么了?”

“马群受惊,杰布骑马上前想要冲到前面,将头马拦住,却不小心被挂到了绳索,不小心跌下了马,被后面的马群踩断了肋骨,我们想将他送回村里。”牧民开口说道。

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马群跑不动了,需要休息,饮水,所以我们在这停一下!”

开口说话的牧民帝国语并不好,说话夹杂着一些听不懂当地土著语,好在有向导在旁边帮忙翻译。

Surdak 说的帝国语,这些牧民们听起来却不吃力。

感觉受伤牧民昏睡中,呼吸非常微弱,脸色白得像一张纸。

“可以看看他的伤吗?”Surdak 对牧民问道。

这时候几位牧民们都凑了过来,一脸警惕地盯着Surdak ,赛琳娜和希格娜,其中一位牧民用当地土著语与向导交谈了几句,然后才说:

“当然,您请看,这处就是被马踩断的肋骨。”

说着,他撩开了盖在受伤牧民身上的毯子,看到受伤牧民胸口处被马蹄踩出拳头大一块凹陷,似乎肋骨这段后塌陷了,胸口处充满了淤青和紫痕。

Surdak 微微frowned ,原本以为只是骨折什么的,didn’t expect 胸口肋骨被踩断了不说,断裂的肋骨很可能逆向插进了伤者的脏器当中,才会导致这样眼中的伤势。

牧民的伤口上涂抹了一些浆糊一样的绿草药,对伤势好像并没有什么用。

“他伤的很重,肋骨断掉了好几根……”

牧民这样说道,他知道同伴伤得有多重,但却帮不上什么忙,其他几位牧民也是在旁边沉默着。

Surdak 问道:“你们是前面村子的?”

那几位牧民像是几只呆头鹅,同时nodded ,everyone talking at once 地说:“我们都是德索沃茨村,戈斯家族的Baron 老爷雇佣我们给他们放马。”

Surdak 看了赛琳娜一眼,又问道:“你们村子里有wizard 吗?”

牧民同时摇摇头。

赛琳娜眨了眨眼睛,忍不住moved towards 几位牧民多看了两眼。

while speaking ,Surdak 的手心里已经聚起了一团Holy Light Power ,就像是温暖的光团在Surdak 的手心不停地向外扩散,几位牧民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盯着Surdak 手里的光团,眼中从惊喜变成了震惊。

一位牧民忍不住cry out in surprise :“您是神庙里的神官吗?”

“不,我只是一位带领军队从此地路过的Knight ,凑巧会一些治疗手段而已。”Surdak 将手覆盖在受伤牧民的凹陷伤口处,受伤牧民在昏睡中仿佛感到了一丝痛苦,脸上浮现出挣扎地表情。

“他的肋骨断了,断裂的肋骨很可能刺入了脏器里,我现在要在他身上割一道伤口,取出断裂的肋骨。”Surdak 停下来对围观的几位牧民说道。

说完,从大.腿上摸出一把剥皮小刀来,只是在皮带上磨蹭了两下,毫不迟疑地一刀且在牧民的胸口处,割开凹陷的地方,幸运地是肋骨并没有伤到心脏,而是插进了肺叶里,并且有三根之多,Surdak 用手从胸腔里拔出三根断裂的肋骨,鲜血顿时从伤口中喷涌而出,而这时牧民的呼吸也跟着停止了。

Surdak 连忙再次施展Holy Light Technique ,对牧民伤口进行强行愈合……

同时Surdak 口中念出一句‘Nef’……‘Sol’……‘Ith’。

黑暗的夜色里,只见他的喉咙瞬间闪过一道魔法光晕。

他配合着在胸口手绘出一幅魔纹array ,这是一组rune 组成的rune 之语。

在红龙约翰尼斯大人留下的魔法水晶中,算是一个非常简单的rune 之语,Surdak 花了将近一个月才算掌握了它的绘制方法,每次施法success rate 只有30%左右,不过幸运地是这次居然一次成功。

这个被誉为‘光辉’的rune 之语,可以让人获得强化自身,增强life force ,15%伤害转移到手臂,增强魔法抵抗力等等一系列的增益效果。

看着一股魔法力量灌注到牧民的身体里,牧民的呼吸忽然变顺畅了,苍白的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Surdak 才算sighed in relief 。

这是他第一次将rune 组合成更强效的rune 之语,以激发圣印的方式施展出来,这股力量如他所愿落在牧民身上。

这种魔法力量仅仅维持不到一刻钟,就无声无息的消散了。

整个救治过程,五名牧民都围在一旁,看着Surdak cautiously 地将同伴从Death God 手中拉回来,看到他的胸廓恢复过来,伤口快速结痂,再用止血绷带包裹住,最后呼吸变得平稳下来。

Surdak 掏出一条手帕擦了擦手上黏糊糊的血浆,对几位牧民说:“他的伤势暂时稳定下来,目前不宜移动,还需要在观察一晚上,等到明天早上情况还没有恶化的话,他这条命就算保住了。”

说完他站起身,也不等牧民们说些感谢的话,便转身回到骑兵营这边。

五位牧民被Surdak 救人的方式吓傻了,他们看着Surdak 用血淋淋的大手从同伴的胸膛里拔出断了肋骨,就已经惊讶得speechless ,看着Surdak 离开,竟然一时间都忘了说些感谢的话。

只有河边的马群发出‘咴咴咴’的嘶鸣声。

赛琳娜带着希格娜返回帐篷。

钻进帐篷里,赛琳娜才向Surdak 问道:“刚刚你施展是什么?那股魔法力量好像很强大。”

Surdak 重新尝试在面前绘出一幅简单的rune ,一股淡淡的魔法光晕升起,随后注入了Surdak 身体里,他took a deep breath ,像是感受到了莫名的力量,对赛琳娜解释说:“据说是Knight 的圣印,我领悟到的,感觉还不错,就是效果持续时间短了一点!不过在战斗中使用,可以让人实力瞬间提升一截儿!”

希格娜抬头看了Surdak 一眼,眼睛里的神色复杂难明。

Surdak 只是在帐篷停留了一会,看到赛琳娜在帐篷里铺开皮褥子,Surdak 才说:

“你们早点睡吧,我再去营地巡查一圈,骑兵营里的新兵们都毫无野外生活的经验,我们在白林位面,可不能出任何纰漏,我可不想刚刚走出威尔克斯没多久,就要领着他们灰溜溜地返回去。”

赛琳娜知道Surdak 最近还需要和骑兵营好好磨合一下,毕竟他这支骑兵营新组建不久,很多事情都还没形成习惯。

赛琳娜打个哈欠,帮着希格娜铺好毯子,对Surdak 说道:“你也早点休息。”

……

天边亮起一道银线,黎明的晨曦之光遍布这片草地。

荒草的叶子上布满了露珠,这些露珠在阳光下显得crystal clear and near-transparent 。

走在荒草间,皮靴拨动了草叶子,一团团露珠在草地间爆开,裤腿很快就会被打湿。

马群还在坡地上低头吃草,不远处的几位牧民在一处小小的帐篷里围着受伤牧民,看着他从昏睡中清醒过来,睁开眼睛向同伴要水喝,几位牧民齐声发出欢呼。

“这可真是奇迹,杰布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只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就治好了,我本来打算趁着杰布还有一口气,带他回到村里,让他最后看一眼家人,怎么也didn’t expect 赶到河边,遇见这位Baron 大人,居然治好了杰布的伤。”一位牧民反反复复地唠叨着,他嘴里说的是土著语。

另外一位牧民从陶罐里倒出一点水,用陶碗喂进受伤牧民的嘴里,随口问道:

“我们要不要再感谢一下那位Baron 大人?”

那位唠唠叨叨的年长牧民lifts the head 说:“这个倒是很有必要,你们谁和我一起去?”

几位牧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我跟你一起去!”

其中一位年轻瘦高的牧民说道。

……

两位牧民站在骑兵营外面,对着Surdak 连声表示感谢。

天亮了之后,Surdak 算是看清楚了他们面貌,这两位牧民肤色如同蜜蜡一样泛黄,双眼的瞳距较帝国人略窄一些,他们头上编着细碎的发辫,身上却是没有什么特别的纹身,不过一样就看得出,他们应该是白林位面的土著,两位牧民穿得像beggar 一样破烂,但是身体都非常强壮,敞怀的胸膛肌肉坟起。

他们会说很多简单的Grimm 帝国语,急于回答的时候,土著语顺口就能说出来。

“Baron 大人,感谢您的帮助。”

年长的牧民说道,他的脸显得有些狭长而消瘦,脸上有着深深地皱纹。

Surdak 本打算在营地外面巡视一圈,didn’t expect 从营地里走出来,就遇见了这两位专门跑来道谢的牧民。

Surdak 连忙将向导招呼过来,对这两位牧民说道:“这没什么at worst 的,恰好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是否能醒过来也要看他自身的求生意志,我救治过很多向他这样的重伤号,有人活过来了,也有人死去,我能给予的帮助还是很有限的。”

年长的牧民双手放在肩膀上,对Surdak 低头致意,并说道:“您帮了我们,可我们却没有什么像样的礼物献给您,如果行程方便的话,请务必到我们村里停留一下,我们村子就在距这不远的北方,它叫德索沃茨。”

Surdak 扭头看了向导一眼,与他确认道:“好像我们的确要经过那里?”

“是的,Surdak Baron 大人!”向导恭敬地replied 。

好像Surdak 救了一位牧民,连这两位向导的语气都变了,他们眼睛里的目光也从陌生变得充满了善意。

早餐依旧是单调而乏味,不过对于骑兵营里的新兵们依然还是美食。

这片草地all around 根本找不到树木,骑兵们也没有收集马粪的习惯,好在Surdak 此行之前,准备好了一些‘聚火术’卷轴,生活煮饭的成本虽然高了一点儿,好在方便快捷。

吃过早餐,骑兵营便收拾好营地,列队出发。

那几位牧民也赶着马群跟在骑兵营的后面。

他们将受伤的牧民绑在马背上,赶着马群moved towards 北面赶路

一路之上,五位牧民向Surdak 的骑兵们展示了何为‘骑术’,他们骑在光溜溜的马背上,身体几乎和马背连为一体,不论有多么夸张的扭动,都能重新回到马背上。

他们可以驱使战马爆发出比骑兵们快一倍的速度冲刺……

或是让古博来马一路小跑,调整古博来马的呼吸方式,让它们跑多久will not 感到累,据骑兵营里的老兵说,这才是真正的‘骑术’。

事实上Surdak 也不知道这些,他在Knight Academy 里学习将近半年的时间,根本不知道‘骑术’里面还包含这些东西。

几位牧民的身上除了短柄长鞭之外,就只有挂在腰间的一根长索,据说这根长绳是用来套马的。

看着他们在草地上甩着绳索,向马群里随意一丢,就能套中一匹古博来马的脖子,这种ability 也是让骑兵营里的这群骑兵们十分羡慕。

几乎是看着几位牧民一路表演,临近中午,骑兵营赶到了德索沃茨村。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