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rd Helanza Chapter 736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一队驻军营地的骑兵fully armed ,骑着古博来马穿过热闹的街市,街上的行人们顿时纷纷避让到街道两旁,给骑兵们让开路,金属铠甲在炎炎烈日下折射出刺眼的rays of light ,马鞍上的Knight long spear 带着一股solemn killing aura 。

小镇的居民们只看到这队骑兵停在贸易Trading Company 前,与贸易Trading Company 门口的一群雇佣兵对峙。

这些雇佣兵是贸易Trading Company 组建多年的武装团,平时负责Trading Company 的安保工作,贸易Trading Company 的货物运往威尔克斯城的时候,也是由他们负责押运。

雇佣兵们都是贸易Trading Company Boss 从佣兵行会聘请过来的,每一位雇佣兵都有一转warrior 的实力,平时在多丹镇也是嚣张得不可一世,几乎没人敢惹贸易Trading Company 武装团那群人。

武装团一多半的雇佣兵身上都有魔纹构装的散装,这种魔纹构装只能增强某一种特定的能力,远不如构装Knight 的成套魔纹构装增强attribute 那么均衡,不过散件魔纹构装attribute 强弱差距很大,价值也是从十几枚magic crystal 到几十枚magic crystal 大不相同。

手里的武器就更是myriad ,各种长柄武器,战矛,斧头,棍棒,刀剑,Warhammer ,连枷,长弓,匕首。

就是这样一群雇佣兵将贸易Trading Company 死死地围住,不让驻军营地的骑兵靠近。

安东尼经理冷着脸盯着Surdak ,说道:“您真的有必要把这件事闹得这么僵?”

他抿着嘴角,脸上露出可笑的优越感。

以一副胜券在握的姿态站在贸易Trading Company 的大厅里,看着身前的Surdak 。

六名雇佣兵从安东尼经理身后大步走出来,将Surdak 和两位骑兵platoon 长围在中间,就连Trading Company 各个门口都有雇佣兵在把守。

“所有无关人等请全部离开贸易Trading Company 。”Surdak 身边的一位platoon 长loudly shouted 。

贸易Trading Company 大厅里的顾客本来就不是很多,看到大厅里外with swords drawn and bows bent 的样子,连忙停止了交易,纷纷抢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一时间,Trading Company 里面乱作一团。

安东尼经理看到纷纷趁乱离开Trading Company 的顾客,脸上最后那么一点笑意也冷了下来。

他阴着脸说道:

“您这样让我很为难啊,本来我们贸易Trading Company 与指挥官大人互不相犯,但现在您公然挑战我们贸易Business Group 的底线,我想问您有什么理由查封贸易Trading Company ?”

“难道我刚刚说得还不够充分?”

Surdak 转身看了一眼门外,迈步向Trading Company 外面走去。

六名穿着半身魔纹构装的雇佣兵拦在Surdak 的面前,四人手持剑盾,两人手拿战矛,拦住了Surdak 前面的路。

……

“无关人等请让开!”

骑兵platoon 长对这些雇佣兵scolded 。

就在此刻,贸易Trading Company 外面的大街上,也有骑兵platoon 长大喊:“全体下马!”

铠甲的摩擦声分外刺耳。

Trading Company 门外的街上站满了fully armed 的重骑兵,不过他们并没有骑着战马,手持Knight long spear ,而是纷纷下马列队,手持Knight long sword 和Knight 轻盾,迅速的列队。

一名platoon 长的发号施令:

“各队骑兵准备……前进!”

整齐一致的脚步声,就像慢悠悠响起的战鼓声,一声接一声的敲进围观人群的心里。

‘嚯!’

所有骑兵将Knight long sword 拔出来,显得很有声势。

守在Trading Company 门外的那些雇佣兵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紧张起来,他们一个个的肩膀挨着肩膀,将手里武器对准了缓缓逼近的骑兵们,临时组成的人墙也是向骑兵们撞去。

……

Surdak 脚下亮起淡淡的力量光环,虽然身上没有穿着魔纹构装,甚至没有任何重装铠甲,但是Knight 那种imposing manner 已经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他盯着面前的几位雇佣兵。

这几位雇佣兵身上的魔纹构装上面闪动着魔法光晕,手里的武器直指Surdak 。

Surdak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口上的贵族徽章,迈步moved towards 贸易Trading Company 门口走去。

一名雇佣兵拦在了Surdak 面前,伸手想要按住他的肩膀,并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对他笑着说:“指挥官大人,如果我是您的话,不会现在走出贸易Trading Company ……”

还没等他的话说完,一直化成white light 的利剑从门外射进来。

“pu” 的一声,插进那位雇佣兵的手臂上。

箭尖从手臂的另一端露出来,steel essence 箭的尾羽还在不停的震颤。

那位雇佣兵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自己手臂,发出一声mournful scream 。

他瞪着眼睛looked towards 贸易Trading Company 大厅的门外,并没有看到外面的弓手,其他三位雇佣兵也一脸惊骇地朝门口望去。

发现身后并没有人,两名雇佣兵手持圆盾,守住门口方向。

几位雇佣兵再次looked towards Surdak ,想要将他拦住。

那位受伤的雇佣兵则是捂着伤臂,大步冲出Trading Company 大厅,跑到外面寻找将他手臂射穿的弓手。

Surdak 迈步朝前走。

另一位雇佣兵再次拦在他的面前,他有些紧张,right hand 摸向腰间的long sword 。

就在他拔剑的一刹那,一道箭光再次从门口闪过,这道箭矢就像是appear out of thin air 在佣兵面前,射穿了他拔剑的那只手腕。

持盾而立的两名雇佣兵甚至都没看到steel essence 箭是从哪儿射过来的。

他们一脸愕然地looked towards Surdak ,脸上的表情不再轻松。

Surdak 再向前走,剩下四名雇佣兵居然不敢再上前阻拦。

他从贸易Trading Company 里面走出来,才看到萨弥拉穿着一身火蜥蜴紧身leather armor ,就站在街对面商铺屋顶上,手里握着那把‘凋零之画’的猎弓,身后凝聚出来的‘势’正在悄然消散。

她的右侧半张脸甚至都布满了红色血丝,右眼也从pale-red 变得血红。

显然除了动用自身的‘势’,还调动了身体里的精灵Bloodline Power 。

以至于‘神佑之体’的恢复力都压制不了她身上的internal injury 。

安东尼经理眼睁睁地看着Surdak 走出Trading Company 大厅,他有些畏惧外面的那位弓手,将身体藏在柜台后面,只是将头探出来,looked towards 外面。

这时候,他再也忍不住,厉声喊道:

“你们还在等什么,海爷等着人家将贸易Trading Company 也拆了吗?动手!”

……

站在贸易Trading Company 外面的雇佣兵听见Trading Company 里有人喊‘动手’,这些雇佣兵平时在多丹镇也是arrogant and despotic 惯了的,根本没有多做考虑,纷纷拔出武器,moved towards fully armed 的骑兵扑了上来。

他们也知道这些骑兵身上的全覆式重装铠甲很坚固,immediately 便调用了身上那些魔纹构装,只见雇佣兵身上纷纷泛起一些魔法微光,身后的‘势’几乎同一时刻浮现出来,手里的武器以各种姿势发出full strength attack 。

这些雇佣兵本身实力的确要比骑兵们高出一截儿,又有身上魔纹构装散件的attribute 加成,与重装骑兵撞在一起,顿时将前面一排重装骑兵砍翻在地。

紧接着扑向后面一排的重装骑兵,第二排重装骑兵也仅仅只有招架之力。

一时间雇佣兵与重装骑兵混战在一起,骑兵们明显落于下风。

不过骑兵营来了两支platoon ,在人数上拥有绝对的优势。

这些骑兵也是久经战场的老兵,他们在战场上面对的曾是实力更强大的devil 和纳克玛人,在devil 的面前都有自保之力,因此,虽然战斗刚开始用些混乱,但是骑兵营的老兵们立刻稳住了局势。

他们凭借这坚固的重装铠甲,几个人对付一名雇佣兵。

与此同时,纳乃族土著warrior 安德鲁手持屠夫之斧,冲在最前面。

这些雇佣兵当中虽然也有接近一转Peak 实力的warrior ,但是他们却没有‘大地之盾’魔纹构装。

安德鲁凭借自身的‘Berserker 之魂’,在战场上simply 是以伤换伤的打法。

他immediately 激活了魔纹构装上的‘大地之盾’,帮他挡住了三次攻击,将面前两名雇佣兵砍翻在地。

ogre 古力特姆站在人群中,在场的所有雇佣兵和骑兵身高都在他从胸部以下。

他手持碎骨大棒,对面的雇佣兵看到古力特姆的immediately ,就激发出自己身体里的‘势’,一名手持大剑的十字军Swordsman illusory shadow 出现在他身后,对着ogre 挥出凌厉一剑。

ogre 古力特姆身上也浮现出一些古朴的Totem 纹饰,手里的碎骨大棒迎向那道illusory shadow 。

碎骨大棒带起一道凌厉的劲风挡住illusory shadow 凌厉一剑,illusory shadow 在那位雇佣兵身后迅速消散,古力特姆感觉腰间一凉,只见雇佣兵在他的腰间划了一剑,他的皮肤坚于岩石,却是被锋利的魔法long sword 划出一道伤口来。

古力特姆勃然大怒,抬起大象一样粗壮的大.腿踢向那位雇佣兵,后面连忙有一名持盾的雇佣兵向前跨了一步,举起带有尖刺的铁盾迎向ogre 。

‘砰’

ogre 的膝盖顶在刺盾上,沉重的力道将刺盾雇佣兵撞得身体倒退着飞出几meter away ,连人带盾直接撞在贸易Trading Company 的石墙上。

石墙表皮白灰呈现蛛网式裂纹,那位雇佣兵靠着墙壁,忍不住向外spurt a mouthful of blood 。

古力特姆膝盖处也被刺盾扎出了几个血窟窿,剧痛之下的ogre 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抡起手里的碎骨大棒,将那个在他腰间划了一剑的雇佣兵拦住,碎骨大棒挥出来,那位雇佣兵避之不及,仓促间用剑格挡。

一柄赤钢打造的夕阳之剑被碎骨大棒砸得如同废铁片一样卷曲着。

那位雇佣兵持剑的虎口也被巨大的力道震裂,身体就地一滚,才狼狈地躲开了ogre 的一脚。

古力特姆的脚重重地踏在石板上,顿时将脚下的石板踩得纷纷碎裂开。

Surdak 走回骑兵当中,身上的Knight 力量光环顿时发挥作用,整个骑兵platoon 的battle strength 提升一截儿。

骑兵们都不担心负伤,没有‘买不起昂贵的healing potion ’这样的心理压力,几乎每一位骑兵都表现出极其坚定的战斗意志,虽然刚开始碰撞在一起,吃了一点亏,但是战局马上稳定住。

尤其是安德鲁和古力特姆两人同时发威。

几步将挡在门前的雇佣兵砸得毫无还手之力。

守在安德鲁身后的骑兵只需要持盾挡住他身体两侧的敌人,并准备好绳子,将那些倒地不起的雇佣兵纷纷捆起来,就算完成任务。

骑兵营这边many people ,虽然有人受伤,立刻就会被后面待命的骑兵替换下来。

古力特姆冲到贸易Trading Company 的墙下,手里的碎骨大棒fiercely 地砸在Trading Company 的石墙上。

‘轰隆’

一面石墙向里面倒塌进去,墙上露出一人多高的破洞。

骑兵营这边的imposing manner 大涨,守在Trading Company 外面的雇佣兵们看到己方能够战斗的人数越来越少,一群骑兵组成一道人墙向Trading Company 这边压过来,再无之前的锐气,一时间纷纷作鸟兽散。

骑兵们将倒在地上受伤的一些雇佣兵抓起来。

只有几名saw that the situation was far from good ,从Trading Company 后门飞快逃离。

此时躲在贸易Trading Company 里面才知道自己捅了多么大的马蜂窝,后悔自己不该窥视devil beast 森林土著的交易,拒绝了驻军营地指挥官的棉衣棉被毛毡等item 的交易。

慌乱间,他想要将逃散的雇佣兵拦下来,却发现Trading Company 里面侍者们也在纷纷跑掉。

战斗很快就停了下来,不过战斗场面却是有些残酷,这些雇佣兵战斗的时候都使用了武器,至少有五十多名骑兵负伤,不过这些雇佣兵也没有讨到便宜,被骑兵们抓住将近六十多名雇佣兵们几乎人人受伤。

除了这些雇佣兵之外,还有四十几名雇佣兵趁乱从Trading Company 后面逃走。

Surdak 没有让骑兵们冒险去追,而是直接将贸易Trading Company 里的人全部清空,几个大门都被贴上封条。

Trading Company 里那些想要反抗的侍者们,连同贸易Trading Company 经理安东尼一起,全部被骑兵们全部抓了起来。

安东尼经理双手绑着麻绳,站在Trading Company 外面,看着Trading Company 被贴上封条,他额头上的青筋挑起,眼睛几乎快要从眼眶里瞪出来,用歇斯底里地声音喊道:

“住手!你们这样到底有没有考虑过后果,我们贸易Trading Company 背后的支持者是威尔克斯城的议员大人。”

Surdak 走到安东尼经理的面前,低下头盯着他说:

“你要搞清楚,我们是多丹镇的驻军,任何没有在军方注册的武装力量都是小镇的不安定因素,作为多丹镇的军政官,我有权利接触你们的武装团。”

说完,便骑上古博来马。

安德鲁伸手摸了摸构装铠甲上的血水,就像一尊凶神恶煞一样跟在Surdak 的身后,对着身边的三名负伤的骑兵platoon 长吼道:

“全部带走!”

这时候,长街对面的萨弥拉也消失在屋顶上。

Leave a Reply